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九章:合作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两百九十九章:合作

…… 简南点头示意,心中惊讶,偌大一个兴和的组织里面,能够赢得将近三分之一人支持的一方大佬,竟然是个女的。 “怎么会是你?” 简南坐下,朝缇娜微微点头,缇娜会意,带着服务生退出了包厢。 江云见此,主动起身来,讲服务生的倒茶工作接了过来,热情招呼着:“南国娱乐的港式茶点,是找了港城当地的师傅特地过来做的,十分正宗可口,我今天点了些有代表性的,您两位可以尝尝。” 简南浅浅一笑,目光在正对面的女人身上审视,这个女人出现在这里,实在是令她惊讶万分,也正好是因为这个女人的亮明身份,她的脑海中,线索因为有了她这一点的查缺补漏,突然间变得饱满立体起来。 “简小姐,好久不见了,幸会。” “呵呵,的确是好久不见了,不过,我应该如何称呼您比较好呢?” “我的名字从来没变过,倒是简小姐您的身份,一直在不断变化中,令人眼花缭乱呢。” “哈哈,唐小姐,我也没想过,我们元北集团,竟然还有唐小姐这样一尊大佛,现在想来,区区总监的位置,真的是委屈了唐小姐。” 唐嫣然浅浅一笑,“在元北集团的那段日子,我倒是学会了不少东西,津市的金茂度假村项目,也让我开始思考,兴和以往的发展方向,是不是有什么欠缺。” 这话正好说到了简南的心口上,既然唐嫣然是兴和的人,那么当初作为路衡派到津市的总监,全权负责处理金茂度假村的施工,金茂度假村会不会跟兴和沾上任何关系? 还有那天,她在白氏集团见到了唐嫣然,那时候她是去做什么的?那时候张固安正准备争夺白氏集团董事会主席的位置,会不会和张固安有关,还是说,白氏集团里面的谁,和唐嫣然有关系? 在什么时候,唐嫣然竟然已经默默地渗透到了各个方面,这个女人不简单,她究竟是谁? “哦?那么唐小姐觉得,兴和将来的发展方向,应该朝着哪一个方面前行?我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听唐小姐分享分享?” 唐嫣然不慌不忙地喝了口茶,继而道:“我们今天坐在这里,应该不是为了来聊这个话题的。如今曹爷被抓,兴和乱成一锅粥,里里外外,想要趁乱得到兴和的人有很多,至于我,既然我坐在了这里,也就大大方方的承认,兴和,我志在必得。” “所以?” “听江云说,你想在兴和内部,支持一个人登上话事人的座位?” 简南看了一眼江云,微笑道:“南国娱乐城的大部分股份,握在曹爷手里,我们这一次也很无辜,因为曹爷出事,莫名其妙,南国娱乐城的财务状况也跟着被调查,弄得整个公司上上下下,人心惶惶。” 简南喝口茶,润了润冒火的嗓子,继而缓缓道:“准确地说,那部份股份是在兴和手里。所以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我为你提供资金支持,甚至帮你扫清其他的敌人,但是,在那之后,南国娱乐城的股份,全部转到我的名下。” “简小姐的想法很不错。不过……”唐嫣然粲然一笑:“合作,讲究的是各取所需,但是现在这样的话,倒是我听命于你?” “你要是这么想的,我也无所谓。不过等会儿,在这间房间里,我还会见兴和的二把手,曹爷器重的那个养子曹器,我想,你应该不会想要看到,我和他联手的。” 简南的沉着无所谓,令唐嫣然不禁开始衡量,若是简南支持曹器那个神经病,究竟她在兴和话事人的竞争中,有多大的胜算。 若是她搭上简南伸出来的这双手,又是不是真的能保证自己的赢面,至于南国娱乐城的股权,那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她掌控下的兴和,根本不会继续走曹爷那条路,如今的社会,根本不是三十几年前,谁的拳头大,谁说话底气就比较大声的时候了。 “简小姐,真的能代表城南别墅?不久前,曹爷可是想过对秦先生动手,简小姐竟然没有不想彻底摧毁兴和,反而想帮我重整兴和内务?真是不可思议。” “哈哈,首先,我更正一点,我并不想参与兴和的内务,我们的合作,只到唐小姐坐上兴和话事人的位置,将兴和所拥有的南国娱乐城股份转到我名下为止。” “其次,我能不能代表城南别墅,唐小姐一手戴起来的艺人,江云,应该能很好地回答你的疑问。” 江云一直坐在一边,努力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这时突然被点名,有点像受宠若惊,话都说不利索了。 “啊?回答?啊,是的是的!