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继承人养成计划(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零二章:继承人养成计划(二)

几个回合的来往推辞交锋,秦老爷子最后还是没有将那份土地文件收回去,甚至还赖在别墅客厅的沙发上,大有一副‘你不留我在你家吃午饭就是你不孝顺’的既视感。 简南无奈之下,只好吩咐缇娜多准备一套碗筷。 简南原本自己接下来的生活该是商战剧,谁知大概是拿错了剧本了吧,竟然突然之间成了家庭伦理剧,刚刚沈扬诺已经约了她见面喝下午茶了,柳璃也来了电话,甚至连秦世勋,这位万年无视她的二哥,也来了信息。 虽然已经对他们提出见面的意图有了大致的猜想,但是到底该见谁,简南还没有想好。 …… 团团很少和长辈一起吃饭,今天家里面突然多了个爷爷,心情还挺紧张,抱着简南的大腿,既好奇又小心地偷瞄秦老爷子,他还没有忘记那天,在那栋漂亮的像宫殿一样的房子里,这位爷爷发脾气的样子,可吓人了! “大孙子,来,爷爷抱抱。” 团团咻地缩回去,歪头看自己的麻麻:“可以吗?” 简南犹豫了下,除开秦老爷子想带走自家傻儿砸之外,爷爷和孙子玩闹到一起,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何况是在自己家里面,大概……是不会出问题的吧。 “去吧,乖一点儿,别闹的太厉害了。” 简南起身准备回书房,放假期间,还是有些视频会议需要她来主持,赚小止的奶粉钱和团团的学费,真是不容易。 感叹着往楼上走,秦厉北见她离开,便在团团身边坐下了,长手一捞,正正好将团团圈在自己的保护范围之内。 客厅只剩下了他们子孙三代,外加抱着遥控机狂揍拳台上对手的董少,秦老爷子看了董少一眼,眼神示意秦厉北,在这里说话是否方便。 “他是自己人。” 言简意赅,秦老爷子听得明白,便不再拘谨,环顾四周,整个房子的装饰风格和布局色调,都偏向于暖色系,家具选用的也都是些棉麻质地的偏软材质,地板上厚厚的一层毛毯,小孩子在上面怎么跑动都不会受伤,加上屋内暖气开得正好。 秦老爷子莫名觉得很温暖,他被自己的感觉惊讶到了,很久以前便知道他的儿子在外面亲手建了一座自己的城堡,不再需要头破血流地争夺王子的位置,而是越过一切,成为了国王,此时此刻,坐在他的城堡中心,秦老爷子切切实实地,具体感知到了这座别墅的主人,建造房子时的用心。 “现在这样的生活,你觉得适合你吗?” 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儿子,原本属意的家族继承人,此时却甘愿成为一个傻子,痴痴呆呆,简直没眼看下去,秦老爷子捂胸口,给自己顺了好几口气。 “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吗?” “有哪里很好?你现在出去问问看,整个北城,知道你秦厉北名字的人还有多少,再来提起你的名字,除了一个惋惜的叹气,还剩下些什么?” 秦老爷子往二楼方向看了一眼,狠狠道:“连你妹妹都知道上进,摆平了白氏集团的众位股东夺权事件,兴和那件事,也处理的很好,及时出手,使用的证据也切中要害!” 秦厉北点点头,满脸都写着骄傲:“我教的!” 秦老爷子一口老血梗在喉咙口,差点没上来,“你难道要继续躲在你妹妹身后,什么也不做,靠着一个女人赚钱养你吗?” “这些话,就不要再团团面前说了。正好,我有句话,‘团团的人生,不会按照你的安排来走’这是通知,不是商量,我不希望团团成为你心目中,高于一切存在的秦家商业帝国的守门人。” “多少人想要这个位置,都没有机会!你们!你们竟然不识好歹?这就是我教你的为商之道吗?你是不是疯了?不!我看你就是疯了!” 秦老爷子憋红了脸,又开始咳嗽,团团被他心肝脾肺肾都要咳出来的模样给吓坏了,从秦厉北的怀里挣脱开来,溜到桌边倒了水,颤悠悠地端到了秦老爷子面前,软软糯糯的小萌音喊道:“爷爷,你喝点水吧,不要跟舅舅生气了~团团帮你捶捶背!” 小家伙天真烂漫的小脸,关切的神情和安慰的童音,还有凑过来使劲儿爬上沙发要给他捶背的努力劲儿,秦老爷子拿在手里的水杯,烫的吓人。 这孩子像是光啊,照的他这个自称为爷爷,却用心不良,从头到脚都在惦记着利用他的爷爷,不太敢去直视这个小家伙明亮的眸子。 “咳咳,没事了,谢谢团团,爷爷好很多了。” “爷爷~麻麻说,不要随便生气,要开心,就算不高兴的时候,也要想办法让自己高兴起来,爷爷爷爷~~~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好,你说。” “从前从前,有一颗绿豆,它从很高很高的楼上摔下来,然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秦老爷子实在不明白现在小孩子喜欢的笑话是什么样子的,而且,这好像是猜谜?