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五章:垂帘听政的皇太后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九十五章:垂帘听政的皇太后

简南这话一出,一时间,秦世勋和沈扬诺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这话要怎么接,在线等,很急! 团团已经开始打哈欠了,双手搂着秦厉北的脖子,大眼睛迷蒙成了小小的缝儿,小脑袋窝在秦厉北的怀里,像只找到了自己温暖的窝的小鹌鹑,点着头,嘟囔着。 “麻麻~什么时候才能到家啊?” “马上。”简南收回视线,转向秦厉北,浅浅地笑了笑:“你先和团团上车,我和他们聊会儿天。” 然而,一向很听简南话的秦厉北,却是一动不动,简南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赫然发现他竟然是在看沈扬诺,沈扬诺得意地挑眉,挑衅道:“呵,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真的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爸风流韵事数不胜数,连带你们几个儿子,也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简南有种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狠甩了一巴掌的窘迫感,顿时怒了。 “你们在这挡着,应该不止是为了来感叹这么一句的吧,说吧,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就像二嫂你刚刚说的,现如今作为白家少夫人的我,时间真的是很宝贵的,一点点都浪费不得。” 秦世勋:“他的伤,好了?” 简南有一瞬间的愣神,没想到秦世勋竟然会以这个话题来开场,倒是让她不太好盛气凌人地继续下去。 “很感激你上次出手帮忙,今天出院了。” “这样很好,我们在这里等你有一会儿了,主要目的,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什么?” 秦世勋和沈扬诺对视一眼,沈扬诺继续说下去:“万秦集团的建设事业部、IT事业部以及金融事业部,我们带走这三个部分,其他的,全部给你。” “呵,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秦老爷子都还好好地活着呢,秦世勋和沈扬诺这是想着要分家? “作为交换,我们会劝说母亲和父亲离婚,至于之后,二妈能不能成功上位,那就是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事情了。” 沈扬诺自信满满,她有十足把握,柳璃在秦家尴尬的身份,是简南的心病,一旦有机会让柳璃转正,简南绝对不会放弃,更何况,现在只是牺牲掉万秦集团三个事业部门而已,对简南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万秦集团的副总裁,不是你身边的那位男士么,你想要什么,直接找他拿就好了,找我做什么?万秦集团我可是做不了主的,估计,我说的话,连万秦集团大厦门口的保安,都不一定会听。” 沈扬诺愠怒:“你当我们是傻子么?和父亲在书房聊了这么久,父亲都当着我们的面,指定要你的儿子继承秦家,到时候,孩子还小,垂帘听政的皇太后,可不就是你,万秦集团,也就是你简南一人的一言堂。” 沈扬诺反问:“难道我说的不对?” 简南点头:“你说的很对,到时候所有的都是我的,就连全世界都是我的,我就是全世界最有钱的女富豪了,是不是?呵呵,既然如此,这些都是我的了,我为什么要分给你?” 在沈扬诺和简南的斗嘴中,一直甘当花瓶沉默的秦世勋,却突然开口,语气中带着浓郁的悲哀和怜悯,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谁。 “我妈在这桩婚姻中,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幸福,同时,因为这桩婚姻,二妈和父亲的感情,也遭到了许多非议,如今我可以说服我的母亲,放弃秦夫人的称呼,离开秦家大宅,如此一来,皆大欢喜,不是很好?” “其实,二哥你大可不必要这样,秦爸的行为,的的确确是出轨找了另外的女人,大妈完全可以提起离婚,到时候找个厉害的律师,何止是万秦集团的建设、IT以及金融三大事业部,半个万秦都是你的,岂不是很好。” “你知道?”沈扬诺看疯子一样地审视简南:“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么?”