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六章:你快回来!!!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九十六章:你快回来!!!

三分钟后,秦世勋已然走到了秦厉北面前,他还记得,简南在医院的走廊上,失魂落魄,仿佛丢了全世界的无助模样,说走就走了,看来两人的感情,也不过尔尔。 而且,秦厉北也算是自己流血救回来的,秦世勋虽然很是嫌弃秦厉北现在这幅蠢到无法直视的样子,却还是开口劝道:“下雪了,这里天冷,你可以到客厅喝杯热茶,暖暖身体。” 话落,他自己都觉得奇怪,自己这算是在,关心秦厉北? 太过诡异,应该是最近工作上事情太多,懵逼了。 不仅仅是秦世勋了,就连秦厉北都疑惑地偏头看向秦世勋,剑眉微蹙,似乎很不明白为什么秦世勋要跟自己说话。 他们貌似没有熟悉到,会在乎对方冷不冷的程度才是。 “冷,我说冷,明白什么意思吗?” 秦世勋觉得自己该是疯了,否则为什么会耐着性子在这边跟秦厉北解释:“就是感觉不舒服,很难受,看现在的天气架势,这场雪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你穿的不多,等会儿会冻僵。” 秦厉北坚定道:“南南还没有回来呢!我等南南回来,接我回家。” 沈扬诺走过来,讽刺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人都走了,不会回来了,呵呵,现在你算什么啊,简南手里那个孩子,才是金窝窝呢,守着你一个智障,还不如去养一个秦家未来的继承人。” 说着,沈扬诺拽着秦世勋的手腕便往屋内走去,秦厉北低下头,继续玩着脚边的落雪。 “他之前受过伤,等会儿感冒发烧,后果不知道会不会很严重,作为一个人,至少不能明知道会有的后果,还把人丢在这里。” “他的监护人都不管了,我们管什么?” 说着,沈扬诺手上更加大了力气,秦厉北自顾自地堆起了雪人,丝毫不想搭理正和沈扬诺据理力争满口仁善道德的秦世勋,等会儿南南回来的时候,就把这个雪人送给她,她应该会很高兴的。 沈扬诺最后不知道在秦世勋耳边说了什么,他竟然真的被沈扬诺拉着回了屋,但临走前,还是嘱咐了句赶紧进屋。 秦世勋的示好,令秦厉北有些受宠若惊,他记得,秦世勋对他这个私生子,一向不感冒,上次竟然会献血救他,还有便是此时莫名关心,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他数着秒钟,一下一下,滴滴答答地转着,足足数了六十下,又是一个一分钟过去之后,简南的车还是没有出现,秦厉北探口气,指尖已经开始觉得很冻了,动作都不是很灵活,手指僵硬地巴拉着地上的雪。 “看来还真的是就这丢下你了啊,厉北小朋友,哎呦喂,你竟然变傻了,真是万万没想到,我还以为两年前,你是装疯卖傻的呢,谁知道两年了,还是这副提又蠢又笨的样子!” 秦厉北不用看,都知道这刻薄冷笑的声音,是属于谁的——王瑶。 王瑶的出现,还真的是在他扥意料之外,原本以为站在柱子后的柳璃,在秦世勋和沈扬诺离开之后,会出现到自己面前来,谁知道最先过来的,竟然会是王瑶。 “我们结婚六年了吧?”王瑶学着秦厉北的样子,在台阶上面坐下来,声音轻缓,哪里还看得见刚才在饭桌上面恶意羞辱简南时的嚣张跋扈。 “秦厉北,你知道么,结婚之前,我大哥跟我说,你绝对是一个能够为我长脸的丈夫,只要我安静听话的乖乖呆在秦三少夫人的位置上面,在北城的这些名媛千金面前,我一定是最幸福的那个女人。” “呵呵,我哥说,你需要王家的力量,不会放弃我这棵大树的。但是啊……”王瑶自嘲:“这件事情上面,我哥漏掉了最重要的一件事,你不会一直是,娶我时那个无所依靠,身无长物的秦家三少爷,五年的时间,足够你成功。” 她娇笑了几声,道:“我们相敬如宾,我知道你有个放在心里的女人,刚开始的时候,以为是沈扬诺,想想也是,北城第一名媛,多少富家公子的梦中情人,多少贵夫人心中最合适的儿媳妇人选。” “但是万万没想到啊,竟然会是那个神秘兮兮的秦家大小姐,你的亲妹妹。秦厉北,你的爱情太过疯狂了,也太让人羡慕了,如果我爱的那个男人,有你对秦南的一半好,那我死也无怨。” “这些话,也就跟你这个傻子说说了,跟个怨妇似的唠叨唠叨,你呢,听不懂也就算了,你放心吧,我虽然讨厌你,但是我更恨沈扬诺和秦世勋,他们和你之间,我会选择你们的。咱们毕竟夫妻一场,团团那个孩子,长得很可爱,我挺喜欢的,秦家,就算是一根鸡毛,我都不会让沈扬诺那个贱人带走。” 王瑶坐在他身边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最后起身,拍拍堆积在肩头的一小簇雪花,转身回屋了,秦厉北也终究是忍不住了,将手缩了回来,双臂交叠,环在胸前,搓了两下手。 他家南南气消了没有啊,怎么还不来接他回家啊,下雪天真的很冷。 