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一章:最后的赢家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九十一章:最后的赢家

“什么?” “什么?” 两人异口同声惊呼,简南朝同样惊讶的沈月芬那里望去,沈月芬亦是回看了她一眼,继而怒目,看向秦老爷子,质问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改回姓氏?让一个是身份不明,其父不详的小子进我们秦家的族谱?你是怎么想的?!这也太离谱了!” 简南听了这话,想要拒绝秦老爷子提议的念头一下子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什么叫做‘身份不明其父不详’,她绝对不会允许别人这么说她的儿子! 气炸了的简南正欲反驳,一直安静喝汤的柳璃却突然开口了,先是为秦老爷子添了一勺子的冬瓜莲子汤,继而不紧不慢道:“老爷,这件事情,还是算了,毕竟女儿是嫁出去的,何况,扬诺也有了身孕,不久之后咱们家里还会有孙子辈的,何必急在这一时呢?” 柳璃这么说,她倒是能理解的,毕竟柳璃那么讨厌她,对待团团的感情,自然不会深厚亲切到哪儿去,这时候更加不会站在支持自己的立场上,然而这样正好,她大概也没想到,自己根本不想要答应秦老爷子的所谓改姓的提议。 王瑶却再次笑开了,到:“爸,这样很好的啊,我记得团团大名是叫做简柠的,是吧,太小家子气了,还是秦柠好听,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在乎将团团养在我和厉北名下,您看现在,厉北不也是很喜欢团团的么。” 全场只有秦世勋和沈扬诺两人没有开口表达过意见,然而,简南心口憋着一团闷火,不发不舒服。 她才是团团的麻麻,所以这些人现在是在做什么?根本的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竟然妄想着在饭桌上,随随便便地便要决定了她儿子的名字么? 简南凛然,大声道:“团团不会改名字,我不同意。” “我秦家的孙子,顶着外人的姓氏,像什么样子?!” 啪地一声,碗重重地放在大理石光可鉴人的桌面上,秦老爷子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简南,继而视线右移,落在了秦厉北的脸上,盯了十几秒,就在所有人屏息以待,以为秦老爷子要发飙的时候。 秦老爷子却是朝团团挥了挥手,温柔地笑了笑,仿佛小区花园里带孙子散步的爷爷那般慈祥和蔼:“团团,来,过来。” 团团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还没有从要吃香菜的惊吓中缓过神来,突然又被长辈点名,有点蒙逼,此时见老人家在朝他招手,下意识喊了声:“外公,你叫我么?” 秦老爷子神情怔愣,却又很快地便恢复了,笑了笑纠正道:“不是外公,团团啊,你该喊我一声爷爷的,来,团团乖,到爷爷这儿来,让爷爷好好看看你。” 一向冷面如山的秦老爷子突然间和颜悦色地说话,简南不由得猜测,对于团团的身世,秦老爷子是不是知道了点什么?王瑶的表现也不正常,或许真的是知道了些什么,所以秦老爷子才会大发慈悲地让她回秦家大宅,坐上秦家除夕夜的团圆饭的餐桌。 简南提着的心总算是落回了原处,原来目的是这样的,想要夺走团团么,想得美! “可是,老师教过,麻麻的爸爸,是我的外公啊~不是爷爷~” 团团说完,还看了眼简南,眼里满是骄傲,仿佛在说,麻麻,你看我聪明不,老师教的我都记得耶! 简南摸了一把团团的脑袋,道:“我真的很好奇,当初在两个儿子中,选择了您看好的那个带回了秦家,另一个可有可无地抛到了孤儿院,今天又想要改姓氏,难道也是看中我儿子,天赋异禀,骨骼惊奇?” 如果秦厉北五岁时候就是现在副逗比傻乐的样子,那么他回到秦家之后,又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后来冷漠寡言,不苟言笑的秦厉北。 