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什么意思?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二十五章:什么意思?

“白月笙已经死了,你大可以没有必要一直逼着自己,就算成为了他想要你成为的那类人,白月笙对你也不会有爱。” “那你呢,你把自己活成这幅德行,假装慈悲为怀,不也是因为,那个女人想要你成为一个好人么?可惜啊,你成了大慈善家,将自己的家产全部捐出去了,那又如何?” 唐嫣然不屑一笑:“甄客,我们半斤八两,都是狐狸,装什么无害的小猫咪呢?” …… 隔天,秦厉北便收到了消息,说是全市的医院都查了一遍,并没有简南的住院记录。 这下子,调查又陷入了僵局,秦厉北的狂躁症似乎又重了一些,在和团团视频时还能强装着温和,但一关掉摄像头,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绝望气息,连董邵都不忍心再看下去。 董邵默默退出书房,春天慢慢来临之后,天气暖和了许多,但董邵也没有觉得春天哪里好了,全部都在发情,有什么好的? 视线停留在手机屏幕上面,那个属于王琦的电话号码,静静地躺在那里,下面的通话记录,最近的一通是在一个月之前了,那时候是他结婚,他打过去的祝贺电话。 找还是不找,董邵犹豫再三,还是将电话拨了出去,响了两声,电话便被接了起来。 “你好……” “是我,董邵。” 背景声音是有人在慷慨陈词,应该是在参加什么会议,董邵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地像是跟淡如水的朋友聊天。 “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那头停顿了很久,董邵随之亦是沉默,良久后,电话那边的男人才道:“你说。” 王琦那边的声音没了,应该是发言结束了,正在等着他的回答,董邵也不好意思耽误他的正常工作,忙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通,最后认真问:“这个忙能不能帮?” “你这是让我去帮我的妹夫,找他的情人?” 董邵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困在喉咙口,上不去下不来,很是忧伤。 “是帮我找我的女神,可以了吗?满意了吗?” “……明天晚上见面,再说。” 这就是王琦答应了,董邵稍稍松了口气,嗯了声,正欲挂断电话,王琦却又说:“你欠我一个人情。” 董邵本想发火,然而想到自己还在求着王琦帮忙,只好压着火气。 “我欠你的,王琦,我特么这辈子都欠你的。” …… 不得不说,王琦的速度的确是很快,第二天一大早,董邵还睡得天昏地暗的时候,便被王琦的电话给吵醒了。 “万秦旗下的私人医院,地址在落雁山山脚。” 紧接着是一阵兵荒马乱,秦厉北直接带着人冲到了落雁山,但是等到了那里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害怕了。 他装疯卖傻了一年多,如今重新以真正的秦厉北的样子去见南南那丫头,到时候,那丫头会有什么反应呢?会不会从此以后,便又重新回到两年前,相对无言,唯一的交流,便是毫无顾忌的相互吵架! 董邵都撸上袖子准备上前杀人了,结果却见领头的站在那里,跟尊雕像似的,一动不动。 “秦哥,怎么了?阿南就在这里,咱们还是赶紧找到人,然后回去。” 路衡既然会把人关在这里,自然是留了人在这里守着的,他们这么大张旗鼓地带着人过来,路衡的手下听见风声,一定会立刻上报路衡。 其他一切都好,他担心的是,万一路衡出现,两方人马就在这里打起来,那可不妙,直接等于把活生生新鲜热乎的把柄,直接送到了那些盯着他们的有关部门手里头,到时候,会死的很难看的。 “你先进去,把人带出来,我在这里等你……” 近乡情怯,那个女人,是他的家,是他的国,也是他看做一生归宿的地方,临了临了,他害怕了…… “秦哥,阿南要是看见你,亲自来接她回家,会很高兴的。” “照我说的去做。” 董邵实在是不懂,都到了临门一脚了,还有什么可犹豫的,然而男人面色沉静,似乎没有想要改变决定的意思,董邵只好应声,留下两个人跟着秦厉北之后,便带着大部分的人进院了。 …… 简南很诧异,她没想到路衡会带着她,来见江云。 重症监护室,她对这五个字,再熟悉不过,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遇到巡房出来的医生,医生见到路衡,很是热络,然而在见到简南的时候,却是稍愣了下。 