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兴和的话事人(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一十四章:兴和的话事人(二)

“今天,我们共聚一堂,为的就是要选出,咱们兴和下一任的话事人。但是,在这件事情开始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说,关于我们的上一任话事人,我们敬爱的伟大的曹爷!” 曹器站直了腰杆,板着脸环视一周,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唐嫣然的身上,“唐嫣然,和曹爷被抓走这件事情,脱不了干系!我通过一些特殊的途径得知,唐嫣然伙同外人,联手向有关部门递交了材料,这才将我们敬爱的伟大的曹爷送进了监狱!!!” 举座哗然,简南先是惊讶,而后很快便恢复了平静,这个特殊渠道,是路衡告诉他的吧,当初对付曹爷的时候,路衡帮了忙,那时候若是路衡他存了点心思,将资料和证据收集一些的话,想要证明是她亲自将曹爷送进监狱的也不难。 而且,唐嫣然说过,路衡和曹器在接触,如果是这样的话…… 简南看向唐嫣然的时候,她已经在众声纷乱中站了起来,嘴角轻微向上挑起,不屑的眼神扫过在场所有人:“血口喷人,我是不能让你监狱,但是诽谤罪,可是可以的,曹器,你在说话之前,最好想想,你说出口的话,会为你带来什么样子的后果!” 曹器笑的猥琐:“你看你看!各位叔叔伯伯们!你们看,这就是这个女人的真面目,现在当着各位叔叔伯伯的面前,她都敢这么对我说话,威胁我,不也就是在威胁在座的各位叔叔伯伯长辈们吗?这种女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亏曹爷还一直对她那么好,根本就是在引狼入室!” “曹器!”唐嫣然冷了语气:“你不是很尊重曹爷吗?他刚进去,你现在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清除他的部下了吗?什么叫做曹爷引狼入室,我从进入兴和开始,有做过任何一件事情是对不起兴和的吗?哪一次你捅了篓子,不是我领着曹爷的命令,累死累活不顾生死地帮你擦屁股收拾烂摊子?” 啪…… 唐嫣然直接撕开了面前桌上的文件袋,将厚如字典的文件一股脑全部摔在了曹器面前,很清脆的响亮的声音,惹得坐在唐嫣然身边的简南,不由自主地抖了下,唐嫣然发脾气的样子,实在是很吓人。 简南不由得想,或许是因为白月笙的关系,唐嫣然之前才手下留情,没有对她使出百分百的谈判功力来的吧。 “这些都是历年来,你参与过的兴和的项目,从小到大,时间从最开始到最近,全部都一一地罗列好了利润收入情况,曹器,如果我真的是联合外人害曹爷入狱的罪魁祸首,那么,我也会连同你这一只垃圾,一起丢进去,挪用公款,偷税漏税,这里面的随便一条,都够你将牢底坐穿,你说,曹爷若真的是我亲手送进监狱的,我还会留着你在这里蹦跶,碍我的眼么?” 唐嫣然竟然收集了曹器如此多的致命的证据,而且就简南她所知道的,唐嫣然进入兴和的时间也不久,曹器可是从小便在兴和长大的,能够找到十几年前的资料,看来唐嫣然准备了很长时间的,可能她和曹爷的战争只是唐嫣然计划中的一个意外也说不准,但是这个意外,却帮唐嫣然加快了她计划施行的速度,甚至在不经意中,还促使唐嫣然的计划王成功的方向跨进了一大步。 曹器哪里肯相信唐嫣然手中真有他的把柄,抓过文件看了起来,唐嫣然也不着急,坐下来为自己倒了杯茶,慢悠悠地喝了起来。 简南拿出手机,给唐嫣然发了一条短信:“需要帮忙么?” 很快,唐嫣然便回复了:“少夫人难得来一趟兴和,今天就当个观众,好好地欣赏我为少夫人你安排的这出戏就好了,其他的,没什么重要。” 既然唐嫣然这么说了,简南便也就乐于在一边喝喝茶,只是,曹器似乎还没有明白他自己的艰难处境,竟然将火引到了简南身上。 “呵呵!你现在攀上了白氏集团那棵大树,白氏集团的少夫人可是就坐在你旁边,伪造几份文件,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曹器手指着简南,边挥着手里的文件,怒道:“我就知道你会想办法来污蔑我,但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用如此卑劣的方式,我刚才说你串通外人,你还不承认,现在人都坐进了咱们兴和话事人选举的会议上面了,唐嫣然你这个贱人,你还敢说你和白氏集团没有关系吗?”简南正欲开口,唐嫣然却摁住了她的肩膀,淡然地喝了口茶,这才不紧不慢地回答:“正好,我原本不想说的,但是既然你提出来了,我不澄清的话,貌似对白少夫人的名声不太好。