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兴和的话事人(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一十三章:兴和的话事人(一)

…… 兴和话事人选举当天,简南去见了唐嫣然,两人签订了白氏集团和兴和的合作协议,为期一年,目的是为了让唐嫣然在和曹器对峙的时候,有足够的底气,但更重要的是有足够的吸引力,能够争取到兴和社当中,尽可能更多人的支持,如此一来,唐嫣然坐上话事人的可能性便又增大了几分。 唐嫣然在曹家大院内部,设立了自己的办公室,偌大的古色古香书房,满满年代沧桑感的太师椅,屋子里放着熏香,是紫檀,据说一跟价值千金,有舒缓神经安心宁神的特效,简南一进门,刚坐下,心情便舒畅得很。 “来的这一路,感觉怎么样?” “下面的人都挺好的,热情好客,管家是新换的吧,比之前那个看起来敦厚老实多了,看着也更加顺眼,唐小姐,你的确是有眼光的!” “能听到少夫人的赞扬,我们管家真是莫大殊荣,若是这次的合作能得到巨大利益,那就给我们敦厚老实的管家加工资。” 简南但笑不语,这间房间估计之前是曹爷的书房,但是现在,不是曹器搬进来,而是唐嫣然在使用,或许唐嫣然在兴和的这段时间,已经培养起了一批自己忠实的手下,现在的兴和,她还不能全部确定,但是至少在这座曹家大院里面,人员估计已经经历过了一遍大换血。 “按理说,我们年纪轻轻的,本来不应该太过迷信,但是接触的人命太多了,多多少少总会信一些,所以找了大师来看了看,这是按照大师要求摆放的,觉得如何?” “是么?竟然有这么大的改变么?”简南装傻,继而笑道:“眼拙眼拙,上次来曹家大院,级别只够我在外院子里吃了顿饭,没能进门,别说书房了,真是看不出来。” “那是曹爷眼拙才对,竟然不知道少夫人竟然专门为他贺寿来了,没能亲自接待,真是怠慢了。”唐嫣然笑的真诚万分,却让简南胃部一阵绞痛,捂着肚子缓了会儿,还是隐隐地,针扎似的疼。 “听说,前些天,少夫人去了元北集团大厦,现在圈子里面的人都在传,元北集团和白氏集团除了金茂项目之外,可能有更多的合作呢!”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她找上门去跟路衡撕逼,虽然没有被爆出来,但是想想看,他们那天在办公室几乎能将空气冰住的氛围,还有之后路衡送她出来时候的面无表情,哪里像是元北集团和白氏集团有合作的样子? 而且,他们为什么不传元北集团和白氏集团,会继续在金茂项目上面你争我夺呢,如果是她,猜测的内容一定是,两位集团总裁因为金茂项目的亲自见面会谈失败,差点打起来,后来两人唇枪舌战一番之后,白氏集团总裁愤然离去,并且扬言一定会报复的! 想想,简南又觉得自己很是好笑。 如今的传言,元北集团和白氏集团将会合作的消息,估计是路衡找人放出去的,到时候,那些盯着元北集团会不会上市的人,估计会联想到元北集团是不是会利用白氏集团借壳上市。 然而,这却给了简南一个很好的思路,或许,‘借壳上市’这四个字,会是她一举解决所有麻烦,釜底抽薪最好的一招。 只是,若要真的做起来,还是要好好地,认真地研究制定出一个最佳方案来才好,毕竟,白氏集团是本该是白月笙的,以后还得交到小止的手上,若是和元北集团牵扯上关系,哪怕只有其中的一点点,等很多年以后,团团和小止长大了…… 她绝对不愿意因为所谓的财产分割,而让团团和小止兄妹两人的感情,出现任何的裂缝! 简南不禁想:如果是秦厉北的话,私人情感和公司公事,哪一边,他会更加偏向呢? 唐嫣然注意到了简南有些惨白的脸色,得意道:“我原本以为,在我说了那些事实之后,少夫人会对路衡的忠诚度有所重新审视和判断,但是没有想到啊,现在竟然不仅仅是重新审视和判断了,竟然还会更加深入密切的合作,真是太令人意想不到了。” 唐嫣然神色间尽是暗暗地讽刺和看好戏的态度,简南岂能不清楚,但是,唐嫣然的目的达到了,由唐嫣然亲手在她心口上丢下的那颗名叫做怀疑的种子,已经在慢慢地吃着她的血肉长大,一点点地蚕食吞噬掉她对于路衡所有的信任。 