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二章:书房对峙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九十二章:书房对峙

“世勋,把你妈妈带回房间休息,柳璃,你…你也下去,至于你……”秦老爷子看向简南,道:“跟我到书房里面来。其他人都散了。” 秦老爷子发了话,没有人敢不从,一秒钟之后,先前还围坐在一起吃饭的家人,三三两两的,就都起身准备离开。 沈月芬被秦世勋拉着往外走,她哪儿咽的下这口气,走到门边时甚至抄起了花架上面的瓷瓶,直接丢了过来,简南被突如其来的这一举动给吓傻了,没成想沈月芬竟会气到连这种她平常最为不屑的撒泼似的动作都做出来。 眼睁睁看着花瓶呈抛物线划过来,简南闭上了眼睛,她此刻唯一庆幸的是,团团站在秦老爷子身边去了,否则像是刚才那样窝在秦厉北怀里的话,被花瓶碎片刮伤可怎么办。 至于秦厉北,随便吧,皮糙肉厚的,划一下不会死。 嘭!花瓶砸到身上之后,又掉到了地上,碎成无数碎片,清脆的响声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简南耳畔传来男人凝重的闷哼,紧随其后,是团团尖叫起来。 “舅舅!!!” 简南猛然挣脱开怀抱,秦厉北好看的剑眉此时已经皱到了一起,眼帘低垂,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你傻不傻?不知道伤还没好彻底吗?逞什么能?!” 简南飙了,急的眼泪都快出来,结果秦厉北笑了,笑得蠢蠢的,“不疼耶!” “不疼?!” 简南看了眼散落四周的瓷片,心扑通扑通狂跳个不停,她都听见难耐的忍痛声了,还敢说不疼,简南气急了,暴脾气上来便要冲上去。 王瑶笑了:“真是一出感人至深的大戏,我还是先回房算了,在这里,哪儿有我存在的空间呐,走了走了!” 感叹着,脚步轻快地闪身离开了。 柳璃目光沉沉,原先的漠然在这一刻钟皲裂开来,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身向秦老爷子倒道辞,也跟在王瑶之后离开了。 简南难得理他们的想法,正欲开口让管家找个人来看看,秦老爷子却突然开口,“你们两个,一起跟我到书房来。” “……什么?” “我有话问你们。” 没有给简南拒绝的机会,秦老爷子先行一步,甚至牵着团团一起,简南无法,只好跟在秦老爷子身后,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秦老爷子牵着团团的手,小家伙倒是一点儿也不怕生,时不时地四处张望,还回过头来对简南做鬼脸,弄得她哭笑不得,都不知道究竟是该无奈还是紧张了。 秦厉北也跟着来了,与她并肩而行,简南明知道他根本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等会儿将会发生什么,但,还是想要告诉他。 “我很难受,三哥,早知道今天会这样,我就不来了。” “那我把肩膀借给你,你哭一哭吧。” “这又是从哪儿学到的撩妹套路?” “电视上。” “我就知道……” 简南忍着不笑,秦老爷子若是强行想要将团团留下来,她也只能是找路衡帮忙,硬碰硬。 这么想着,不知不觉间,她的手依已然被秦厉北牵住,暖暖的温度透过手掌心传递过来,一点一滴传进心底深处,慢慢盘桓成了一圈圈的涟漪,心微微地颤了起来。 王瑶说的没错,她对秦厉北的那点小心思,何尝对王瑶不是一种伤害。 简南贪恋他手心的温暖,却想起了王瑶带着讥讽的脸,‘人是你的了,钱也是你的了,你还真的是人生赢家’,她刚刚说的话,是这个意思的吧,所以说,上一秒还暖和的手掌心,此时由于长出了密密麻麻的尖刺,扎进了简南的血肉里,冒出了细细小小的血珠。 简南默默将手抽了回来,惹来秦厉北疑惑的探视,她小声地解释:“这么大个人了,又不是什么深山老林的,不要怕,往前走就是了。” 哪里是害怕了,明明就是担心她这一路来的紧张,才想要握握她的手,想告诉她我在这里呢,不要担心,没人可以欺负你。 但是这小丫头怎么就不领情,还偏偏理解到了另外一边,偏得可不是一星半点的远啊… 进了书房,管家便将茶水和点心拿了上来,秦老爷子吩咐团团和秦厉北在茶几上坐着,紧接着便将简南给领到了仅仅一窗窗幔之隔的内室。 “城东兴和的曹爷,涉嫌洗钱和故意杀人,被调查了。这件事,你做的?” 