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继承人养成计划(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零一章:继承人养成计划(一)

隔天一大早,简南便被门外急促的敲门声给叫醒了。 简南推开门,昨晚因吃火锅而闹得很晚的困意还未消失,睡眼朦胧,问缇娜道:“怎么回事?是又有人找上门来找揍了?” 缇娜摇头,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小姐,外面来了一辆车,说是秦老爷子,来找小少爷的,小少爷现在还在睡着,我就先来问问您,这要怎么处理?” 秦老爷子来了城南别墅?难道在她不同意之后,秦老爷子竟然打算直接打上门来,直接动手抢人了吗?若真是如此,那真的是欺人太甚了! “你先把人留在客厅,我收拾收拾就下去。” 缇娜点头,得了简南的命令,理直气壮地便往楼下走去,简南揉着突突跳的太阳穴,很是烦躁,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怎么就不能缓缓再来,让她过个安静的春节呢? …… 简南穿戴好下楼的时候,秦老爷子正拄着拐杖站在客厅的那盆兰花面前,看得仔细。 她往外面看去,鹅毛大雪扑簌簌地往下落,窗口的光秃秃的枝桠上,已经堆积了沉甸甸的积雪,估计雪已经下了一会儿时间了。 “秦爸,这么早,外面还冷着,您有什么事情,大可以来个电话,没有必要亲自过来的。” “哈哈,我突然忘记了一件事,新年到了,还没给我大孙子压岁钱呢,团团呢,喊他过来,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这个压岁钱,还是应该要给。” 压岁钱? 眼见着秦老爷子身边的管家手上拿着的档案袋,简南心中顿时警惕起来,难道里面会是股份产权转让之类的文件? 简南为自己的脑补太大而吓到了,小心翼翼道:“秦爸,咱们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聊聊吧,我觉得很多事情,您并不是很能理解我的想法。” 秦老爷子这才看了简南一眼,意味深长,令她不禁心内大骇,叱咤风云几十年的秦老爷子,不是谁都有勇气与他面对面对视上一眼的。 “那天已经聊过了,你的意思我也明白的差不多,不过我想,倒是我的意思,你不是很明白。这样,既然你要聊,那就再聊聊,还有,现在是八点十三分,这个时候,我大孙子早就应该起床,锻炼上一个来回,准备吃早餐。”秦老爷子转身走到沙发边上,示意管家上楼。 “而不是,现在还在被窝里面睡觉。老王,你去把孙少爷叫下来,今天外面下雪,晨跑就算了,等会儿让孙少爷在楼梯上下跑个二十圈,就行了。” 简南张大了嘴,难以相信秦老爷子竟然跑到了自己家里面来,命令自己的儿子早起晨跑?这算什么?越俎代庖?如果是爷爷关照孙子,未免也来得太晚了些吧! “等会儿!” 简南上前,将手横在了管家面前,冷漠道:“团团昨晚上很晚才睡,今天晚点起来没有关系,而且,早起锻炼我没有意见,但是二十圈,对团团来说负荷太重,而且,秦爸,团团我会好好地,亲自养大的,您就没有必要来这里,安排团团每天应该做些什么了!” “他是将来要继承秦家的,我的孙子,没有一个强健的体魄怎么可以?良好的身体素质,需要从小时候开始锻炼起,老王,去把孙少爷抱下来。” “秦爸!这是城南别墅,不是秦家大宅!缇娜,把保镖叫过来,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踏上二楼一步!” 秦老爷子登时怒了:“有你这么对自己的父亲说话的吗?” 简南深吸了口气,压抑住了自己的怒气,这才缓缓道:“秦爸,我再重新地说一遍,团团不会成为秦家的继承人,他还是个孩子,人生才刚刚开始,以后想要做什么,都该由他长大后,自己去做决定,而不是在如此时候,由长辈,擅自决定他的一辈子!” “不想要他当这个继承人,也是你自己的意思,你怎么知道我大孙子不愿意继承秦家,他身上流着我秦家的血,基因里必然会如果等他长大,那时候再来教导,怎么来得及?一个优秀的继承人,必然从小时候开始培养!妇人之仁,绝对要不得!” 话不投机半句多,简南不想再多说下去,正准备送客,却听身后传来了秦厉北软软糯糯的声音:“南南,我饿了,我要吃早饭!” 秦老爷子狠狠地将拐杖往大理石地板上一戳,怒道:“厉北,管好你的女人!” 