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再见,即是路人。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零八章:再见,即是路人。

承认,自然是没有那么难,只是,不想罢了。 是的,她不想,不想用那么恶心的字眼去为她和路衡的关系,做一个定义。 唐嫣的嘲笑和不屑落在她的眼里,仿佛如针刺一般伤人,路衡派人调查她,背后代表的是路衡根本没有将她当做自己人。 “虽然我们的合作关系只会持续一段时间,只要我们拿到各自想要的东西之后,自然就会各走各的路,但是我不想在还没有成功的时候,你便被人先解决掉,那么,我现在的投资,就是打水漂,不是很冤枉。” “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自然会调查清楚。” 简南真诚道:“谢谢你今天来告诉我这些,看来,我们的合作关系,存续时间,还是值得再考虑考虑。如果可以,在兴和话事人的选举之后,我们还是可以讨论一下,继续合作的事情。” 唐嫣然看着简南,看着她的脸,突然觉得恶心起来,这张脸,她曾经无比的熟悉,五年前,在手术室内醒来的那一刻,她曾经想过将桌边的水果刀,插进自己的眼睛里。 然而最后还是没有那么做,白月笙就坐在她的前面,双腿交叠,手里随意翻着他亲手编纂出来的,关于她的所有资料,从什么样的家庭出生,读过的幼儿园、小学、中学,甚至是大学和研究生,就连上学期间谈过几个男朋友都有。 从那以后,她可以是任何人,唯独不能是她自己。 “少夫人,我真的很羡慕你,可以活得如此糊里糊涂,但是真想知道,在你解开真相的那一时间,会是什么样子的。” 唐嫣然此话,简南是不明白的,但是,突然间,一个熟悉的名字在耳畔响起,和眼前的女人,一模一样的名字,两张不同的脸,同一个名字,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唐嫣然,那个白月笙曾经带回简家的女朋友,甚至一度谈婚论嫁的女朋友,也是叫做唐嫣然,难道真的是她么,可是,长得不像,虽然说眼前的唐嫣然看着还是很面熟,但她绝对不可能将两人弄错。 “是巧合吧。” 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的简南脱口而出,唐嫣然却似乎猜到了她想的是什么,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巧合?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的巧合,巧合多了,可就是用了心的。” …… 另一边,刀疤从李功那边接接过了他调查多日的结果,仔细将厚度不薄的调查报告看完了之后,心塞塞地问:“这件事情,我们要现在告诉小姐么?” “既然是小姐吩咐了的,现在结果既然出来了,自然是要告诉小姐,但是我给你先看这份报告的原因是,或许我们可以找个比较委婉的方式,将这件事告诉小姐。以免……” 后面的话,李功没有说出来,但是刀疤是明白的,他经历的事情,几次在鬼门关走了几趟的人,看了这个还是觉得无法置信,不是惊讶了,是觉得恐怖。 “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心情,才会答应做这种事情。” “这个唐嫣然,我看着就不是个好人,现在小姐和她还有合作,对了,刚才缇娜打来电话说是,小姐和唐嫣然在别墅见面,我现在就回去看着,以免唐嫣然对小姐做出什么事情来!” 说做就做,刀疤将报告合上,塞进文件袋里面收好后,便转身要走。 李功简直要被刀疤风风火火的脾气气死,忙追上去交代:“你等会儿过去的时候,先别惊扰唐嫣然,让她知道我们调查过她,就说有点事情需要小姐的签名,文件在楼上,然后将小姐带到书房,再给小姐看这份文件。” 李功担心的是,他们两个大男人,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知道了之后,都会觉得心惊胆颤,简南是当事人,而且与那件事情有关的,还全部都是她最亲密的人,到时候只怕简南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若真是那样,让唐嫣然知道他们调查她,在背地里防着她,关于兴和话事人和南国娱乐城的股份,很可能会出现变数。 两人正说着,秦厉北却走了过来,面无表情地问:“这是什么?” “小姐吩咐我们调查的唐嫣然的背景,这是调查之后的报告。”刀疤嘴巴里面是藏不住事情的,听秦厉北问,便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才后知后觉地看向四周,担心身边是不是有外人。 李功点头,算是示好,解释道:“先生,我们正准备将这份文件拿给小姐过目。” “唐嫣然是要帮南南拿到香蕉的人吗?我要看看她是谁!” 话音未落,在刀疤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装有调查报告的文件袋子便已经到了秦厉北的手里。 秦厉北也就是随手翻了翻,而后,在刀疤和李功两人惊得张大了嘴巴的时候,秦厉北将整份的文件,撕掉了。 “先生!你别搞破坏啊!这可是要给小姐看的,小姐正跟唐嫣然谈话呢,万一被骗了可怎么办?”刀疤快哭了,忙回头去问李功:“你那儿有备份吗?” 李功点点头:“备份是有,但是,在后山,现在回去拿的话,恐怕要一段时间。” 秦厉北仿佛没有听见刀疤的哀嚎,还觉得撕碎的不够彻底似的,又继续将碎纸片给全部扯掉,紧接着,将已经是一团废纸的报告,重新塞回文件袋,然后还给了刀疤。 “先生,这个不是给您玩的啊!” “南南说,家里面所有的东西,我想做什么都可以。” 听到秦厉北的回答,刀疤有一瞬间想要仰天长啸,所以说,自家先生现在是被小姐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熊孩子了吗? 这句话,说的还真的是有道理的,城南别墅额东西,他家先生还真的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刀疤真的是无法反驳啊! “好吧,先生您高兴就好!” 和失忆了先生理论,是他的错。 “我现在回去将备份拿过来,反正你也看过了,你先去找小姐,将这件事禀告,等会儿我回来之后,会将报告重新补上。” 李功提出了解决方案,刀疤觉得很不错,立即同意,然后带着非要一起跟过去的秦厉北,往别墅客厅的方向走去。 …… 客厅,唐嫣然见简南知道了路衡在调查她的事情之后,便一直神不守舍的,便知道今天在这个时候,再谈兴和话事人选举时候的事情,也不会有什么进展了。 唐嫣然起身告辞,简南本要送她出去,却被唐嫣然婉拒了。 “下次见面,就是在话事人选举之后了,希望,到时候坐上那个位置的,不会是曹器!” 自然是不会的,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坚持什么了,或许老天爷早就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展现在了她的面前,而她的不相信,只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害了更多的人。 比如,现在像某只大型犬类挂在自己身上摇尾巴傻乎乎的,傻大个儿,比如,她的两个孩子。 “我答应过的事情,从来说到做到。” 唐嫣然璨然一笑,没有再说什么,直接离开。 …… 一分钟后,客厅里面只剩下了她自己一个人,屋子里暖气开的很足,她握着手机,指尖冰凉,手机屏幕上,联系人写着路衡的电话号码,刺眼醒目。 简南眼睁睁看着自己将电话好吗拨了出去,没一会儿,路衡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阿南,有什么事情吗?” “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 电话那头的路衡依旧很是温柔:“是公司里出了什么问题吗?还是秦老爷子又找你了?你说,我听着呢。” 简南咬牙,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将自己要问的话,一字一句地从齿缝间,蹦出来,她问道:“你派人调查我,是吗?甚至还派人跟踪我的行踪,对吗?” 路衡一震,他在找到那个侦探的时候,有想过事情会有爆出来的一天,但是,决计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样的快,电话那头的简南没有说话,但是他知道,简南在等他的解释。 否认,还是就此承认,路衡犹豫了。 “你对我有什么疑问,为什么不能直接问我,而是要调查我呢?江云和你的关系,也是真的吧,江云没有骗我,你却骗我说,你和江云没有关系。路衡,你还骗了我多少?秦厉北遇袭的事情,你是不是也事先知道?” “路衡!!!你还是我最开始认识的……” 简南憋不住,眼泪无声落下:“那个,笑得像天使的路医生吗?” “路衡,你不信任我,你觉得我会背叛你,对吗?” 简南的心境,如一滩死水,波澜不兴。 “路衡,我们从此以后,再见,即是路人。” …… 刀疤到的时候,简南刚好和路衡打完电话,秦厉北一见到简南便立马扑了过去,张开一双长手,直接将简南圈在了自己的怀里,头枕着简南的肩膀,讨好地撒娇。 “南南,我突然好想你啊!” 刀疤一顿,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有种自己不应该在这里,而应该在千里之外的错觉。 “什么事情?” 简南一手抓住了秦厉北在她腰间晃来晃去的手,一边问刀疤:“这次是元北还是白氏?” 刀疤摇摇头,明明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此时竟然不敢去多看简南的眼睛。 “小姐你让调查的唐嫣然,报告已经出来了,李功有点事情过不来,让我先将结果告诉您。” 简南心里咯噔一下,而后缓了很久,直到秦厉北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南南,我要吃酒酿丸子!”,简南这才回过神来,道:“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