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如果你们有需要的话,元北集团的律师团也可以借给你们,唐大状,你们知道的吧,对于离婚官司很擅长的,到时候,引荐给你们认识。” 此时,沈扬诺确信,简南就是故意这么说的,她只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拒绝他们的提议,否则一个正常人,怎么会撺掇着竞争对手跟她自己争抢财产。 “简南,或许你可以将我们的提议告诉二妈,我想二妈忍辱负重十年,应该不想要下个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直到老死,都背负着一个不好的名声吧。” 今天晚上,私生子,狐狸精,小三,这些词语,她已经听得够多了,听到现在,甚至生出了免疫抗体来,内心毫无波澜之下,只觉得总有人要拿这件事情来讽刺她,令她实在是觉得一切都很烦躁和郁闷。 “那是她的事情,我不想管,知道么,我其实很恨她的,所以啊,你刚才提出来的交易条件,只是对我妈她有好处而已,对我有什么好处呢?钱再多,够花就行,何必大包大揽地想要得到那么多?” “难道你愿意背负着私生子的名声继续活下去么!”沈扬诺怒吼:“你还有没有点自尊心?!” 和秦老爷子打离婚官司?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就不会拖到现在,现实就是,一旦沈月芬提出离婚,最后只能像落败的母鸡那样,灰溜溜地离开秦家大宅,继而在整个北城的夫人圈子里,连头都抬不起来。 而她原先想着,就算是秦老爷子不喜沈月芬,但遗产分配,秦世勋已经是万秦的副总裁,最后得到的也不会少,谁知道今天在饭桌上来那么一出,直接绕过所有的儿子,给了简南的那个儿子! 不!不对!其实秦老爷子选择了,选择了秦厉北,呵呵,哈哈哈…… 沈扬诺突然笑起来,她当年的一出掉包计,到了最后,就像是个自导自演的笑话一样,那个叫做团团的孩子,是秦厉北的亲儿子啊。 简南被沈扬诺突如其来的笑声吓呆了,瞬间害怕她会做出什么更加癫狂的事情来。 “秦厉北,你还回城南别墅吗?秦厉北!”简南伸手在秦厉北面前晃了晃,发现他还在看沈扬诺,顿时硬是忍着怒火:“听见没有,我问你,你还回不回城南别墅了!” 这时候,团团已经被沈扬诺癫狂的笑声吵醒了,正满脸无措地左右看,问简南:“麻麻~阿姨怎么了?我们要过去帮她么?” “不用,她旁边的叔叔会帮忙的,咱们回家了。” 说着,简南敲了敲驾驶座的车窗。 “李功,帮我把团团抱到车上去。” 李功的办事效率奇高,几秒种后,秦厉北便一脸懵逼地看着团团被抱进了车,而自己准备上车的时候,被拦在了车门外。 “南南?” “你好好呆着吧,我不陪你玩儿了!再见!拜拜!” 嘭! 车门被狠狠地甩上了,秦厉北‘南’字都还没说完呢,便被丢下了。 车子一骑绝尘而去,他扭头看了看沈扬诺和秦世勋,发现他们两个正以一种不可思议外加神经病吧的眼神盯着他,秦厉北挠挠后脑勺,默默地往旁边挪过去,在台阶上面找了个合适的位置,直接坐下来了。 他似乎明白为什么简南会生气了,但是,其实他很冤枉的啊,他看的不是沈扬诺,而是沈扬诺身后不远处,柱子后面的柳璃。 显然刚才他们的对话,柳璃都听见了,沈月芬会不会真的愿意让出秦夫人的位置,这点他他不确定,但是柳璃想不想要成为名正言顺的秦夫人,在北城那些贵妇人面前抬起头来。 答案却是肯定的。 如果是如此,那么路衡的计划,一定会有所变动,而他的应对之策,最好也应该有所变动,只是 秦老爷子今天的决定,是他没有想到的,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将主意打到了团团的身上,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容忍,不仅不能容忍,绝对不允许秦老爷子的算盘打响。 秦世勋见他那个一向酷炫狂霸拽的兄弟,像是没人要的流浪小孩,可怜巴巴地缩在台阶上,心里顿时有点怪怪的滋味。 他和简南看着好好的,怎么简南久突然将人抛下自己走了,难道是嫌弃了秦厉北这个傻子跟在身边实在是太烦人,还得浪费时间和精力去照顾他么? 秦世勋正欲上前,却被沈扬诺拉住了手腕,她摇摇头,此时已经不再笑了,怨愤道:“别过去了,别忘记了,你们之间可是没有兄弟感情的。” 秦世勋笑意盈盈,却是嘲讽道:“怎么,就这么狠心,你们不是旧情人么?他不是为了你,还打算净身出户来着?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为我净身出户?是啊,真是一个十分美好的,过去的,传言。” …… 两人静静站在一边,看了会儿秦厉北,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还是无法相信,当初站在北城风云顶端的天之骄子,竟然成乐现在面容呆滞,痴痴傻傻的智障秦厉北,连飘过的雪花,都像是从没见过的绝世珍宝那般,稀奇好玩,乐呵呵地摊开手掌去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