脑筋急转弯?秦老爷子有些懵逼,一时间回答不上来。 小家伙这时候已经手舞足蹈地描绘起了画面,对讲笑话这件事,颇为兴致昂扬,小奶音催促道:“快猜快猜~爷爷快猜~~” 秦老爷子看向秦厉北,秦厉北扭头,表示自己什么也没听见,无奈之下转而看向管家,管家揪着自己花白的头发,被秦家爷孙俩一模一样的眸子同时盯着看,有点小紧张。 管家结结巴巴地说:“绿豆摔死了,吗?” 噗嗤一声,是董少发出的笑声,他扭头一看,见爷孙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身上,顿时有点压力山大,忙摆摆手解释道:“哈哈,呵呵,嘿嘿,你们继续,继续啊,我就是随便笑笑,哈哈,笑一笑十年少嘛!我如此英俊的脸庞,全世界最帅了吧,要是老了不就是万千迷妹们的损失么?” 团团毫不客气地反驳:“我舅舅才是全世界最帅的男人!” 秦厉北很是受用,伸手揉了把团团的小手,满意道:“嗯,眼光很不错。” 再聊下去,这话题就更偏了,秦老爷子道:“团团,告诉爷爷,答案是什么?” “答案是,绿豆就变成了红豆!哈哈哈~”小家伙乐不可支地笑起来,眼睛扑闪扑闪的,很明亮:“爷爷~是不是超级好笑?” “……呵呵,是,是挺好笑得……” 这个回答,怎么觉得,有点冷还有点蠢蠢的? 他就说团团在简南手里怎么可能被养得好,瞧着着傻乐呵呵的样子,哪里有半点秦家子孙的英姿,看来团团还是要带到他身边,由他来手把手板正这个小家伙的性子来,才是。 只不过,秦老爷子冷冷扫过秦厉北,若他强行将团团带走,估计他这个儿子是不会善罢甘休,带头来,若是真的激起秦厉北的报复心理,他带出来的儿子,脾性手段如何,岂能不清楚。 秦老爷子心思活泛起来,几下便定下了个决定,吩咐静立一边的管家:“你现在回大宅,收拾个行李带到这边来。” 秦厉北几乎是下一秒便听出了画外音,警惕地预备将团团抱回自己怀里,秦老爷子伸手挡了下,捏住团团的小拳头,笑得完全就是个和蔼可亲的老爷爷:“团团,爷爷搬过来,和你一起住,每天一起吃饭,读书,玩耍,团团愿不愿意?” “啊,爷爷要和我们住在一起吗?爷爷不住在那栋漂亮的房子里面了吗?” “房子漂亮,但是爷爷更想和团团住在一起,难道不好么?” 平静的家长里短之下,暗流涌动,秦厉北周遭的气息瞬间变得紧绷起来,秦老爷子既然说得出这样的话来,那么就算是有人反对,他也会住进来。 秦厉北想,他倒是没有想到,秦老爷子对团团的教育问题,竟然会如此上心,倒是令他有些猝不及防。 秦老爷子淡淡一笑,病色的脸上浮现出的是志在必得的悠然自得:“厉北,我劝你在这件事情上面,最好还是站在我这一边,否则,我不介意将你的如今的状况公开,到时候,只怕进不来这栋别墅大门的人,不仅仅只有我老人家一个。” 被人揪住小辫子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样,秦厉北怒火中烧,正欲发作,开完会的简南却从楼上下来,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 那是刚刚李功发过来的,是派到约城寻找艾淼一家人踪迹的手下发回来的报告,报告里面说在约城国际机场见到了艾淼的踪影,并且搭乘昨天最早的一般飞机,回国了。 按照飞行时间算一算,估计今天便会抵达北城,那人最后在报告上请示,是否需要继续追踪艾燊的下落。 简南的回答一如既往是继续追,然而,沉寂已久的艾淼突然回国,目的是什么?难道是为了回来继续向当年逼将艾家逼迫至举家移民的众人,复仇么? 抽出文件里面的照片和航班信息牌,勉强压抑住心底慌张的简南,缓缓道:“秦爸,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我很好奇,这一次,秦家要用谁的命,去平息艾家人的怒火?” 秦老爷子捡起桌面上的照片,怔愣了半晌,董少猛然看向了秦厉北,此时的秦厉北神色淡然,似乎又回到了那个记忆全无懵懂天真,简南口中的傻大个儿。 众人沉默,团团在沙发上缩成一团,抱着松软绵密的小毯子,蹭来蹭去。 他很是不明白,为什么艾淼姑姑要来家里面玩,大家好像都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就连舅舅,不对,是爹地,都不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