嫣然姐,简小姐说话不管用的话,那么在城南别墅,就没有人说话管用了。” 唐嫣然朝她看过来,四目相对,简南勾起嘴角,和善地笑了笑。 “呵,我有个朋友,跟我说,简小姐是个极为聪明的女人,让我小心些为好。现在看来,他说的,还真的是对的。” 叮铃铃……叮铃铃…… 唐嫣然挑眉,示意道:“简小姐,您的手机响了。” 简南看了眼显示屏幕上的名字,起身边往外走边不好意思道:“抱歉,接个电话。” …… 寂静无人的走廊,简南摁下接听键:“什么事?” “铮铮说想见你,我就带他来别墅了。但缇娜说,你不在?” 路衡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带着春风吹拂过的微微青草香,简南嗯了声,道:“我在外面,和……” 话音一顿,简南硬生生将‘唐嫣然’三个字给咽了回去。 “和几个新认识的朋友一起喝喝茶聊聊天,让铮铮和团团一起玩会儿吧,等会儿我路过超市带点东西回去,晚上一起吃饭?” 路衡笑了:“火锅?” “嗯,火锅!” “哈哈,行吧,那你早点回来。”路衡一顿,继而道:“我等你。” 简南的指尖不禁紧了紧,紧咬着唇,不一会儿,血腥气在口中散开来。 “怎么了,不说话?” “没什么,只是在想,每次都请你吃火锅,是不是不太好,太单调了。” “火锅多好啊,大家聚在一起吃饭,热闹又喜庆,而且大过年的,下雪天和火锅,不是更配么?” “哈哈,是的,是的,那我挂了,等会儿就回去了。” “好,路上注意安全。” 结束通话,简南不禁苦笑,江云的话还是对她起了作用的,至少,她现在对路衡,也并不是如以往那般心无芥蒂,她现在已经对路衡有所防备了。 怀疑的种子一但种下,在心口吸食血液为养分,夜以继日,终究会伸出张牙舞爪的枝蔓,慢慢地,慢慢地,爬满整颗心脏,最后像怪物一样,张开血盆大口,将真心一口吃掉。 …… 简南回到包厢,江云慌里慌张地从唐嫣然身边走开,她略过两人,正准备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却发现唐嫣然的手机屏保,赫然是白月笙。 唐嫣然拿着白月笙的照片当屏保,甚至,画质的模糊程度,应该是偷拍的。 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难道说,就是因为唐嫣然和白月笙关系,所以她才会出现在白氏集团,那么金茂度假村的事情…… 联想到当初白月笙对金茂度假村的野心,简南觉得自己明白了些什么,或许唐嫣然是白月笙派过去的卧底,所以,她才会在津市见到身为金茂项目执行总监的唐嫣然。 简南落座,再看向唐嫣然的时候,神色警惕和冷漠了许多,甚至,简南觉得此时正低头呡茶的唐嫣然,五官看起来亦甚是眼熟。 “唐小姐,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简小姐为什么会这么问?今天的会面,可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倒是很好奇,简小姐为什么会在兴和中选中我,选择先和我见面?” “呵,相比较于曹器,我们之间不是还有江云作为联系么?既然江云挑中你,觉得你是个值得合作的对象,那么我想也不是不可以试试看。” 简南在谈话间,已经存了从唐嫣然身上找些和白月笙有关的蛛丝马迹的念头,然而事实上,实在是太难了,她此时若是突然间将话题往白月笙那儿引,意图太过明显。 已经否认了她们曾经见过的唐嫣然,会有所戒备,到时候,想要查查她在金茂项目里面,有没有做手脚,或者,她和白月笙是什么关系,只会更加困难。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就祝贺我们合作愉快。等我坐上兴和一把手的位置,兴和旗下那些南国约娱乐城的股份,一定会转让给你。” “合作愉快,希望新的一年里面,我们都能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简南见合作已然谈妥,便准备动身去超市采购食材,值班经理却从外面敲门进来,手里还提着两大袋子的纸盒袋子。 “听江云说,简小姐家里面有个刚出生的小朋友,这是一份小小的心意,里面的奶粉,是专门托朋友带的,另一个袋子里面也都是些适合小孩子吃的玩的,希望孩子们能喜欢。” 简南皮笑肉不笑地点头:“谢谢了。有时间来别墅坐坐,也可以见见,我们家小止。” 话音未落,唐嫣然眼中闪过的怔愣,正好落入了她的目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