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关押(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一十八章:关押(二)

直到晚饭过火,简南才发现,她的的确确是被路衡给困住了,困在了医院里面,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那天她晕倒之后,兴和话事人的位置,究竟是谁赢了呢?是唐嫣然吗?应该是唐嫣然的吧。 曹器既然敢公然开枪,那么她相信,以唐嫣然的手段,必然会借此机会大做文章,说不定曹家的兴和的势力,都会因此被重新洗牌。 只是如果中间出了什么意外呢?你 唐嫣然并没有坐上那个位置,那么现在,南国娱乐城会不会已经被兴和吞并? 简南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混沌,事情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路衡把她囚起来,然后呢,难道真的要囚禁她一辈子吗? 护士走进来,显然是被简南刚才的疯狂吓到了,小心翼翼地问:“小姐,路总刚刚来电话了,说您要是继续闹腾伤害您自己的的话,为了您的伤口着想,就给您用镇定剂,所以您还是在这里好好地修养吧!我们这里的医疗是全城最好的,您的身体会很快好起来的!” “囚禁就是囚禁,有必要说的这么好听么?” 护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路总也是为了这位小姐的身体健康着想,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简南听着屋子里,安静跳动着的呼吸声,思绪万千,良久后,嗫嚅道:“最近的报纸呢,我不能出去,看看报纸总是可以的吧?” 这次的要求,护士倒是很爽快地答应了,没一会儿就给简南拿来了最近几天的杂志报纸,还很热心地当起了解说员。 “其实最近有上映一部新电影,口碑很不错,我们医院有自己的电影投放频道,您要是想看的话,我可以帮忙调出来。” “最近娱乐圈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娱乐圈?”护士认真地想了想:“好像是有的,我听说南娱集团要投资拍摄一部新电影,女主角貌似是之前因为潜规则声明一片狼藉的女星,貌似是叫做,哦,对了,是叫做江云,但是这种事情啊,真真假假的,没有到最后一刻都不能下定论的!” “江云?” 之前她逼着南娱将江云雪藏,现在是怎么回事,路衡是打算重新捧这位江云了吗? 投拍新电影,她的视线停留在娱乐版面的右下角,那里有一篇关于江云的绯闻报道,时间是昨天的,内容是江云和一神秘男子共同出入帝豪花苑,长达五小时的秘会,之后驱车离开。 帝豪花苑是路衡的住所,杂志上面的画质模糊的照片,但是简南几乎一眼便认出了那辆车,路衡的英菲尼迪,而两人一前一后上楼的动作,刺的简南眼睛生疼。 她在对江云出手的时候,曾经问过路衡,是不是喜欢江云,那时候路衡否认了,只是现在,路衡如此动作是作何打算,究竟是不是喜欢江云,连简南自己都有点模糊了! …… 城南别墅的大厅内,董邵斜斜地倚着墙壁,烟蒂夹在两指间,唇边吐出一抹白雾,沁着冷笑。 “事情调查清楚了,那天南姐参加兴和话事人选举会议,会议上面曹器那个神经病开枪,南姐突然晕了过去,后来路衡直接将人带走!” “现在人在哪儿?” “还在查,今天傍晚应该就会有回复。” “唐嫣然呢?” 董邵提起这个人的名字心里就窝火的不行,怒意染上眉梢:“那个女人,现在成了兴和的话事人,几乎不把咱们城南别墅放在眼里,我找她询问南姐的下落,那女人竟然说她不知道!而且唐嫣然现在和路衡走得很近,我担心她现在是站在路衡那一边。” 落地窗前站着的男人,上身套着米白色羊毛衣,搭配深褐色休闲毛绒长裤,一身家居休闲打扮,略长刘海将眼角眉梢的冷凌盖住,眼眸低垂,望着花园里,因天暖而开始解冻的湖面,静静地出神。 董邵将烟蒂丢进烟灰缸里,小火苗噗嗤一下,就灭了。 “秦哥,元北集团那边,股东大会的时间定了,在下周三的六点,这一次,路衡貌似势在必得。”董邵担忧:“如果这次让他将南娱集团独立出去,那些跟着秦哥你打天下的,估计会心寒。” 一个偌大的子集团,而且还是秦厉北亲自定下来的未来集团发展战略中重要的一环,前期已经占据了总部最多的财力物力人力资源,才有了如今数一数二的规模,现在却说独立出去就独立出去了,还是路衡一手掌控下的独立集团。 谁都不会甘心。 秦厉北缓缓抬眸,转身看向董邵,在董邵的惊愕中,缓缓开口道:“把王教授请过来,病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该好了。” …… 醒过来之后的一番闹腾过后,简南带着一身的痛苦,再次回到了床上,像只木纳呆滞的玩偶,任凭全副武装的白大褂医生,小心翼翼地检查她身上的伤口。 有手术时候留下来的,也有她在想要冲去病房的时候摔倒在地面,带下了桌边的玻璃杯子,碎片撒了一地,手掌心划破,流了一手的血。 接下来的第一天,第三天,第四天…… 每一分每一秒,简南全部是在床上度过的,度日如年,却无处可说,房间里面的每个角落都被她找遍了,没有任何可以联系外界的东西,就连窗外,都定着铁丝网,根本没有可以逃出去的机会。 无可奈何之下的简南想要见一见路衡,但是护士总说路总忙,过几天得空了便会来看她。 可简南等啊等,这么一得空,便等到了半个月之后,这一天,她刚吃完护士送来的饭后水果,正打算研究一下,如何用铁勺子在铁丝网上面挖出一个洞,然后逃出去。 结果门开了,路衡毫无预兆地走进来,简南一回头,便看见风尘仆仆的他推门而入,好看的桃花眉眼上,俱是疲惫,偏偏,路衡却努力地笑着,好像想要给她展现出,无事发生过的岁月静好。 “最近好么?住在这里感觉如何?他们有没有将你照顾好?我原先一早便打算来看你的,但是手头上事情多,脱不开身。” 路衡一连关心地问了好几个问题,简南却是没有丝毫想要回答的意思,反问路衡:“我过的好不好,这层楼不都是你的爪牙耳目吗?难道他们没有告诉你?” 路衡朝简南走过来,脚步很慢,门口到床边也不过三米的距离,路衡却觉得他踏过了千山万水,越过无数的唾弃和咒骂,才来到她的身边。 放下手里的酸奶,又将室内暖气往上调了一度,责怪中带着宠溺:“你刚做完手术,别贪凉,现在这个温度才是最适合的。” “路衡,你不觉得你这样假惺惺地关怀,让人恶心吗?” 简南像只竖起全身尖刺为了自保的刺猬,冷言冷语,目光疏离,她心底有道声音在呐喊,别这样,好好说,那是路衡,是你哥哥。 然而下一秒,秦厉北满身是血挡在她面前的画面,却会强硬地挤进脑海里面来,挥之不去。 路衡伸手,简南猛然朝后面退了一大步,冷然道:“别过来!” “阿南,你别这样,我很难过。”路衡对简南的拒绝无动于衷,仍旧是执拗地伸手将简南抱在了怀里,男人和女人力气的差别在这时候完美地体现了出来。 简南动弹不得,只能任由路衡搂着她,在她耳畔喃喃自语:“阿南,你知道吗,你这样看我,像是在看待敌人,我难过极了。” 简南没有放弃挣扎,却始终无法挣脱路衡的桎梏,她气急了,被禁锢在路衡的怀抱中,根本没有机会去看见路衡眼底的哀伤。 “放开我!路衡!你放开我!你疯了是不是?我是你妹妹!” “我知道,你是我妹妹。” 正因为如此,才更加愤恨不平,明明他和秦厉北是一样的,为什么却不能像对待秦厉北那样,对待他。 秦厉北手上沾染的人命,经历过的龌龊肮脏,比起他来,多的数不胜数,你可以原谅他,为什么就不能体谅体谅我? “我还知道,你也是秦厉北的妹妹,我们都活在地狱里,谁还在乎,会不会更加悲哀。” 完全变了个人的路衡,在简南眼里如恶魔一般,她忍不了了,心情暴躁得越来越歇斯底里:“既然你知道我们是兄妹!你清楚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路衡冷笑出声,每一字一句里面俱是满满的嘲讽:“那又如何?” 简南愣住,急急地反驳:“那又如何?我们是有着血缘的,我们可以是朋友,可以是家人,可以是合作伙伴,但除此之外,我们什么再也没有其他关系了!你明不明白!” 