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七章:挑拨离间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九十七章:挑拨离间

…… 等客厅只剩下了她和江云两人,简南收敛起了笑容,问道:“找我做什么?” 江云脸色憔悴,像是好久没有睡过好觉,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厚厚一层,眼袋又深又重,那双原先被粉丝称作天使之眼的明眸里头,混沌一片。 “小姐,请你,救救我!”江云咚地一声跪了下来,带着哭腔:“现在只有你能够救我,我知道错了,不应该为曹爷通风报信,更不应该背叛秦先生和小姐您,我错了,求求您救救我,小姐,我再也不敢了!” 这一跪,彻底将简南的怒火给跪没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江云竟会做到这份上,以她对江云的印象,这是江云被她看见的,跪下来的第二次了。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在南国娱乐城的电梯边,你也是这么跪着的,那时候是为了保住你的工作,苦苦哀求经理不要开除你,我那时候很同情你。” 为五斗米折腰,如此疲于现实的无奈之举,简南也做过,有时候遇到蛮不讲理的顾客,为了息事宁人,简南不得不弯腰鞠躬求饶恕,和第一次见到的江云,那么相似。 “但是现如今你在我面前跪下,也是为了保住工作,我却一点儿也不觉得你可怜。” 简南烦躁地坐下,倒了杯水端在手里,她的脑子还没有从秦家那一摊乱七八糟的事情中回过神来,头绪繁杂,本来想趁着回了别墅,好好将头绪理清楚,至于接下来要怎么办也得好好想想,谁知江云窜出来,又给她出了个难题。 “我为什么要原谅你,你倒是给我一个理由。”简南问。 江云怔住,犹豫了会儿后,眼泪唰地掉下来:“……警察找我了,经济调查组的人也找我了,我要是真的被带走了,这辈子就完了,女明星和黑帮头目混在一起,我再也抬不起头来了,还有,今天有人想见我,是兴和的人,他让我如实交代,但是还有另外一拨人,我不知道究竟是谁,但是他们送了一颗子弹到我家里,威胁我,要我闭紧我的嘴巴!” 江云抓住简南的手,“我能想得到的人,只有你可以保护我,我就只是想活着,好好的活着,赚钱买房,不再过那种低人一等,为了几块钱就要求人日子。真的,简小姐,我不想卷进兴和的那些事情里面!” 江云深深吸气:“只要你愿意帮我,我可以!我可以去作证,证明曹爷真的涉嫌了杀人,我在他那边的时候,亲眼听见过他和一个手下在说这些事情!” “这项罪名,我已经整理好了证据,就不劳烦你了,另外,我这个人很小气很记仇的,在我身边别又用心的人,我一般不想搭理。” 江云哭着,跪爬到了简南脚边,抱着她的腿,哭得撕心裂肺:“我知道错了!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也是被逼无奈的!小姐,是曹爷主动找上我的,威胁我要是不听他的话,就把我丢到海里面,我怕极了,我真的是害怕极了!!” “你害怕极了?”简南感叹:“是啊,生死的事情,谁的反应不是很激烈呢……” 江云一听简南的语气软化了下来,以为事情有望,便哭得更加认真:“呜呜,呜呜呜,我本来不打算答应的,毕竟我也曾经照顾了先生几个月,也是把先生当成了朋友的!我想过告诉路衡,但是后来我又害怕将路衡牵扯进来,简小姐!!” 简南嫌弃地往后退了一大步,唤来了缇娜:“下次没有我的同意,别随便把人放进来,这不是菜市场,什么人都可以进的。” 江云哭得更加伤心了:“小姐,我后悔了,你帮我这一次,我以后全部都听你的,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行不行,求求你救救我!” “从我回来,我们至少见过两面,那两次,你本来有机会可以告诉我,曹爷要你监视城南别墅,如果你那时候说了,我会全心全意保护你的人身安全。但是……” 简南浅浅地笑开:“你没有。其实,我那时候就已经开始怀疑你接近城南别墅的目的,只是我低估了你们的疯狂。大家都有自私的一面,若是我站在你的角度,我为了自己的生活和未来,可能也会做出和你一样的选择,但是,在后面我不会放弃找人帮忙,不会放弃改变结果——那个因为我的选择而会有人受到伤害的结果。” 简南蹲下来,指尖轻轻挑起了江云的下巴,女人泪眼婆娑,我看犹怜,如果江云真的认错了,救她也不是不可以。 