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化繁为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一十五章:化繁为简

听到声音,众人齐齐回头,唯独简南端坐于其中,桌下的双手紧紧地揪住了衣袖的纽扣,恨不能直接将其扭下来揉碎了。 “路总,您怎么来了?”曹器忙迎了上去,笑眯眯道:“要是知道您要来,我应该亲自下去迎接您的才对,您看您还大老远的来一趟,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我们刚刚还说起您来呢!” 唐嫣然亦是迎了上去的,笑意盈盈,本就动人的双眸中,有了心思的话,格外的活泛好看,水意阑珊:“路总,欢迎,真是好久不见了。” “是啊,好久不见,从你离职之后,应该也有一年的时间了吧?” “没想到路总贵人事忙,竟然还能记得我,真是感激!” 唐嫣然不愧是当过经纪人的,说起话来圆滑剔透,她和路衡聊上之后,便没有再给过其他人开口的机会,惹得曹器在一边干瞪眼,生气的很却又无可奈何! “阿南,你也在这儿,真是巧,等会儿结束了,一起喝杯酒?” “当然可以。” 路衡在曹器身边落座,秘书送上来资料,摊开,还顺便将签字笔都准备好了。 路衡却是不着急搭理曹器,而是兴致勃勃地跟简南继续聊了起来。 “你是什么时候和唐小姐的关系这么好了,今天竟然会陪着唐小姐参加这场选举,我记得你们第一次见面的话,应该是在津市,那时候唐小姐是元北集团总部外派到津市出差的总监,负责处理金茂项目的相关事宜,该不会在那时候你们就认识了?” 简南不清楚路衡在兴和的地盘上,回忆过去的事情究竟想要做什么,但是这个话头,简南她还是不想要再继续接下去,就此打住,赶紧将话事人的位置定下来才是要紧事。 状似无意地将额前的碎发撩起,拢于脑后,趁着间隙,丢给了唐嫣然一个眼神,唐嫣然会意出声道:“不知道路总今天来,是要做什么呢?曹器先前还说他和路总你有过一个约定。” 唐嫣然将话题引回到了正途,会议室顿时从喧喧嚷嚷立即切换到了沉默安静的状态,纷纷正襟危坐状态,等着路衡开口。 曹器心中焦急,忍不住先开口了:“路总,就是上次说的那件事情,关于安保公司的!” 曹器话音一落,简南心中便是咯噔一下,瞬间难以置信地瞪向了路衡,安保公司的计划,本来是她告诉的路衡,为的是拉拢兴和社里面,部分想要退出来的人员的心,到时候为元北集团所用,但是什么时候,在她不知道的另一面,路衡竟然和曹器签订安保公司的合同。 简南心中冷笑,心中被背叛的感觉得再次来袭,只恨不能立刻离开这个和路衡同处于一个屋檐下的痛苦,偏偏,今天兴和话事人的结果不出来,她绝对不能离开。 兴和所握有的南国娱乐城的股份,若是落到了路衡手里,按照现在路衡想要将南娱集团从元北集团中分离出来的计划,恐怕是只会被路衡直接送给兴和,到时候更加严峻的情况就是——曹器在兴和上位,紧接着利用兴和所握有的南国娱乐城的股份,夺走南国娱乐城的经营权。 到时候,不仅仅是元北集团旗下的南娱集团,就连南国娱乐城,都要失去。 正装中年人神情认真:“路总,曹器说的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之前因为曹器一直忙于兴和的内外事务,一直凑不到时间见面,先前曹器找到我,我们在电话里面聊了聊元北集团和兴和合作的事情,聊完之后,我觉得曹器的想法还是很不错的,正好元北旗下也有一家安保公司,每天的工作轻松,和之前兴和做的事情也有类似之处,大家也不至于要重新去学习太多的职业技能,只要签订合同之后,就能立马上岗,至于五险一金这些元北集团本部的员工有的福利,你们也会有。” 曹器在一边帮声:“是啊是啊,这样子多好,而且我们的雇佣合同是长期有效的,总比像唐嫣然说的那样,什么合作协议啊,还为期一年,到时候白氏说不干就不干了,一年之后利用完我们,拍拍屁股就走人了,我们到时候兴和上上下下几百号人,要怎么办你说?” 正装中年男人听见这话,原先坚定选择唐嫣然的心,也是动摇了,的确是如同曹器所说,为期一年,实在是太短了点,兴和谋求的是百年大计,现在却要签订一年的合作协议。 中年男人连续几声咳嗽,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嫣然,你来说说看,有什么样的项目,是为期一年的时间便能够确定下兴和之后几十年的发展基石?我觉得这个时间是不是有点太少?” 唐嫣然这次连头也没抬,路衡的出现,再加上曹器的几句话便动摇了这些人,之后难免还会再出现张三赵四王五这些烂七八糟的人,到时候,这些人打着兴和的旗号,会一遍遍的来烦她。 无穷无尽的麻烦,必须在今天之内解决,而且简南就在旁边坐着,无论如何,她今天绝对不能输,白月笙那儿已经一败涂地,在事业上,她一定要做的比简南这个女人还要好! “长期的合作,签订雇佣合同,那么是不是说,我所有兴和的手下,一旦签订了这条约,就全部变成了你元北集团的员工了?也就是说,其实之后那些去了元北集团上班的人,全部都不是我兴和的手下了,是这个意思吗?” 唐嫣然咄咄逼人:“那么请问,曹器,既然你已经决定将这些兄弟卖给元北集团做劳力,今天为什么还要来这里选举兴和话事人?觉得好玩?觉得刺激?