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有那么难吗?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零七章:有那么难吗?

蛋糕的制作过程繁琐,简南三人正在厨房浴面粉奋战,大有不成功便不罢休的气势如虹。 而唐嫣然会突然出现,是简南没有想到的。 她还有不清楚唐嫣然和白月笙的关系究竟为何,更何况,之前江云帮曹爷探寻城南别墅格局的时候,唐嫣然也参与其中。 按道理来说,既然唐嫣然能够参与到曹爷对付城南别墅的计划中,那么她和曹爷的关系应该是不错的才对,甚至可能是曹爷的得力助手,然而如今唐嫣然却是想要将曹爷置之死地,夺走曹爷原先的位置。 直觉告诉她,唐嫣然是一把锁,可以解开牵扯到了白氏集团,兴和曹爷,元北金茂,甚至还有路衡之间,一团乱麻的关系。 然而这个前提是,她可以凭借自己查出来,但世间事情,总有一两件,是除非自己愿意开口,否则别人绝对不可能知道的,唐嫣然愿意自己说出来么,简南想。 “小姐,这个女人,咱们是见呢,还是不见呢?” “见。上茶,对了,让她稍等十分钟,我换身衣服再去。” 刚才和团团玩面粉玩疯了,一时间忘乎所以,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净的,出去贱人太失礼。 缇娜领了命令出去了,团团正趴在烤箱面前,又大又圆的黑溜溜的眼睛,认真地期待着他的蛋糕,根本毫不关心缇娜进来说了什么,倒是秦厉北好奇地问:“唐嫣然是谁啊?南南你的新朋友啊?” “还记得之前欺负你的那群坏人吗?” 秦厉北摇摇头:“不记得。” 简南无奈:“不记得也是对的,欺负你的那个人叫做曹爷,而唐嫣然就是他手底下的一个人,但是现在我因为要从欺负你的那个人手里头,将原本就属于我们的东西拿回来,所以啊,唐嫣然现在是和我们合作的了。明白么?” “合作是什么意思?是在一起吃饭吗?” 简南失笑,若是清醒时候的秦厉北听见自己这么问,一定会暴跳如雷,直接将自己揍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但是现在的傻大个儿不知道,还真的就是情有可原的,简南明知道解释了,傻大个儿也有可能因为一些词语的陌生,而完全不懂她在说什么。 但是简南还是想要解释一下,她一个人记着这些事情,实在是太累了,简南想,至少,有个人可以让她说说话,聊聊天,就算不明白,只要愿意安静地听着,就很好了。 “合作就是,她想吃苹果,我想吃香蕉,但是现在,苹果树太高了,她没有我的椅子就够不着,而香蕉在她的家里面,如果她不开门的话,我也拿不到。” “我们把椅子借给她,她帮我们开门!” “哇唔!我们傻大个儿变聪明了啊,没错,就是这样,但是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她是不是真的愿意帮助我们,还是个大问题,我们要小心,绝对的小心,不然,她摘到苹果之后,立马关门,甚至连椅子都不还给我们,那就完蛋了!” “是哦是哦,是这样的,咱们还是要小心啊!” 简南伸手,却发现自己海拔有点矮,于是乎只好踮起脚尖,站高了,轻轻地拍了拍秦厉北的肩膀,欣喜地表扬道:“看来,让你和团团一起上学还是有效果的,至少听得懂我在讲什么了,好好努力,至少恢复到以前的十分之一也好。” “好啦!等会儿缇娜会来帮咱们把烤好的蛋糕拿出来,你们先等着,别乱动,我去去就回来!” 秦厉北倒是在一瞬间明白了简南在说什么,没有闹小孩子脾气,在简南的惊讶中,挥挥手跟简南说再见了。 …… 简南端着水果盘走进客厅的时候,唐嫣然正站在一面墙面之前,简南原本不应该多想的,如果唐嫣然不是站在小止的画像前,看得出神的话,她的怀疑也不会更加加深。 画像是她请人专门画的油画,有两副,一副在她决定回国的时候,被她留在了小镇的房子里,而这一副,小止躺在白月笙亲手制作的那架婴儿摇篮内,咬着小指头,迷蒙地眨着大眼睛的样子,肉嘟嘟的,粉.嫩嫩的婴儿肌肤,还有一头天然的小卷发,可爱极了。 她这是带的唯一一样能够令她想起有关那栋房子的一切的东西,前不久,团团将它翻了出来,非闹着要挂起来,她拗不过那个小家伙,只好命刀疤找了钉子,给挂起来了。 “很可爱的小宝贝。” 察觉到简南靠近的脚步声,唐嫣然道幽幽道:“一头的小卷毛,毛茸茸的,和她父亲长的真是像极了。听说,叫小止,是单名吗?” “对,白止,她的父亲亲自取的名字。” 唐嫣然赞赏:“很好听,很好念,真羡慕你,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儿。” “谢谢。” “小止有干妈了吗?” 