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各有各的算盘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零六章:各有各的算盘

简南反复咀嚼秦世勋的那句话,道理是对的,她也都明白,但不是每个明白的人,都能有能力真的做到,她不是那些幸运的人儿中间的一个。 “好,祝我们合作愉快,希望到了最后,我们都能求仁得仁。” 秦世勋伸出手,嘴角轻勾起微笑:“恕我直言,我还是很奇怪,柳璃那样工于心计善于伪装的女人,为什么生出来的女儿,却是你这样的。” 简南打趣:“你这句话的意思是,我没有心机,我们单纯,你们一眼几乎便可以将我看透,对吧?” 秦世勋的点头:“没错,是这个意思。” “那么,先谢谢你对于我品格的夸奖,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并不单纯,一个可以坐到白氏集团董事长位置上的女人,一手将曹爷送进监狱的女人,我的心思并不比任何少,只是,从来不用在那些对我好,没有惹怒我的人身上。” 秦世勋眼睛亮了亮,简南却没有打算在这个话题上面多说下去:“以后我们还是避免见面吧,有什么事情,我的电话你是知道的,打电话就好了。” “好,还有,我们合作的这件事,我希望你能够保密,直到我带着她们两个安全离开北城,到那时候,你想做什么,哪怕是将整个北城变成你简南一个人的王国城堡,我也没有意见。” “这样很好,既然大家有了共识,那么就下次有缘再聚。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秦世勋起身,将简南送到了门口,继而回到了包厢,门锁刚落上,手机便再次响了。 “喂,什么事情?” “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沈扬诺带着怒气的质问声顺着电波穿过来,秦世勋反问:“我有必要连这个都跟你报告么?” “我是你的妻子,你说呢,别忘记了,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我和沈家是你在争夺秦家继承人位置上最雄厚最坚强的后盾,你不要自毁长城。” “依仗?包括给我生一个表弟吗?” 沈扬诺大吼道:“你胡说什么?!秦世勋!你别血口喷人!注意你的言辞!” 秦世勋冷笑,毫无感情的语气,波澜不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怀的是我舅舅的孩子,我告诉你,沈扬诺,我现在不想和你们闹掰,是因为我的母亲还是沈家人,我身上还流着一半的沈家血液,不想让沈家陷入丑闻当中,令沈家的列祖列宗蒙羞,所以最好对我放尊重点儿,否则,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身败名裂!” 沈扬诺拿手机的手都在颤抖,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他怎么可能知道的,明明算好了所有的步骤,不可能有错,秦世勋不可能怀疑的,究竟是谁,究竟是谁将这个秘密说了出去! 沈扬诺如鬼魅般挂掉了电话,抹掉眼泪,披头散发地冲出房间,对着小楼客厅里的一众佣人怒吼:“都给我进来,我有话问你们!” …… 客厅中央,老女佣拉住了正准备上楼的年轻女佣,吩咐道:“快,去告诉太太!就说二少夫人今天又在发疯了,等会儿老爷子有空的话,就将老爷子带过来,让老爷子看看,二少夫人现在的这幅德行!” 年轻女佣称是,脚下的步子却是一步也没有移动过,老女佣喃喃自语:“哎呀,作孽哦!逸少爷过世之后啊,咱们大宅里可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出事,这好不容易二少夫人怀了孕,有了点喜气,结果又被老爷子那天的继承人选择,给气成这样,哎呀,造化弄人啊。” 年轻女佣好奇:“这话,怎么说?” “原先说是大小姐受宠,可那是给外人看的,谁不知道大小姐那是爹不疼娘不爱的,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未婚身孕就算了,却生了个让老爷子另眼相待的儿子!这不,翻身了!” “哦,你这是说,母凭子贵,大小姐将来会是大宅里的主人?” 老女佣嫌弃地瞥了她一眼:“这不是废话么?慈禧太后知道不?整个大清朝的主人呐!!还有啊,大小姐现在还这么年轻,白姑爷不是死了嘛,年纪轻轻地守寡,谁知道以后啊,会遇见什么人也说不定,到时候,可就又是一出大戏喽” 老女佣说到这儿,一顿,催促道:“还不赶紧地,去把咱们将来的太皇太后给请过来!” 年轻女佣赶紧点头,小兔子似的奔走了。 …… 柳璃的卧房,年轻女佣低着头,恭恭敬敬地将老女佣叮嘱她的事情汇报了,见太太没有反应,便偷偷地抬头看了一眼,只一眼,便是心惊。 只见柳璃正在笑,阴测测地笑着,令人不禁毛骨悚然,她将头埋得更低了些,小小声地重新又问了一遍:“太太,二少夫人在闹,您是不是去看看?” 柳璃轻笑了声,嗤讽道:“这种事情,你应该找的是二少夫人的正经婆婆,找我做什么?