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四章:三个问题换三个问题(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九十四章:三个问题换三个问题(二)

秦老爷子蓦然地巨大转变,令简南心中除了悲哀外,又多了丝警惕,她实在无法想象,一向冷漠自私的秦老爷子,会像个长辈一样,劝她放弃复仇,去过好属于自己的生活。 “如果不是见识过秦爸你冷漠无情的样子,我还真的会很感动。” 秦老爷子一怔,简南的回答,是在他意料之外的。 “既然是三个问题换三个问题,我已经回答了。那么,您也回答我吧,第一个,你为什么会选中团团。” “团团,是厉北的孩子吧。”秦老爷子眯了眯眼,探究的眼神令简南只觉得毛骨悚然。 “不是。” “我既然会提出来,必然是有了证据,两年前只觉得团团的五官看起来像我秦家的人,现在再看,稍稍长开之后的那孩子,和厉北小时候的模样,越来越像,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像极了。” 这番话,犹如兜头一盆凉水洒下,简南咬牙,浑身气的直哆嗦:“团团并不聪明,他就是个调皮捣蛋的小孩子,根本不是你要的继承人。” “他是,他是我秦柯的孙子,整个秦家只能交到他手上,我才会放心。” 简南立即反驳:“还有秦世勋,他和沈扬诺也已经有了孩子,不仅仅如此,他的外家还是沈氏药业,名正言顺,没有人比即将出生的那个孩子,更加适合的人选。” 话音未落,秦老爷子便笑了:“你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搅进这滩烂泥里,却想拉一个尚未出世的孩子来做替身?” “我……我……” 一语惊醒梦中人,然而,沈扬诺会愿意的,她相信,秦世勋乃至于沈月芬,都会愿意的。 “这样不是很好么?难道要等到十几年之后,为了秦家的一切,继续兄弟相残?我不想要,团团不需要,所以我们拒绝了;其他人想要,那就拿走。” “沈氏药业的营业额逐年递减,三年之内,如果再研发不出新产品,银行贷款的数额,就会压垮整个沈氏药业。” “???”简南不懂,话题怎么突然跳到了这里。 “但是元北集团不同,我知道它的经营状况很好,虽然两年前的上市计划取消,但厉北出事前定下的战略计划,一直在起作用,年底财报上面的数字,应该很好看。你现在手里还握着白氏集团,以及厉北一手打造的城南别墅。” 秦老爷子的脸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无论从哪一方面,将秦家交给团团那孩子,都是我最好的选择。” “拼爹拼妈,是这个意思吗?” 简南嗤笑:“既然您已经摸清楚了我的底牌,那么也应该知道,我现在根本不在乎秦家,而且,您貌似忘记了,您的儿子,不是只有秦厉北和秦世勋两个。” 当然,还有路衡,那个在还是孩子,也就是和团团现在差不多大的时候,被他抛弃的儿子,他还记得,路衡说过要来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路衡告诉你了?” “是,我们是兄妹。秦爸,其实我很好奇,您究竟有没有真正的爱过你一个人,否则,怎么会,大妈,我的母亲,还有路衡的母亲,这么些个女人,您给了大妈秦夫人的名分,却让她眼睁睁看着小三进门,您给我母亲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但是让她顶着狐狸精这三个字,过了大半辈子,而路衡的母亲,连她留下来的孩子,您连承认都不肯。” 秦老爷子定定地看着简南,原来是没有全部说出来,看来路衡那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活了快半个世纪,我只对不起过一个女人,也只后悔过一件事。” “你从艾家人,白勋然那里,应该都听过了不同版本的故事,那么,你想不想听听我的?” 秦老爷子摸向一边的拐杖,颤抖着站了起来,历经沧桑过后却不改冷硬的脸庞,和秦厉北极为相似的眸子里,浮现出了一丝落寞。 他在赎罪,但似乎,又把事情搞砸了,也不知道等死了之后,能不能再见到她,到那时候,她还愿不愿意听自己说一声对不起。 “艾叶是个像太阳般温暖的姑娘,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值得和她的生命相比较。” “可惜,我明白的太晚。” 她被艾家人保护的太好了,对世界的恶没有防备心,她的世界里,是他们没有资格去参与的。但是,当一个人冷得太久了,想要热度,想要活下去的欲望会吞噬掉一切理智,于是乎一切变得不可收拾无法挽回。 “这是我的第二个问题!”简南原本想问的不是这个,然而既然话赶话地说到这儿了,那就得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地问问。 “不,第二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南南,现在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好好想想,该问什么。” 简南毫不犹豫:“您能不能告诉我,任何有关于艾燊的信息。” “唉,还是想复仇啊。艾燊这个人,不存在的,你别找了,这辈子,除非他愿意主动站到你的面前来,否则你永远也不可能找到他。” 秦老爷子再次看了眼沙发椅后面的屏风,一墙之隔的另一边,男人靠着墙,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他算好了一盘棋局中的每一步,却犯了个最为致命的错误。 …… “为什么?世界之大,穷尽一生,就算躲到天涯海角,总会有蛛丝马迹,我不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能凭空消失,一点点痕迹都不留下,更何况,艾家的本部还在北美,若是可能,刀山火海,我也要找上那里,找他们要出艾燊的下落。” 简南冷冷地笑了:“既然家族高于一切,那么艾家有了敌人,无论有什么困难,总是要出现的,不是么?” “珍惜眼前的美好事物,才是正经。真相有时候太残忍,你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接受它。” 她敏锐地察觉到秦老爷子话语里藏着些重要的信息,然而还未等她想明白过来,门便被推开了,秦厉北站在门口,一脸茫然地问,“南南,我困了,我们能回家了吗?” “可以,我们现在就回家。” 简南向秦老爷子点头示意后,起身便往外走,她没有注意到,秦老爷子和秦厉北的视线在空中短暂交汇后,又极快地分开,没有人知道那道眼神中蕴含了什么样的意义,但在书房的门关上那一刻,秦老爷子像是被抽掉了浑身的力气,跌坐在沙发椅上。 管家捧着茶进来,颇为担忧地问:“老爷,三少和小姐,带着小少爷准备离开了。咱们是不是需要派人拦下来?” “不需要,让他们走,那孩子在厉北身边,比在这栋宅子里,要安全得多。对了,宋律师什么时候过来?” “宋律师那边已经回话了,等明天早上飞机一落地,便直接来宅子里,见老爷您。” “那就好,明天什么人也不见,只等宋律师。” 管家踌躇几许,后来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要将那件事禀告秦老爷子。 “老爷,三少夫人正在收拾行李,说是明天要回王家住几天。” 秦老爷子揉着眉心,厌烦无比:“我记得瑶瑶的那个哥哥,王琦,今年又升了?” “是,有传闻说,王琦会是北城最年轻的部级人物,而且,王琦的新婚妻子,背后的势力也不容小觑。” “那就准备一些礼品,明天派车由你亲自将瑶瑶送回王家。”秦老爷子叹气:“没想到一个只剩下空壳的王家,竟然让区区一个王琦给撑起来了。这个小子,颇有当年其祖父王振华的风姿。” “老爷,若是三少没出事,那个王琦怎么也得低三少一头。” “我从小教他不要感情用事,如今事实证明,那十几年的亲自教导,都是喂了狗了,为了个女的,还是自己的亲妹妹,竟然连面子里子都不要,去扮演一个傻子!咳咳咳……” 管家看着秦老爷子猛地咳嗽,几乎都要将五脏六腑都咳出来的痛苦,实在是不忍心,劝道:“老爷子您保重身体,幸好还有小少爷,我看小少爷很是乖巧,您在一旁指点,相信撑起整个秦家,也不是问题。” “那倒是,那孩子,在南南手里,被教的很好,温和敦厚,有小孩子脾气,但也不会过分,和厉北的关系不错,将来若是知道了舅舅其实是他亲爹,也不至于太过反感。” “只是,小姐那儿?” 秦老爷子幽幽地说:“以后,找时间经常把那孩子带到我面前来,爷孙俩,总得将感情处好,我记得,厉北是九岁的时候,从孤儿院来到大宅里的,那时……” 年过半百的老人,神色间显出颓态来:“那双眼睛,冷冰冰的,一点儿也不像个九岁的孩子,该有的天真。” …… 简南出了书房之后,带着秦厉北和团团便直接往停车的地方去,走到半路,却被秦世勋和沈扬诺拦住了去路。 秦世勋懒洋洋地打量简南,蹦出来一句话:“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才是父亲眼中,唯一的亲生女儿。” “呵呵,如果真如你所说的话,那么这时候你是不是不应该站在这里,挡住我的去路,而是应该去问问你的好母亲,你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 “你!” 秦世勋发怒,沈扬诺手搭在了他的肩上,笑得不屑又嘲讽:“说实话,你这次回来,倒是令我刮目相看,看来,当上白家少夫人之后的你,底气足了不少啊。” “那是自然,我凭自己的本事嫁的人,为什么不能有底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