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董邵的秘密(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一十二章:董邵的秘密(二)

在和秦厉北一起参加的那场晚宴上,还有后来,一起去的酒吧,王琦都在现场,现在回想起来,王琦和董邵那时候的关系就挺好的,王琦还和她一起玩过骰子,后来她运气好,碰见停电,也就没有输掉那场赌约。 “那个跟我打赌的男人!王琦!听说在政.府部门工作,前途无量!” 话音未落,简南便在董邵的脸上看见了类似于骄傲的神情,眼睛里头亮晶晶的,仿佛在那一刻都能看见光的存在,简南放松下来:“但是,这和你的身份有什么关系?” “我和王琦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我喜欢他的这件事情,当初直接炸了我家,那种进监狱一样的感觉,你是不懂的,但秦哥跟我说,没关系,喜欢他是我的事情。” 董邵想起了王琦站在牧师前,说出‘我愿意’三个字的时候,情深款款,缱绻情深。 “秦哥说,哪怕这份喜欢,全世界这辈子只有自己知道,那也足够回味。” “不恨吗,那么用尽力气喜欢的人,因为喜欢他而不容于全世界,然而没能得来好结局,无数次想要握住的手,牵起的却是另一个人的手。” 和他结婚的人啊,那么漂亮,知书达理,是他下半辈子一定会牵手荣誉与共的人,也是会跟他生儿育女子子孙满堂的人,他连恨她,都不可以。 “秦哥和王瑶结婚的时候,你恨王瑶吗?”简南一顿,“但是不敢让任何人知道,不被爱着已经够伤心了,如果连恨意都要搭进去,那就是可怜可悲了。” 董邵眼光闪烁,转过身去,肩膀不停地抽动着,简南知道他是个男子汉,人生的一段旅程可以与人分享,却不愿让人看到他的脆弱。 简南不敢想象,董邵遇见秦厉北的时候,狼狈到何种地步。 “我很幸运,遇见了秦哥,你不是担心我会伤害城南别墅里面的任何一个人吗?” 董邵语气笃定,他使劲儿揉了把眼睛,转过身来,眼睛红通通的,像个小白兔,郑重得仿佛这就是在婚礼现场的许诺:“不会的,城南别墅在最开始创建的时候,我就在了,我看着城南别墅在秦哥手里成长起来,没有人比我们更加珍惜城南别墅的一花一草一木。” 那段阴暗的日子里,秦厉北教了他很多道理,也是秦厉北带着他来到了城南别墅,给了他另外一个身份,城南别墅像是一个真正的家,给所有无家可归的人庇护,他在这里,可以毫不介意别人的眼光,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比起外面人人称羡的董大少爷,在他父亲强权镇压下迷途知返的乖儿子,秦厉北一手创立起来的城南别墅,才是他的归宿。” 简南默默地叹气,他们何其相像,不是么,都爱上不该爱的人,却执迷不悟地不想松手。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这群人,才会在冥冥之中遇见,认识拥有彼此,简南径直往大门口走去,推开门,踏进了玄关。 董邵误认为简南仍旧是不接受他的解释,更加焦急,他想跟上去,但是又怕简南等会儿会恼火他不请自进,便默默地站在原地,眼巴巴地盯着简南:“南姐,我说的全部都是真的!你还记得那次在酒吧,你和王琦一起玩游戏吗?那时候突然断电,不是偶然,是秦哥吩咐刀疤去做的!那件事情,知道的人就我和刀疤还有秦哥,三个人,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找刀疤求证!” 简南顿住脚步,诧异回头:“你说什么?是傻大个儿让刀疤断电的,是么?” “是的啊,南姐,别看那一天危机重重,那么多个男人虎视眈眈地盯着你,但是你没有发现么,除了王琦之外,他们只敢在一边起哄,除了王琦之外,根本没有人敢上来跟你真玩!” 那天晚上的回忆不够美好,在简南的记忆中已经被主动地屏蔽掉了,但是现在董邵却跑来告诉她,事情的真相并不是她看到的那样,或许处境很是难堪,但秦厉北一直在保护她,在她身边划了一个圈,只要有人胆触碰那条线,他便会穿上铠甲挥舞起手中的长剑,挡在她的前面,所向披靡! “你穿那么少,外面站着不冷么?”简南早已怒气渐渐消失,不管如何,董邵愿意将自己的秘密说出来,作为解释,已然是不容易,反想起来,她被怒气支配下的行为,带给董邵的是,为了向她解释,挖出心口的秘密,心尖泛酸的她抱歉地开口:“抱歉,我不该对你发脾气,那天我实在是被气着了,才会那样口无遮拦。没资格原谅你的人,是我。我原本就是想要告诉你这件事情的,进来坐坐吧,喝点热茶,暖和暖和。” 太阳慵懒地挂在天边,层层叠叠的金色在大自然的神秘力量中,犹如画笔沾了颜料,在纯白的天幕上,浓墨重彩第添下一笔又一笔,美得炫目夺人! “真的吗?!”幸福来得太突然,董邵一时间有点不是很确定,这就原谅自己了? 果然和秦哥说的是一样的,她并没有在真的生他的气,对于认定过的朋友,只要给她一个理由,原谅是很简单的。 简南已经先走进屋子里了,董邵生怕简南会后悔,立即快步跟了上去,边顺手关门,边问:“南姐,我可以把行李重新搬回来么?