她刚才说的,应该是兴和内部支持曹爷的那一派,和想借机上位的那一派。 简南突然回想起了秦老爷子刚才说的那番话,一个曹爷倒下了,千千万万个曹爷站起来,但是,如果是她亲手扶植的‘曹爷’呢,兴和的光景又会是什么样的,大家都不知道。 只是她费了那么大的劲儿救人,总得收点利息,心里才会平衡一点。 “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得帮我做一件事。” “好,就算是要我出庭作证,我也愿意的!” “不用你出庭作证,你只要答应他们,说你愿意守口如瓶,但是前提是你要和他们的老大见一面,谈一些更加具体的合作。事成之后,我会送你出国,到时候,不管是继续学业,还是开个小店,都随你自己。” 江云忙不迭地点头,千恩万谢,临了,抽抽搭搭地说,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她愿意告诉简南一个秘密。 “好啊,你说。” 江云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路总知道曹爷要对付秦先生,很早以前就知道了。而且,路总和曹爷的关系,比表面上所呈现出来的,还有来得深。” “你这是什么意思?挑拨离间我和路衡的关系?” “并不是,事实上面,路总,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人畜无害温和善良的。简小姐,这一次我说了,没有任何的添油加醋。甚至我还可以告诉你,我们上过床,做过更加深入的交流,但是,他现在却连见我一面都不肯。” 不可能!今天一晚上几小时之内接收的信息太多,简南的脑子几乎都要炸开来。 “因爱生恨,不是一个很好的行为。” “不,我说的是事实,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路总和秦先生明明是朋友,却冷眼旁观,但路总对于曹爷对付秦先生的事情,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默认。” …… 四下寂静无人的大厅,门窗紧闭,严实得一点冷风都透不进来,但是,简南还是觉得冷,一言惊醒梦中人,江云的疑问,她想,她知道答案。 路衡说过要找秦家人讨回公道,要让秦老爷子后悔当年的选择,可是这一切,她都漏掉了最为关键的人物,那就是当年顶替了路衡身份的人,是秦厉北。 路衡的复仇计划中,秦厉北也是其中的一环,甚至是最重要的那一环。 没有什么比打倒当年被认作比自己强的男人,来的更加刺激和大快人心了。 “我知道了,你今天先回去,之后约见对方的时间和地点,我会发到你的手机上面,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我自然会保证你的安全。” 和简南有了约定,江云的心找到了依靠,顿时轻松了许多,她相信简南的能力,一定能救自己,江云多瞄了眼简南,发现她脸色青青白白的,很是不好看,生怕简南突然改变主意,便立刻跟在缇娜身后往外走。 简南看着她离开,身影消失得大门处,这才撑不住地瘫软在旁边的沙发上。 路衡,真的也是有问题的吗,可是路衡一路以来,总是很温和的,他曾经是个医生,救死扶伤,神圣而不可诋毁的天使,怎么会,想要致朋友于死地。 她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谁了,幸好,现在还有秦厉北是不会对自己说谎的,简南悲哀地想,自己竟然有一天,沦落到了要庆幸秦厉北是个单纯的傻子。 如此荒谬的地步,真不知道该痛哭还是该大笑。 起身推开门,往院子中央的湖边走去,五六厘米厚的冰层上面,铺上了毛茸茸的一层棉絮似的雪花,简南蹲下身,在手掌心里攥紧了一把。 凉意骤然刺激得她打了个寒颤,远处的树林里传来呼啸的风声,心沉甸甸的,如眼前冰封的湖面,波澜不兴,好累了,想要用最快的方式结束掉这一切。 “南姐,要不要,我把外套借你?” 董少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她身旁,他本来是打算要直接脱了外套给简南裹上的,但是往别墅里面瞥了了一眼,也就是那么幸运,不小心在二楼厚重的窗幔后头,看见了个直挺挺杵着的身影。 只花了不到几毫秒的时间,董少便立刻将念头啪飞,讲真,他是挺乱来的,但是,不是谁都有勇气去挑战恶龙——特别是现在不喜欢金子改而喜欢公主的暴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