她不要她的小家伙,她的小甜饼,也变成那样,变成了大冰块。 秦老爷子没有回答简南的质问,反而转向团团,温声哄着:“团团真聪明,但是爸爸的爸爸,团团就应该喊爷爷啊,团团明白吗?” 咦?外公知道他和舅舅的秘密啊? 团团抬头看秦厉北,紧张地皱着眉毛,我什么也没说哦! 秦厉北抱着团团的手臂,力道加重,偷偷在团团的手背上写字。 ‘告诉他,妈妈不同意,你就不同意。’ 所有人都在这瞬间,石化了,秦老爷子的话,犹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投了颗导弹,瞬间点燃了饭桌的战火。 所有人都在等着团团的反应,团团犹豫了会儿,跐溜从秦厉北怀里蹿下来,哒哒哒迈着初现端倪的大长腿冲向了秦老爷子,仰着头软软糯糯地喊:“爷爷?” “爷爷问你,你觉得这栋别墅好不好,喜不喜欢?” “很大很漂亮喏~团团喜欢~” “那么团团以后一直住在这里,和爷爷住在一起?” “唔~”小家伙歪着脑袋很是认真地想了想,“麻麻也要住在这里吗?舅舅呢?小止妹妹呢?我不要离开麻麻和舅舅还有妹妹~” 还好没有被拐跑,简南忍不住了:“我不会让团团改名,而且这句话我也只说一遍,不是所有人,都觉得秦家的门槛高不可攀,您给了机会,就是莫大的恩典。” “谁给你的胆子,来反抗我的决定?” 秦老爷子冷如寒冰的目光,不着痕迹扫过秦厉北,却是对简南说话,命令式的语气:“改完名字之后,团团就留在我身边,由我亲自教导,等他十八岁之后,我会将整个秦家交到他手上。” 轰隆隆…… 以饭桌中心的,瞬间,方圆百里之内,寸草不生夜雀无声万籁俱寂。 她的耳畔不断有东西在发出嗡嗡嗡的声响,实在是太过惊悚了,不是万秦集团,而是整个秦家,这其中包括的生意和人脉,又岂是一两句话能够说得清楚的。 秦老爷子原先根本不待见团团,为什么会突然之间便换了想法,团团现在就是个傻小孩儿,尽管秦老爷子看人的眼光精准,但是要能看得出成天沉迷于打游戏的团团有经商天赋,简南不信。 所以说,仅仅是因为,秦老爷子他知道了团团的亲生父亲是秦厉北,而现在秦厉北恢复无望,才决定重新培养团团? 她不禁将目光投向了柳璃,所以,她的母亲当年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让秦老爷子对她如此死心塌地,甚至坚持要将秦家交给她的后代? 简南太过惊讶了,想要开口,却实在是找不出任何词语来表达自己内心的震惊。 众人神色各异,柳璃不可置信地盯着秦老爷子,明眸中写满了讶异;沈月芬双目圆瞪,捏着筷子恨不能直接将其捏断;沈扬诺,全场笑了起来的,只有王瑶,她悠然自得地喝完了面前的汤,这才事不关己般地轻松笑道:“这样挺好的啊,算起来,这孩子,可是咱们秦家正儿八经的长子嫡孙呢,呵,秦家给了他,也没错。” “什么长子嫡孙?!你个晚辈在长辈面前胡言乱语什么?!”沈月芬一把丢了筷子,指着简南的鼻子怒骂道:“就这么一个贱女人伸出来的贱种,算什么长子?秦家的长子早就死在这个贱种手上了,还嫡孙呢?我呸!” 秦世勋在一边拉沈月芬的手,劝阻道:“妈,别说了,注意你的身份,你现在在气头上,不要说这些事后会让自己后悔的气话!” 沈月芬却不管不顾地甩开了秦世勋的手,更加愤怒地骂开了:“说什么后悔?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当初让这个贱种进了门,要不然,你大哥也不会死得那么凄惨!他还那么年轻,本来应该有大片美好前途,现在只能躺在那阴暗潮湿的方寸之地,孤独地一人长眠!而这个杀人犯,却还在这里恬不知耻地滋润地活着!” 秦世勋看了眼脸色已经黑得铁青的秦老爷子,暗道不好,连忙继续劝阻:“妈,别再闹了。我送你回房间休息,今天你真的是喝醉了!” 沈月芬一把推开:“什么叫做喝醉?我没有喝醉!呵呵,嫡孙?按照年纪看,是在大一开学前怀上的吧,鬼知道这个孩子是贱种和哪个野男人生出来的?小小年纪什么不学,学她妈勾引男人,结果把自己肚子搞大了,又被人踹了,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在这里呆不下去,出国留学的吧。 