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集权(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二十一章:集权(一)

…… 保镖开路,众人纷纷列在两边,恭敬地等待三人进门后,这才跟在后面进去,自发地按照自己手里头的股份份额多少,依次从大老板,也就是秦厉北的座下,一一入位。 秦厉北凛然,随口问董邵:“人到齐了没有?” 董邵抬眸,环顾四周,点头道:“到齐了,哥。” “在座各位的时间都很宝贵,我们就长话短说。 ”秦厉北淡淡地说,董邵得了命令,示意助理将会议提要为各位股东发下去。 “大家都同过生死,也都是爽快人,今天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目的,我也就直说了,为的就是大家手里的股份,给大家一天的时间,将手头上所有股份全部转移到秦哥的名下。”董邵一顿,继而道:“大家放心,这次也不会让大家有所损失,无论大家手头上所占股份比例是多少,全部按照昨天市场价格的三倍来进行收购。” 话音落下,董邵停顿了十秒钟,观察各位股东的表情,各人各眼色,互相对视,议论纷纷的也有,但是碍于秦厉北在场,都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将近一分钟的沉默后,倒是最后坐在距离董邵最近的美艳女人,也是在场唯一一个女人,在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的时候,率先开口了。 “秦哥想要收回股份,当然是可以的了,其实如果只是为了这个,那么一个电话就可以,大可以没必要还专门召开股东会议!”美女清凌凌地笑着:“怪吓人的,我还以为是因为曹爷的那件事情呢!” 美女眼神热辣,直勾勾地盯着秦厉北,等待着他的回应,秦厉北却是仿佛没有看见这个人似的,淡淡问道:“……大家有意见吗?” “哈哈,意见,我是没有的啦,南国娱乐城创立之初,我没出钱,当然了,我一个弱女子,也没有多少力气,能得到这么多的股份,现在既然秦哥需要,那就拿走吧。不过,其他各位大哥有没有意见,那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是不是啊?” 说着,美女看向对面的男人,夹着一个未点燃的烟,翘着腿,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秦哥,我们也不是攥着钱不放的人,但是曹爷的那件事情,你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吧,突然被查账,现在曹爷进去了,兴和呢,还跟我们南国有关系吗?” “周奇,你什么时候对公司的事情这么伤心了,我还以为你每天就会遛狗逗猫玩女人呢,还知道曹爷和兴和啊?说的好像你操心兴和会不会对我们南国有影响呢,真是稀奇!” “你说什么呢?”周奇拍了桌子:“男人说话,哪儿有你女人开口的份?” “当初还不知道是谁上赶着跟曹爷称兄道弟,如果可以,你都快喊人家爸爸了吧!” 周奇恼羞成怒:“你这个女人知道什么?我还听说南国娱乐城要和南娱集团合并,借壳上市呢!” “哦呵呵!你还知道借壳上市啊?说吧,路总找你了吧?” 美女笑的更大声了,不屑地丢了周奇一个白眼,继而看向秦厉北,下一秒,又惧于秦厉北冷冰冰的眼神,只好看向甄客,但是甄客一直低头摆弄手机,丝毫没有打算搭理她的意思,美女只好将目光投向了一向还算温和的董邵。 “大明星,我就直说了吧,路总找过我,也说过同样的话,让我们同意南国娱乐城和南娱集团的合并,到时候,新的南娱传媒集团,我们都会是上市集团董事会的成员。” 对于这件事情,秦厉北并不是很惊讶,自从知道了路衡打算将南娱集团从元北旗下独立出来之后,便清楚路衡一定会将主意打到南国上面来,但是这需要南国股东的同意,而现在最坏的情况就是唐嫣然有着极大的可能性会跟路衡站到同一阵营里面。 若是路衡先行召开股东会议,两家公司合并的提议得到全体股东的同意,那么场面会更加难看,这也是为什么,他抢先今天便要将股份全部收回的原因。 没有什么比得上东西牢牢握在自己手里,来的可靠。 董邵对着美艳女人挑了个眉,继而迅速收敛了怒意,语气渐渐和缓了下来,温声道:“上市集团啊,很不错的提议,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们做了什么选择,我们不能干涉,所以,现在有多少人不同意今天的提案的,大可以站出来。” 