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想听故事吗?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零四章:想听故事吗?

抵达约定的地点,秦世勋已经在了,见简南出现,抬手示意她位置。 拉开椅子,秦世勋便开口道:“擅自做主点了卡布奇诺,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谢谢,对咖啡,我不是很挑,都可以。” 秦世勋身着手工定制黑色绒面西装,蛇形钻石不规则项链被当成了领结佩戴,右手整理着袖口处的银质龙纹袖扣,看起来该是从什么正式的会议上下来的。 秦世勋漫不经心地搅拌着面前的咖啡,修长的指节甚是好看,简南看得有点出神。 跟秦世勋和平地坐在一张桌子上面喝咖啡,是简南过去从来不曾幻想过的画面,她在心底默默地想,此情此景,略略有点惊悚,是怎么回事? 手腕上的秒针安静转过一圈又一圈,服务生送上来卡布奇诺,简南尝了一口,觉得味道竟然出奇的合适她的口味。 只是,两人都不说话的氛围,实在是太奇怪了。 难道是要灵魂交流,可是貌似他们之间的频率有点不不通畅,她顿时囧囧有神。 打破沉默的,是秦世勋的手机铃声,然后在秦世勋的注视下,简南看见他摁下了外放键。 电话里面的声音简南很是耳熟,几乎一听便认了出来,是沈扬诺。 “父亲想要见你,今天晚上八点,沈家别院。” 手机就放在桌面上,此时沈扬诺不管说什么,简南都是能够听的一清二楚的,心绪诧异地看向秦世勋,只见坐在她对面的秦世勋微微抬起下巴,食指轻置于唇前,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简南愣住,满脸问号不说,心底庆幸是在包厢里,否则一男一女两人听电话的场面,氛围还是有点不太和谐的。 秦世勋语气冷漠:“什么事情?” “秦世勋,我们做的这条船都快沉了,你倒是一点儿都不着急。”沈扬诺轻轻地笑了声:“父亲知道了老爷子的安排,愿意为你提供一个强有力的竞争项目,有了这个项目,或许老爷子会改变想法,重新考虑继承人的人选。” “我在开会,晚点回复你。” 话音一落,秦世勋便果断地关掉电话,简南坐在那里,浑身都有点不太自在,她猜想了今天和秦世勋见面,会聊到的所有话题,要么是秦世勋再次提出上次的条件——沈月芬离婚,以此交换万秦集团旗下的建设、IT和金融三大事业部;要么是秦世勋拿出新的条件,直接要求她拒绝秦老爷子的提议。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简南都已经想好了对策,她今天会说明白,自己并没有想要将团团拉入这场看不见尽头的混战中。 好不容易小心翼翼呵护在心尖上养护起来的孩子,应该对这世间的美好,亲情,友情,爱情,都怀有期待,用一颗真诚炽热的心去对待世界。 秦家的浑水太脏了,没有资格可以碰触她的儿子。 然而,秦世勋的操作实在是太过猝不及防,她不禁问出口:“你这是?” “我相信,你那天说的话,那个孩子还太小,不应该牵扯到大人乱七八糟的世界里面来。” 简南惊愕,这不像是秦世勋会说的话,但是,从始至终,自从秦老爷子抛出那个重磅炸弹以来,这么多天了,她是第一次听见如此不走寻常路的说法,倒是将她的好奇心会给勾搭了起来。 “但是我不明白,刚刚沈扬诺的电话?” “简南,我有个故事,你想不想听?” 直觉告诉简南,这个故事听完的代价并不简单,但是,简南还是想要听听看,在她生活中最不可能有交集的秦世勋,会有什么样子的故事,想要告诉她。 “故事?感觉应该会很有意思,你慢慢说,我洗耳恭听。” 这个故事不长,从在偶然参加的晚会上,见到一个女孩子开始。 那个女孩子是跟随她的哥哥一起来为秦老爷子的生辰贺寿的,他记得很清楚,那天的舞会上,脸庞精致举止优雅的豪门千金很多,有的知书达理,有的活泼娇俏,个顶个的漂亮,她穿了身传统的汉服,在众人堆里格格不入,但他一眼便喜欢上了她。 乌髻花面云裳,清雅绵软的布料,曳地的裙摆,袅袅婷婷,缓缓而来,如偷偷从九天下凡的小仙女儿,机灵地左看看右看看,美好的不像话。 他第一次主动搭讪一个女孩子,有点害羞,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没想到的是,女孩儿竟然出奇的活泼善谈,虽然还有点小迷糊,但是这点小迷糊看起来也是很可爱的! 