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风云迭起(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二十九章:风云迭起(三)

“快让开!快让开!” 简南回头,五十米不到的地方,引信上闪着噗呲噗呲叫嚣的火苗,而引信连接的是行李箱大小的炸药,一旦在工地上爆炸,四周都是人,这个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场面一时间骚动起来,工人不管不顾的往外面跑,简南脑子里面只剩了一句卧槽,敢情最近她是不是和炸药怼上了,上次是白氏会议室,这次是工地,怎么走哪儿都能遇见这种事情? 几乎是本能反应的,简南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往前一扑,在抱住秦厉北的那一刻,耳边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铁片石块雨滴一样的漫天洒了下来,耳朵里嗡嗡嗡响着,无数只的苍蝇的盘旋飞舞欢乐地开聚会,简南后背一疼,嗷呜吼了一嗓子。 简南在秦厉北的眸子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这个男人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不知道在说什么,她的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终于支撑不住合上。 …… 清一色的白色装饰,柔软的床榻,手背上传来的痛感,还有额头上缠着的纱布,简南动了动头,赫然松了口气,她还没死,真是福大命大。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简南赶紧闭上眼睛,两道脚步声走了进来,一前一后。 “什么时候能醒?” “麻醉剂药效过了之后,就能醒过来了。不过简小姐有轻微脑震荡的迹象,还是需要住院观察几天,还有身上被铁片割伤的地方,也需要按时换药。” “用最好的药和最好的治疗手段,我不希望她身上留下任何的伤疤。” “这个我们会的!那我们先出去了,又是您可以摁铃喊我们。” …… 门打开后再次被关上,简南纠结着要不要继续装睡下去,却听男人自言自语。 “为什么救我?不值得。” 男人声音落寞,根本不像是那个传言中在商界生杀予夺的恶魔,简南的手被握住,宽大温暖的手将她的小手紧紧包裹了起来,恍惚间,她有了飞鸟归林的错觉,手掌心的温度很令人着迷,简南已经知道了这双手的主人是谁,毫无疑问,简南知道自己是贪恋这一刻时光的。 对于这个问题,简南无法回答,那一刻爆炸来的太快,完全没有留给她思考的时间,所有的动作都是下意识。 下意识?简南心里狠狠地鄙视自己,她还是学不乖,如果秦厉北死了,团团的威胁就不存在了,那不是更好? 男人将手放开,又为简南掖好了才走,听见门锁关门声,简南睁开眼睛,眼角湿润。 这场爆炸很快就吸引来了当地的警方和记者,全部围在工地门口等着负责人出来解释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可是,秦厉北,你出现在这里做什么,我不需要你的假惺惺。 …… 爆炸几乎毁掉了整个工地运作,总共有十六个伤员,都是工地的工人,其中有五个是当地人,病人家属在得到消息之后就赶到了医院,举着条幅要金茂度假村给出一个说法。 李副队带着警方在现场调查取证,之前说是在外面采购物料的王队也匆忙赶回来了,秦厉北出了病房,电话里面就已经吩咐了王队,等警方的取证结果出来,就召开一个小型的说明会。 …… 秦厉北走到拐角处,电梯正好到了,下一刻,无论是从电梯里面出来的人还是秦厉北,都愣住了。 “秦厉北?!” 秦厉北眼中也就是稍纵即逝的惊讶,吴心意和简南是好朋友,只不过自从简南出国之后,吴心意也就处于半隐居的状态,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消息,怎么这一次吴心意竟然也会出现在这里? “吴小姐。” 吴心意几乎想要隐身了,团团就在她身后,这两人撞上了,那可真是世界末日般的灾难现场。 团团不知道来这里干嘛,但是医院这个地方他是知道的,都是生病了受伤了才会来的,他一下子就想到了麻麻,一路上都乖乖的不吵也不闹,不敢哭。 吴心意往旁边侧身,故作淡定说:“秦总,我来看看南南,您有事可以先去忙。” 秦厉北却没有回应她的话,反而是将目光落在她身后的小男孩身上,这个孩子,眉眼五官很是熟悉,他应该在哪里见过。 秦厉北的目光太过冷峻,团团吓了一跳,往吴心意背后一缩,可怜兮兮地喊:“心心姨姨,我要麻麻……” 吴心意心里一咯噔,心想着,团团只是小声嗫嚅着而已,她也没办法多解释,只能是暗暗祈祷秦厉北没有想多。 她弯腰将团团抱起来,安抚道:“好了,不怕,咱们走。” 说着,吴心意向秦厉北微微颌首后便径直往简南病房走去。 秦厉北望着趴在吴心意肩膀上的孩子,带着凌厉的审视,小家伙眼里迅速积起了泪水,猛地将脸埋进吴心意的怀里,不看他了。 这个帅叔叔好可怕! 已经走进了电梯的秦厉北没有多想,收回思绪专心应付眼前的一摊杂事去了。 …… 病房,团团见到躺在病床上,身上到处贴着纱布的麻麻,哇的一声就哭了,扭着小身子爬上床,一把就搂住简南的脖子,委委屈屈地嚎。 “呜呜呜~~麻麻!呜~~麻麻!呜~~” 简南手上插着针管,被团团这么一压,疼得都抽了一口冷气,但儿子这么关心自己,她也没有要责怪团团的意思,轻轻拍着团团的后背安抚他:“麻麻没事的!很快就好啦!还记的麻麻跟你说过的吗,团团是男子汉,遇到事情要坚强,还有遇到了问题,第一件事是什么?” 团团嘟着小嘴,边抽鼻子边使劲儿憋眼泪,麻麻以前一直是这么教他的,他是个好孩子要听麻麻的话!团团认真想了想:“想办法!” “对啦!现在就是团团表现男子汉气概的时候啦,别哭,麻麻真的不会有事情的!” “嗯嗯!团团呼呼,呼呼就不疼了!” 小家伙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简南的伤口,捧着简南的手,头上的呆毛还一晃一晃的:“呼呼呼呼……不疼不疼~~~” 简南心里一片柔软,儿子这么懂事,其他的都没关系了:“宝贝,麻麻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