话音落下,没有人敢站出来,大家纷纷都在观望,看看谁会站住来,在秦厉北面前当这一只出头鸟——死的很快的出头鸟。 然而每个人都是抱着一样的想法,自然是场面又安静了下来,董少看向秦厉北,眼神询问接下来要怎么做。 此时,秦厉北正好收到了刀疤发来的信息,内容是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股份呢,我是一定要收回来的。至于接下来南国是否会和南娱集团合并,并借此上市,还还有和兴和的关系,都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只需要,点个头,把钱拿走,就可以。” 周奇的股份份额在其他人之中是最多的,因而说话也比其他人更加有底气一些:“秦哥,大家都是兄弟,我们总得需要一个理由吧。” 周期旁边坐着胖男人,肥头大耳地晃悠着手里的金戒指,往美艳女人那边看了一眼,啧啧了两句,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会挑时机献殷勤,但是她刚才说的也没错,当初这些股份都是秦厉北分下来的,刚开始就是为了分权,不至于南国娱乐城成为秦厉北的一言堂。 但是现在收回股份,距离南国娱乐城创立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六年,南国的股东从中得到了多少的好处,他们自己心底清楚,自然是不太愿意就此放手。 更何况,现在有人提出了更好的条件,他们自然而然是会动心! “理由?”董邵反手从腰间抽出手枪,将其重重拍在桌面上,不屑道:“没有理由。” “我也听说了……”另一个男人接着开口:“秦哥,我们都是伙伴,如果您现在需要我们做什么的话,我们还是会帮忙的,您又何必一定要收回股份?” 路衡已经跟他承诺过了,若是支持路衡当上南国的大董事的话,将来两家公司合并,会在董事会留下一部分的席位。 他不是傻子,两家如此大体量和规模的公司合并,到时候何其壮大,他们作为原始股东,借壳上市后,手中股份那就能翻几十倍的利润,现在凭什么拿出来给秦厉北! “看来,路衡真是有心了,一个个地都找过你们了。” 董邵说的直白,却是将金链子吓了一跳,他和路总见面是很小心的,还特地挑了极其隐蔽的地方,这人是怎么知道的? 周奇道:“我觉得路总说的很有道理,其实,秦哥你跟路总有矛盾,我们也是愿意站在你这边的,但是股份既然已经给了,怎么能再收回去?我们这几年,为了南国,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总不能一点点钱就把我们打发了,然后你们自己拿着上市集团的钱,到处逍遥吧?” 当初如果不是秦厉北做主将股份分发下去,这些年哪儿有他们的好日子,现在居然学会要挟了,董邵正欲发火,却听见秦厉北咳嗽了几声,而后不紧不慢地,声音冷如冰:“想要更多的补偿?当然可以。阿邵,你先坐下。” 闻言,董邵便只能是闷闷不乐地坐下,和秦厉北交换了个了然的眼神,四目相对,路衡随即明白了什么,微微点头,拿上手机离开会议室。 …… 周奇万万没想到秦厉北会如此轻易地便答应了他的要求,此时听见了秦厉北亲口说出答应的话,心中很是激动,忙不迭地问:“秦哥,您说的是真的?” “那是自然。”秦厉北淡然得仿佛接下来的话,就是在问对方等会儿午餐吃点什么比较好一样,沉吟道:“等会儿,在座想要更多补偿才愿意将股份让出来的,可以将你们认为的,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儿女,值多少钱,报上来,我这边按照两倍的价钱,折算成美金给你们。” 满场鸦雀无声,就连叫嚣的最厉害的金链子周奇,也脸色青了白了,白了青了地,变换了许多次,最后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心底明白,秦厉北手段极尽狠辣,说出口的话,必定会实现,是啊,秦厉北的确很久没有露面了,但是他们怎么能够忘记,秦厉北这三个字,代表了什么。 “秦哥!”男人晃着满脸的肥肉,心心慌慌:“我们好歹也跟着您出生入死了,您怎么能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