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没有她,都很好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一十六章:没有她,都很好

电光火石之间,曹器出人意料地,拔出枪口对准了唐嫣然,梗着脖子面孔狰狞:“想要我进监狱,想要我死?哈哈哈,唐嫣然,你想的太好了!!!我特么的就算是得不到的东西,也不会给你得到!唐嫣然!你去死吧!” 枪声响起,唐嫣然往旁边闪身,简南被胃痛折磨的痛不欲生,反应迟钝了一秒,动作僵硬了一秒,结果便落进了曹器那个疯子的视线中! “还有你!你也逃不了!曹爷进监狱肯定也有你的一份!你们都是贱人,都特么的该死!都给我去死,我就算死了,也要拉着你们陪葬!!!” 路衡起身,怒气腾腾,收敛起了温和,冷声:“你把枪对着谁?” 曹器毫不犹豫地回答道:“路总!今天让你看笑话了,这是我们兴和自己内部的事情,我自己亲自来处理门户败类!路总你先回去,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再亲自带着礼物登门拜访!!” 路衡冷笑:“不必了!你最好立刻把枪口从她身上移开!” 此时的曹器处在暴怒中,根本没有意识到路衡已然处在暴怒边缘,还不明所以地安慰路衡:“路总,你别担心,这是兴和的地盘,今天这两个女的死在这里,不会有人敢说出去的,就算是警察来了又怎么样?到时候我就是兴和的话事人,他们敢动我,那是笑话!” “我让你把枪口移开!你听不懂人话吗!” 被骂了的曹器瞬间委屈:“路总?” “你敢拿枪对着我妹妹,曹器,谁给你的狗胆子?” 路衡阴森如鬼魅的语气,令曹器惶惶然将枪口偏开,手抖得很是厉害,唐嫣然刚开始的闪身,虽然闪过了曹器最开始的那一枪,但是脚下在落地的时候却没站稳扭到了脚踝,肩膀还撞到了墙壁,一时间痛的举不起劲儿来。 “呵呵,曹器,我烂命一条,死了也没什么不值得的,但是,我在进这间会议室之前,就已经吩咐了人,若是今天晚上十点钟我没有准时打电话给他的话,他就会直接去报警,说你故意杀人!哈哈哈,我的遗言都已经录好了,想知道内容吗?” 唐嫣然鄙夷地看着曹器,笑的嘲讽:“我知道了偷税漏税的秘密,你威胁不把证据毁掉的话,就会杀我灭口,所以如果我死了,杀人凶手,就是你!” 曹器在路衡强大的气压下,已经浑身冒着冷汗,而唐嫣然的一番话,更是将在悬崖边上的曹器往前面又推了一把,直接将人推进了深渊。 “哈哈哈!!!路总,你看呐!这个女人想我死!你知道吗,以前为了在兴和站稳脚跟的时候,她还主动爬上我的床!!!现在竟然敢来威胁我了!真是蛇蝎女人,心肠歹毒!!!!” 曹器似乎陷入了某种自己纠结怀疑和悔恨中,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在想着什么,但是很快的,所有的情绪在他脸上都变换成了最后一种,那就是愤怒! “我自己知道的,那些钱,够我死刑的了,我、就算是放弃了兴和话事人的位置,唐嫣然这个贱女人也不会放过我的,我死定了,我死定了啊!!!哈哈哈!” 路衡死死盯着曹器手中的枪,黑黝黝的洞口直直对着简南,简南却是恍若未闻的样子,坐在那里,紧咬着唇,不知道在忍着些什么。 如雨夜中被主人丢弃的流浪犬,曹器赤红着双眼,愤怒地盯着路衡:“路总,你也没有真心地想要帮我吧?哈哈哈,简南是你的妹妹,你们一家人的算盘也真是打的很响亮啊,妹妹押唐嫣然,路总你押在我这里,无论我们两个谁赢了,其实最大的赢家都是你们,对吧?哈哈哈哈!!!” 曹器持续地哈哈大笑着,转而看向唐嫣然,充满同情的口吻说:“你还是小心一点儿的吧,我输了没关系,但是你输了的话,就是将整个兴和输给了外人,唐嫣然,你要是敢把兴和输了,我做鬼也不会当过你的!” 所有人的反应出乎意料的淡定,桌面的氛围剑拔弩张,简南眼前的景象已经开始变得模糊了,灰蒙蒙的一片,她好像被谁带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唐嫣然的冷然,曹器的疯狂,路衡的置身事外,还有一干人等,她的脑子嘭地一声,响起了巨大的枪响,紧接着,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面倒去。 意料之外,她却没有砸在冰冷的地板上,而是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那人的力气很大,将自己搂的紧紧的,她的脸颊贴在那人的胸口处,坚硬的,温暖的,死死地搂在了她的腰间。 “南南!南南!醒醒,快醒醒!哪里不舒服,快点儿告诉我!” “我……我肚子难受……” ……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没有印象了,只记得自己睡了一觉,很沉很沉,也睡得很香,还做了个,不知道是美好还是恐怖的梦。 梦境中,她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有一天,在杂志上面看见了北城最大富豪家族,秦家的全家福,那里面,有秦老爷子,他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的是位优雅美丽的女士,而女士的左手边,站着的是个漂亮的小女生,穿着天蓝色的晚礼服,而秦老爷子的右手边,则是站着秦厉北。 一家四口人,看起来和乐融融,温馨快乐,而杂志上,秦厉北是笑着的,不是那种她知道的礼貌性的假笑,而是带着真心的笑容,让人忍不住也跟着笑起来。 然后,长长的一辈子,她从新闻上,电视媒体上,杂志上,围观了秦厉北波澜壮阔堪称传奇的完美一生,妻贤儿孝,老年时候,儿孙满堂,活到了一百岁。 在那么梦境中,她以旁观者的身份,从来没有参与过秦厉北的生活,而秦厉北,还有白月笙…… 对了,白月笙,他成了全世界著名的画家,在各个国家的顶级美术展览馆中开办过自己的个人画展,每个人想要得到一副他的画作,只能是求而不得。 当白月笙在北城开办自己的最后一场个人画展的时候,她花了大半年的积蓄去看了一次,他们两人的距离,也就是中间隔了三个人,白月笙那时候在跟一位白胡子中山装的老人家说话,她静静地站着,他们聊了多久,她就站了多久,有好几次,白月笙都差点看见了她,幸好她闪身的快,躲在了柱子后面。 白月笙后来去了哪儿,没有人知道,有人说他进深山里面去修道了,也有人说他在某次野外探险写生的时候,遇见意外去世了,但是无论是什么传言,她都知道,梦境里面的白月笙,过得很快乐,书香世家,儒雅英俊的父亲和温润善良的母亲,在轻松快乐的家庭氛围中长大。 他们都没有遇见她,也都过得很好。 …… “急性阑尾炎,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身体营养方面可能要多注意点,平时压力不要太大,多放松,可以的话,出去旅游,找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慢下来生活,这样对她身体状况会很有帮助……” 有人在说话,简南动了动眼睛,然而身体却似乎不是自己的了,无论她如何费力,都始终睁不开重如铅块的眼皮子。 “如果,没办法放松身心,会有什么后果?” 稍显老成的那道声音轻笑了声,打趣道:“这才过多久了啊,这些知识就全部忘记了啊你?哈哈,本来现在时代速度快,有点压力没什么,但是简小姐的压力似乎过大了,而且之前刚生产过吧,生产之后忧思过重,没有好好地坐月子,导致现在她的身体状况不太理想。这种情况下,建议还是休息静养,否则下次疲惫不堪的身体突然报复你的,就不知道是哪个部分出毛病了!” “好,我明白了。” 随即,是房门咔哒一声合上的声音,简南顿时绷紧了身体,她现在已经确认了,说话的两个人,一个是医生,另一个就是路衡了。 只是,路衡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晕倒的前面,是在兴和话事人的选举会议上面,对了,她想起来了,曹器还开枪了,唐嫣然呢,她没事吧,那她现在躺在这里,也是因为曹器后来拿枪对着她的时候,她听见的那声枪响,是因为她中枪了么? 简南越想越后怕,幸好自己醒过来了,没有死,否则,团团和小止还那么小,该如何是好,还有秦厉北,那个傻大个儿呢,她还没有为秦厉北,团团,小止,安排好所有的事情。 简南决定,下次一定要将珍惜生命远离危险牢牢地刻在心上! “你吓死我了,急性阑尾炎,很疼的,你怎么什么都不说?南国娱乐城的股份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么?”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为了秦厉北留下的东西,努力拼搏不顾一切的样子,我实在是很不高兴的,我会很嫉妒,嫉妒对一个男人来说,是致命的。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