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不是原谅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零五章:不是原谅

“我赶回来的时候,婚礼已经开始了,很不幸的是,我没有能力改变这个结局。” 这个故事很可惜,只是……这个故事的最终,那个离开他嫁给自己亲兄弟的女孩子? 难道是? 不可置信地看向秦世勋,天呐,简南心中不不由得大呼,这世界真的是没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所以,简南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秦世勋婚礼上、除夕夜的秦宅饭桌上,王瑶的眼神,嫉恨和不甘,原来不是因为沈扬诺和秦厉北的关系,而是和秦世勋有关,完全是因为沈扬诺和秦世勋结婚了?! “王瑶,你们?” 想来也是,秦厉北和王瑶的结婚,完全是秦老爷子通知了一声,秦厉北没有反驳,之后以秦家的财力,很快便举行了婚礼,但是…… “既然你们是互相喜欢的,为什么王瑶会答应和秦厉北的婚事,我实在是想不通这件事情。”问完这个问题,简南又想要揍自己一拳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此难以启齿,她就不应该开口的。 然而秦世勋却完全没有丝毫尴尬的样子,笑了笑,有点无奈地说:“我的妻子是由家人定下的,王瑶的婚事,又怎么可能,由着她的性子来,婚礼之后,我们见过唯一的一面,那时候她只说了一句话。” “如果说,家族给予我们的各种资源是薪酬的话,那么婚姻,就是我们走上岗位的开始。” 秦世勋看向简南,“这句话,我想你应该也很能理解。和白家的婚事,嫁给白月笙,那时候的你绝对不是自愿的,我不清楚是二妈还是父亲给的压力,但你仍旧身不由己。” 简南失神,秦世勋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的,在她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时,连婚姻都是别人的生意上的筹码。 “光想想,就很可笑,我曾经很讨厌王瑶,因为她能够光明正大的嫁给秦厉北,我也很讨厌你,因为你拥有的是我这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名正言顺的身份,不用被人指指点点的出身。” “讨厌的背后总是伴随着嫉妒,嫉妒却证明了你本身并没有拥有。” 起初听完故事震惊,到现在的紧张,简南喝了口咖啡,平复了下心情,打趣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今天是来找我谈合作的,但是你现在这么说,说我嫉妒,我可是会生气。” “我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人。” “哈哈哈,你的眼光很不错,我的确是个心胸宽大的人,所以,故事到这里结束了么?还是说,这是另一端故事的启程?” 简南很好奇,王瑶和秦世勋既然是前恋人的关系,那么在秦世勋受到沈月芬的指令从国外回来时,王瑶和秦世勋是如何在一个屋檐下生活那么久的,不是因为不爱而分开的情侣,再见面真的会什么都不发生么? 脑海中一道灵光闪现,她的心里渐渐浮现出一个念头,只是这个念头,可能会引爆另外一颗重磅炸弹,不过,简南阿甘地想,她都已经知道了如此劲爆的新闻了,还有什么是接受不来的呢? 百无禁忌,百毒不侵,来吧! “婚礼之后,我重新出国,曾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足北城,但是我妈以死相逼,我只能回来,回来之后,我才发现她和秦厉北结婚之后,秦厉北婚礼当天便谁在了外面,根本没有回家,最后为了王家的面子,是她主动收拾了行李,死乞白赖地住进了秦厉北的在帝豪花苑的公寓。” 秦世勋说到这里,不由得有些庆幸:“他们从来都是各自分房睡觉,一直以来都是,所以我,开始筹划起了我带着王瑶离开北城的计划。” “勇于反抗秦家,追求自己的幸福,真的有勇气。” 像她,就没有秦世勋的勇气,一次次地说想要离开,躲得远远的,谁都找不到她,但是实际上,最后总是差一点点,被柳璃,或者是秦老爷子,或者是其他任何谁,揪住了七寸,无数次的妥协,一遍遍地乖乖的提线木偶。 “原本我已经计划好了一切,正好那时候王瑶和秦厉北也处在离婚边缘,只要秦厉北再和沈扬诺犯一次错误,我就一定能够说服王瑶的哥哥同意他们两人离婚,从而离开。