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引狼入室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零三章:引狼入室

…… 北城机场,一身短裙,身材热辣惹火,五官精致的女孩,从出站口走出,随后上了辆早就等在门口的黑色英菲尼迪。 “哇塞,北城这么冷啊,快冻死我了!哎呦?”女孩惊讶:“我哥没有来接我么?怎么是你啊?算了算了,我哥现在肯定是出不来的,咱们今天晚上吃什么?” 女孩自顾自地说了一堆,最后趴在椅背上,偏头去看驾驶座上的男人,笑呵呵地打趣:“大明星,我前几天在约城见到你新电影的海报了,不错啊,男一号呢!还有打戏,很帅气哦!可以给我签个名么?” 男人没好气地问:“你能闭嘴么?” “喂!你不说话我不说话,这样很没意思!对了,我们等会儿到底去哪儿啊?我哥说他会帮我安排好这段时间的衣食住行,可别是骗我的啊!” “你回来的消息,让南姐知道了,这段时间,秦哥都不会来见你,有什么事情你跟我打电话,我会帮你转达,至于衣食住行,高顿酒店的总统套房。还有……” 嫌弃董少不解风情的艾淼改而趴在车窗边沿上,闷闷道:“还有什么?” “秦老爷子也知道了你回来了,近期,应该会有秦家的人来带你去见他,到时候,无论秦老爷子说什么,你都要咬死了,你回北城来和秦哥一点关系都没有。” 末了,从后视镜里面见到无所谓的艾淼时,忍不住又加上了句:“这也是秦哥的交代,秦家现在的情况很复杂,尽量不要将秦哥牵扯进去。” “我懂,白月笙死了以后,我哥他连欧洲的集团经营权都不要了,抹掉他存在过的一切痕迹,安安静静地回国,不就是为了不让南南知道艾燊就是秦厉北嘛!” 艾淼挥挥手,从包里拿出了口红开始补妆,董少见她吊儿郎当的样子,便很想生气。 “你能不能认真一点,秦哥找你过来,不是为了让你北城自由行的,我的艾大小姐,你现在重任在肩,可别玩玩闹闹的,到时候给秦哥添麻烦!” “秦哥!秦哥!秦哥!”艾淼不爽:“从我上车到现在,你提了多少句秦哥了啊!董邵!该不会是喜欢我哥的吧!啊?暗恋?” 董邵顿时如被踩住了尾巴的猫,一下子炸毛,愤愤然恩了下喇叭,尖锐刺耳的声响在空旷无人的街道上面响起,艾淼顿时被吓了一跳。 “好好开车!我可是你亲爱的秦哥,在这场战争中的底牌哦哦~~~” …… 城南别墅,秦老爷子在得知艾淼来了北城之后,便回秦家大宅去了,午餐时间结束,简南让缇娜带着团团去休息,自己则是收拾收拾,准备出门。 “南南,你去哪儿?” 秦厉北双手撑开,挡在简南面前:“我也要一起去!” “我今天不是出去玩儿,等下回吧,下回出去玩的时候,我再带着你。”简南挽住他的手,将人半拉半拽地往屋里带。 他今天穿的是简南特地买的加厚睡衣,可刚才瞄了眼外面,还在刮风,地上的雪都没有化开呢,这傻大个儿竟然又忘记了她的嘱咐,竟然噌地跑到门口去了。 “傻大个儿,又忘记要照顾好自己了哈!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简南把人往屋子里面一塞,转身上车走了。 秦厉北迅速蹦到床边拉开窗帘,透着水雾的窗子将院子里的树影衬得影影绰绰,泛着冷意的星眸渐渐敛起了怒意。 电话响了,秦厉北接起来:“人接到了?” “是啊,把艾大小姐送到目的地点了,我等会儿就回去了,但是秦哥,咱们这样做,真的不是引狼入室?” 秦老爷子引出来的秦家继承人风波,必定会从小风小浪便成席卷所有与此有关的飓风寒潮,到时候,被推入风口浪尖的只会是简南和团团。 他的女人和孩子,本来就该由他来保护,至于将艾淼喊回北城,这只是他计划中一部分,至于会不会引狼入室,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按照我说的去做,还有,你先不用急着回来,去见见唐嫣然,她已经跟南南见过了面,接下来兴和的话事人,估计就是她了。” “我明白,幸好她现在还不知道白月笙死亡的真相,对南姐的态度也还算和善,但是唐嫣然的心思太多,很难担保以后会不会继续听我们的话,秦哥,如果可以的话,拿回南国娱乐城的股份,立即着手对兴和的吞并计划,到时候秦家那些人哟有贼心想动南姐,也要考虑一下是不是有那个贼胆。” “这些事情你来处理就好。” 