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金钱才是杀人最好的利器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二十四章:金钱才是杀人最好的利器

当初他隐瞒了秦厉北的熟识关系,唐嫣然便被白月笙派到他身边来当间谍,后来,白月笙针对秦厉北的几次动手,甚至连在津市的那一次…… 董邵神色黯淡,甄客知道他是在为当年津市的那件事情后悔,便安慰道:“那件事情不是你的错,阴差阳错而已,谁知道白月笙早就怀疑你,故意通过唐嫣然透露给你悬金买命的消息,你也只是不想厉北受伤,才会带着阿南那丫头重新回了津市。” “我那时候还真的是低估了白月笙对唐嫣然的掌控力。” “六七年前,阿南还住在秦家大宅,白月笙曾经让唐嫣然整容成了阿南的样子,预备顶替阿南在秦家生琥珀,继而带走阿南。” “……我擦!白月笙真是人才啊!这也行?” “不过后来,阿南意外因为秦家的仇敌被绑架,简家出事,我知道的,也就是到了这里,白月笙替过失杀人的阿南进了监狱。” 两个大男人八卦了会儿,紧接着沉默了,他们在刀尖舔血,不信神佛,却知道,能放在心底的那个人一旦出现,就是不得解脱的一生逆鳞,碰不得说不得。 “如果能和那个人在一起,对不起全世界又如何。” 董邵如是说,话落,却听见软软糯糯的奶音响起来。 “董叔叔~甄叔叔~麻麻什么时候回来啊?” 孩子简单的问题,两个大男人却踌躇再三,无法回答。 团团绝不是寻常的孩子,他们也不指望随便编造一个谎言便能够令团团相信,简南很快便会回来,但最为关键的,还是简南究竟会不会回来,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团团很多天没有见到自家麻麻了,虽然刚开始可以尽情地玩游戏,但是麻麻一直不回来,他还是本能地觉察到了不对劲儿,而且,爹地也怪怪的,好像变了一个人。 两个大人一个小孩僵持着,一个想要知道,两个无奈沉默,就在气氛僵持不下的时候,秦厉北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书房出来,走到团团身后,一把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团团惊呼,而后扭头发现抱着自己的是秦厉北之后,软软地往他怀里缩进去,特别委屈和可怜地问:“爹地,麻麻去哪儿了?麻麻是不是不要团团了?” 小家伙抱在怀里,给了秦厉北荒芜的心原中,撒下一片甘露,这个孩子是他和南南唯一的联系,也是南南爱他的证明,吮吸着小家伙身上的奶香味儿,暴躁慌乱的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 “会回来的,我们是一家人,谁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秦厉北继而看向董邵,将团团交给了他,叮嘱道:“以防万一,将团团和小止送到秦家大宅。” 甄客不解:“等会儿,送到秦家大宅,你不怕这一送过去,就再也带不回来了?” 秦老爷子想带走团团教导的心思,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秦厉北这一做法,无非就是将团团羊送虎口。 董邵和甄客俱是不明白,秦厉北难得开口解释:“路衡对别墅和后山的了解,不亚于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现在将两个孩子安置在这里不安全,南南或许不愿意妥协,但两个孩子若是随便一个落到路衡手里,南南只会完全听从路衡。” “好,我马上就把团团和小止送过去,但是……”董邵话头一转:“秦哥,你需要我向秦老爷子,转达什么吗?” 秦厉北抬眸看向走廊尽头的窗户,那里蓝天白云,悠然自得的飘着,很是惬意,爬山虎悄摸摸地爬上了窗台,在春风中挥舞着绿油油的小叶子。 “转告秦老爷子一句话,这是艾叶的亲孙子。” …… 唐嫣然来城南别墅的时候,是抱着被拒之门外的心思来的,但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秦厉北竟然愿意见她一面。 茶室内,唐嫣然正襟危坐,也不废话,将自己这次来的目的,直接说了:“三少,城南别墅我若是能够和城南别墅合作,那是很好的。