倚靠与诀别的界限,其实从来没有过很大的差别,前进一步后退一步,十分容易,也因为太过容易,才会令选错之后,更加来得痛苦万分。 “既然传言成为传言,那么就是因为传言是流传的,没有经过本人证明的消息,岂能当真?唐小姐一向聪明谨慎,怎么会在这件事情上面,和那些凡人有一样的想法?” “人吃五谷杂娘,都是会有些想法和普罗大众一样,我倒是很希望过上那些平常人的生活,找个爱自己的男人,生几个孩子,平淡快乐地过完这辈子。” “但是,现在剩女那么多,这种愿望也是很奢侈的。” 唐嫣然诧异地看向简南:“我真的是没想到,少夫人会这么说话,倒是让我觉得,我们之间是朋友关系了,可以闲聊着一些好玩的事情。” “本来,就是应该聊些好玩简单的事情,我们才几岁啊,年纪轻轻的,好吃的食物,漂亮的衣服裙子包包,还有令人爱不释手的口红……” “其他还好,口红嘛倒是说到了我的心坎上,想起来我们还米有一起逛过商场,少夫人,等今天的选举结束,有时间一起逛街买买买吗?~” 唐嫣然是以开玩笑的语气说出来的,说完之后连自己都觉得她和简南祥和温馨的氛围不太匹配,于是乎便哈哈大笑起来。 艰难也跟着笑了起来,心底有一股冲动,想要问问她,白月笙当初,是为了什么而让唐嫣然去整容,整容也就算了,还是整容成她的样子。 简南盯着唐嫣然,这张脸用过那么多次刀子,那时候得多疼啊。 她记得很清楚,她第一次见到唐嫣然的时候,因为削水果不小心割伤了手,都泪眼汪汪,光是想想刀子隔开血肉,锯掉削平骨头,简南她便不寒而栗。 能够承受那样痛苦的女人,绝对不是个简单角色,至少,现在简南她自己是将唐嫣然真正地视为了对手,还是十分强劲的对手。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简南看得出神,唐嫣然莫名其妙:“还是因为我今天特别好看!” “是啊,你很好看。” 简南由衷赞叹,唐嫣然笑道:“你既然想看,那就看吧,但是你要是真的想看美女,还不如直接去你们南娱呢,那里可是娱乐圈美女花旦帅哥鲜肉的集中营地,绝对能让你看个够本。” “这个倒是实话,不过,我平时看八卦杂志的时候,会说有些明星为了美,会选择整容,唐小姐你曾经也在那个圈子里面待过,是真的吗?” 简南状似疑惑地问:“家里面,唔,你说的请款的确是存在的,但是也是少部分,真正大火起来的,都是本身便美得很有风情和特色的,不过嘛,美人,自然是多多益善才好。” 简南盯着唐嫣然,意有所指:“就像是财富和权力,也是怪多不怪少的,不是么?” “哈哈哈,你说的总是没错的,不过啊,每个人也是稍微不同,相比较起金钱权利和美色,还是更想要真情实感的爱情的。” 简南当然是点头立马答应,这个话题是聊着天儿,话题赶到了这儿,才聊起来,但是也是时候,出去见见兴和话事人选举的壮观场面了。 …… 曹器是简南第一次见,果然是跟在曹爷身边长久以来的后辈,言行举止之间都有着曹爷的影子,他那边的人,普遍都上了年纪,甚至坐在桌子最上面的那个老人家,已经是胡子花白,连动作都十分僵硬。 看来,大部分兴和的元老级别人物,都是支持曹器的,还真的是家天下的感觉了啊,都是姓曹的,会比较偏爱吗? 会议开始,简南作为受邀出席的嘉宾,和唐嫣然坐在了一起,刚一落座,简南便收获了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各个方位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眼神关怀,若不是大场面也见识了不少,简南还真的可能怯场,这些人和白氏集团的那些人可是不一样的。 白氏集团早在三十年前,便由白老爷子亲自洗白,转换成正经的生意人,安安稳稳地在纸醉金迷中生活了三十几年,也是人生中的大半辈子,那些白氏的元老,除了几个还处在暗处领导白氏那些神秘的手下之外,大部分的元老,都已经收手,成为喝茶逗鸟的富贵闲人。 而兴和,这么多年一直还在刀尖舔血的活着,身上的血腥气和戾气,浓厚的隔老远便能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