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爆炸(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十一章:爆炸(二)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可能只是同名同姓,抱歉。”白月笙认真道:“我的建议,希望你认真考虑。如果你需要工作,我可以将你介绍给我的朋友。” 简南不信,一个人会无缘无故地对另一个人好,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的白大哥一样无私助人的。 “白少,你们不仅仅是同名同姓,就连外表也是一模一样的,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我喊他大哥喊了十六年,就算是到了下辈子,就算是容貌声音都变了,我也还是能够认得出来的。” 白月笙注视着楼下在住院部门口徘徊的黑衣人,咬紧了牙关:“或许,他并不希望被认出来。” …… 医院大厅,吴心意正在给简南缴交医药费,团团刚开始是跟在吴心意身边的,但不远处有个老奶奶摔倒了,团团哒哒跑过去把老奶奶扶了起来,然后仰着小脸等表扬。 “哎呦,你这个孩子怎么回事啊,我的腰啊!”没想到老奶奶却在站起来之后拽住了团团的胳膊,大声喊叫起来:“谁家的孩子这么不懂事啊,我一个老人家站都站不稳,怎么还推我啊,这个孩子谁家的啊!” 周围人听见了老奶奶的喊声,纷纷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议论。 “老太太,咋的了呢,这是干啥呀?” “天煞的啊,我一个老太太生病了,还给我撞一下,这孩子谁家的啊,我的腰啊!” 老太太声泪俱下,有个壮汉冲出来朝团团吼:“你爸妈呢?把人撞到了要负责任,正好在医院里,走吧!”壮汉又看向周围的围观人群:“咱们把老太太扶到急诊那边去找医生看看,这要是没事还好,要是有事啊,就得让孩子的父母负责任!撞了人呢,得知道认错!” 团团从小被简南捧在手心里宠着,平时都是激励教育,就算有时候小家伙脾气上来了不肯乖乖吃饭睡觉,最多也就是别着生闷气,也从来不会动手打团团,更别说是力气稍微大点的拽啊这种动作了,小家伙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纤细的小胳膊被壮汉用力一把抓住的时候就吓得哇的一声就哭了。 “麻麻!麻麻!哇哇哇!麻麻!” 秦厉北看完伤员出来,经过急诊室的时候便听见了喧闹声,还有小孩子的哭得凄惨的声音。他原本就不是爱管闲事的人,转身欲走,却在视线扫过急诊室门口的时候,见到了那个小孩子。 看着眼熟,就是不久前趴在吴心意肩膀上的小孩子,长得很可爱,特别是一双眼睛,莫名的让人觉得亲近。 小孩被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抓着手,哭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秦厉北抬脚往那边走,冷喝:“住手。” 围在那里看热闹的都安静下来了,团团也不哭了,盯着秦厉北看。 这个帅叔叔就是刚才和心心姨姨说话的那个帅叔叔。 认出了人,团团挣扎着往秦厉北怀里扑:“帅叔叔!帅叔叔!团团疼!” 看见小孩子哭的满脸泪花的样子,秦厉北没来由的一阵烦闷,几步走到壮汉面前握住了他的手腕,凌然:“放手。” 壮汉见来的是个手臂上还裹着纱布的男人,更是不怕了,扯着嗓子大吼:“你谁啊你啊!你就是这个孩子的家长吧?我告诉你啊,你家孩子把人家老人家给撞倒了!” 莫名的,秦厉北见不得团团被欺负,心头无名火起,用力往下一摁,在手腕下穴位处狠狠地用力一摁,技巧性地就将个接近两米的壮汉摁到了墙上。 秦厉北声音冷厉:“我让你放手。” 壮汉暴躁:“来人啊,打人啦,快报警!” 周围的人见壮汉打不过这个衣着不菲的男人,正义感纷纷爆棚,举着拳头就要冲上来将秦厉北制服在地。 秦厉北冷冷环视周围一圈,一手护住抱着他的大腿的小家伙,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因为听到有人喊,人云亦云就判定了团团的错,若说其他情况的话,他还会考虑是否和平解决,但现在没必要了。 秦厉北瞬间松开了揪着壮汉领子的手,姿态优雅地弹了弹袖口并不存在的灰尘,转身将团团抱起来,揉着他的手:“这里疼?” 团团自来熟地窝在秦厉北怀来,奶声奶气的撒娇:“嗯!疼!” 要说之前团团见到一张面瘫冰川脸的秦厉北,心里是害怕的,但是经过刚才秦厉北行云流水的击退坏人,他在秦厉北眼里就成了大英雄了!团团眼泪花花可怜巴巴地诉苦:“团团好疼哇!” 团团小白团子一个,长得细皮嫩肉的,现在藕节般的胳膊上印着一个清晰可见的手指红印,看着就让人心疼。 壮汉接收到秦厉北寒冷如冰的眼神,竟然有些后怕,他也是有些格斗底子的,知道刚才秦厉北那一手没有十年以上根本练不出来,这要是再用力一点,他的手腕就废了。 这时候老奶奶的家人也赶过来了,听路人说了事情的经过之后,破口大骂。 “你们就是这么管教孩子的?看你们穿得这么好,就能随便让孩子推老人家?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不知道啊?” 秦厉北将团团放下来,护在身边,放缓了声音问道:“团团,怎么回事?” 团团才三岁,话有时候都说不利索,刚才又被壮汉和一群人围起来指着他破口大骂拉拉扯扯的吓了一大跳,现在更是变得哆哆嗦搜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你看看你们家孩子,知道理亏了,不敢说话了吧,我妈身体不好,谁知道来医院看病还会被你们家满大厅乱跑的给撞了啊!”穿着粉色蕾丝裙的中年妇女叉着腰嚷嚷着:“不赔钱就不让你们走!你们是外地人吧!不赔钱看你们能走不走得出这个镇子!” 其他人也是你一言我一句的附和,场面一时间又开始乱了起来,团团往秦厉北怀里一缩,他知道这儿帅叔叔很厉害的,能保护他! 当事人团团说不清楚,现在听中年妇女这大嗓门的一说,秦厉北倒是猜出了一点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个小家伙被人碰瓷了。 秦厉北满头黑线,当即掏出手机直接给院长去了电话。 “十分钟之内,把医院大厅各个角度的监控录像调出来,找出一个老太太摔倒的过程,视频截取发送到我手机上。” 通话结束,秦厉北一一扫过在场的所有人:“事情很快就能查清楚。”他话锋一顿,看向壮汉:“如果与这个孩子无关,他胳膊上的红痕,我会乘十倍放到你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