就在他这么想着,以为简南真的不打算回来接他之后,突然,车前灯明亮刺目的光线照射了过来,车子稳稳地在他的面前停下,车门打开,简南跳了下来,几步窜到了秦厉北面前,兜头直接将一身大衣为他披上了,紧接着又从自己脖子上取下了围巾,小心翼翼地帮他戴上,仔仔细细地掖好边角。 “上辈子,或许我杀你全家吧。” 简南感叹着,伸手将秦厉北从台阶上拉了起来,这才左右看了看,嘟囔:“人呢?怎么都不见了?你蹲在这里,外面还下着这么大的雪,都没人来送件外套的吗?” 秦厉北忙不迭地点头,委屈巴巴地控诉:“他们对我不好!” 简南瞪他一眼边将人往车子里面塞进去,边郁闷道:“秦厉北,是不是每次只要有沈扬诺在的地方,你的眼睛里面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了啊?” 简南明知道秦厉北现在根本弄不明白她口中的沈扬诺是谁,也丝毫无法理解她的愤怒原因,但还是质问出口:“你这么喜欢她的话,那就赶紧好起来吧,好起来之后,想怎么把人追回来,那是你的事情,我不管的。” 秦厉北心里暗道不好,这根本就是天大的一口巨锅,莫名其妙地就被他给背上了,事实上明明是视线角度的问题,偏偏还弄得跟他真的只盯着沈扬诺看了似的。 偏偏他现在是个傻子,还什么都不能解释和诉苦,只能顶着一头的三心两意的渣男标签,被他家南南给鄙视到死,真的是愁死人了。 “我就知道南南会回来的,我很乖,哪儿也没去,就在这里等南南回来!” 简南上车,用力甩上了车门,斜睨:“看来也不是傻得很彻底,至少还知道在这里等我回来,记得哈,下次要是我们在人群里面走散了的话,那就在原地等我,不要随便乱跑,我会回去找你的。” 若不是团团已经睡着了,简南还会紧紧地抓着这次机会,也借此好好地教育团团一番,日常外出的注意事项。 李功的车技一直很稳,山路虽然因为鹅毛大学,湿滑了许多,但李功一路稳稳当当地朝着城南别墅的方向驶去。 经过时代广场的时候,广场中央的LED屏幕上面,恰好在播放江云的新闻,主持人说江云可能也会因为和兴和曹爷的关系,而被带走调查。 李功偏头问简南:“小姐,江云的事情,会影响到南娱的品牌形象吗?” 简南明白他想要问的,江云毕竟是南娱的艺人,旗下艺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那些围观群众、艺人粉丝,艺人对头家的粉丝,甚至是南娱的竞争对手,一定以及肯定又得下场掐起来,到时候又是百团大战的场面,光想想,就很是为路衡头疼。 简南偏头,秦厉北也学着她的样子,歪着脑袋朝外面看去,简南直接便将车帘拉上,闭上眼睛开始假寐,秦厉北的好奇心没有得到满足,身体里像是有一只小猫咪在扎心挠肝,很是难受的想哭。 …… 下雪的晚上,能感知到的温度越来越冷,车子停好后,简南先下车从后备箱将东西拿了,秦厉北紧随其后踏出来一只脚,团团睡了一路,这种试了试温度,立刻又缩了回去,今天晚上的温度降得尤为厉害,冷风夹杂着冰碴子似的,呼呼地往他身上贴,头竟然在这个时候,微微地又开始疼了起来。 他拿了车上的小毯子将团团裹起来,这才抱起来下车,简南似乎还在因为刚才的事情生气,看都不看他有没有跟上去,便直接往屋里走。 他默默地抱着团团跟在后头进了客厅,谁知道,董少也在,连同江云,而缇娜见到简南回来了,忙迎上前来,细细地解释了下眼前的状况。 “董少爷说家里面没人,便带了行李和一些吃的过来,说春假这段时间,要在咱们别墅这里小住一段时间。然后这位江小姐,是来找您,商量些事情的。” 江云见到出现在客厅的秦厉北,受了很大的惊吓,曹爷口中必死的男人,竟然全须全尾儿地在她面前出现,看来,曹爷是真的失败了,那么,她要怎么办?! 董少乖巧状坐在沙发上,今天的打扮依然像极了一只耀眼的孔雀,挥挥手,笑着说:“我爸妈抛下我去二人世界,南姐,你应该不会这么残忍,不收留我的哈!” 她能说不? 简南摊手:“二楼楼梯左转第一间,给你一个机会和你男神当邻居。” “谢谢南姐!南姐最好!” 董少得了简南的点头答应,欢天喜地拎着行李就冲上楼去了,简南见秦厉北也要上楼,便开口将人喊住了。 先是吩咐了李功带着团团上楼睡觉,她接过缇娜递来的热水,顺手拉过秦厉北的手,将水杯塞进了他的手掌心中,嘱咐道:“抱着暖和一下,等会儿水不热了,再喝了,然后洗澡水会自己放吧,我之前教过你的,到楼上你房间泡个热水澡,换衣服睡觉。” 热水透过玻璃传来的温度,暖暖的,犹如一股暖流直淌到他的心底。 “南南,你也早点来睡觉!” “喂喂!男神,你不要说这么让人浮想联翩的话好不好啊!!!” 简南立马怼了回去:“是你自己想太多了好不好!赶紧上楼消失!” 董少默默闪人,秦厉北跟在后头,低下头,默默地笑开,其实,当个傻子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啊,小丫头总是会维护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