又吩咐董邵了一些注意事项,秦厉北上楼,将团团喊醒,团团揉着眼睛,睡眼惺忪地问:“舅舅,可以吃晚饭了吗!” “团团,还记得艾淼姑姑吗?” “嗯呢~刚才麻麻说,艾淼姑姑到北城来了,艾淼姑姑是来看我的吗?” 在欧洲那段时间,他为自己和团团做了亲子鉴定之后,便告诉了团团,并且哄他说现在是在玩一个很有趣的游戏,只要团团乖乖地什么都不说,那么他们就会赢,到时候全家人,就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艾淼和团团通过电话,心性还是个孩子的艾淼和团团倒是玩得很不错,俩人还约定了要起爬长城,逛紫禁城,现在艾淼出现在北城,他必须得跟团团打好商量,免得在简南面前露馅! “艾淼姑姑当然会来看你,但是还记得我们在玩游戏吗?” “记得记得!” “那么,艾淼姑姑是带着任务过来的,咱们不能透露和艾淼姑姑的关系,要偷偷的,这样咱们才能在艾淼姑姑的帮助下,打赢敌人,夺得胜利,等我们胜利之后,艾淼姑姑就能光明正大的到家里面来,陪团团你玩了。” “耶耶耶~~~那样就太好啦!” 秦厉北起身,探手去拿衣服,团团揪着小被子将自己裹成了一只毛毛虫,奶声奶气地问:“为什么麻麻不让我喊爹地,要喊舅舅呢?” 手上一顿,秦厉北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 …… 亲眼目睹白月笙从简南的房间里面出来之后,他所有的理智灰飞烟灭,好几次,那时候她明明是想要告诉自己什么,然而每次他都用沈扬诺将人气走,那时候该静下心来,也该察觉她身体上的不舒服。 他早该想到,这世上除了她,没有人会在气急了的时候,咬他,明明龇着小虎牙,却是咬得力气不大,更像是撒娇一些。 “因为爹地做了些错事,麻麻给了爹地改正的时间,等一段时间之后,爹地表现好了,麻麻就会原谅的。” 团团恍然大悟,想了想,又问:“动物世界里面说,一个人只能有一个爸爸,铮铮也是这么说的!爹地,为什么,我有爸爸,然后还有爹地啊!” “什么?” 团团掰着手指头,认真地解释自己的原因:“白叔叔说他是我的爸爸,然后你是我的爹地,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简南和白月笙的婚姻,是秦厉北这辈子的伤疤,永远好不了,永远汩汩往外冒着鲜血。 哪怕已经亲手解决了白月笙,也无法平息他心头的怒火,哪怕是在简南的婚礼前,早点清醒十分钟,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简南为白月笙披上婚纱。 此时此刻,团团的童言童语再次上线,问:“爹地,麻麻以后知道我们玩游戏不带她,会不会不高兴啊?” 一言惊醒梦中人,他担心的事情,好像总会被团团这个小家伙不经意间揭开,刻意忽略的巨大潜在威胁,的确是个大问题。 不想让小家伙吓到,秦厉北扯扯嘴角,费力弄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来,转身去帮团团穿衣服:“麻麻这么喜欢我们,应该不会生气的。”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赌盘,越来越大,原先笃定好了自己回国,简南那个女人在国外逍遥自在,永不相见,这辈子,有关白月笙的秘密便会随着他离开这个世界,带进地狱。 谁知简南竟然回来了,本就是用尽力气压抑住的欲望,在相见的那一刻,彻底地,完全地,毫不犹豫地,喷薄而出。 …… 柳璃,秦世勋,沈扬诺,这三个人中间,简南最后选择了秦世勋,作为见面的对象。 除夕夜那天,她见到的柳璃,虽然依旧是荣宠在身,但简南感觉到了,秦逸的死,或多或少还是对柳璃造成了伤害的,她是不相信柳璃真的会下手伤害秦逸——那个她视之为自己后半辈子依靠的孩子。然而柳璃必然牵扯其中,而这一切,秦老爷子应该是一清二楚的。 柳璃在秦家说话的份量,简南存疑,所以pass了。 至于沈扬诺,这个她这辈子都跟自己的好感沾不上边际的女人,简南不想见她,她承认,是自卑,天之骄女的沈扬诺,从小被当成北城上流圈子各家千金小姐楷模的沈扬诺,每每见到她,简南总是自惭形秽,更别说,秦厉北一次次跟着她离开,将自己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