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重出江湖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二十章:重出江湖

硕大的标题,足足三页的长篇分析报道,简南一字不落地看了,然而看完之后,脑子里面却是一片空白,秦厉北参加南国娱乐城的股东会议,开什么世纪大玩笑,那个傻大个儿,别说以前是狮子王,可是现在是小白兔啊,南国娱乐城的那些股东是吃素的吗? 答案是否定的,所以到时候,秦厉北在股东大会上还不被那些豺狼虎豹给生吞活剥了? 究竟是谁想出来的这么一个馊主意,目的是什么? 简南心慌地想了大半天,最后将所有的可能落在了路衡的身上,唐嫣然很有可能为了兴和话事人的位置,选择跟路衡合作,到时候兴和名下南国娱乐城将近一半的股份,都会受路衡支配,而傻大个儿对路衡不设防,如果这时候路衡跟他说,召开南国娱乐的股东大会,股东大会一旦召开,路衡便可以仗着兴和的那部分股份,直接在股东大会上,联合一两个小股东,直接投票通过任何的提案,到时候,就算是要把南国娱乐城结算关闭清零,都是有可能的。 简南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心底的不安亦是随着对这件事情的担忧而变得越来越大。 黑云压在心头,几欲摧毁她的坚持,简南双腿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走到窗台面前,强装作镇定道:“我要见路衡。” 护士为难:“简小姐,路总很忙的,等他有空了,自然会来见您的。” “我要见路衡。” 护士见简南根本不听她的解释,只好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然而简南仍旧是只有一个回答。 “我要见路衡!” “简小姐,我也是来这边拿工资工作的,您别为难我好吗?路总吩咐了,您只要好好在这里修养就好了,他有时间便会过来看您的,您用不着每天板着脸!” 护士也是被简南漠视的态度给气糊涂了,冷嘲热讽道:“明明每天吃穿用度,全部有我们帮您安排好了,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外面有多少人,只能蜗居在几平米的小小隔间里面,简小姐您住的病房都比别人舒服,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呵呵,或许她真的是老了,以前若是听见这样的话,她肯定是立马撸起袖子就冲上去跟人理论的,如今的生活算是好的吗? 这间病房,是路衡建造起来的金丝笼,可能很华美,很舒适,很安逸,但是它隔开了自己与家人,傻大个儿,团团,小止…… 是现在才懂得的,有他们在的地方,才是家。 简南回过头去,冷冷地说:“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现在帮我联系上路衡,我要跟他通电话,要么等下次,路衡不忙了的时候,他过来了,也就是你这份工作干到头的时候了。我的个人建议是,你选择第一条,否则,咱们就可以来试试,路衡会不会因为一个护士,就跟我吵架?” 护士气的满脸通红,看着是还想要说点什么,简南坚决不给她这个几乎,继续蛊惑道:“就是一个电话而已,很简单的。” “……好吧,但是路总有没有空,我不保证的,而且,你得保证不在路总面前说我的不是,不能害我丢掉这份工作。” 简南一想到能够见到路衡,自然是点头答应了下来,然而十分钟之后,护士进来,很是抱歉的告诉简南,路衡明天晚上才有空见她。 有总比没有好,而且,在护士去打电话的这段时间之内,她认真地将现在的形势分析了一遍,最后发现,想要说服路衡放她走,她还需要一个令路衡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的理由。 而这个理由,是她必须要认真慎重,一而再再而三思考的。 “好,我明白了。谢谢你。” 护士神情奇怪地看了简南一眼,这才嘟嘟囔囔地收拾了东西出去了,她的声音太小,简南没有听清楚,然而她却听懂了其中一个字。 ……死…… 死?是什么意思?谁死了?为什么死的? 还有,会是她认识的人吗? 简南几乎毛骨悚然,杂七杂八地想了许多,但最后在那些纷乱的可能中,她只能不断地告诉自己,或许只是她自己心思太重,想得太多罢了,在这次和路衡的战争中,绝对不会有人受伤。 …… 南国娱乐城,今天所有人都严阵以待,漂亮的女经理不住地整理衣服上面的褶皱,总觉得熨烫整齐的制服还不够漂亮,没办法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上班姿态。 她不时地侧身去看外面走道,心中的焦急紧张越来越甚。 