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我什么也不知道!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二十六章:我什么也不知道!

“什么意思?” 这是结果,是路衡将自己带到这里来,困住的最终目的,然而等到了这个时候,路衡真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简南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 “路衡,我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你不能强迫我去做任何我不愿意做的事情!” “阿南……秦厉北现在手里握着南国的决策权,甚至元北集团那些股东,墙头草,摇摆不定,还有兴和的那个唐嫣然,居然主动跑去找了秦厉北。” 路衡顿了顿:“这场战争,我没有百分百得把握能赢,但我也不愿意将你拱手让人,阿南,我们来打个赌吧,赌最后,谁会赢。” 路衡目光幽然,似有悲悯之意,看的简南心惊胆战,不禁往后退了一步,质问道:“我是货物吗?是赌资么?就这么被你们拿来当做赌博的赢面?路衡,你是不是以为,我真会就此妥协,任凭你们予取予求!” “这样才是你啊,阿南,骄傲的,不可一世的,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委屈求全的阿南,你看看,现在这样多好,多有生机。”路衡对于简南的反应很是满意,他道:“那就让我看看吧,你究竟有多厉害。如果你能从我手中逃走,也是我输了,毫无怨言。” 话音落下,简南不欲再继续反驳,转身便要离开,谁知脖颈处传来一阵剧痛,待她回过头去看的时候,身体早已不受控制地软绵绵地瘫倒在了身后迎上来的路衡怀里,简南头晕脑胀,迷蒙之间,紧紧抓着路衡的袖子,惊愕道:“路衡?” 简南一直以为,路衡会做的也就是将她困在病房里,然而意料之外的是,路衡竟然会将她打晕,失去所有的意识之前,简南愣愣地看着将自己抱在怀里,如同抱着绝世珍宝那般珍重的男人,轻轻地问:“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路衡,我这辈子做错了什么,才会让你这样对我? 简南没能得来路衡的解释,她昏迷过去之后,便被路衡安排重症监护室外面手下,带到了地下车库,而后乘坐急救车,乌央乌央的救护车急促地响起来,将她带往了另一断人生的路途。 …… 而路衡收到手下已经安全离开医院的消息后,冷笑着回到了原先简南住的病房,为自己倒了杯温水,而后搬了把椅子,就坐在床边,等着秦厉北上门。 时间也没有等多久,路衡便听见了走廊传来吵闹声,其中一道声音,听起来甚是熟悉,路衡示意身边的助手出去将人迎进来,而后整理了袖子上面的褶皱,继而正襟危坐。 董邵进来的时候,见到的便是一本正经坐在窗户前的路衡,窗户外面大片大片的阳光洒了进来,如同圣经之中,披着光晕奖励人世间的天使长,美得令人过目不忘。 董邵在心里感叹,老天爷真的是厚爱秦家人的,这一个两个的,外貌都是一顶一的好,好到让人有时候,能够起了嫉妒的心思来。 但是偏题的念头,也就只是冒出来了一小会儿而已,董邵很快便从美色中回过神来,沉了声音,质问道:“阿南呢?” “董大公子,你这话说的就奇怪了,我怎么会知道白家少夫人去哪儿了呢?” 董邵压抑着怒气:“路总,你别以为我不清楚,阿南就是被你带走的,还藏在了这里,我告诉你,这间医院外面,现在都是我们城南别墅的人,今天我就是来接人回去的,你最好别跟我们耍花样!” “我怎么敢?” 路衡轻笑:“怎么会?我就是个安分守己的生意人而已,怎么敢去招惹大名鼎鼎的城南别墅?” 董邵哪里愿意花上许多时间跟路衡你来我往地打嘴炮,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赶紧地带着简南离开,因而没好气地问:“既然你知道,城南别墅惹不起,那就不要再搞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出来了,赶紧地把阿南的下落告诉我们!” 路衡丝毫不着急,“下落?董邵,我早就说过了,我不知道白少夫人去了哪儿,你现在要我给你一个下落,我哪儿拿得出来呢?” 呸你的!董邵几乎要哭,睁着眼睛说瞎话这种事情,你也做的出来,真是不要脸! 董邵正欲反驳,但是被他留在外头的手下跑了进来,附耳在他耳边说,找遍了医院所有的角落,都没有小姐的身影。 