沈扬诺鄙夷道:“啧啧,真是痴情啊,连自己的前途都不要了,也要把孩子生下来。你是不是也想学着你妈那样,将来凭着孩子,上门去抢人家正室的位子啊?” “够了!” 简南咬牙,使劲儿将憋在眼眶处打转的泪水逼了回去,腾地站起身来,一把抄起手边的温水,直接朝着沈月芬泼了过去。 “啊啊啊!你竟然敢泼我?!你这个没有教养的贱种!” 简南勾唇冷笑:“你很有教养?就刚刚说的那些话,是知书达理的有教养的秦夫人应该说出来的话么?我警告你!今天晚上是最后一次,我从你口中听到是我害死了秦世昊这句话!” 简南再次将水杯满上,拿在手里,把玩似的晃了几圈,眼里猝了寒冰:“我告诉你,秦世昊会死,是因为他活该,那天晚上如果不是因为他想非礼我的话,我们之间根本不会起冲突。沈月芬,你的儿子是个强.女干犯,你知道吗?” “不可能!”沈月芬疯了一样地要扑过来,幸好被秦世勋拦住了。 “随便你怎么不承认,反正现在死无对证,你说不是,我也没有办法拿出更多的证据,但是我问心无愧,等你死了之后,你大可以去阴曹地府问问你的宝贝儿子,那天晚上他究竟有没有非礼他的妹妹!!” 她已经将姿态放到了最低,因为想要讨好母亲,所以努力想靠近秦家的所有人,赢取好感,让母亲知道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千万别丢下她。 秦家的人却都不愿意接近她,小三的女儿,外室的女儿,狐狸精的女儿,这些帽子将她压进了地底深处,凭什么秦世昊还可以随意欺负她! “哼!就算是那样又如何!肯定也是你先勾引的世昊!你和你那个狐媚子的妈一样,就会勾引男人!说不定那天晚上就是你精心设计的!我们世昊才上了你的当!” 这话已经是说得很重了,话音落下,简南自己都有点承受不来。 那件事,一直令她很是难堪,也是长久噩梦,她害怕的就是一旦说出来,最后得来的,也还是一句,‘你是故意勾引的’。 结果她不敢说出口的理由,到了现在,即使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一无所有没有依靠的简南,最后的结果,还是听见了这句话。 她很想笑,实际上,她也这么做了,再次将手中杯子里的水泼了出去。 “哈哈哈!!!这大概会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沈月芬,你还是好好滴洗洗你的嘴巴吧,臭气熏天的,令人作呕,你自己不知道吗?” “你!” 柳璃已经开始无声地流眼泪,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沈扬诺桌下面的手,轻轻搭在了小腹处,十分有节奏地揉着,她靠着椅背,一言不发,却是摆出了看好戏的姿态来。 简南原本的打算,是不想拂了秦老爷子想吃团圆饭的心思,还有借着这个机会,问问秦老爷子关于艾家的信息,她还记得白月笙的死,也永远忘不了为白月笙复仇。 然而谁知道,抱着看戏心态的自己,现在竟然会变成了被看戏的对象,实实在在地娱乐了一场别人,光是想想让这些表里不一心思各异的男女老少看了自己被指着鼻子骂的狗血淋头的囧样,心里就来气! 而且,自己跟泼妇骂街一样发飙的样子,竟然被自家儿砸看见了,她的端庄高雅麻麻的形象啊,可算是万里长城毁了一半多了! 想到这儿,简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偏偏这时候,王瑶还要过来引战。 “多好的机会啊,现在人只认你,谁都不要,就愿意跟在你身边,偌大的加家产也是你的了,在场的所有人,简南,你是最后的赢家啊,这一点应该高兴才对,你说呢?” 简南磨牙,忍住了想冲上去打人的冲动,敛眉,硬生生地将所有情绪收紧,将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憋了回去。 “谁在乎了?”简南阴测测地问:“谁在乎你说的那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