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董邵的秘密(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一十一章:董邵的秘密(一)

事情在不知不觉中,从简南熟悉的模样变化翻天覆地,没有任何预兆和警醒,便突如其来地展现在了自己面前,若不是她还有想要保护和珍惜的人在身边,恐怕真会选择就此轻生。 从元北大厦出来的时候,车子驶过元北大厦的门前,落日余晖中,端重沧桑的大厦铁门屹立于广场中央,简南茫茫然地盯着大门口,她第一天踏进这栋大厦的时候,压根儿没有想到它的主人是秦厉北。 更加无法预料,有一天自己将代替秦厉北守护元北集团,好难,这件事情真的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之内,艰难无法抑制住自己想念原先的秦厉北,他要是还在就好了,那么厉害的人物在,这些事情绝对是轻而易举便可以解决的小菜一碟。 刀疤很少见简南露出皱眉的神情来,总是微微浅笑着,哪怕怒到了极致,也是尽量维持着最恰到好处的礼貌笑意,然而此时此刻却略有不同,车窗开着,窗外的风吹进来,将满脸泪意吹干。 刀疤看的心惊胆战,深怕下一秒她便直接哭出来,从来没见过女生在自己面前飙泪的刀疤很是纠结,到时候自己是安慰还是不安慰呢?先生要是在的话就好了,小姐也不至于难到这副地步。 刀疤问的小心翼翼:“小姐,股东大会我们真的要参加吗?” 创立城南别墅之初,元北集团在明,城南别墅在暗,为了削弱元北集团和城南别墅之间的关系纽带,先生并没有让城南别墅的任何人参与到元北集团的管理运营中,现如今,路总既然已经在集团担任总裁那么长时间,内部恐怕已经都是他安排下的人。 若真是要开战,胜算并无多少。 “刀疤,我是不是很失败,什么都做不好,明明前不久,我们还在一张桌子上面吃火锅,说说笑笑好不快活,他都还愿意伸手帮傻大个儿夹肉丸子,我记得路衡和傻大个儿都喜欢手打牛肉丸子,那是最后一个的吧,那天晚上的火锅?” 刀疤努力回想了下,他挺后面才上的餐桌,但是没错,的确是最后一个牛肉丸子,路总将那最后一个丸子夹给了先生,后来,先生咬了一半之后递给了小姐,小姐分两半,一半是自己吃了,一半给了小少爷。 “刀疤,确认一下股东大会的具体时间,在那之前,将元北集团所有股东的资料全部收集给我,无论如何,傻大个儿定下来的计划,我会按照他的意思继续执行下去。” 刀疤十分为难,“小姐,这两年,路总在集团做出来的业绩有目共睹,那些股东赚的盆满钵满,而当初先生是因为离婚丑闻被股东会解除总裁职务,现在,路总的声望在集团内部,凝聚力比我们来的要大很多,恐怕我们的赢面不大。” “我到现在,还没有遇见过哪一件事,是赢面比得过别人的。”简南反问,重新恢复了笑意盈盈却始终不达眼底的笑容来:“准备工作做好,至于其他的事情,总会想到办法解决。” 世事艰难,在人心智商如履薄冰地走着,黑雾的前方,仍旧是漆黑万里,或者会有一束光,突然照亮前路,给予慰藉。 秦厉北,秦厉北,秦厉北…… 内心不断呼唤这个男人的名字,山山水水的易碎时光,从指缝间偷偷溜走,蓦然回首,她突然发现,在身边,最想要依靠的那个人,还是他。 然而他有时候,他也是需要人依靠,简南伸手将车窗关上,缓缓闭上眼帘,陷入假寐,现如今,摆在她面前的状况不仅仅有路衡…… 秦老爷子那边如果继续打着团团主意的话,那么秦老爷子仍旧得继续待在她黑名单上的第一名位置。 秦家众人目前各有各的打算,也找了各自的联盟对象,柳璃现在应该是已经和路衡站在了一条战线上,而沈月芬和沈扬诺必然是手拉手一起走,至于秦世勋,她想赌一次,赌秦世勋说的那些话,都是认真的,那个曾经沧海,预期未来仍旧可以蓝天白云,带着自由一起离开的秦世勋,是真心想要和她一起合作。 至于唐嫣然这边,这次合作结束之后,还是就像最开始说的那样,什么都不要再牵扯了。 白月笙当初,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为唐嫣然安排整容手术,将唐嫣然整成自己的样子,看着那张唐嫣然和白月笙走在一起的照片,顶着自己的脸,做着她完全不知情的动作,太过恐怖。 