这样吧,小王,把东西拿上来。” 听到这儿,简南的心定了下来,现在看来,是她们刚刚签署的那份合约即将派上用场的时候了,果然,唐嫣然偏头朝她看来,微微一笑,随即起身。 “想必在座的各位叔叔伯伯们都知道,现在的形势下,我们兴和要是再继续按照以前的方式维持下去,那么不出两年,必然土崩瓦解,到时候一砖一瓦都不会留下,但是我们再来看看几十年前的北城三大黑帮,秦家的万秦集团,白家的白氏集团,哪一个不是将明明白白的生意做得风声水起,我们兴和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地有地,想做点什么不行?非得去打打杀杀的吗,不是的,现在杀人是犯法的!” 话音一落,在场各位纷纷交头接耳地讨论起来,唐嫣然说的话,犹如一支支利箭,直戳中了他们的心窝,秦家和白家的领导人有先见之明,早就带着手下的人进行了换血,而秦家原先便有生意为基础,白家晚了一步,但是白老爷子的智谋和手段摆在那里,白氏集团也发展了起来,只有兴和,故步自封,到现在,知道的尊敬他们一声爷,哥,不知道的,也就只当他们是混社会的,不学无术整天打架斗殴,视人命如草芥,哪里还有当年兴和的辉煌! 唐嫣然见留给他们讨论的时间差不多了,效果也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程度,这才继续道:“我既然想要当兴和的话事人,那么我就要努力为大家的将来着想,现在大家也是有家有口的人了,也不想让老婆孩子孙子觉得,一辈子一事无成吧?” 唐嫣然看向曹器:“所以,抱着这样的想法,才会出现曹器你所说的,所指控的,我和白氏的少夫人,狼狈为奸做出伤害兴和的事情来!曹器,下次你若是真的想要指控一个人,就麻烦你先认真调查好事情的真相,可以吗?” 其中穿得最正式的正装中年人,在这时候开口问道:“嫣然,你不用管曹器,你先说说,你有什么方法,能解决兴和目前的问题。” 唐嫣然这才将协议书交了出去,“这是我们兴和和白氏集团为期一年的项目协议书,在这期间,我们兴和会有自己的项目,兴和所有的手下,都会有公司的编制,五险一金也会有,大家将来就都是像在CBD上班,就是像上班的白领那样,有一份正经的工作,” 唐嫣然交出去的协议书,在几人手里流转,最后到了圆桌最角落处。 “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白少夫人,为什么您会愿意帮我们兴和?白氏集团这样大的上市集团,应该不会愿意和黑道上的沾染上任何关系才对,您却和唐嫣然签署了合作协议,这其中是否有内情,或者是其他的理由,我不得不怀疑。” 说话的是正装中年人,简南看了这一路,也算是看清楚了,这个正装中年人,在兴和里面,应该算是有头脑拎得清的那一类人。 果然,正装中年人此话一出,所有人便安静了下来,等着简南的回答。 “我是个商人,无利不起早,和兴和合作,自然是经过深思熟虑考量的,对两家都有利益可取,才会提出来。至于原因的话,我们家老爷子和曹爷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我的婚礼,曹爷也参加了,无论是我的父亲,还是我们家老爷子,可以说,曹爷也是我的长辈。” 简南朝唐嫣然笑了笑:“所以,刚才这位曹先生说的,联手将曹爷送进监狱的指控,我可真的是很冤枉啊,万万没想到,一番好心,竟然会给唐小姐造成这样的误会。抱歉抱歉!” 简南轻描淡写地用两家父辈的关系来做解释合作的原因,甚至连带着曹器对唐嫣然关于害曹爷入狱的质问,都一并解释了。 众人纷纷点头,算是认同了简南的解释,眼看着局势便要往唐嫣然那边一边倒了,曹器急红了眼睛:“你们千万别相信这个贱女人,她对兴和就是不怀好意的!” 正装中年男人呵斥道:“那你倒是也拿出一个解决兴和问题的办法来啊!” “我也找到了方法,不就是解决工作问题吗?”曹器想到那人嘱咐的,立刻将败落感一扫而空,得意地说:“我也联系了元北集团,元北集团的路总和我聊过之后,答应了,” 唐嫣然嗤笑:“合同签署了么?曹器,你也是办过不少事情的人了,怎么连空口无凭的合作不能够相信,一定要签署专属合约才可以的原则也不知道呢?” 曹器顿时梗住,唐嫣然说的没错,这个提议就只是路衡这么告诉他的,说是在选举会议上面,可以用来拉拢选票,但是他并没有想到,唐嫣然竟然可以拿得到合同书,这下子,曹器环顾四周,发现唐嫣然质问一出,原先那些点头的长辈们,又都失望地低头了。 一直紧闭的会议室鎏金红木大门,突然间被推开,人未到声先到,一道熟悉的男声从门外传了进来。 “谁说没有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