本以为江云和路衡是男女之间的那点关系,但是现在看来,其实也不尽然,医生看着路衡身后的简南,觉得眼熟,有意无意地问:“这位是?” “简南。” 医生点点头,指了指房间里面的人,道:“今天的情况不是很好,早上病情突然严重,刚结束急救。这会儿怕是,只能在这里看看了。” 路衡点头,医生赶着下一间病房,很快就走了,重症监护室的走廊,顿时便又只剩下了路衡和简南两个人。 透过玻璃,简南往里面看去,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江云,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原先那个精明艳丽的大明星,似乎走的很远了,而眼前的病人,全身插着各种各样大小不一的管子,唯一裸露在外的手背上,就那么巴掌大的地方,青筋暴出,整整插了三根管子。 应该很疼的,简南想。 路衡凝视前方,缓缓道:“我以前,很羡慕秦厉北,无论他做了什么,总有你无条件的豁出生命保护他,我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我和秦厉北的位置对调,你会不会也愿意保护我。” 简南怔愣,心口如开了口子,穿堂风冷冷地灌了进来,呼啸着如同鬼魅般,几乎要将她的所有生气夺走。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然而此时路衡提出来,她才猛然发现,她不会。 若一条命只能救下来一个人,她心底的选择,除了秦厉北之外,别无他想。 原来,真的是亲疏有别的,她口中所说的朋友,家人,甚至是那一声哥哥,现在想来,她自己真的是够恶心的了。 “后来我想,你大概是不会的,换个角度想想,如果那个人不是你,我大概也是不愿意以命换命。” 路衡的视线一直落在重症监护室内,死气沉沉的江云身上,然而话音一转,却是跟简南说的。 “你还记得当初,秦厉北闹得沸沸扬扬的离婚案吗?为了沈扬诺而离的婚。” 简南自然不会忘记,那是她心底最深处的伤口,至始至终,从来没有愈合过,哪怕现在的秦厉北狗皮膏药似的粘着她,也终究是抹不平那一抹伤痕。 只听路衡继续道:“离婚案的后果,直接导致了元北集团股东会,罢免了秦厉北的总裁职务。” 这些她都清楚,只是,简南倒是疑惑满满,路衡跟她说这些,又是为了什么? “其实,这些都是秦厉北的安排,将元北集团与他的关系撇清,从而将元北集团从他的离婚案中摘除。不过,大概是人算不如天算,出了津市的那一档子事。” 听到这儿,简南也就只是稍微惊讶了下,这些事情其实也不是很惊讶,倒是很像是秦厉北会做出来的安排,只不过,想到那时候为秦厉北担心,还小心翼翼不敢在他面前提起任何和总裁这个字眼有关的东西,简南却又觉得自己真的是傻兮兮的。 简南恍然:“其实,你接任元北集团总裁这件事情,也是秦厉北安排好了的吧。只不过,他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被你亲手在背后捅一刀。” 何止是简南没想到,他自己何尝不是惊讶,因为孤儿的身份,认识秦厉北之后,从他那边得来的,难得的兄弟的陪伴,会变成如今这幅样子。 有时候,他不禁会想,若是秦老爷子当年没有在他们两个当中做出选择,那么他便不会任由自己走在喜欢阿南的这条毫无光亮的路上,死不回头。 大抵,一切都不会有如今纠缠如麻绳一般的纠结关系。 简南不知道路衡此时心里的想法,也对病房之外,整个北城在秦厉北强势归来后的风雨满满城毫无查觉,她的手放在玻璃窗上,忍不住想,秦厉北真的是回来了,那么,他会来救她么? 如果不来救她,团团呢,小止呢,他会如何对待那两个小家伙呢? 还有,沈扬诺,已经和秦世勋结婚了的沈扬诺,恢复本心的秦厉北,大抵是,不会来管她了的吧。 两个人各自有着心事,沉默无言,站了许久后,倒是简南沉不住气了,忍不住问道:“江云,会好起来的吧?” “我会替她安排最好的医疗。” 简南无声点头,她这是多此一举了,路衡即使变了,也不会连自己的救命恩人都不管。 简南没话找话地说了两句,而后又开始安静下来,就在她以为今天就要这么过去了的时候,路衡却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简南:“阿南,等会儿,我送你离开这里。” “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