我还是想要住在这里,我的武力值其实还不错的,我还喜欢孩子,我会讲故事,会蒸蛋炒蛋煎蛋,温牛奶我也会,每天早上我来做早餐!你觉得怎么样?” 董邵亦步亦趋,讨好地商量,简南觉得有趣,如果是和秦厉北那个傻大个儿认识的,还是城南别墅的人,董邵的话,究竟要不要尝试去相信一次呢? 简南还在犹豫,董邵却更加认真地解释了起来:“南姐还有曹爷的事情,我也可以解释的!” “你说。” “比如,曹爷那边,是因为我爸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受过他的恩惠,所以我们两家才会有交集,两家长辈的交情,我不予评价,但是对于曹爷的为人处事,我并不喜欢。还有江云!我只是看见她和路衡走的很近,便想要多了解她究竟是怎么回事!南姐,我真的没有做坏事!” 董邵期盼地看着简南,想要从简南的脸上看出赞扬来,但简南正纠结着,便没有反应,董邵正欲再开口,却听一道男声从楼梯口处传来。 “南南,你回来啦?” 秦厉北从二楼上飞奔下来,笑着问:“董董也在吗?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芋头咸饭好不好?超级好吃!我来帮忙,帮南南切芋头!” 简南突然想到了一个方法,秦厉北那么厉害,对于识人用人,会不会有潜意识呢?就像那天在山脚下遇袭,明明不懂得那样做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支撑着身体里最后的力量,挡在她面前保护她,若是潜意识真的如教授所说存在,那么秦厉北…… 简南浅浅一笑,秦厉北,傻大个儿,再利用一下你的潜意识吧,告诉我,董邵究竟值不值得她托付信任,当成最好的朋友那样来相处。 “秦厉北,你真的要邀请董邵留下来和我们吃饭么?” 董邵听见这句话,心情简直好到不能再好,男神啊!秦哥啊!这就是一个机会啊! 董邵眼神炙热地盯着秦厉北,似乎不在他身上戳初一个洞来就不罢休的架势! 简南顿时脑补,其实喜欢的也有秦厉北吧!感觉这是真爱啊!秦厉北都傻逼成三岁小孩儿的幼稚蠢萌了,董邵还不离不弃的! “男神!秦哥!一起吃饭啊!” 秦厉北认真地想了想:“好的吧……” 说的有点勉强,但是皱着眉头想了又想,认真地思考了这一重大事项之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南南,我们邀请董董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饭吧!” 好像秦厉北还是很期待的对于邀请董董和他们一起吃饭,好吧,简南想,那就这样吧,她上次想要努力去试试看,相信路衡,相信董邵,总是要去试试的,结果未知,却也因为结果未知,而有着最值得期待的将来。 “那么,别墅的男主人发话了,邀请董邵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饭,你愿意么?” “晚餐菜单是什么?” 董邵故意拿乔,简南抿唇,忍着上手捏捏董邵板起来正经脸的样子,明明刚刚还像是追着大人要糖吃的小屁孩儿呢,现在却又要装起了大人。 “芋头咸饭,西红柿鸡蛋汤,饭后红丝绒蛋糕,还有芋圆奶茶。喜不喜欢?” “啊~~~” 尾音余音绕梁一圈又一圈,董邵还没来得及回答,团团便从外面的花园里冲进来,甜甜地搂住了董邵的腿,又是笑的开心的将自己的小虎牙拉出来溜了溜。 “董叔叔~你来啦!晚上咱们还要不要一起看故事书啊!我昨天看见了雷特的故事哦!” “你一直为团团讲故事?” 简南惊讶,董邵在她眼里还是个孩子,但是现在居然在照顾团团这个混世大魔王呢,真是万万没有想到。 “团团敲可爱!我们晚上一起看故事!”董邵对着简南挑眉,颇为得意道:“我们聊的可开心了!是不是啊!团团!” 团团点头:“嗯嗯嗯~嗯嗯嗯~超级好!董叔叔讲故事的可好听啦!” 她的心里暖暖的,这或许就是,相信别人带来的小小的,可以确定,雀跃得快要飞起来的感觉。 简南转身去厨房准备晚餐,董邵欢愉雀跃地跟了上去,临走前还不忘记背手在身后,悄悄地比了个OK的手势,团团不明所以,伸手跟秦厉北要抱抱,秦厉北一把将小家伙抱起来,团团凑到了他耳边,小声声低问秦厉北,“爹地,董叔叔为什么要比耶啊?” “因为,他晚上可以跟团团一起看故事书,玩游戏了,董叔叔很高兴!” “嗯嗯嗯!这样真的太好啦!我要所有我喜欢的人全部住在一起!爹地,铮铮什么时候会来和我玩啊?还有路叔叔呢!他们要是也能像董叔叔那样,住到咱们家里面来就好啦!” “路衡?估计要等很长一段时间了,等以后有机会吧。” 至于什么时候,是时候,那就不一定了。 据目前的情况来看,路衡的真面目已经露了出来,简南亦是应该知道的,所以他们之间关于秦家的连盟,已经结束了。 这样挺好的,他的心眼不太大,该离远点儿的人,都离得越远越好。 至于董邵问他的,元北集团不要了么? 他亲手教出来的徒弟,白氏集团,兴和曹爷,都是战果,一个元北集团,南南那个丫头,可以守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