还是觉得我们都很好骗?” …… “什么?卖给元北集团?那可不行!元北集团还抢过我们的地皮,就在城东,南国娱乐城!怎么可以卖给他们!” “曹器这是在想什么呢?我看啊,被金钱冲昏了头脑的人,是曹器这小子吧!” “但是唐嫣然的方法也不是很好,时间太短了,我们这样子想想的话,其实路总这边的话,感觉更好一点。” …… 底下人讨论的声音,四人均是可以听的一清二楚,简南莫不作声,拿手机给刀疤发短信叮嘱他记得按时看着秦厉北和团团两人吃药,胃部还是有轻微的疼痛,简南摁了摁,骤然疼的她差点痛呼出声。 唐嫣然被曹器得意挑衅的眼神气的攥紧了手里的文件袋,她做好了全部的准备,甚至连之后的庆功宴都准备好了,绝对不能让自己的计划,毁在一开始。 路衡维持温和笑容,视线所聚焦之处,落在简南面前的水杯上,眼眸底暗光流转,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讨论还在继续,两方人马讨论的热火朝天胶着不休,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有结束的可能,这个不知道结束时间,简南干脆拿着手机开始浏览新闻,换换心情,再想办法,谁知道正看八卦看的起劲儿的时候,简南的手机却剧烈震动起来。 一看,竟然是秦厉北发过来的,画面上是秦厉北抱着团团,团团手里拿着毛笔,应该是正在做作业,放寒假前,书法老师给团团布置的每天一篇字的日常。 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有繁,有简,还有一…… 简南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团团在写这个几个字的时候,有多么的崩溃,只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头喷薄欲出! …… 城南别墅,秦厉北抱着团团,团团抱着手机,小家伙仰着头问男人:“爹地,你要告诉麻麻什么啊?写的乱乱的,麻麻看得懂吗?” “傻儿子,你麻麻虽然笨笨的,但是别太小看你麻麻和你爹地之间的心灵感应,她绝对看得明白。” 秦厉北笑意满满,刀疤无意中说南南那丫头去了兴和,他猜测是为了兴和话事人的选举。 有时候,对于有些人来说,道理是讲不明白的,还是要靠切身利益的威胁,才能有最显著的效果! …… 会议室内,简南肚子越来越难受,耳边都是兴和各个堂口的大哥在粗声粗气地吵吵嚷嚷,吵得她越来越疼! 时间已经又过去了半小时,逐渐陷入浑浑噩噩的简南,脑海中灵光咋现。 原来是这样子,既然现在事情越扯越乱,他们决定不了一个最好的方案,那就让唐嫣然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解决。 “化繁为简,一击致命。” 简南附耳在唐嫣然身边说了这句话,唐嫣然钮头,两人一秒之间的对视下,唐嫣然起身道:“其实这件事情还有一个更加简单的解决办法,以前,我听曹爷跟我说起过,他当初也只是兴和的二把手,后来选举的时候,另外一个候选人,死在了自己家中的卧室里。你们说,这是运气呢,还是实力呢?” 不同于以往的每一次安静,这次的会议室从唐嫣然开始,散发着诡异的冷漠气息,唐嫣然璨然一笑,明眸皓齿间,俱是信心满满的镇定:“大家都是自己人,原本并不想将事情做到这个份上的。” 曹爷的对手如何死在自己家的卧室里面,大家心中有数,如今,就连一直认真在思考着究竟唐嫣然和曹器的两种计划,哪一个是对兴和更好选择的中年男人,都不由得觉得冷。 “嫣然,你这是要做什么?” “刚才我就让大家看过了,曹器偷税漏税的事情,是一定要给出一个交代的。” 曹器朝唐嫣然怒嚎:“你这是诽谤!我没有做过!你别想栽赃陷害!唐嫣然,你以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唐嫣然不为所动,依旧冷艳地,如看挑梁小丑一般的看着曹器:“道理不是靠谁的声音大而更加有用,我所列举出来的证据,究竟是不是真的,不由我说了算,也不由你说了算,是由有关部门调查之后给出结论。” “我曹尼玛!唐嫣然你特么就是个贱女人你是不是想死!你想死的话我成全你!!!!” 曹器全然不顾众人在场,各种难听的脏话彪出来,不堪入耳,简南脸色愈加难看,而这一切,都落在了默默围观事态发展的路衡眼中。 “曹器,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一分钟以后,如果你不主动退出,那么这份文件就会被寄送到有关部门手中。” 曹器怒吼:“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就是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哈哈哈,我算是看清楚了,她现在能用这种手段威胁我,让我主动退出,以后也会用这种手段威胁你们的!我刚才就说了,告发曹爷洗钱的那封匿名信,就是唐嫣然这个贱女人送出去的!就是她!!就是她!!害了曹爷!!!你们快把她抓起来,丢进池塘里喂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