我要是过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又想对她们的宝贝孙子动什么手脚呢。而且啊,家和万事兴,老爷子最近心情不好,就不要那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去麻烦他了。” 话落,柳璃似乎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冲,便换上了一副温和无害的笑容,柔声道:“你去吧,去告诉月芬姐,把情况一说,月芬姐自然会过去劝劝的,到时候,大家都平安无事。” 年轻女佣应声,迅速地推门出去。 柳璃等到了门重新合上,才拿出手机给路衡打了电话:“喂,衡儿啊,你妹妹她现在究竟是怎么想的?我想见她,她现在翅膀硬了,竟然敢拒绝我的电话!” 路衡翻着手里的照片,时间显示就在几分钟前拍摄的,照片里的主人公,是简南和秦世勋。 “团团是她的初心,你大可以安心,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擅自决定团团的人生。” 柳璃仍是不太相信,但路衡语说的笃定,她也只好暂时先如此认为,但她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告诉路衡:“老爷子已经知道了,我们和你有过接触,估计,他接下来会连我也开始防着,你上次说的那件事,我们最好快点开始。” 路衡点头:“很快就会开始了。” …… 回到家,秦厉北像往常一样坐在客厅玩游戏机,团团这次难得没有和秦厉北一起沉迷游戏不思进取,而是抱着书,裹着他的小毯子,缩成一团,认真地翻着书。 董少不在,屋子里剩下的就是他们两个和刚回来的她自己。 貌似很久,没有三个人一起待着的时光了,简南撸袖子,笑起来,问道:“谁要和我一起做好看又好吃的蛋糕,把你们的手举起来哦!” 咻!咻!’一大一小纷纷高举双手,秦厉北瞬间丢了游戏机,团团啪地把书合上,拽着小毯子便冲她奔过来,简南伸开双手,一把将小肉团子抱住。 “你太沉了你,以后每天在家跑步俩小时,舅舅陪你一起!” 秦厉北本来欢快地朝简南走过去,结果走到一半便被定住了,他这是被殃及了?不带这样的,团团减肥为什么要捎上他啊!不服! 然而简南没有给他构思诉状的时间,立马问:“傻大个儿,乐意不?不乐意的话,我让路衡来带着团团一起运动,反正他也要带铮铮的,正好一起,还充分利用资源,节省了时间嗯!” 那是不可能的,他的儿子,凭什么让别的男人教着,想得美! 秦厉北立马点头,冲到简南面前,讨好地将团团抱进了自己的怀里,认真承诺道:“我会好好跑步的!不对,我会和团团一起好好跑步的!” 简南奇怪地看着他,观察半天后,见他连扣子都钮错了一颗,便不再怀疑他是不是恢复了,着傻大个儿,估计是又从电视上面看见什么戏码,模仿过来了吧。 想到这儿,简南也没有多想,直接带着秦厉北和团团杀进了厨房。 …… 万秦集团,董事长办公室,秦老爷子拄着拐杖站在落地窗户前,余晖洒进来,透过玻璃折射出了彩虹般的颜色,碎了满地。 “老王,你说艾家的那个女儿,这次回到北城来,是想要做什么?” “老爷子,可能只是回来旅游的,也说不定,艾家势力早就在三十年前就被连根拔起了,就算是艾家的人回来,他们的地盘主要在北美和欧洲,恐怕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在北城,您的眼皮子底下,闹出多大的风浪来。” 秦老爷子长叹一口气:“我倒不是全然担心艾家的报复,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了,应该知道,艾燊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 眼神悠远,看向了不知名的远方,层叠的云帘之后,影影约约看见的那人的音容笑貌,秦老爷子继续道:“既然艾燊出现了,那么,必然代表我做的那件事,艾燊也知道了,估计,他是恨我的,我更加担心的是,艾淼的回国,是艾燊亲自策划的,那么,飓风要来了。” 如今到了这个地步,管家亦是忍不住叹气了:“老爷子,您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在我面前,你还有什么话不当说的,尽管开口,我不会怪你。” “老爷子,儿孙自有儿孙福,或许您是时候退休了,秦家在云城有一处避暑的别院,我陪着您到那里去,好好地修养身体。只要您还在,秦家就不会有问题。” 秦老爷子摇头:“时间来不及了,在我走之前,我一定要将为秦家,安排好最合适的那个守门人,原本是厉北那孩子,但现在看来,我终究是老了啊,控制不住那头狼王了,而世勋,他的心思太过幼稚,也太容易心软,不足以担当大任,现在,只有团团那孩子了。” 秦老爷子深深吸了口气,才缓缓地说:“幸好还有那孩子,是将厉北和简南两人和秦家永远绑在一起最好的锁链,我得趁着我还说得动,将这件事情,板上钉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