这也是我想请三少帮忙的地方,在北城,不,不仅仅是北城,整个北方大省,城南别墅的位置,那都是一清二楚的,我想借助城南别墅的力量,在兴和站稳脚跟。” “我的好处呢?” “简小姐的下落。” “你应该知道,城南别墅跟兴和道不同不相为谋,简南的下落,我自然会找出来,但是兴和那个烂摊子,我还没忘记当初曹爷是如何从我手上,将南国百分之二十几的股份拿走。” “您最终会找到简小姐的,这一点我丝毫不怀疑,但是据我所知道的消息,路总很快便会带着简小姐离开北城,到时候,您打算过几年之后,再找到简小姐呢?”唐嫣然轻轻一笑:“三少,至于您说的股份,我会按照之前和简小姐说好的,转移到简小姐的名下。” 茶香浓郁,混着简南亲自买回来的熏香,秦厉北的头疼症状好了些,心海起伏之后的平缓,令秦厉北难得心平气和,面对眼前这个间接导致简南失踪的祸首。 “兴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堂堂的唐嫣然,竟然会在我这里低声下气,真实令人意想不到。” 既然唐嫣然已经来找了秦厉北,自然是不会再估计着所谓的颜面,她直接道:“曹爷被抓入狱的事情,给了兴和很大的打击,现在的世代,三少也清楚,早就不是几十年前那个靠着打打杀杀就能站稳脚跟,呼风唤雨的年代。” “自然,金钱才是杀人最好的利器。” 唐嫣然看着秦厉北,明明是随意穿着休闲家居服的男人,胡子拉碴,头发凌乱,她甚至猜想这个男人是不是刚刚才被窝里面起来,然而冷硬如铁寒如冰霜的气势却又否认了这个可能。 “有关部门早就看兴和不顺眼很久了,这次曹爷的事情,无疑是给了那些人一个出手收拾兴和的机会,但是唇亡齿寒的道理,三少应该懂吧?” 这些年来,秦家和白家相继洗白之后,只剩下兴和吸引了有关部门的视线,若是兴和倒下了,秦家和白家的那些黑历史,还有现在逐渐发展壮大的城南别墅,必然会重新回到有关部门的视野之内。 唐嫣然想,以秦厉北的深谋远虑,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 “我只跟你合作,至于兴和,抱歉,城南别墅和兴和从来就不是一路人,我也不在乎兴和的生死。唐小姐,我的耐心已经用完了,你最好识趣,否则我不介意将我们之间的债务,从你进元北集团的那一天,开始算起。” 茶室很温暖,她手心冒着热汗,背后却似乎有阴风吹过,冷飕飕,阴测测。 “三少不想跟兴和有所牵扯的想法,我是明白的,您放心,这次的合作关系,只是我个人的行为。” 唐嫣然在气势上明显地输了一大截,连说话都不是很有底气:“至于简小姐姐的下落,那天在兴和的会议上,简小姐突然晕倒,路总将人带到了医院,至于是哪一家医院,我就不清楚了。但是之前听说,路总曾经在市医院待过,大概,在市医院吧。” …… 从城南别墅出来,唐嫣然正欲上车,却在车边看见了甄客,他笑意盈盈,见她来了,举起手里的蛋糕盒子。 “刚出锅的,还热气腾腾。” 甄客,这个和她在津市共同工作生活了一年多的男人,她至始至终看不清面具之下的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好久不见,你竟然回来了。” “好久不见,你竟然还活着。” 唐嫣然走到离甄客还有两步多的地方,站定,手不自然地放进了大衣的袖子里,板着脸问:“甄设计师,我应该没有害过你吧,你这是想毒死我?” 甄客只当是听见了个笑话,不以为然道:“当然不是,这辈子,能让我豁上性命去报复的那个人,不是唐嫣然你。” 唐嫣然审视的目光在甄客身上徘徊:“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如果是要问我简南下落的话,我已经告诉了三少。” “没有,就只是突然想起来,你喜欢吃这种蛋糕而已。” 甄客看着她,他知道唐嫣然那些不堪的过去,但每个人对于爱情,都有自己的选择和妥协,甄客可怜她,但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唐嫣然在白月笙身边待了那么长时间,白月笙手底下的那部分资源,或许她知道一些,当初白月笙买通那些人来要他的命,这份仇,总得报。 “甄设计师,我早就过了一个蛋糕就会被收买的小女孩儿年纪了,我们好歹也是一起生活过的,这些表面功夫,您大可以省省了。” “是吗?但可惜的是,我真的没有什么另外的意思。” 推着轮椅退到了一边,甄客浅笑道:“以后你若是有需要,尽可以来找我,我能帮你的,一定帮,不能帮你解决的话,至少送你离开,还是可以的。” 唐嫣然没有回答,经过甄客身边,却又听他沉沉地叹了口气,很是惋惜地开口叮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