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关押(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一十七章:关押(一)

床边陷落,简南感觉到路衡坐了下来,指尖传来湿热的,温润的触感,是毛巾。 应该是路衡正拿着毛巾在为她擦拭手掌,如此细心体贴的待遇,简南以前是从来不敢想象的,她浑身僵硬的不敢动弹,生怕一个动作,惹来的路衡的注意。 “秦厉北哪里就那么好呢?还有那个白月笙,他们都逼着你做了很多你不喜欢的事情,为什么你还要守护他们?我们说好,要一起向秦家人报复,约定好的事情,你怎么能说忘记就忘记。” “阿南,我现在带你回家,谁也不告诉,从此以后你就跟着我,哪儿也别去,好不好?” 简南忍不住心尖打颤,路衡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要将她绑走,从此再也见不着任何人? 路衡握着她的手,声音温润的像个孩子似的期盼着:“阿南,我们才是一家人,他们想要分开我们一家人,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让有心人得逞!” 她眼睛还重的睁不开,然而浑浑噩噩中,她似乎,仍旧能够感觉得到有温润的液体划过她的手背,如火烧的滚烫,吓得她几乎要甩开手,躲到角落里,她知道那是什么,可也就是因为明明知道,才会因为眼泪所带来的痛到极致的感觉。 这是,路衡在哭? 路衡在哭! 怎么可能,会是路衡呢,她该不会还在梦中,这是第二重梦境么,否则路衡怎么可能会哭,他就是个泥塑雕刻起来的,用颜料画上了五官的假人,永远维持着三十六度的体温,和永恒不变的礼貌笑容。 此时此刻,躺在松软舒适的病床上,简南却是只觉得自己像是个人质,被人绑到阴冷冰凉的医院来,即将被推入手术室的,待宰的羔羊。 路衡小心翼翼地捧着简南的手,仔仔细细地擦拭干净了后,轻轻在手背上,落下了个吻,极轻极柔,笑着声音和艰难这才将其放回了被窝里,妥帖的掖好被子。 “好好睡觉,阿南,你放心,以后不会再给你压力了。只要南国娱乐城和白氏集团就此消失,到时候便不会如此忙碌,我们找个时间一起去旅游,加拿大怎么样?那里很不错,特别是秋天的时候,整个街道遍布火红火红的枫叶,如同层层叠叠的晚霞那般带着流火渲染了整个天空,美得醉人。你不是说,你很喜欢住在乡村,有很大的院子,春夏秋冬,日升月落,这些我们一起看。” 路衡眸光深深,望着病床上面的小女人出神,殊不知简南心内早已冰凉一片,路衡究竟想要做什么,难道真如她所猜测的那样,绑了她,关起来? 这次参加兴和话事人的会议,刀疤和李功都没有跟过来,只有一个司机,也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她晕倒被送到医院来,若是成那别墅那边没有人知道她的消息,又如何派人来救她。 房间里面的声音安静了下来,没有开门声,路衡应该是还在的,只是不知道在做什么,简南无奈之下,只好继续装睡,然而装着装着,竟然也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外已经全部变黑,窗帘半掩着,透过玻璃可以看见外面树影斑驳,和昏黄色的路灯。 窗外的景色模糊不说,就连屋内的装饰都是陌生的,并没有一般医院的纯白,而是暖黄色的床单被罩还有暖色系的房间装饰,不像是病房,倒像是某个价格不菲的高端酒店套房。 简南顿时心里头波澜起伏,会不会是她睡着的这会儿时间,路衡便已经带着她到了一处谁都找不着的地方,那么,她现在究竟在哪儿,该怎么回去? 动动手,动动脚,活动活动筋骨,胃部传来隐约的疼痛感,应该就是医生说的,做的急性阑尾炎手术,麻药退了后,自然是会疼的,只是她特别怕疼,这下子是要闹死她了。 挣扎着起身,简南直到靠在床头,身上的力气已经所剩无几,到了最后只能是靠着床边,粗粗地喘气儿。 门被推开来,护士进来换药,见简南醒了,很是惊喜道:“简小姐,您终于醒了啊,我马上去喊路总过来!” “等会儿!” 简南立刻阻止,几乎是在短短几秒之内,便挤出了个笑容来:“我现在的样子很不好看的吧,你先陪我坐会儿,聊聊天,我也整理整理我的头发。” 护士了然地笑了笑:“那是当然可以的,简小姐,您慢慢收拾,收拾到最好看的时候,至于见面吗,嘛,不着急不着急!” 护士定是误会了,简南也不想解释,装作认真整理发卷,边不经意地问:“咱们这是哪儿?医院么?病房的装饰好特别啊!” 护士自豪:“那是当然的,我们是万秦集团旗下的仁爱医院,平时只为在我们医院注册过的会员以及家属服务的,路总是我们这里的VVIP,这一整层楼,在简小姐您修养期间,全部都不会有人来打扰您的。” “这么好啊,的确是,养病的时候,最烦别人来吵吵了,安静点儿好。” 