第二十八章:风云迭起(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二十八章:风云迭起(二)

秦厉北整理着袖口品质上乘的祖母绿,一颗小小的扣子,淡定道:“这件事我会处理。” “OK~那我继续和我的神女约会了,这里的风景真的很不错,从后门出去是一片天然形成的钟乳石洞,你们可以去看看。”甄客狡黠一笑:“做些,爱做的事情……” 秦厉北脸色一沉,斥道:“你醉了。” 简南还在想聊得好好的,秦厉北怎么就突然生气了,将甄客的话在脑里面过了一遍,突然就明白过来了。 甄客这个人怎么这样?喝得整个屋子都是酒气熏天的,哪里像是想出那么精彩设计的人了呢?难道天才总是比较放荡不羁的? 简南脸已微红,她努力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说:“Boss,我出去走走。” …… 简南刚走,甄客在榻榻米上翻了个身,好奇道:“这次这个,走心还是走肾?居然还带着她进屋,可以啊,沈扬诺都没有的待遇,这姑娘谁啊?你上哪儿淘换来的?” “完璧归赵。” “哎呀,还拽上成语了,不和你说了,你还是自己个儿小心点儿吧,你可是有妇之夫,玩玩可以,可千万别玩过火了。” 玩过火?秦厉北自认他玩火的时候多了,过火的事情也敢不少,然而对上简南,不够,再过分都不够。 “兴和想插手金茂。” “你不是已经和兴和的人谈判了?连30%的赢利点都让出了,还想在金茂这边插一杠子,兴和的人该不会以为我们真的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我怀疑白氏和兴和有联系。” 甄客惊讶:“怎么会?你之前说过,白氏和兴和水火不容。”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什么意思?等等,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白氏?” 林间的微光透过树梢穿过玻璃,委屈地只有一两束抵达了目的地,投在地上,秦厉北逆光而站,金丝边眼镜框折射出刺眼的光芒,犹如神衹一般。 金茂这么大一块蛋糕,原本已经是白氏的囊中之物,却被元北凭空杀出抢走了一半,放谁身上谁都会不爽,何况是以睚眦必报著称的白老爷子。 兴合想分一杯羹,白氏需要有人来找元北的麻烦,而且这个人还是可控的,那么兴合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利益,永远是分裂或结盟的原因。” …… 屋外的大树下,简南靠着树干随手拿了跟树枝在地上划拉着。 也不知道吴心意带着团团回家了没有,她怕被秦厉北听见,也不敢打电话,刚才她出来的时候就给吴心意发了短信,她却一直没回。 现在一颗心就像被人紧紧攥住,难受和窒息感同时袭来,难受得很。 简南又在属下待了会儿,秦厉北便从木屋里面出来了,挥手示意简南过去。 简南走到他面前:“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去工地上转转。” 简南点头:“好。” 工地距离木屋不远,两人是走着过去的,老远就能看见高高架起来的打桩机、升降机,轰隆隆的极其响声震耳欲聋。 而更让简南没想到的是,这里竟然还有小猫咪,他们走到工地门口,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猫从路中间咻地一下穿了过去,消失在树林间的时候,还回头看了简南一眼,发着碧绿荧光的眸子看起来像宝石。 看来甄客还是真的全部按照他说的那样,尽力在保护金茂这里的自然环境。 工地负责人出去采购物料了,秦厉北和简南便决定自己走走看看。 现在这里还只是一些钢筋架起来的框子,工人们撸着袖子在烈日下干活,灰色的T恤被汗浸湿,黏在身上。 有人抬起头来,看到了他们两人,眼神格外惊奇,简南突然想起来,秦厉北一身高级定制西装,站在脏兮兮的工地,忍受着灰尘满天,还有酸臭的汗味,还真的是格格不入。 就像红酒和雪碧一起喝,不伦不类。 就在简南默默腹诽的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儿窜出来的瘦瘦小小的老头子,头发都白了,对着秦厉北弯腰笑得谄媚:“秦总,欢迎欢迎!我是副指挥,我姓李,大家都喊我一声李副队,您能来这地方,真的是蓬荜生辉,我们王队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信呢,像您这种大老板,怎么会跑到工地这种地方来呢,哈哈!秦总,这边工地都是灰,咱们进那边的工地指挥室里面坐会儿?” “以现在的进度,工期能不能如约完成?” “这个是没问题的,我们这边一直都盯得很紧,只要不出意外,两个月以后,这栋楼就能完工。” “很好。”秦厉北赞赏:“李副队,继续保持下去。” “我明白!我们一定会努力,秦总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我们一定会交给秦总品质最好的建筑!” 简南跟在秦厉北身后,他和礼李副队边走边聊,说的无非是一些工程施工中遇到的难处,简南静静地听着,听到资金两个字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了工人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