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我没吃豆腐!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章:我没吃豆腐!

简南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疲倦和困顿同时袭来,还有许多的秘密,就算自己站在正午的暖阳之下,也没能感觉到丝毫的暖意,更何况,夜幕依已然降临。 在曹爷被抓进去的消息穿出来的时候,苏妈便吓得立马交代了,炸弹就藏在简南卧室的花架下,那是一枚微型炸弹,杀伤力却几乎能将整个城南别墅炸毁。 简南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将苏妈送回老家。 到了这时候,秦厉北遇袭事件,总算是告了一段落,而简南安排了缇娜,顶替苏妈的位置,作为城南别墅的管家,暂时跟在她身边。 原以为,她的生活该归于平静了,谁曾想到,竟然又冒出个唐嫣然,这个唐嫣然,她应该在哪里见过的,可是想不起来了。 秘密,她身边的每个人似乎都有着自己的身份,她所看见的,只是最外面的一层面具,平白和她说说笑笑的人,面具之下,或许是手举着尖刀,准备在最恰当的时候,给她一刀。 “缇娜,告诉李功,查查唐嫣然的底细。” 她不敢再随便相信人,信任对她来说,是最奢侈的一种东西。 …… 回到家时,一进门,满屋子的热气便扑面而来,和外面的冰雪寒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满身的疲惫在此时被屋子里热闹欢腾的打闹氛围给驱散了不少,简南脱下了风尘仆仆的大衣,换上了家居棉拖鞋,似乎身上的尖刺,都跟着软和了下来。 路衡正在客厅陪着团团和铮铮玩耍,见简南回来了,抬手打了个招呼。 董少从厨房抱着盒冰淇淋冲出来,嚷嚷着:“来了来了,大冬天吃冰淇淋最带劲儿了,来啊来啊,大家不要客气,一起来造作吧!” 众人纷纷丢了个‘你自己玩儿’的眼神给他后,董少一脸崩溃:“南姐啊~你要试一个不?” “不要了,谢谢!” 简南敬谢不敏,往沙发那儿看,秦厉北盘着他的大长腿,坐在沙发上,面前的桌上放着一盘已经剥好的栗子。 简南让缇娜提着袋子先进厨房,随后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秦厉北顺其自然地将盘子举到了她面前,像个得了一百分跟家长邀功的小孩子。 “南南,这个好吃,你试一下!” “给我的?” 秦厉被点点头,乱糟糟的发梢随着她的动作一甩一甩,可爱的紧,简南念头刚冒出来,便伸了手,随意地揉了揉。 秦厉北眯起了眼睛,很是享受的样子往简南身上靠了过去:“嗯嗯!都是给南南的!南南你快点吃一个!超好吃!” “是么?” 简南拿起一个,直接丢进嘴里嚼了嚼,口齿不清,感叹道:“唔,好吃!” “哈哈~我就知道南南会喜欢!” 栗子的美味惹得简南食指大动,便又拿了一颗,“你吃过了么?” “我吃了一个,觉得好吃,就全部给南南留下来了!” 在一边玩和铮铮玩游戏玩得不亦乐乎的团团转过身来,应和道:“我作证!笨舅舅全部都没吃,都是给麻麻留下来的!” 简南顿时感动,觉得自己殚精竭虑地宠着这个傻大个子,真是没白疼,还知道好吃的要留给自己啦! “我现在已经尝到了,你也好好地尝尝看。” 秦厉北歪着头问:“哪一个都可以么?” “当然啊!” 简南拿起一个继续往嘴里丢,她是真的喜欢栗子当零食,夯实绵密,关键的是,还是剥好壳的,一个接着一个,不要太高兴了! 话音未落,唇上却印上了个温润的唇瓣,她登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放大了的脸,如小扇子似扑闪扑闪的卷睫毛,澄净的葡萄眼中,黑白分明的瞳孔闪着迷醉的光芒。 简南的心突然间疯狂地跳了起来,不可抑制地,毫无章法地,像是年少时,第一次见到秦厉北的时候,胸腔里头就像是揣了只小兔子,横冲直撞,恨不能跳出来呐喊,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唔……” 他伸出小舌尖,轻轻地舔了一下,像小孩子吃果冻的样子,又咬了咬,继而退开来,无辜地眨眨眼睛,末了又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咂咂嘴,喜滋滋道:“好吃,很甜!” “哇唔!学到了!学到了!真的厉害啊!我男神就是我男神,吃豆腐的技术兼职出神入化登峰造极!” 秦厉北不高兴地瞪了回去,反驳道:“我没吃豆腐,我吃的是栗子!” 董少还想说什么,结果被回过神来的简南瞪了一眼,迅速做了个给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抱着他的冰淇淋溜到了一边,默默看电视去了。 简南看向团团和铮铮两个小孩,发现他们也在看她,原本便红得想要烧起来的两颊,更显得烫烫的,再看向路衡,路衡平静无波的眼中,倒似有风暴在酝酿。 “傻子,下次想吃就自己拿盘子里的,别再这样了!” 一句不痛不痒的教训,简南起身急匆匆地便往楼上跑去。 身后,路衡意味深长地看向秦厉北,秦厉北仍旧是满脸懵懂,似乎真的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些什么,他乐呵呵地回看路衡,满目坦然。 这倒让路衡觉得是自己想多了,若是秦厉北真的恢复了,又怎么会甘愿放下身段,在这里扮演一个傻子,那不是他认识的秦厉北那个男人。 团团嘟囔:“亲亲耶!” 回过神来的铮铮忙伸手去遮团团的眼睛:“别看啦!” 团团翻了个白眼:“铮铮你好笨呐,已经亲亲完啦!” 小孩子幼稚的对话,在此时空旷安静的客厅内,显得尤为清楚,董少抱着肚子边笑边擦眼角的泪花。 “哎呦喂,真的是,大佬大佬!” 下一秒,同时接收到路衡和秦厉北视线的董少,默默缩了缩脖子,“请无视我吧,各位大神们!!惹不起惹不起~” …… 与此同时,秦家大宅,柳璃弯腰放下汤盅,随即拉开藤椅,在一边准备起了山楂片。 “怎么了?”秦老爷子放下手里的报纸,取下眼镜,问:“有事?” 眸光温婉的女人,年过半百,却仍旧是风韵犹存,白皙粉嫩的脸庞上,带着不安和小心,疑惑地问:“老爷子,在除夕那天,你在饭桌上面说的事情,您真的打算这么做?将整个秦家,交给那个孩子?” 秦老爷子掀开盅盖,反问道:“哦,你倒是说说,我那天看起来,像是在说笑话?” “我们认识的时间,也有三十三年又两个月了,这么长的时间里面,你说出口的话,无论多难,最后都会做到。” 柳璃语气不由地担忧起来:“便是这样,我才来问你,团团还只是个孩子,脾气秉性都还没定下来,这时候你便做了这么大的决定,万一以后,是……”她犹豫了下,瞄了眼秦老爷子,见他没有任何不快,这才继续道:“错误的决定,到时候,要怎么办?偌大的秦家,要如何是好?” 柳璃说话间,秦老爷子已经将汤药喝完了,伸手朝柳璃那边拿山楂片去苦味。 “你放心,我不是已经打算将那孩子带到身边亲自教导了,不会有意外的。” “但是,这孩子的身世,若是将来的某天,这个秘密被有心让你爆出来了,咱们秦家在北城的这个圈子里,该如何自处?”柳璃眼角划过几滴眼泪,自责道:“是我当年没有好好地注意,才会导致今天这幅局面,都是我的错。” “是你的错。”秦老爷子重新摊开报纸,淡淡道:“当年知道了那丫头和厉北的关系,就应该立即告诉我,而不是想着自己解决。” 秦老爷子不清楚,路衡和他谈过之后,是不是和柳璃联系过,如果两人联系上了,那么现在,柳璃说的话,可信度有多少,他无法确认。 “但是他们两个是亲兄妹,都是我的孩子,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犯下伦理的错误,这样将来,我们秦家的人,难道都要被外人指着脊梁骨骂咱们不知廉耻么!” 柳璃很少有情绪失控的时候,此时却崩溃地质问,秦老爷子心里放心了些,看她现在的表现,应该是还不知道,路衡才是她的儿子。 “不会有人知道的,就算知道,那又如何?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时间不早了,先回去休息,过段时间,找几个地方出去旅旅游,散散心。” 柳璃还想要说些什么,但见秦老爷子明显不想将谈话继续下去的不耐烦样子,只好起身告辞,转身离开。 回到自己的房间,柳璃锁上门,心中冷笑,她想要的,一直是她的亲生儿子坐上万秦集团的董事长的位置,将沈月芬踩在脚底下,让那些曾经嘲笑过她当人小三的人,全部来跪舔。 她为了秦厉北,在秦家大宅这地方,赔着笑脸对待每一个人,连沈月芬都很不能亲手去服侍,为的是替秦厉北在大宅里打好基础,可结果呢! 秦老爷子骗了她好苦,秦厉北根本不是她的儿子,路衡才是,那个被秦厉北丢弃在外面三十几年,她辛辛苦苦,差点丢了一条命,生下来的儿子! “呵,我倒是想知道,那个女人,秦厉北的亲生母亲,究竟是什么来路!竟然让你为了她,不惜丢掉我的孩子!!!” 柳璃心中愤恨,刚才秦老爷子深深看了她的一眼,那眼神里面,早就没了温存,取而代之的是猜疑和疏离,呵,出去旅游,哦啊是要支开她才对! 秦老爷子他究竟知道了什么?难道是她和路衡见过面的事情?那么他们的计划呢,会不会也一同被知道了?! 柳璃心中大惊,甚至连也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喂,是我,我们需要见一面,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 “好,明天早上见,对了,把铮铮带过来吧,我想见见那孩子,应该……”柳璃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幽幽叹了口气,眼角划过一滴泪:“应该和你小时候,长得很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