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三章:三个问题换三个问题(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九十三章:三个问题换三个问题(一)

厚重的窗帘将内室的光线衬托得更加昏暗,若有似无的冷意在屋内流转,简南直视秦老爷子,坦然无惧,然而淹没在黑暗中的,秦老爷子的大半部分表情,却是看不真切。 简南一时间无法猜测秦老爷子此时究竟是个什么想法,若是不承认,她貌似也没有立场来质问当年秦家和艾家的恩恩怨怨。 良久的沉默,就在简南以为今天晚上的谈话,就要在如此缄默的气氛中结束的时候,秦老爷子不慌不忙地开口,带着丝极淡极淡的哀悯,也不知道是对谁。 “……艾家的人啊……”稍一停顿,才慢慢地继续说道:“很久没见了,你遇见的,是艾家的哪一位,过的还好吗?” “艾家的小姐和少爷,按年纪来看,应该都是在举家移民之后出生的,您估计是没见过了,看起来,过得很好,就连欧洲的洛佩斯家族,都和艾家的交情不浅。” “是么,挺好。” 秦老爷子拉开书案下面的一层小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相框,冷冽漠然的神情渐渐散开来,温柔爬上了眼角眉梢。 他喜欢拍照,因为照片总是能最美好的时候,永远定格。、 就像这张照片上的男女,永远是笑容灿烂的,青山绿水,春暖花开,没有什么会来打扰他们的幸福,在那一刻,至少他们互相明白,是爱过的。 秦老爷子继续沉默了下来,真个人看上去更加晦暗了,他抚摸着那块木质相框,犹如抚摸着世上最珍贵的宝贝,一点一滴都舍不得放过。 简南默默地站着,直到站到脚底发酸,这才忍不住开口打破了一室的寂静。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关于艾家的?” 简南点头,“是。” 秦老爷子头也没抬:“行,这样,我们交换,你先回答我三个问题,然后我回答你三个问题,很公平。” 三个问题换三个问题,的确是很公平,简南没有犹豫:“好,您请问。” “艾家和你说了什么?” “就是一个负心渣男和一个炮灰女配的故事,中间夹杂着家族纠葛。” 说完,简南都想给自己点个赞了,如此回答简直六六六! “你知道白月笙的死,由艾家的什么人一手主导?” 简南一顿,心里的痛再次袭来,清楚明白毫不犹豫的。 “艾家的艾燊。” 这个回答,再一次将她扯回了那个浑身冰冷,犹如置身冰窖最底部的无望时刻,错信他人,因她的弱小,这才让艾家人有机可乘,以她为鱼饵,束缚了白月笙的手脚,否则单凭白月笙身手,逃出去易如反掌。 “艾燊?!” 秦老爷子神色猛然变换,风云变色中,猛地站起身来,不再次质问简南:“你确定,是艾燊?你拿什么确定?” “我亲眼见过艾燊,也亲耳听见艾燊承认。” 得到了这个回答,秦老爷子似是痛苦万分,仿佛触及了灵魂深处最后悔的那段记忆,一手撑在书案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你见过他?怎么可能,不可能!” 秦老爷子的反应太过不正常,简南疑惑,什么叫做不可能是艾燊,她不可能见到艾燊,还是说,艾燊不可能杀了白月笙,秦老爷子,知道些关于艾燊的什么吗? “你见到的艾燊,长什么样子?” “个子很高,身形消瘦,脸上戴着银质面具。” 秦老爷子喃喃自语:“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艾燊杀了白月笙,哈哈,天理报应不爽,真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简南全身血液倒流,一口气憋到了嗓子眼后,猛然怒道:“当年有错的白勋然!凭什么要白月笙来负责!白月笙没错!错的是艾燊!是白勋然!是你!!!你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该进地狱的是你们!!” 脑海中名为离理智的最后一根弦,蹦的断开,她再也控制不住心底的悲愤,歇斯底里的嘶吼:“犯错的是你们,凭什么要白月笙来付出代价!凭什么要我哥来付出代价,还剩下来两个月,他本来可以看见女儿出生,一直期盼的小宝贝来到这个世界上。” “可是到最后,什么也没了。” 明月清亮的眸子里满是悲哀,简南忍不住走上前,质问道:“您妹妹的生命是无比尊贵的,那么艾叶呢,艾叶就该死,一腔真心就该被背叛,最后连自己的孩子都得拉进地狱,就连白月笙,他连秦泠是谁都不清楚,就得为你妹妹去死是么?什么叫做天理报应?” 简南恶狠狠地嘲讽:“秦逸死了,估计这就是报应?” 她气急了,说话口无遮拦,脱口而出后,却又惊呆了,这是自己会说出来的话,如此狠毒阴暗,秦逸貌似,也只是个什么都不懂,连记忆都只停留在吃吃睡睡的小婴儿,仇恨,被仇恨包裹,原来是这种感觉? 秦老爷子连连摇头,手不停地抖着,一下子跌坐回了沙发椅上,颓败地往后仰去,他的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那扇相框,不停地叹气。 “呵,罪魁祸首……” 望着简南湿润的眼眶和那痛极了的哭腔,他不禁回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了,那时候,少年意气,鲜衣怒马,呼朋引伴,美人在侧,三剑客的威名赫赫,原以为会成为最好的兄弟,一辈子不相离弃的家人连襟,三家成一家,不分你我。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他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知道了白勋然那家伙也喜欢着艾叶,而艾家父母也更欣赏白勋然作为女婿开始,又好像是妹妹被白勋然抛弃在绑匪手里,以白勋然的身手,竟然只带走艾叶的时候,不对……不对…… 是知道了,秦家的破败,父母的死亡,和艾家,和白家,都脱不了干系的时候。 孽缘,究竟是怎么开始的呢,大概是从各家人只想着自己的利益,罔顾他人生死的时候,欲望的贪婪如魔鬼,勾引了所有有所图的人们,才会一发不可收拾。 秦老爷子合上眼帘,累极了,说话的声音也不再像是原先那样气势逼人,他往身后的壁画那儿看去,满山遍野的郁金香,栩栩如生。 孽缘,终究还是要斩断的。 “你打算做什么?找艾燊复仇?” “是,血债血偿,他杀的人,他要用同样等值的东西来交换。” 秦老爷子揉着太阳穴,那里肿胀疼痛得令人心力交瘁,脑子一下也不好用了。 他这一辈子,大风大浪的,见得多了,却在此时此刻第一次感到害怕,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秘密,终有一天真相揭开面目的时候,这些后辈,会和他一样,后悔的。 “有没有想过,找艾燊复仇之后呢,十几年之后,让艾家人继续找你复仇?团团和小止到时候会甘心咽下这口气,到那时候,一代一代地如此循环,有任何意义吗?” 简南顿住,她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的完美答案,她明白放弃复仇,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白月笙不就是这样嘱咐她的么,在临死前还惦记着让她停止,为女儿取了白止这个名字。 他的苦心,她岂能不明白,不要活在复仇中了,停止吧,忘记这件事,余生还很长,好好地笑着过一辈子。 秦老爷子也是从那时候过来的,父母妹妹的仇恨,淹没了他的理智和良知。 没有人比他更能理解简南此时的内心,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不想再看着简南继续错下去,一条没有回头路的人生,义无反顾地拉上所爱的人,一起在仇恨的漩涡里,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