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如果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九十八章:如果

“南姐,你心情不好啊?聊聊呗,说来听听,让我心情好一点。” “呵呵,拜拜……” 董少挠挠头,不接话,这可让他怎么把天聊下去啊,尬聊? “这样啊,那我来说一个故事吧?我喜欢的人,不久之前结婚了哈。” 简南头也不抬:“那么恭喜她,做出了这世界上最正确的选择。” “是啊,很正确的选择,从此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再也没有比这个选择更好的了。” 董少语气欢快,隐藏在黑暗中的英俊面庞,却是连笑容都很勉强。 “但是南姐,这样说,很伤我的啊!” “对不起……” 简南道歉,她现在情绪不高,话语时候的语气便没有考虑太多。 “我不是觉得你不好,只是,你给我的感觉就是吊儿郎当的样子嘛,我不是有心的。” 董少先是往二楼那边的阳台又偷偷摸摸地看了一眼,见那道黑色身影依然屹立不动后,摇摇头,默默在心里叹气。 “没事没事,我又不是玻璃心的小姑娘,但是那个,不过南姐,你说,为什么我这辈子就喜欢了这么个人,能给的都给了,结果特么的还是和别人结了婚。” “你给的,不一定是她喜欢的啊,比方说,我很渴,想要喝水,结果你却给了我一个大包子,这有什么用?我要渴死的时候一定会带上你一起去天堂的好么!” 董少自嘲:“所以,我根本不知道,那人要的是什么?” 简南喃喃自语,似是在劝董少,却又像是在劝自己:“两个人互相喜欢,才是爱,一个人的喜欢,那就只能是单恋。” 董少学着简南的动作,抓了一把雪在手里,凉意沁人:“你说,如果我强大了,能把所有那人需要的,全部都双手奉上,是不是,我们就能重新在一起了?” “董少,需要我提醒你一遍吗?她已经结婚了,他们的关系是受法律保护的。” 六年前,秦厉北的婚礼上,她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婚姻没有,爱也没有,她该清醒了。 简南将视线从湖面上稍稍移开,落到了董少的身上。 “若是因为你给的外在条件,就算回到你身边,她也只是因为需要你,而不是爱你。” “需要也好,至少我在那人心里,还有被利用的价值,我们还可以见面,可以说话,可以并肩作战,没有什么比能留在一起,更好的了。” 她看着董少,实在是无法想象,一个活得骄傲恣意的董少,潇洒风流的人物,竟会说出如此卑微的话来,那个女孩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爱情,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颓然的董少突然激动,抓住简南的手晃来晃去,差点没把简南的袖子直接给拽脱了。 “那人说过只是需要结婚对象的家族势力来帮忙才结的婚,只是需要,只是需要,哈哈哈哈!哈哈哈!”董少狂笑:“他们之间不是爱,他们两人之间没有爱情!!!南姐,你说是不是?!” 简南瞥了一眼正自欺欺人的董少,顿时觉得,董少挺可怜的。 简南知道这时候,自己应该好好地安慰董少,但是,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她这个前车之鉴的结局已经够明显了,为了董少好,她就该打破幻想。 “她不爱他,可还是愿意将婚姻托付给他,董少啊,你连婚姻都得不到啊。” “我,知道了。我先回去睡觉了。” 简南摆手,目送董少失魂落魄地回屋,貌似大家,都各有各的感情困惑,新的一年要来了,在即将到来的未来,自己会活成什么样子呢? 像秦老爷子说的那样,被仇恨和背叛所迷惑,在一片烂泥中越陷越深,最终吞没自己么? 但是,现在收手? 答案是不可能的,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去做。 白月笙的仇没有找艾燊去报,路衡和她的攻秦计划没有成功,团团和小止还没有长大,南国娱乐也还没有按照秦厉北所希望的那样,成为北城最大的娱乐传媒集团…… …… 不知过了多久,简南蹲的双腿都有些麻了,伸伸手,抬抬腿正准备站起来,谁知眼前却是一黑,头顶上瞬间便被一件衣服罩上了。 简南扒拉扒拉,将大衣扯下来,头发凌乱地盯着手上的外套,“这是什么啊?” “穿的这么少,会感冒。” 简南无奈一笑:“不是让你乖乖睡觉吗?怎么出来了?” “没有南南,我睡不着。” 