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一十章: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书房内,满室花香,简南站立于窗前,外头的积雪早就化开了,春节那段到处喜气洋洋的日子里过了之后,日子便又恢复了一大堆阴谋阳谋的算计之中,简南不由得想,明年的这时候,还会是这样的么?应该是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董邵心底在默念,千万不要是因为艾淼,千万不要是因为艾淼…… 简南对待曹爷不留余地和人情的处理方式,对他来说,几乎是在他的脑袋上面狠狠地敲了一把榔头,他眼中温柔善良绝不会生气的南姐,就这么化为了母狮子,平地一声吼,直接将在城东耀武扬威了三四十年的曹爷狗薅下了马,简直可怕! “南姐,缇娜说你找我,什么事情?” “董少,其实我很好奇,你除了是东升集团的少东家之外,还有什么身份?和曹爷的关系,和唐嫣然的关系,和江云的关系,甚至是,你和白月笙之间有过什么交易?董少,你还真的是由无数的谜团构成的,一层层剥开你的面具之后,我会看见一个什么样子的董少呢?” 董邵不知道简南她已经得知了唐嫣然的过去,此时此刻,刚送完艾淼回来的时候,做完坏事的董少还想着打呵呵混过去:“你一层一层地剥开我的心,你会鼻酸,你会流泪!” “呵呵,很好听啊,不愧是当红歌手,但是,对于一个连实话都不肯跟我说的人,我要怎么才能将他当做我的好朋友,甚至愿意让他住在我的家里面呢?” 董少心尖暗暗地抖了抖,说这话时候的女人,明明满脸写着温和无害,但他就是无端端地感觉到了冷意,暗中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寒,几乎要哆嗦着牙齿缩起来了。 “不想说的话,自然可以不用回答。明天,我会吩咐刀疤帮你在高顿酒店定一间总统套房。” 董少几乎就要哭了,他倒是想实话实说,可是一边母狮子,一边是狮子王,哪一边都是个死,他现在是要开始纠结,到底用哪一种死法比较妥当了么? 院子里面三只小狗闹成了一团,那是金毛前不久生下来的,也不知道是跑到外面哪边疯玩,结果怀了孕,生下了三只金色和白色交织的小奶狗,看着十分可爱,简南也就让它们住下来了。 长得最壮实的那只突然撒欢地往其他两只身上扑过去,顿时像颗炸弹在雪地砸了个大坑,然后洒了其他两只一身的雪花,其他两只还傻乎乎地笑着,就势在雪地上面滚了一圈。 这样真好,简简单单无忧无虑的,她现在竟然连几只狗都比不过了,天天地被这些事情烦的要死要活,成天提防这个,怀疑那个…… “我知道了,董少,后会有期吧。” …… 隔天,刀疤便陪着简南去了一趟元北集团,别说是元北集团里面的同事对简南的出现感到万分惊讶,就连路衡,都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简南跟着路衡到了总裁办公室,秘书送上咖啡,门关上之后,办公室只剩下了简南和路衡两个人,面面相觑,简南环顾整个办公室,恍然间,惊觉,这间办公室,已经没有半分秦厉北留下的,之前的痕迹了。 她这才想起来,原来,这间办公室在两年多以前,是秦厉北的办公室,是他指点江山运筹帷幄的战场,在这里,他做下了无数个决定,为元北集团的未来,勾画了无数的线条,哪怕他继续痴傻下去,三年还是五年,或者是十年,元北集团的经营都不会出事。 但是,这间办公室,两年多前,她还只是这里的一个小小的生活助理,每天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都得盯着,甚至还得帮秦厉北为他和沈扬诺的见面安排餐厅,而办公室的书案桌上,是秦厉北最喜欢的雪兰,而书案右边墙上有一个空气加湿器,秦厉北鼻子极易过敏,原先死扛着没有让任何人知道,后来她撞见之后,便买了一个来安上,他也没说什么,现在…… 简南往那边看去,已经被拆掉了,整个房间的基调已经全部改变,纯黑白两色系的装修风格,换成了暖黄色的主色调,看着给人的感觉是更有人情味了,也更加舒服。 “你怎么会突然过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下面的人没有为难你吧?” 路衡端了茶过来,将咖啡换掉了,温和地解释道:“喝茶吧,咖啡喝多了,你等会儿胃又开始不舒服了。” 路衡真的是个很体贴的朋友,家人,无论是哪个角色,对于能够拥有路衡作为家人来说,无论是对于谁,都是一个值得双手合十感激涕零的结局。 “这个月的年初股东大会,和各部门高层会议,具体的开会时间是什么时候?今年,我会按时参加的,所以请路总通知下去,任何有关这两项会议的任何事情,都麻烦通知到位。” 