仁爱医院她是知道的,全国有名的高端私人医院,技术设备都是全球最新款,就连医院里面的医院,都是各个行业拔尖的大牛,享誉盛名。 而这间医院最出名的还不是他的技术和设备,而是安保措施,据说连秦老爷子都不可能在不经过病人以及家属同意的情况下,拿到病人的病历书。 所以,简南也能大概地理解,为什么路衡会带她来这间医院了,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只是这下子,估计谁都不会猜测得到,路衡竟然胆大到敢将她放在万秦集团名下的医院里。 “我觉得,我现在身体情况挺不错的了,想办理出院了,你能帮我一个忙,处理一下吗?” 护士显得很是为难,支支吾吾道:“你刚做了手术,最好还是再休息一天,而且,路总吩咐下来了,您家下来的几天就在这里休息,其他的事情,您只要开口吩咐我们就好了,我们都会帮您处理的!您放一百个心吧!” 简南强装镇定,“这样也行,但是我的电话呢,把我的电话给我一下吧!” 护士不好意思地说:“抱歉,您被送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手机。” 简南几乎绝望,一年前,被白月笙派人看守着,直到送上飞机前往小镇的恐惧再次涌上心头,她下意识便掀了被子欲往外走,身体上的疼痛令她脚下一软,便直直地往前扑过去,跌倒在地。 “哎呀!你没事吧!”护士惊呼:“你刚动完手术,还是需要卧床休息的,你着急下来做什么呢?简小姐,您要做什么,我帮您处理就可以的!”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简南咬着牙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直朝着外面奔过去,谁知护士在后面拦住了她,劝道:“简小姐,您又何必让我们为难呢?我们只是拿工资吃饭的啊,路总既然想将您留下来,那么您就好好地听话卡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路总绝对会给您安排的妥妥当当!” 呵,将自己与世隔绝么,然后路衡便可以无所顾忌地处理掉南娱集团,吞掉兴和,甚至是,将整个元北集团,抹掉秦厉北存在过的痕迹,牢牢地掌控在手中! 简南疯了般挣扎着要去开门,护士使出了浑身解数拦着她,两人争执中,简南腹部针扎似的疼越来越严重,眼前又开始出现了模模糊糊的白雾。 “简小姐,您别闹了,还是好好地回去休息着吧。” 简南拼了命地抓住了护士的手腕,哭着求救:“帮帮我,让我出去,我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你帮帮我,我会好好地感谢你的!” 扭打中,两人哪里还有形象可言,纷纷披头散发,简南更是凄惨一些,刚做完手术本就虚弱的身体,脸色惨白的像是白纸一样的,眼神亦是涣散无神,将护士吓了一大跳! “简小姐!你没事的吧?伤口不舒服的吗?您到床上躺着去吧,我马上去喊医生过来!” 简南已经接触到了门把,只差一点点便可以拧开门冲出去,哪里听得见护士在说什么,神智涣散的她双手像是钩子那样的,在门框上狠狠地抓着! “放我出去,你们放我出去!” 护士都快要急哭了,她拿工资做事情,见到路衡的时候便想,这么英俊帅气的男人,还肯花心思找人来照顾着这位小姐,真的是贴心极了,谁知道后果会是这样的啊,这个女人怎么要死要活地,就不肯好好地待在这里呢? “简小姐,你也体谅体谅我好不好啊,路总这样做真的是为您好啊,医生说了,您的身体状况就是太过操心,事情多压力大,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好好地静养!”护士苦口婆心地劝着:“从手术开始到结束,路总是一直守在您的身边的,也就是刚刚有点急事才一定要走,要不然的话,您现在醒过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路总在身边呢!” 简南终于握到了把手,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下扳来,然而结果却是令简南更加绝望。 门把锁了,而且是从外面锁上的,所以说,病房外面,路衡也派了人看守她。 哈哈哈,她还真的是何德何能啊,竟然能让路衡不惜冒着绑架犯的名声,也要将自己锁在这么一间小小的房子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