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章:搞事情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九十章:搞事情

秦家的餐桌冰冷而没有人情味,或者说,用战场的来描述那圆桌子更加来的贴切一些。 全员入座后,管家招呼着上菜,简南环顾全场,上座的自然是秦家的大家张,秦老爷子,而他的左手边依次是沈月芬,秦世勋,沈扬诺;而右手边,则是柳璃,王瑶,秦厉北,简南她自己,然后是团团。 这个家里面的成员,人还不少,柳璃和沈月芬在刚才的一通撕逼之后,兴致显然不是很高,专注于眼前的几样菜品,连招呼大家用菜都省了。 沈月芬却是得意极了,秦逸死后,秦厉北又是个智障,就算女儿嫁得好又如何,老爷子总不能将偌大的秦家交给一个外姓人,越想越觉得解气,当年柳璃进门,让她沈月芬在北城所有的名媛贵妇眼中抬不起头来。 现在报应来了,连个孙子都没有的柳璃,凭什么和自己斗! 沈扬诺的视线一直在简南和秦厉北身上流连,刚刚两人一起出现的时候,是真的像一家人,秦厉北的眼神里满是宠溺和笑意,直达心底深处的温柔陪伴。 如此缱绻相依的目光,她可是从来没有得到过,凭什么,明明秦厉北先爱上的是她,为什么她回来后,一切就都变了! 她抓紧了椅子的手把,眼中恨意起伏,一定是简南主动的撩拨,否则秦厉北不可能不等她学成归国! 简南见此,心里头直打鼓,看来今天这顿饭,是没办法吃好了。 手机哲挥手突然传来了震动,她一看来电显示,是路衡的,余光瞄了眼简上座的秦老爷子,见他正跟管家附耳吩咐些什么,简南便直接起身,走到餐厅外面的走廊上接起电话。 “我在秦家大宅。” “南国那边,我得到消息,春节过后,将会彻底搜查南国的账务,到时候,瓜田李下,我担心咱们这次对付兴和的事情,南国恐怕不是那么好将自己择清楚,或许还会影响到南娱明年的好几个大投资电影。” “我已经安排好了,还有,元北旗下是不是有一家安保公司?还有没有岗位,尽量安排一下,兴和玩完之后,总得给兴和那边那些人一份工作,省的想七想八地琢磨怎么为他们的老大复仇。” “兴和原本有自己的产业,那些人不一定会想要来元北上班,受管控。” “我也不是慈善家,这是咱们招安的条件之一,他们那些产业哪一个是清清白白的?打打杀杀的话,总有人受不了想要退出来,咱们敞开怀抱就好了,秦厉北告诉过我,‘一口吃不成胖子,对于他们这种过着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来说,凡事一定要慢慢来’。” 电话那头的路衡浅浅地笑了笑,手掌心的铅笔在那一刻断成了两节:“厉北还真的是教了你不少东西,真是直接把你当继承人养着了。” “呵……”简南回头,从她所站的位置看过去,正好能够见到秦厉北正伸手将团团抱到了自己的腿上,手里面不知道拿了什么在喂团团。 “他把整个元北集团,甚至连同城南别墅都一并交到了我手上,可不得好好地教教我,不然我直接把他白手起家赚来的家产全部败光,估计秦厉北知道了,会直接气死吧。” 简南难得开起了玩笑,远远看着乖乖待在秦厉北怀里的团团,还有表现十分正常的秦厉北,没有了平日里在家吃饭时候俩同样是五岁小朋友的男孩子,闹来闹去的折腾劲儿,安静沉稳的,背影骤然看上去,倒还真的有几分原先神志清醒的秦厉北的影子。 王教授说遇袭那天晚上,秦厉北表现出来的好像恢复了,应该只是他在受到强烈刺激之下的一种本能反应,之后没有了威胁,病人的大脑便又恢复成了痴傻状态。 只是本能反应吗?那你救我,究竟是因为我是你妹妹,还是因为……其他的…… “你今天去秦家大宅跨年了?” 这个话题由路衡提起来,简南总是不得劲儿的,她没有忘记秦世勋的婚礼上,宣誓环节结束后,秦家拍的那张全家福,明明路衡也应该和他们站在一起,却是立在观众席上,在相机落下咔嚓声的那一刻,为他们鼓掌。 那一日,路衡眼里的落寞,印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等会儿我们就回去了,不会留在这里跨年,路衡……额……”简南对于自己即将喊出口的称呼有点别扭,明明就是血浓于水的亲人,她喊秦厉北,还有白月笙,都是脱口而出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然而对于路衡,不知怎么的,总觉得‘哥哥’这两个字,蕴含了太多东西,也太重了,她怕自己承担不起。 “哥,晚上带着铮铮来别墅吧,咱们一起守岁跨年,正好今年一起跨年的人多,李功,刀疤,缇娜,咱们几个凑一桌麻将,你觉得呢?” 