董邵先是以为王琦那个混蛋骗他,但是转念一想,以王琦的性子来说,要么不答应,一旦答应了,绝对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情,而且,路衡绝不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在这里。 “我是傻子么?路总,有些人不是你能动的,我奉劝你,还是早点认清实际情况比较好。” 路衡举起双手,在半空中摊开,做了个随意的表情,然后无所谓道:“你大可以搜,若是能找得到,那就可以带走。” 董邵摸不准路衡说这句话,究竟是有几个意思,可能是空城计,虚晃一招,也可能是真的不在这里,在他们来这里之前,已经得到了消息,将人转移走了。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路衡都是头疼不已,就在他纠结万分的时候,却听见门外响起了沉闷的男性磁性声音,带着微薄的怒意,即使人还未到,董邵便已经感受到了那全开的盛气凌人的气场。 下意识转头,门边站着的手下纷纷站到了两边,列队低头,安静肃穆地等待着他们的王前来巡视,董邵心底觉得不好,没来由的,觉得等会儿秦厉北和路衡见了面,会出大事。 董邵已经开始后悔了,早知道就应该让甄客跟过来的,秦厉北发飙的时候,甄客也好跟着拦一下,也不至于全部都是他的事情,吓死人了! “秦哥!你……” 秦厉北一记冷漠到冰凉的眼神扫过来,董邵默默地自觉闭上了嘴巴,他现在还是乖乖地降低存在感,才是正确的。 早有人端了椅子过来,还仔细地将椅子再次擦了好几遍,这才低眉顺眼地邀请秦厉北坐下,路衡淡漠的眉眼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直到秦厉北坐下,他才带着嘲讽道:“没想到,竟然还劳动你亲自出马了,我妹妹真的是很受宠若惊了。” “呵,你妹妹?南南摊上你这么个哥哥,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秦厉北毫不客气,他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将整个房间的摆设布置全部扫了一遍,没有能够藏人的地方,所以,简南必然已经不在这里。 “你的动作挺快的,说吧,把她送到哪儿去了?” 话音未落,秦厉北便又吩咐董邵:“再将整个医院搜寻一遍,如果有人问起,就说三少在找他老婆。” 听见‘老婆’这两个词,路衡极冷的眸色暗了暗,董邵点头,很快便领着一帮人出去了,留下了两个拳脚最好的手下,跟在秦厉北身边。 …… “居然能想到,将她藏在万秦旗下的医院里面,看来,你为了打倒秦家,真是费了一番功夫打探,秦家的秘密,你应该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吧?” 路衡淡然自若,万秦旗下的所有公司,只要是在内部名单上面的名字,一旦在旗下所有子公司内,大到买房子,小到商超购物,一旦有所消费,所有痕迹都会被自动隐藏。 这是当初秦老爷子定下的不成文规定,目的是为了保护秦家人隐私,也是为了不让那些有心人有机可乘,作为在北城财富金字塔顶端的家族,实在是太多人眼中的肥肉,也树敌遍地,几乎每个仇人都想要他们去死,从当初的秦泠,就可见一斑。 这便是人为什么,都想要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理由,如同秦家,哪怕是秦老爷子再不喜欢她,也还是留给了她作为秦家人的最好的待遇。 然而秦厉北却是郁卒不已,怀着美好愿景的规定,最后的结果却是给了路衡机会,将简南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完美地藏了起来,难怪怎么找,都找不到人。 “的确是知道的差不多了,比如,秦老爷子年轻时候的一段往事,我想,阿南那么喜欢听故事,应该会对这个故事很感兴趣的。” 秦厉北瞬间凛然,路衡说的很是模棱两可,他不确定路衡是否真的知道了他和艾家的关系,但若是万一呢,万一路衡真的从哪个渠道知道,并且告诉了简南那个女人,以简南的聪明,应该很快便能猜到艾燊就是他。 “故事嘛,大家都喜欢,既然现在南南不在,不如你说来听听,如果觉得故事真的还不错的话,倒是可以推荐给南娱,研究出剧本来,再找些优秀制作班底,说不定又是一部爆款剧集。” 路衡浅浅一笑:“三少还真的是随时不忘记赚钱这回事。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简单说说好了。不过,我也就是道听途说而已,具体是不是真的,三少或许可以回去问问当事人,我想如果是三少的话,老爷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