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唐嫣然的过去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零九章:唐嫣然的过去

接下来,刀疤告诉简南的调查结果,的确如简南所猜想的那样。 现在兴和的唐嫣然,就是十年前,白月笙的女朋友唐嫣然,纵然名字没有变过,但是容貌变了,所以简南一时间没有认出来,只是觉得熟悉。 “唐嫣然在七年前接受整容手术,这场手术是在白氏集团旗下的私人医院内进行的,当时邀请的主刀医生,还是从H国专门请回来的专家,手术原本很成功,但是出院一个月后,唐嫣然在海港港口的简氏码头爆炸案子中受伤,重新进行了第二次的手术,之后面容很难恢复到原先的样子,主刀医生便只能尽力将其恢复成五官最好的状态。” 刀疤欲言又止,若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很难相信,这真的是真实存在发生过的事情,而不是有人在讲恐怖小说。 “既然我让你开口,你就不用担心,我会承受不了你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 刀疤点头:“是这样的,唐嫣然第一次做的整容手术,模板是,以小姐您为参照蓝本,唐嫣然第一次整容后,与小姐您,长得一模一样。而第二次爆炸后受伤,不得已才将某些假体和填充物取出来,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简南手抖得不成样子,身后揽着她的秦厉北察觉到了她的异常,将她搂得更紧了些,甚至偷偷地将她的手握进了自己的掌心。 原来她莫名对唐嫣然觉得熟悉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唐嫣然的面貌在某些程度上,与自己有那么几分相似。 试想想看,你看了二十几年的自己的脸,突然有一天出现在别人的脸上,也是会觉得似曾相识的。而这一切,最令简南头痛的是,原因。 究竟是为什么? 七年前的整容手术,那时候她正在柳璃的精密安排下,准备出国留学,据她所知,白月笙是像个平凡的白领上班族那样,朝九晚五,白月笙为什么要让唐嫣然整容成她的样子? 这个答案,现在白月笙死了,那么估计这世界上除了唐嫣然之后,是不会再有第三人知道了。 而爆炸案,应该就是她被绑架的那一次,简承佑为了救她不仅变卖所有家产去付绑匪的赎金,甚至为了拖住绑匪追赶她的脚步,而将自己与绑匪锁在码头仓库里,那里面全部都是易燃易爆的化学物品,一颗炸弹的爆炸,尸骨无存。 唐嫣然那一天也在那里吗?她去那里做什么? 简南的问题很多,她希望刀疤能够给她一点点答案。 被简南希冀的目光盯着,刀疤有点紧张,他搓搓手,认真道:“之后,唐嫣然进入兴和成为曹爷的伴侣之一,凭借聪明的头脑帮助曹爷解决了兴和内部的很多问题,我们是怀疑当初南国娱乐城,曹爷能够那么轻松地拿走大半股份,就是因为有了唐嫣然的帮助,因为立下过不少功劳,唐嫣然因此得到了曹爷的信任,在兴和也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四年前,在白氏和元北竞争金茂度假村项目的时间点上,唐嫣然应聘元北的项目部实习生,高分通过考核,一年的时间从实习生到项目总监。” 听到这儿,简南不禁疑惑,像是原本如此大型的集团,在晋升高级管理人员的时候,一般都是要对其的身世背景进行调查的,为什么那时候竟然没有查出来,唐嫣然和兴和曹爷有关系? 刀疤也看出了简南眼中的疑问,立马解释道:“那时候,唐嫣然的晋升是一个特例,本来是应该进行调查的,但是那时候津市情况紧急,唐嫣然被派到津市的时候是特派员,回来之后直接升职,而那时候先生的情况,小姐您也是知道的,整个集团人心惶惶,对于唐嫣然的调查便搁置了,等到重启的时候,唐嫣然已经从集团辞职。” “那她是什么时候进入集团旗下的南娱,甚至当上南娱当红艺人的经纪人,这点没有人察觉到不对劲儿么?” “这一点,是……” 刀疤纠结了,简南对他们再好,他们毕竟也是君臣关系,但路总和小姐的关系看起来很是不一般,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路总的坏话,好像不该说,但是好像不说的话,在当下,又不是尽忠职守的必表现。 刀疤的犹豫被简南看在眼里,简南瞬间明白了,在元北集团里面,谁能够将一个总监级别的管理人员调派到旗下子公司,却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呢,答案只能是路衡,别无他想。 事情讲到这里,简南似乎已经可以将这件事情全部完整串起来了。 