她是担心自己想多了,路衡随手将身首两端的铅笔丢进垃圾桶,转身拉开了书房的窗帘,冷风扑面而来,那股心底的怒意也随之消散了不少。 “据说今天还会下雪,大晚上,就不闹了,团团和小止都还是孩子,早点休息,别玩太晚,好不容易接下来有几天的休息时间,小丫头你就好好和暖和和的床榻缠绵吧。” 噗嗤,简南没忍住笑出来:“好,那我就不客气地当个小懒虫了。” 接下来,两人都是沉默,雪花飘着飘着,落到了她的眼角,冰冰凉凉的,但是没一会儿便被体温所融化了,留下了一滩水渍,犹如泪水划过脸颊。 简南缓缓开口道:“哥,新年快乐,祝你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万事如意,然后,见到我的时候,给个大红包吧~” 这么大人了,哪儿有还伸手讨要红包的,路衡被简南这句话都逗笑了,一扫原先眉宇间的阴霾,笑道:“好,一定给你一个最大最厚的红包,可以当枕头的那种!” “谢谢财神爷!么么哒~” “傻丫头!” 说说笑笑着,简南挂了电话,她接完路衡的电话,虽然心思重重,但好歹也高兴了些,步履轻快地回到餐桌上面时,秦厉北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将团团抱在了怀里,团团坐在他的腿上,抱一杯橙汁儿一小口一小口地撮着,见简南过来了,还高兴地将杯子朝简南递过来。 “麻麻~很甜耶,麻麻尝一口~” “麻麻不渴,团团自己喝就好了。” 简南拉开椅子坐下,她原本是想要劝秦厉北让团团自己坐在一边就好了的,然而转念一想,就当做什么关系也没有,想抱就抱着吧,她非得多此一举,等会儿将餐桌上其他人的视线再吸引过来,那可就真的成为了众矢之的了。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一直安安静静的餐桌上,王瑶却突然夹了一块烟熏牛肉到团团的碗里面,和蔼地笑着:“团团试试看这个。” 简南正欲开口拒绝,谁知小家伙的反应却比她更快,直接开口道:“我不喜欢吃香菜!” 王瑶笑了起来,似乎很是喜欢团团的样子,伸出筷子神情小心地帮团团夹掉了牛肉上面撒着的香菜末,同时道:“厉北一直不喜欢小孩子,现在却愿意抱着你不离手,看来真的是舅甥呀,连口味都这么像,呵呵……” 王瑶挑干净了香菜,夹起来便直接要往团团嘴巴里面送,“我记得,厉北也不爱吃香菜来着,一口都不碰的。” 简南心里一咯噔,暗道不好,团团这个小家伙不爱吃香菜,而且是连同香菜沾过的东西都不吃,这下王瑶肯定要碰一鼻子灰,到时候又不知道王瑶要说出什么来。 正如简南所料,在王瑶筷子伸过来的时候,团团小家伙便干脆利落地往秦厉北怀里一缩,瞥过脸去,不搭理王瑶了。 而秦厉北则是一脸嫌弃地往简南身边挪了挪,嫌弃地看了一眼,继而将团团往自己的怀里抱得紧了紧,抿唇,不高兴道:“拿开!” 简南尴尬,这俩家伙的言行举止,令简南有种自家儿子在外人面前不懂礼貌的,丢脸的感觉,但是又不能现在便教训他们,一时间,简南除了微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了。 王瑶倒是丝毫没有被拒绝的尴尬,反而笑得更加开心:“团团很黏厉北啊,是因为身上的相同的血缘么?” 满室静谧,无人出声,简南心里震惊,猛然抬头看向王瑶,脸上的慌乱一时间竟也掩藏不住了,王瑶究竟知道些什么,她现在这么做,又是想表达些什么? “呵,你们看,从我这个角度看去,很像亲父子呢,我们逸儿若是能平平安安长大,长到团团这个年纪的话,被他父亲抱在怀里,大概是也是像现在这般父子间亲热无间的模样吧。”说着,王瑶看向简南:“你说呢,南南。” “如果两个字,对于我来说就是虚无缥缈的代名词,抱歉。” “呵,说的是啊,如果,世上很多事情的确是没有如果的。” 王瑶沉默之后,众人便是又默默吃饭,眼看着年夜饭就要在一场悄无声息中过去,简南正疑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或许秦老爷子特地喊她今天来吃饭,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老人家年纪大了之后,很喜欢这种全家欢团聚式的聚餐,嗯,应该是这样的。 简南只刚下完结论,谁知下一秒,秦老爷子便亲口推翻了她的这一论断。 “等过完年,将团团的姓氏改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