简南只当是闲聊,没有多少防备便回答道:“还没有。” 唐嫣然突然笑了起来:“不知道,少夫人你介不介意,我毛遂自荐,成为这位小公主的干妈。如果可以的话,咱们的合作关系,有了这一层,会更加稳固。” 简南实打实地惊讶到了,她想过唐嫣然若是真的要白月笙有关系,便会旁敲侧击地向她打听白月笙的事情,然而千万分的没成想到,唐嫣然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干妈? 亏她想得出来,也说得出口,唐嫣然究竟在想什么? “唐小姐,为什么会有这样,如此令人,惊讶的想法呢?” 唐嫣然敛眸,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丝悲痛。 “自然是喜欢这个孩子,而且,如此安排,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不是么?少夫人,你放心,我不会对小止做任何过分的事情,我如果真的成为了她的干妈,会真心疼她!” 简南故作轻松地笑开来,转身走到茶几边坐下,招呼唐嫣然道:“唐小姐能够如此喜欢我们小止,我真的是很高兴,来,先坐下来,这件事情,我们可以稍后再来商量。” 说着,简南将水果盘推到唐嫣然面前:“来,尝尝看这些水果,都是刚从南方空运来的,保证新鲜和甜度的。” 简南的转移话题式拒绝,唐嫣然自然是明了的,于是乎也没有再继续逼近下去,想要多见见那个孩子,总有机会的,竟然能那么相像么,那双眼睛。 刚刚一瞬间,她都要以为,那个懵懵懂懂的孩子,就是小时候的那个男人了。 “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 “请说。” “兴和话事人的选举,放在下周五,到时候,希望我们之间,都能够心想事成。” 简南犹疑,反问:“这件事情,电话里面就能告诉我,唐小姐不至于还因为这件事专门过了一趟吧?大可不必的。” 唐嫣然摇头,神色渐渐严肃起来:“我来的目的,是为了要告诉你另外一件事,一件绝对需要我们两个共同引起注意的事情,那就是,元北集团的总裁——路衡选择了曹器,作为自己在兴和内部的联盟对象。”唐嫣然一顿,质疑道:“不知道,少夫人您对于这件事情,知不知情,毕竟我们是现在是合作双方,我还是诚挚地期盼着,就算是输了,少夫人您也能让我输得明白些。” 听唐嫣然说到这里,简南也是明白了,唐嫣然这是在怀疑她不是真心要和她合作。 但是这还真的冤枉她了,这件事情,若不是唐嫣然今天老告诉她,很可能直到曹器成为兴和的话事人,她都还蒙在鼓里面,什么都不知道。 “唐小姐,不管你信不信,我可以保证,路衡与曹器的联手,并不是我的计划B,这件事情,你又是如何知道的?会不会是曹器专门放出来的烟雾弹,目的就是为了帮他自己造势,顺便瓦解我们之间合作的基础信任,达到他自己坐上兴和话事人位置的计划!” 唐嫣然笑了,拿出了一叠照片:“你连自己被跟踪了,都不知道么?” “什么意思?” “我原本是派人去跟着曹器的,拍回来的照片显示,曹器在一家餐厅和路衡见过不止一面,甚至和路衡勾肩搭背,关系很好的样子。后来,我的人发现,路衡从一个私家侦探模样的人手里头拿过了一卷档案袋,同时他发现,那份档案袋上面,写的是你的名字。至于里面的内容,我想,少夫人如此聪敏,应该是知道,档案袋里面,会装着什么东西的吧。” 唐嫣然递给她的照片,拍摄手法刁钻,但拍摄到的内容却是极为清晰的,一看就是专业人士所为,而她清清楚楚地在照片上,看见了唐嫣然口中的档案袋,的确是她的名字。 “前面我认同你的观点,我会去找路衡问清楚,但是,你说的第二点,我不信。” 那个因为失而复得,对自己这个妹妹总是小心谨慎的路衡,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不会派人调查她的!她不相信!决不! “你怎么能确定,关于我的那份档案,就是路衡下的命令调查,呵,如果是有心人为了离间我们之间的感情,而故意寄给他的,并且设计了这么一个局的话,我岂不是误会了他!” “我手下的人,立即跟着那个穿风衣戴墨镜的男人出去了,后来从那人口中套出来,是路衡要他那么做的。” “或许是有人吩咐过他,让他在被抓住的时候,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给路衡呢!” 唐嫣然冷然一笑,面露嘲讽:“相信你被背叛了,有那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