身边的小姑娘止不住地好奇,她今天一大早上班就被通知来大厅列队欢迎大人物,可是等了一个小时了,直到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要欢迎哪位大人物。 而且她看见平常凶神恶煞的总经理现在都一副紧张兮兮严阵以待,不对,所有经理级别以上的管理人员们,都是如临大敌的状态,这种规模的接待仪式,还是她来了南国娱乐城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的。 实在是等的无聊了,好奇心旺盛的小姑娘拉了拉女经理的手,小心翼翼地问:“经理,咱们这是在等谁啊?” “等大老板。” 大老板?她来了这么久了,大老板是只听其名不闻其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兮兮得仿佛是一个禁忌,几乎没有人敢谈论起这位一手将南国捧成现在北方最大的娱乐城的男人,她还想过,是不是大老板长得实在是磕碜无比,才会不允许底下的员工讨论他呢! 然而现在是终于可以见到大老板了么?小姑娘闷闷地想,长得不帅的话,还是不见比较好啊喂!长得帅的话,那么她等会儿一定要多看几眼! 想到帅与不帅互相占据50%的几率,小姑娘顿时激动起来:“大老板脾气好么?” 女经理瞥了小姑娘一眼,对这位初入职场的新人关注的重点,很是无语,然而她难得发了善心,决定提点一下这个小姑娘,于是认真道:“听说过北城秦家的秦三少没有?” “我知道的,传说中的活阎王!我大三的时候还看见新闻上报道,说是为了情人要和自己老婆离婚呢!” 女经理瞪了她一眼:“咱们的大老板就是秦三少,这些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还有今天,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的可能不止是三少,咱们得小心伺候好了。” 女经理昨天跟副总吃过饭,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打听出来的消息,财经新闻上面说的是真的,今天真的是召开南国的股东大会,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位神秘程度堪比UFO的总经理黑先生,还有宣传总监,甄先生,都会出席才对。 这几个人可都不是好相处的,听说黑先生的脾气就是活着的黑面神,和大老板有的一拼! 正想着,外面传来车子依次停下的声音,从来趾高气昂的副总忙小步快走地跟了上去,毕恭毕敬地九十度鞠躬。 车子停稳,先是黑衣保镖下车打开后车门,紧接着,所有人屏息以待。 男人五官深邃,刀削斧刻的脸上,神情严峻,气势迫人,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得天独厚的优越长腿和宽肩窄臀,外面随意套着一身毛呢大衣,周遭所过之处如冷空气过境,连空气都凝结成了冰。 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上,除了沉重如鼓的脚步声,就连呼吸声都变得几不可闻。 紧随其后从车上下来的是另一个身着酒红手工定制缎面西装的俊美男人, 小姑娘瞬间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支支吾吾道:“天呐,是董邵,是董邵,是董邵啊!!我的男神啊啊啊!!!他怎么会在这里?” 女经理自然是在电视上面见过董邵的,只是没想到,这位竟然会和大老板一起过来,看着架势,甄先生她是见过的,那么这位应该就是黑先生了! 就在女经理疑惑怎么没有看见那位稍稍令人感觉温暖舒心一点的甄先生时,又有一辆车过来了,在万众瞩目中,由保镖拿下轮椅,将后驾驶座位上面的人抱了下来。 “那位是谁啊?”小姑娘小声问:“瘸子吗?” 结果话音未落,便收获了女经理的白眼一枚:“那是甄先生,最好把你的眼睛放仔细点儿,他一个手指就能捏死你!” 小姑娘吐吐舌头,不免地又多看了一眼,她刚刚只是因为第一眼看见了,有点惊讶而已,现在再看,虽然甄先生坐在轮椅上面,然而一身得体的黑西装,最简单的正装穿着打扮,仍旧显现出了华贵公子的派头,五官颜值,是令人服气的! 小姑娘想着,忘记了收回视线,眼睁睁看着众人波浪般地循序渐进地低头,耳边只听得沉重深沉得脚步声,由远及近,一步步地走到她面前来。 不期然,与甄先生对上了视线,眼睛真好看啊! 她想不出其他措辞来了,满脑子的空白中,只留下了这句话,不断地飘过:“眼睛真好看啊!” 女经理被吓了一跳,忙摁着小姑娘的肩膀,将腰弯的更低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