他们知道了对方喜欢读的书,爱看的话剧,听的音乐,将来想要为之努力的艺术梦想,还有生活中琐碎的事情,然后他们发现,他们在国外读的是同一所小学和中学,只是一个在高中部,一个在初中部,只是,在之前那段本应咫尺之间的距离中,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否则,他们早就该见面的。 假期结束,他回到了学校,稍微一打听,便知道了她的名号,来自东方的小公主。 这个称号,还真的是挺适合她的,于是他在朋友们惊诧的眼神中,开始了接近她的计划。 那时候的他很是天真的想,他们家世相当,生活读书的背景相同,甚至都有过留学的经历,若是能够得到她的爱情,那么走进婚姻殿堂,是理所当然的,绝对不会有来自于两人之外,第三方面的阻碍。 放手一搏的追求,用尽了一切被朋友们笑称为老套的方法,比如送她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弹吉他唱情歌给她听,带她去山上看日出,雨天送伞晴天送水,期末帮她复习笔记,甚至还专门将她的笑容,填满了他背后常年不离身的相册。 那段满是粉红色记忆中,扑面而来的,却只有青春年少的岁月中,才能酝酿出来的,独有的酸涩,如整年整年躲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中,忍受着周围的蛛网尘灰,和窗台破洞出,不小心漏进来的朦胧月色。 那是从心底最深处生出来的不甘和怨恨。 …… “我那时候,真的很爱她,比自己的生命还要爱。” 简南脱口而出:“那人是沈扬诺?” 话音落下,简南便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么,沈扬诺是北城第一名媛,还是出国留学过的,很多信息点都对上了。 这么一想,简南差点将自己的舌头咬掉,都怪自己嘴快,又在秦世勋面前出糗了。 秦世勋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继续说了下去。 …… 追求她的第二年,那个女孩子答应了他,成为他的最后一任女朋友。 他们一起过了五年快乐的时光,甚至已经想好了将来要在哪里买房子,生几个孩子,孩子们都叫什么名字,他还曾想过,孩子们要都是女孩儿就好了,都像她,各个机灵又善良。 ……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人生并没有得到过来自于父母的照顾和感情,无论是她还是秦世勋,还有白月笙,都对孩子有种特别的执着,想要给孩子一个温馨的,温暖的,到处充满着爱,真诚又美丽的童年世界。 简南恍惚间,想到了白月笙,小止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白月笙也是这般充满着孩子气的,一点一滴地为她描绘过,他们在小镇上面的未来。 那时候,对于那样可期待的未来,真的是,心动过的。 简南捏了捏手掌心,将注意力从遥远的回忆中拉回现实,眨眨眼睛,更加认真地听起了秦世勋所说的这个故事。 …… 那年的冬天,他回了一次国,将他所爱的女孩,郑重其事地介绍给了自己的母亲,然而,他的母亲却说,他的妻子早就已经定好了,人选绝对不会改变。 “呵,你永远不会想到,他们为了自己手中的权力,从多久以前就开始筹谋。我的母亲告诉我,我的妻子只能是从沈家出来的女人,为此,甚至还专门从孤儿院抱养了一个女婴。” “哈哈哈哈!!!你觉不觉得很可笑?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说到这儿,秦世勋明显地激动起来,鬓角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这都是什么年代了,他们竟然还想着包办,甚至亲手养大了我的妻子!我根本不能想象,我生活的家庭,是个什么样吃人的地方!父母算计儿女来获得自己的利益,儿女为了遗嘱上面的金额孝顺父母!!” 后面的故事,秦世勋说得便比较快了,他重新回到那个女孩的身边,心里暗下决心,永远不再回国,回到那个令他厌恶的家,沈家和他母亲对万秦集团的觊觎与他无关,秦家的继承人是不是他也无所谓,他要的只有那个女孩。 但是半年之后,女孩突然消失了,从他的世界中倏然间翩然离去,连一丝一毫存在过的气息都没有留下。 半个月之后,他收到国内来自他母亲的信息,随之而来的,还有他的亲兄弟,秦厉北的婚礼请帖。 请贴内页上,身披洁白婚纱,如同圣洁的天使那般,依偎在他兄弟怀里的女人,是和他同床共枕了许多年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