路衡早就知道唐嫣然是兴和卧底的身份,他与唐嫣然之间一定有过协定,或者说,路衡与曹爷之间有过约束,比如曹爷路衡解决掉秦厉北,而路衡在元北集团、南国娱乐城,甚至是城南别墅的利益中让步,与曹爷共享利润。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唐嫣然效忠的幕后老板,是白月笙,她现在不知道白月笙和唐嫣然曾经做过什么交换,但白月笙一定是许诺了唐嫣然一个十分足够有诱惑力的承诺,才让唐嫣然死心塌地地为白月笙做事。 这也能解释,在唐嫣然负责的那一年时间之内,白氏集团能够得到金茂度假村第二期和第三期工程的施工权。 “还有什么?” “唐嫣然和白月笙都在同一家孤儿院待过,他们应该就是那时候认识的,而且,唐嫣然和董少爷的关系,也是说不清道不明。” “什么?” 这其中还有董邵的事情? 刀疤点点头,郁闷地都快要捂脸了:“董邵和唐嫣然曾经被拍到过一同出入董少的公寓,一直到两天之后才一起出门,虽然这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是从唐嫣然为此还专门动用了兴和的势力来看,有些欲盖弥彰。” 董邵现在还住在别墅里,虽然说现在不在,但是等会儿回来,她是不是应该找董少开诚布公地谈一谈,董邵身上也有很多谜团,至于究竟是什么,她没有兴趣去过多的了解,但是这件事,他和唐嫣然的关系有多好,交情有多深,这件事情,她必须弄明白。 苏妈为江云提供城南别墅的内部信息,路衡和曹爷联手,现在还派人跟踪调查她,她所坚持的互相信任的世界,已经处于逐渐崩塌的边缘,简南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拯救自己那岌岌可危的信任感了。 “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 简南佯装我很好的样子,落在秦厉北眼中,他心里开始打鼓,秘密终会有被揭穿的一天,若是有一天,他脸上的面具被简南亲手揭开,简南会是什么反应? 必定不会原谅,这是他自己已经能够预见的未来,所以,他这辈子,会一直戴着这张面具活下去,直到带进坟墓,带到下一辈,哪怕永生永世地瞒着她,也在所不惜。 十分钟后,刀疤站得腿酸,缇娜过来询问小止醒了在哭,要怎么办的时候,简南才回过神来,吩咐刀疤:“等会儿董少回来的时候,直接将人带到书房,我有话对他说,还有,帮我安排明天去元北集团实地考察的事情,作为元北集团的大股东,连去看一眼都没有,不管是对于董事会成员,还是集团的员工来说,都真的是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刀疤领命,简南继而询问缇娜:“找到艾淼的落脚点了没有?” “我们派出去的人已经在全北城进行地毯式搜索了,应该会很快就有回应。” 简南赞赏地点头,缇娜做事风格很是果断,是她很喜欢的方式,简单直接,而且,她相信,缇娜绝对不会背叛现在的生活,因而也绝对不会背叛自己。 …… 简南上楼,秦厉北跟在身后,刚接近房间,便听见小止洪亮的哭声,小止一直是个很乖的孩子,平时只要吃饱了,丢个她一个小玩偶,她自己能抱着睡一天,比团团每天研究如何上房揭瓦的活泼劲儿来相比较,根本就是小天使。 今天会突然哭成这样,还是很罕见的,简南这段时间忙晕头了,都没有好好地抱过这个小宝贝了。 “亲亲~麻麻来啦~小止想做什么,来,让麻麻看看是不是尿了,还是饿了呢?” 简南将团团抱在怀里,温柔地哄着,小止睁着清澈干净的大眼睛,圆溜溜地转来转去,最后目光落在了秦厉北的脸上,好奇地咂咂嘴,还伸出小舌头,舔了下嘴唇。 秦厉北蓦然间挺直了脊背,背后瞬间冒出了冷汗,孩子的眼神太过干净,他猛然间有点不敢和她对视,这个孩子,本来不应该留在这世上的,如果那天不是因为,有了她的哭声,心脏濒临停跳的简南重新恢复了血压和心跳数,他恐怕便不会允许白月笙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 蓦然间,小止在简南轻轻摇晃地怀抱中,朝秦厉北咧嘴笑了,脆生生的笑声,在粉红色的婴儿房里,格外的温暖。 简南抿唇,微微一笑,松了口气地在小止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就好像在小镇的房子里,每天晚上入睡前,白月笙都会送给她的晚安吻一样。 我在呢,别怕,祝你有个好梦。 秦厉北在小止天真单纯的笑容中,默默地转过身去,我真的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所以,叫做小止是吧,离我远一点,不要对我笑,我没有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