无论对于她或者是唐嫣然,都是悲哀和屈辱的回忆。 …… 一路沉默无话,车内的气氛凝重,简南刚一下车,便有人道黑色的人影奔了过来,直接将简南扑了个满怀,差点没有将她扑倒在地,幸好身后的车门挡了她一下,否则真的是得摔个狗吃屎才算。 简南堪堪稳住身形,定了定猛然惊吓住的心跳,这才抬眸去看究竟是谁。 “董邵?怎么会是你?” 董邵心虚地立马缩回了手,实在是太吓人了,他碰到南姐的这一幕可别让那只恶龙看见,否则会被喷火喷死的! “南姐,我来提请二次上诉!我是有冤屈的!你真的先听我解释一下,之后再下决断好不好?” “我昨天问了你理由,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今天的话,我怎么知道,你是否将所有的准备全部都处理完成,才来成为一个忠于朋友的董邵形象呢?” 董邵一怔愣,简南还真的是一针见血,他在她突然质问,究竟真实身份是什么的时候,的确是愣了,脑子一片空白,那时候才会出现回答不出任何一句有价值的话来。 后来他问了秦哥,秦哥让他来跟南姐老实坦诚一切,他这才想好了措辞,连同演讲稿都在昨晚,连夜地修改了两三稿件,为求完美。 然而现在,好像说的太过完美,反而是一种不完美,南姐一定会知道他是深思熟虑了之后,才会调处那些该让她知道的,说出来。 “南姐,难得糊涂,不是很好嘛?” “自然是很好,可惜我现在所站的地方,肩上的责任太多,不容许我有任何糊涂的资格。” 简南示意刀疤先去忙,继而往后退了一大步,挑眉,语气冷清道:“我一直很嫌弃你的,你知道么?风流不羁是夸你的,吊儿郎当纨绔子弟,才是在我心中你一直的形象,然而我从来没有对你不信任过。” 然而你却瞒了我许多事情,甚至是和想要害死我们的敌人,谈笑风生,煮茶赏鱼,闲庭信步。 董邵急了,急切辩解道:“南姐,曹爷袭击秦哥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情,否则那天晚上,我无论如何也会提醒你们!” “空口无凭!我凭什么相信你?” 简南不欲再继续纠缠下去了,转身欲走,几步后,董邵便已经被落在了身后,正欲推门而进,她却听董邵在身后,声嘶力竭地吼了一声。 “我就是黑!” 脚步猛然顿住,简南转身,汹涌而来的满腔思绪,到了最后只汇成了千言万语的一句话:“什么?” 董邵上前来,眼神坚定,秦厉北就站在窗帘后面,他是知道的,而他今天从秦哥那里领过来的任务,就是赢取简南的信任。 “南姐,还记得我上次说过,我喜欢一个人,很喜欢,是下辈子还想要再次遇见的喜欢吗?” 那个人,简南是知道的,董邵第一次在她面前刷新了形象认知,便是在提起那个人的时候,说是很喜欢的人,喜欢到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去守在身边,只是那个人不是已经结婚了么? “等等,该不会你喜欢的人是沈扬诺,或者是王瑶吧?” 不怪简南会开这么大的脑洞,董邵若是想和秦厉北的圈子有交集,那么根据他所说的那个令他爱不释手的人,对方还是已经结婚的,除了沈扬诺、王瑶二人之外,她不做他想。 “南姐!拜托你收收你的脑洞好不好,我不是想要打击你,但是你的审美眼光能不能有点逼格?我稀罕的人可是全世界最帅气英俊有才华最厉害的人好么!!!!!” “就你这样,用帅气英俊来形容一个女生,怎么能让人家喜欢你啊喂!” 董邵坦然一笑,缓缓开口道:“本来就不是形容女生的。” “什么?” 喵喵瞄???? 简南一句草泥马都在嘴边了,脏话与淑女形象不搭配的她,只好默默将其咽了回去,捂着一颗蠢蠢欲动的小心脏,犹疑着问道:“那个人,该不会是傻大个儿吧?” 所以才一口一个男神叫着,才对秦厉北使劲浑身解数地靠近,所以啊,都是有预谋的! 简南摇头,啧啧了两句:“想不到啊,得不到所爱之人,就要毁掉他,真的是太恐怖了!” 董邵捂脸:“不是他!是王琦!!!王瑶的哥哥!!!” 王琦?这个名字单说只是耳熟,但是加上了王瑶的话,这就直接在简南的脑海里面勾勒出了一张可以与秦厉北媲美的充满了男性魅力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