简南一怔,抬眸看向满脸怒容的秦老爷子,心中一紧,他果然是知道了,所以才会对团团紧追不放,但是,若要说秦老爷子是看中团团的聪明伶俐,那她是不信的,一个五岁的孩子,整天调皮捣蛋,能有什么天赋是成天待在一起的麻麻没有发现,却被第一次见面的爷爷发现的? 难道是因为,这是秦厉北的孩子? 联想到路衡所说,当年秦老爷子便是为了让秦厉北借机进秦家的门,而将两人掉包,所以秦厉北应该是秦老爷子重视的儿子,那么作为他儿子的团团,会进了秦老爷子的目光里,也是说得过去的。 只是…… 简南道:“三哥,回房间去,我没喊你,你不要出来。” 秦老爷子被简南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态度惹怒了,气得胸腔上下起伏,捂着嘴,咳得连眼泪都出来,一副下一秒钟便要驾鹤西去的样子。 管家忙上前,为他拍着后背顺气,老态龙钟的脸上,浮现出责怪的神色来:“大小姐,老爷连您和自己的兄长在一起的事情,都没有追究,相反的还在想办法为你们掩盖,现在更是愿意将整个秦家交给孙少爷守护,大小姐您怎么能不知道感恩?” “秦爸能够这么看得起我的儿子,我自然是感恩的,但是,如果他现在能记得起来,他还有个儿子,叫做路衡的话,我会更加感恩的。” 简南挥手示意缇娜去将家庭医生叫过来以备万一,继而不卑不亢道:“路衡也是我的哥哥,您的儿子,他的能力,有目共睹,想来,掌管一个秦家,也不是问题。您为什么不考虑考虑路衡他呢?” 管家扶着秦老爷子在沙发上坐下,又拿出随身小型呼吸器来,套在他的鼻子上,连吸了好几口,脸上的苍白才慢慢地缓解过来。 秦老爷子幽幽反驳道:“你知道什么?他是不一样的,和团团,是不一样的。” “呵,我真是为路衡感到悲哀。” 话音未落,董少突然从走廊拐角处窜出来,一路小跑到了简南身边,咦了一声,继而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档案袋。 那是管家刚才一直拿在手里的,因为秦老爷子被简南突然气得不轻,便落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好厚的一叠啊!” “董少!别动了!” 突然的喝止,将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董少莫名被吼,委委屈屈地将档案袋放回了桌子上,管家接过,拿到了秦老爷子面前。 “这是给团团的压岁钱,城东丰行路周围那块地皮的所有权,还有一份以他的名义办理的信托基金。” 秦老爷子慢慢地喝着管家递到了唇边的茶水,精神气儿也在逐渐逐渐地恢复中。 “既然你已经出手对付了兴和,那么,一不做二不休,趁着这个机会,将兴和纳入麾下才是要紧的,这次曹爷的被捕,南国应该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好好的休整,将南国娱乐城,推向一个新的台阶。” 秦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和神态,与吩咐属下丝毫没有差别,如果不是因为在城南别墅,在简南自己的家里面,她都几乎要以为,她是在秦老爷子的书房里听训话的下属,这时候,手里还得拿上一本笔记本来,握着笔,仔仔细细地将秦老爷子的每句话,一字不落地记下来,才好。 “秦爸,这块地,您收回去吧,太贵重了,我们承受不起。” …… 秦厉北仍旧站在楼梯上,一动不动,淡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秦老爷子选中团团作为秦家继承人的原因,无非只有两个,一是想要接着南南手中掌握的白氏集团和城南别墅的势力,稳固秦家在北城的地位,沈氏药业濒临破产,沈家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秦老爷子便必然不会将秦家交到一个有着沈家血脉的继承人手中;至于第二个,那就是因为路衡,路衡跟秦老爷子挑明了身份之后,秦老爷子他必然会忌惮路衡对秦家的报复,那么,一旦定下了团团是继承人,为了守护团团,简南必然不会任由路衡做出有损秦家的事情来。 说到底,无论是哪一个原因,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将南南当成他手中的利器和工具,替他铲平那些想要危害秦家的敌人和障碍。 秦厉北眼眸一凛,明亮的瞳孔中,瞬间冰封万里,愤怒在心尖叫嚣着要冲破压制,化为利剑,剑指秦老爷子,这个一手造就了他的母亲惨死的始作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