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我才是萌萌哒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幕:我才是萌萌哒

简南的位置被安排在总裁办公室外面的一间玻璃格子间里,四周完全透明,整层楼就只有她和姜娜两个人,顶楼面积宽广,此时就显得有些寂寥,特别是当姜娜忙着做自己的事情时,就更显默然。 翻着姜娜给的boss行程单,简南不禁讶然,他怎么每天都有酒局,天天这么喝,胃怎么受得了?她记得他的胃一直不好来着。 突然手机震动,简南随手拿起来一看,是死党吴心意的信息。 【医院,250,速来。】 手上的笔啪嗒一声掉在玻璃桌面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声音也惹来了姜娜不满的目光。 “对不起!”简南急忙道歉:“姜娜姐,我这边有点急事儿,能不能请个假?” 姜娜抬头看简南,眯着细长的桃花眼,上下打量:“第一天上班就请假?”她抬手看了眼手腕:“现在是十一点三十一分五十六秒,离你办理入职手续过去了两个小时三十一分五十六秒,有什么正当理由吗?” “我……”话到了嘴边,余光扫过总裁室内秦厉北的身影,又硬生生咽了回去,从脑子随便胡扯了一个:“我妈死了!我得回去!” 姜娜微微一顿,继而摆手:“行,我这边知道了,你呢,去HR那儿递交一个请假申请表。” “好的!谢谢!谢谢!太谢谢了!”简南弯腰连声道谢,回座位上抓了包就往外冲。 简南走后,姜娜桌上的总裁专机立马就响了。 “简南人呢?” “她妈妈过世,刚才请假回去了。” 秦厉北眯着眼睛,目光落在桌面的全家福上,嘴角冷笑。 …… 在充满消毒水刺鼻味道的医院走廊一路狂奔,直到猛地推开病房的门,看到床上抱着小海豹玩偶的团子,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是从云端飘了回来。 “团团,现在还难受吗?” 病床上,团团见了简南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左手背上插着针管打点滴,小脸上还挂着泪痕,简南坐到病床边拉着他的另一只手,难过的想掉眼泪。 团团朝简南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不难搜了,团团这一次有乖乖次药。”团团放了手里的小海豹,抱住简南的脖子开始撒娇:“麻麻,团团要奖励!” 小孩子柔软的头发在她脖子上蹭来蹭去,惹得她脖子痒痒的,事实上简南最怕团团来这一招,小鹿斑比似的眼睛,萌萌地盯着你,任谁都只有大呼投降的份儿。 “好啊,团团想要什么?” 团团奶声奶气的撒娇:“麻麻~我要吃冰淇淋!” “不行!” “不行!” 听见有人和自己异口同声,简南这才注意病房里除了团团和吴心意之外,还有一个男医生,长得高高大大的,看着十分年轻英俊,就是感觉,有点傻里傻气的。 吴心意把简南拉到男医生面前,热情的介绍:“南南,这就是刚才救了咱们团团的大恩人,路衡路医生!赶紧谢谢人家啊!”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路医生。” “这是我的医生职责所在。不过小朋友,现在还不能吃冰淇淋这种冰的食物。”路衡看着疑惑的简南,解释道:“简小朋友有点着凉拉肚子,送来的时候还有一点发烧的症状,所以现在不能碰冰淇淋。” “嗯,我知道。”看向团团,柔声的说:“听到了吗?医生哥哥说你现在不能吃冰淇淋呢!” 见团团皱着小脸要哭的前奏,简南果断把锅甩给路衡。 “团团长大以后不是想要当一名超级厉害的医生吗?路医生也是医生哦!咱们要听医生的话对不对?” 无辜被点名的路衡接受着来自团团无声的控诉,腼腆一笑:“这样吧,我那边有一点儿草莓奶昔,小朋友要吃吗?” 团团眨着眼睛问简南:“麻麻,可以吗?” 卖萌可耻! 简南笑笑:“路医生,那多不好意思啊。” 这时,吴心意插话道:“有什么不好的,路医生说能吃的,一定不会是对团团身体有害的嘛,对吧!” 路医生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说:“那我这就去拿!” 话音一落就跑没影了。 吴心意哈哈大笑:“好可爱的医生啊!真是萌萌哒!” 团团举手:“姨姨,我才是萌萌哒!” “行,你是小萌萌哒,他是大萌萌哒,哎呦喂,这萌的呀,我这一颗死寂多年的心啊,好像又要死灰复燃了!” 简南翻着白眼被吴心意拉到一边,听她小声说:“怎么样,你喜不喜欢?要不要出手?” 额头挂上三条黑线,简南郁闷:“你说什么呢?” “你现在自己一个人带着团团,多不容易,还有团团这三天两头感冒发烧的,接下来还要上幼儿园,普通的幼儿园,咱们家团团是一定不去的,没有安全保障也学不到什么东西,好一点儿的吧,你这么多年没回来了,知道现在北城稍微好点儿的幼儿园一年学费多少吗?” 吴心意伸出三根手指:“三万!就你那儿点工资,能干什么?” 简南想了想,吴心意说的也不无道理,凭她现在的经济状况,想要带好团团,是很不容易,算了,是极其不容易…… “但是这和人家路医生有什么关系?” 吴心意恨铁不成钢的瞪向简南,简南摊手,表示自己也很懵逼啊。 “路医生的条件很不错,如果你们能在一起,幼儿园学费不就有了?退一步说,他没看上你,当朋友,团团以后有个专职的家庭医生也不错啊!” 哼!什么叫做他没看上,明明是自己没看上他好不好!简南愤愤地想:她绝对不需要找一个男的帮忙养儿子。 “别想这么多了。”简南转移话题:“团团,说说吧,今天是不是又跑去水池玩水了?” “没有!我没玩虽!是虽玩我!虽欺负我!他喷在我身上了!” 简南重重地叹了口气,团团翘舌音总是说不好,教了几百遍了也还是不会,愁死人了。 “那你欺负回去了吗?” “嗯嗯!团团打他了!” 吴心意边削苹果边坐到简南对面的床沿边,憋笑憋得辛苦,简南自己也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真是,团团对着水龙头愤愤然自言自语,太有画面感了…… “麻麻,团团有没有很厉害?” “……额……有吧……”

上一篇   第二幕:自投罗网

下一篇   第四幕:参加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