但是意外出现,王瑶怀孕了,这件事情几乎打乱了我们所有的步骤,因为孩子,是我的。” “……” 后面的事情,其实就很简单了,王瑶赌秦厉北不会愿意戴上绿帽子,坚持要生下孩子,然而秦厉北却在王瑶夜以继日的胆战心惊中,沉默以对,并没有说出孩子的身世,后来秦厉北在津市出事,失去记忆变傻子,王瑶更是没有了后顾之忧,而那时候,王瑶变了个人。 她不愿意离婚了,她想要凭借着秦逸的身份,站出来争夺秦家的继承人之位,更何况,那时候秦老爷子是真的很喜欢她,未来看起来很是光明,但柳璃也是这么想的,将孩子带走亲自抚养,任凭王瑶如何吵闹都没有用。 在鸡飞狗跳中,秦逸突然去世,王瑶看谁都是凶手,甚至有一次拿刀割伤过二妈。 就在这时候,沈月芬提出让他和沈扬诺订婚,而在他的印象中,一直和秦厉北爱得痴缠的沈扬诺,却出乎意料但又情理之中的,答应了。 沈月芬以死相逼,王瑶疯疯癫癫,他和沈扬诺订婚,结婚,达成同盟,甚至…… “我忍下了沈扬诺的所有风流韵事,总归是我不爱她,这算是我对她的补偿。然而沈扬诺却突然怀孕了,那个孩子……哈哈哈,现在网络上有句话这么说的来着,喜当爹,估计就是这样……” “我们达成了同盟,她想要的是成为秦家的主人,这个不是我的想法。我想要的是带着我妈和王瑶,离开这里,去外面重新开始另外一种生活。” “虽然我感觉她变了,和我记忆中的小姑娘差别太大,我已经认不出来她究竟还是不是初见时,仍旧怀有赤子之心的小姑娘。不过我还是爱她,从来没有变过。” 秦世勋轻轻地笑了,那是简南在他对面坐下,听他说了这么多曾经发生在他身上,悲伤,难过,幸福,快乐,甚至还有耻辱的故事后,见到的秦世勋,最为温柔的眼神,仿佛此时谈起的,不是一个认识的名字,而是活生生坐在他对面的爱人。 “年少时遇见的那个人,无论时光变幻,容颜老去,还是会为她心动。” …… “所以?” “我想和你结盟,在秦家内部的帮手,还是万秦集团的建设、IT和金融三大事业部,其他的,无论你是想要自己当秦家的掌门人,还是像老爷子说的那样,支持团团那个小家伙,我都没有任何意见。” 依照她所认识脾气暴躁,占有欲强到令人发指的秦厉北,完全不是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脾气,秦厉北应该是知道秦逸与他的关系,那么为什么一点措施举动都没有,甚至还容忍了王瑶将孩子生下来? 秦厉北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可惜,秦厉北现在傻了,想要问原因,也问不出来了,简南搅着青瓷勺,神思飘忽。 她现在脑子很乱,如今整个故事听下来,秦世勋的意思是受够了沈月芬和秦老爷子对他人生的主宰,想要推翻秦家这座牙的人喘不过气来的专制家长,所以来找她合作,反抗秦老爷子。 但是,秦世勋能够相信么? 连路衡的所作所为都神神秘秘的,她到现在都还没有确认自己可以相信路衡,要如何在只听了秦世勋说的一个故事之后,便答应了他提出来的结盟要求? “刚才和沈扬诺的通话,就是我的诚意,而且我所提出来的合作,只是和你同盟,其他人与我们之间的联盟,是没有关系的。”秦世勋身体微微向前倾,双手放置于桌面上,十指紧扣,踌躇良久后,见简南仍旧犹豫着,便又再次抛出了自己的联盟诚意。 “我手里面有能够指认杀害秦逸的凶手的证据,这些证据若是公开,指向的那个人,绝对是你不想看见的,所以,如果你愿意答应我的条件,那么我会将证据交给你,至于你后面要如何处理,我全部不干涉。” “秦逸是你的儿子,作为一个父亲,你怎么会不想要替你的孩子复仇?” 一个孩子,来到世界才短短的一年时间,虽然这个世界令人无比失望,但秦逸那么小,长大之后,自然会有无数的机会,遇见阳光和彩虹。 却被残忍剥夺了生命,那个凶手,该为此付出代价才对。 秦世勋沉静的眸子中,透露出一丝明亮:“他还会回来的,在我和他的妈妈正式结婚之后,或许有机会,他会重新回到我们身边。” 简南愣住,答案可能有千百种,然而秦世勋的这个回答,实实在在地令她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秦世勋似乎能够看到简南的心底去,将她的仇恨和怨怼,看得一清二楚:“搭上自己唾手可得的幸福未来,去报复一个杀人凶手,我觉得不值得。” 这句话,是在告诫他自己,也是希望能够警醒简南,她不愿意承认简南是他的妹妹,但对简南与他相似的,被父母操控的上半辈子,有着同理心。 “算是奉劝你的一句话,那不是原谅,而是不屑于将对方视为对手,这是拯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