秦厉北在简南身边蹲下,她趁机捏脸,进了医院,身上受了那么多伤流了那么多血,前段时间好不容易养出来的点点肉,又磨没了,心疼死了。 “我们三哥这么说话,觉得好甜啊,甜兮兮的哦!” “南南,你刚才在想什么?”秦厉北问。 简南将身上的大衣往里面裹了裹,认真:“我在想,怎么把我们三哥养得好好得白白胖胖,帅气高大,拎出去帅倒一大片美少女啊!” 秦厉北高高兴兴地问:“那么南南喜欢我吗?” “喜……额……”简南差点脱口而出,‘喜欢’两个字对她来说,是比呼吸吃饭还要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不想说。 她在想:万一哪天秦厉北恢复了神智,想起她的念念不忘,那该会是多么尴尬和困窘。。 “我喜不喜欢的,没什么重要。走吧,咱们回去了。” 雪停了,不再纷飞,简南牵住秦厉北伸过来的手,费力地站起来,麻掉的双脚却不听使唤,软绵绵地站不住,她慌乱之下为了找支撑物,往前扑去,却是将秦厉北一把推倒。 重重的倒下,雪花四散飞舞,眼帘之内到处是晶莹剔透的六角冰晶,耳畔传来一声闷哼,身下的男人却没哟让她沾上一点冷意,在坠地的刹那,将她紧紧地抱住,用硌的难受的胸膛,作为一方毛毯,小心翼翼地将她裹了起来。 周围安静了下来,她听着秦厉北的心跳声,逐渐和她自己的心跳频率相同起来…… 简南将脸埋进了他的怀里,无声地哭了起来。 如果我比沈扬诺先遇见你该有多好,如果我们不是亲兄妹又该有多好,哪怕是死皮赖脸哭闹撒泼,我也会继续努力地爱着你。 然而根本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事实就是既定的,这世界上没有神仙,没有重生,没有穿越,没有后悔药,连忘情水,都没有。 …… 她会哭起来,是秦厉北的完全没有想到,措手不及,慌张无措。 简南不动,秦厉北也不敢动,维持着抱着她的姿势,小心翼翼地,连力气都不敢用太大,怕吓着了他的南南。 他一直没有忘记,刚住进秦家的时候,这个丫头小心翼翼唯唯诺诺讨好秦家所有人的样子,甚至连柳璃,她的亲生母亲,都在讨好。 那副永远低头的样子,像只可怜的小宠物,生怕主人不高兴便随手将她丢弃。 很小的时候,身处孤儿院,和其他同样被各种原因抛弃的小孩子抢吃的,抢床位,抢衣服穿,那时候还没有名字,只有一孤儿院号数的他,就明白,这个世界,所有他想要牢牢攥在手里的东西,必须靠自己的双手争取,权力和财富,包括爱情。 以那样的心情,守着这丫头,但是事情的发展,好像并不以他的想法来进行,本意是想要她过得开心,然而笑容很少可以从她脸上看见了。 秦老爷子说的没有错,他现在很后悔,教她生意场上的事情,元北集团和城南别墅交给她,初衷只是想给她安全感,想让她活得自由一些,自在一点。 “秦厉北,我感觉全世界都在骗我,所以拜托你,你别对我说谎,哪怕是善意的谎言,都不要,好不好?” “……”秦厉北无法回答。 简南抽了抽鼻子,犹带着哭腔的小奶音,软软的。 “我真是帅傻了,你现在懂得什么骗人啊,这笨笨的样子,不被人骗走还帮人倒数钱,我就感谢苍天和大地啦!” 秦厉北一怔,心底颤然,我,被骗还帮人数钱?哭笑不得,究竟是不是该怪他自己的演技太好,亦或者是,这个傻丫头,从来没有怀疑过他…… 心脏被泡在海水里,酸涩难当,当初,他应该多相信一点这个丫头,如果是那样,他们之间就不会有五年的时间,在相互憎恨中分别。 “南南,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简南噗嗤一声,无奈地笑了出来:“傻子,我早就说过了,我们会一直待在一起的,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末了,她想了想,觉得如此开口,显然太过容易令人浮想联翩,便解释了下:“毕竟你给了我辣么多钱,雇个保姆也是足够的啦哈!” 秦厉北:“……” …… 20XX年,新年伊始,北城发生了许多大事,人们在熙熙攘攘的返乡车流中,从电视,新闻,报纸,杂志,还有互联网上面,全程围观的事件,足以影响北城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的经济走势。 兴和社话事人——曹爷涉嫌洗钱教唆杀人,由于匿名举报人所提供的资料十分详尽,经过调查之后,确实了相关资料的真实性,该案件将移交上一级机关办理。 而在南国娱乐城的包厢内,简南如约,与兴和的下一任掌事的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