路衡笑得愈加大声,仿佛从简南的口中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那么秦厉北呢?他也是你的哥哥,你为什么可以对他那么好!” 路衡狂吼:“你为什么连孩子都肯为他生,而我,而对我,你却不愿意和我站在同一道阵营里面,阿南,我的好妹妹,这究竟是为什么?” “你知道?” 简南一瞬间惊慌失措,路衡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的,谁告诉他的,柳璃么,柳璃这个疯子,她不知道这是秘密,一旦揭开,会毁了所有人吗?! 她紧张地连声音都在颤抖,恍恍惚惚地否认:“不是的,你猜错了,你什么都不知道!” “简南!”路衡大吼:“他们父子两个的DNA鉴定报告就在我的书房里,你需要我拿给你看吗?” 简南面如死灰,心尖一阵阵地发凉…… 路衡将简南抱得更紧了些,死死地几乎要将简南揉进自己的骨血里:“阿南,我不贪心,我要的很少,我想要的只有你,哪怕是兄妹,只要你永远在我身边就好,可是为什么,连这一点点的奢侈的愿望,你都不肯施舍?” 简南无话可说,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之下,是最残忍的真相,是她苦苦隐瞒着的秘密。 秘密究竟是什么,谁来猜测都是可以的,但这辈子,任何人都不会从她的口中,听见她亲口承认。 墙壁之上的钟表,时钟滴滴答答地走着,时间以可感知的速度流逝,连同简南最开始见到路衡时候,浑身无处宣泄的愤怒,都一点点一滴滴地在两人互相的沉默中,消磨殆尽。 只是,还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知道谁该先开口……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以后,久到简南以为她今天便要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和路衡相互纠缠时,路衡却开口了,给了简南一个猝不及防。 “阿南,你留下来,陪着我,好不好?等元北集团和秦家的事情结束,我们离开北城,去一个所有人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 怎么可能好?重新开始?除非死亡,过奈何桥,喝孟婆汤,否则这一切如何重来? 简南鼻尖酸涩,眼眸之上渐渐浮现出了一片水雾,曾经也有一个人这么说过,也带着她离开了北城,本已然打算与世无争,但是后来他死了。 “我不想重新开始,我的人生已经走到了现在,接下来会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哪怕前方荆棘遍布风雨滔天,我也不会后悔。” “阿南,若此时此刻跟你说这句话的人,是白月笙,是秦厉北,你的答案绝对不会是如此。去留,任何决定,会因为秦厉北,会因为白月笙,终归,不会是为了我。” 话音落下,简南强压下了心底的那抹的不明心悸,她不是傻子,路衡表现的如此明显,她怎么能够在明知道路衡的心思时,还心甘情愿地留在他身边,一开始是错的,结果只会是错的离谱! “放了我吧,路衡,这件事情,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无比悲哀,谁能将她的路医生还给她呢,温柔又善良,笑起来很干净的路医生,到哪儿去了呢? “你可以,我不行,我已经做了,收不了手了,阿南,我不会停下的。” “你连秦厉北的生死,都可以冷眼旁观,路衡,你已经变了,你有好好看过你自己现在的样子吗?为了报复秦家,你都变成什么样子了?那是秦厉北,你的亲兄弟!你却可以看着外人害死他!” 简南的眼眶渐渐红了,忍不住地呜咽出声,“路衡,这一切都是秦老爷子的错,是他犯下来的罪孽,我求你了,别让秦老爷子继续毁掉你的将来,他现在已经在为曾经的过错赎罪了,我不想让你和他一样,到了年老时,发现身边没有任何人对你是真心相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