简南一惊,在秦老爷子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凝视下,只觉得头顶压下来十成功力的如来神掌,逼得她几乎要向着秦老爷子便跪了下去。 “是。” “为什么这么做?白氏集团还不够你满足你的胃口,竟然盯上了兴和?”秦老爷子双手交叠于书案之上,幽幽问道:“知道兴和的历史吗?”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既然已经开始了对兴和的报复,那么就算是秦老爷子知道了,也无妨,她今天就赌上一局。 赌的是秦老爷子和曹爷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兴和在她简南手里,比在曹爷手中,更能让秦老爷子舒心。 “知道,当年北城的三大黑帮,除了秦家和白家之外,就是兴和,只不过在几十年前,三大黑帮有过一次火拼,之后秦家率先开始走上正途,随后败家紧跟,但兴和却在曹爷的执掌之下一直不肯动,直到今天,都还是在城东的地界上蹦跶。” “那么,你觉得,为什么秦家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没有再对兴和的曹爷动手?” 她毫不犹豫地回答:“因为没有证据。” “对秦家来说,找证据实在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就算没有证据,弄个圈套也不过就是举手之劳。” 简南愣住,一时间找不出词语来反驳,事实的确如秦老爷子所说,那么,秦老爷子这么多年究竟是为了什么,才选择任兴和在城东作威作福,却一点动曹爷的念头都没有呢? 秦老爷子神色恹恹,揉着鼻梁,似乎很是厌倦了。 “兴和内部,组织混乱人员冗杂,三教九流的人都有,除了曹爷之外,想要当上一把手的人多得是,没了一个曹爷,可能还会出现另一个曹爷,既然如此,为何不让一个我们打过交交道,甚至是手下败将的人,领着那群乌合之众?” “您知不知道,就是您口中的那群乌合之众,差点害死秦厉北,看见浑身是血的他,我做不到无动于衷。” 秦老爷子脸上的淡然褪去,凛然看向窗外,手也渐渐移向了手把,握紧。 简南一顿,继而道:“我成为现如今这副连自己都讨厌的,世俗贪婪冷漠的模样,只是为了向其他人宣示我的强大,警告他们别来招惹我的家人。如果连最初的目的都达不到,我自愿成为坏人,又有什么用处?” 秦老爷子微微动容,眼前的女孩子,透过她,他似乎看见了很久很久以前的自己,那时候的他,年轻,勇敢,讲一起,无所畏惧,也曾立下过宏愿,要成为和父母祖辈完全不一样的商人,对得起良心和道义。 后来,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太多太多的变化和逼不得已,他就变了。 愿望终究是只能成为心里深藏的原来。 “我想,有个人,应该会很后悔。” “什么?” 秦老爷子闭口不再继续聊下去,反而问道:“之后你打算怎么做?兴和内部还是有一部分的人支持曹爷,你的做法或许只能是挑起更大的争斗,到时候斩草除根,你手上的罪,只会更多,不会更少。” “就算不是兴和,也会是其他,但是现在,只要我专门对付了兴和一个,杀鸡儆猴,无论是谁,在动手之前,也得好好掂量掂量,是不是有底气跟元北集团作对。” 秦老爷子是赏识的,这个女孩子今年几岁来着,好像是二十六,十年前来到秦家的时候,还唯唯诺诺的,连抬头看他一眼都不敢,整天只知道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不是看书就是做作业,孤僻的很,两年前回来的时候,也是一副谁都不敢得罪的样子,弱得毫无存在感。 谁知道过了两年,会变了这么多。 “白勋然的事情,也是你弄出来的?” 简南警觉,因为这件事情牵扯到了穆萌姐,还有她身后的陈齐赫,简南收敛了语气,变得疑惑,反问道:“我听不懂,那时候我人在国外,对于国内的事情,不太清楚。” 话音未落,她突然想到这次来的目的,便借着这个话头,继续道:“不过,我在国外的时候,倒是遇见了一行人。秦爸,据说,他们也认识您。” “哦,谁?” 简南冷冷地说:“艾家的人。” 前往监狱探视白勋然的时候,白勋然曾说,如果是艾家人的话,那么秦家也不远了。 当年秦老爷子残忍地看着怀孕的艾叶死在她面前,这笔账,艾家人一定还记得,或许不就得将来,艾家的人会回来的,回到北城,洗刷曾经被赶出这座城市的屈辱。 到那时,艾燊会出现么,那个背负着白月笙一条命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