每年年底的股东大会,是总结,然而年初的股东大会,却是每年集团战略部署的开始,而年初股东大会之后的各部门高管集中会议,也是各个项目的启动基础。 秦厉北书房的架子上,有很多企划书,全部是秦厉北看过之后,亲手做过批注的,而每一份,她知道在每个企划案的提议人那里,都有备份,只是现在,不知道这些秦厉北曾经寄予厚望的项目,究竟有没有真正的施行起来,或者说,路衡这么久时间以来,在其位,究竟谋了什么?简南对于不知道自己身世前的路衡是百分百无条件相信的,但是对于现在的路衡,在自己面前,对她自己笑得温柔无害的路衡,她想要相信,却害怕受伤。 她相信了艾燊和艾淼一次,得来的却是害死了白月笙的命,她已经不知道继续盲目相信下去的自己,究竟还能不能承受得起,下一次的代价。 简南的出神,落在路衡眼里,是看得出来她的异常的,别的不说,就单纯是今天到访集团大厦的简南,连努力维持的笑容都可以看得出来,很是勉强。 “你怎么了?心情不好?谁欺负你了?” 简南摇头,抱着手上的茶杯,略带贪婪地汲取茶水透过青瓷底透出来的温度,待心情稍稍平定了些后,才缓声开口问道:“路总,我们很熟悉么,现在我们的路人关系,还不是可以互相关系对方心情好不好,有没有受欺负的程度吧?” 路衡被简南的回话怼得难受万分,从那个电话开始,他便已经猜测是简南知道了点什么,可能是曹爷那边对于袭击亲历比的放纵,还可能是关于唐嫣然和江云,更有甚者。 在简南说出再见是路人那般决绝的话之后,路衡迟迟未有任何动作去解释的原因,其中之一便是他拿捏不准,简南究竟在意的是什么。 然而貌似在意什么也是无关紧要的了,恐怕最后无论如何,简南还是会站在秦厉北的那一边,拿起长矛和盾牌,为了守护秦厉北的王国,而奋勇杀敌,哪怕敌人是她的亲哥哥。 血脉相容,竟然还抵不过秦厉北那个偷走他人生的小偷吗? “阿南,我们之间,一定要用这种说话的语气来面对面吗?我们说过,要携手向秦家的所有人吗,发起复仇之战,你还记得吗?” “呵呵……”简南冷笑:“你还记的啊?路总,但是你忘记了一个前提,合作伙伴必须是相互坦诚,真心相对的,我想象不到,你明明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害怕什么,却在明知道曹爷计划的时候,什么也不说。” 路衡还想要争辩些什么,简南果断地打住了:“路总,我今天是以元北集团大股东的身份来到这间办公室的,所以,请你回答一下我刚才的问题,年初的股东大会,以及各部门高管会议目前,暂定什么时候开始?” “我正打算和你说这个,我绝得还是由厉北出席比较妥当,毕竟现在是元北的特殊时期,上一次厉北就已经缺席过了一次,那时候对股东们给出的理由是厉北前往南美洲考察新项目,没办法及时赶回来,股东是勉强接受那个理由的,但是今年恐怕不行,股东们不会同意。” “为什么?” 一把来说,像是元北这种大型集团,除非有大事,涉及到股东的选举权才能决定的事情,基本上,股东在与不在,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反而是实际的集团决策人,必须要在场,而现在,这个人是路衡。 简南不由得想,那么,是有什么事情,要进行股东的投票选举么? “这件事情,本来我应该找个时间,专门告诉你,不过,今天这个时间点,择日不如撞日,是这样,南国娱乐城牵扯到曹爷的洗钱案件中,虽然南国娱乐城并不是元北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但是都和厉北牵扯上了关系,更何况,南国娱乐城可以说是南娱集团的前身,和南娱集团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千丝万缕,因为曹爷被捕案件,元北多少也受到了波及,所以,南娱集团之后,会考虑独立出去,成为一个独立的集团,至于如何具体操作,这个会再继续讨论。” 绝对不可以,南娱集团的成立,是秦厉北对月元北集团未来规划战略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她绝对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秦厉北的努力,付诸东流。 “我反对,路总,股东大会我会按时参加,至于提案,否决票里面,一定会有我举起来的双手。” 路衡:“阿南,以你一人之力,是抵挡不了元北集团所有股东的声音的。” 简南先是一惊,一惊到了这个地步了么,路衡在股东大会上面的权威,竟然到了能够代表其他大股东的地步了么? 简南稳住心神,笑了:“那就看看吧,看看到时候,在元北集团的股东大会上,究竟是谁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