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你特么有什么资格?!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二十七章:你特么有什么资格?!

紧接着,路衡装的像是真的很为难的样子,诚挚地回忆起了其中的故事。 “老爷子当年和艾家大小姐的一段纠葛,有了个孩子,这个孩子后来被老爷子领回家,表现的很不在乎,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只有那样下死手培养出来的儿子,才是老爷子心中想要的继承人,只不过,后来这位继承人,爱上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惹怒了老爷子。” 路衡笑的更加云淡风轻,明明心底已经犹如针扎一般的,不断地被一根一根的针戳在心脏,“我的表达能力不好,但是我想,这个故事,三少你应该是比谁都熟悉,对么?” 路衡狂笑,随手拿起了旁边的水杯,水温早就消失的彻底,除了冰凉凉的玻璃温度,再也没有其他的感觉,而桌面上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了震动声,几乎是刹那间便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 “不接电话?” “和三少谈话的中途,接电话,不是很没有礼貌吗?” 秦厉北心中疑惑更甚,路衡对于这通电话的反应实在是太过反常,他不得不多想了一些,比如,这通电话或许和简南有关? “我不介意。” 眸角余扫过手机屏幕上面的来电显示,路衡心头紧了紧,他早就吩咐过,这段时间之内,除非必要,否则不要联系他,但是…… 路衡看了眼袖口处的腕表,时间距离他让那人将简南送走,还不到半小时,即使是最快的速度,也还没有上船,所以这中间发生了什么,让那人觉得是必要的情况? “怎么?不接?难道你觉得,这通电话,会有什么内容是不好让我知道的吗?” 秦厉北此时此刻在想什么,路衡是知道的,接,还是不接,这是个问题,接了之后,他相信,秦厉北绝对会有办法,从中知道简南的下落。 …… 很长时间的沉默,如地狱黑雾中走出来的恶魔,秦厉北双腿交叠,大有一副,我就静静看则你,看你接不接的态度,在秦厉北阴测测的目光中,路衡最终还是被担心简南出事的心情所打败,将锲而不舍,一直不断震动的电话,接通了。 “什么事情?” “路总,我们在高速路上和一辆黑色大众车迎面相撞,对方,将简小姐掳走了!” …… 无论对方是谁,这件事情总归是不能那么善了的了,而且那辆车就是平平无奇的救护车,有谁会故意撞它,并且还将简南带走,必然是知道了简南就在车里面。 至于谁想要害简南,简南的仇人不多,白氏集团那边,曹爷那边的,她原本便处理的差不多,而现在秦厉北回来了,自然更是没有人敢把念头打到简南头上。 秦厉北将路衡脸色瞬间变暗色看在眼里,不禁心里头颤了颤,他原先便猜测,这通电话与简南有关,但是等到电话真的被接起来,秦厉北却想,但愿不是。 人,他可以慢慢找,总有一天能找到,但简南是不能出事的,非但不能出事,还得好好地活着,活得长长久久,否则,他做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发生什么了?” 路衡看了他一眼,却是对电话那头,正焦急询问他该怎么办的手下,气急败坏地吼:“把人给我找回来,要是人回不来,你也别回来了,给我自己找个地方去死!” 路衡说到了后面,已经哟点歇息底里了,秦厉北猛然站起,几步便走到了路衡面前,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电话,然而这时候,屏幕显示的却是通话结束。 秦厉北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一把拽住了路衡的衣领,齿缝间蹦出了两个字:“人嫩?” 路衡被秦厉北的突然发难弄得有些措手不及,一下子扬起了头,以一种极为羞辱的姿态,抬头看着秦厉北,他反手抓住了秦厉北的手腕,冷冷地讥讽:“三少是聋了么?我说过了,阿南不在我这里!” “去特么不在!你骗谁呢?!路衡,你以为我现在还会相信你的鬼话?!” 其实从秦厉北一进门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在这间病房里面,简南生活过的痕迹,比如卓台上面的插花,简南读高三的时候,高考压力太大,那一段时间甚至有些神经质的情况,经常开门关门来回折腾,弄得秦厉北心焦不已,后来找了医生,将人弄去学了一段时间的插花,明显的心情便平复了许多。 水珠还在上面圆溜溜地滚来滚去,含苞待放,配色和放置的角度,都是简南惯用的手法,秦厉北环顾整个房间,却看不见丝毫简南的踪影,顿时心态有点崩。 “我再问一遍,人呢?” 没有虚情假意的寒暄和装模作样的客套,秦厉北的直白令路衡稍微诧异了会儿,但很快地路衡便又恢复了那张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疏离地笑着:“秦厉北,如果我说,让你拿城南别墅,南国娱乐,还有元北集团,来换阿南的下落,你肯吗?” 秦厉北怒极,扬手便是激怒下的一拳,秦厉北的杀伤力有目共睹,董邵担心这一拳下去,真的弄出什么意外来,忙上前劝阻。 “秦哥,我们还得留着他问阿南在哪里。” 大概是这句话说中了秦厉北心底最疼的那部分,他只好放手,继而耐着性子问道:“我最后问你一遍,南南人呢?” 路衡哈哈地笑了起来,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现在的命就握在秦厉北的手里,只要秦厉北轻轻一捏,这场战争便结束了。 他挑衅着,扬眉看向秦厉北,因为脖颈被制住而呼吸渐渐困难,脸色也逐渐变得越来越不好看:“秦厉北,任凭你再厉害,也还是有些事情做不到。” “路衡,你想死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 在所有人都反应不到的时候,厉北夺过董邵手里的枪,黑黝黝的洞口对着路衡,这个曾经出生入死过,也救过他一命的好兄弟,眼神阴郁,吐出来的话,比北极的冰川还要来的冰冷。 “你猜,我将阿南送走前,对她说了什么话?” 路衡笑的得意,不屑的眼神划过秦厉北扣住扳机的手指,淡然道:“秦厉北,你说,我今天死在你的枪口下,会不会,成为第二个白月笙呢?” 秦厉北瞳孔骤然缩紧,手腕微不可查地颤抖了几下,随即,很快便又恢复了正常。 “白月笙陪着她度过了生命中最美好的十八年,而你,你和她待在一起的时间,超过十八个月没有?” 虽然不想承认,但秦厉北却还是说了出来,这些就是他这辈子不断否认,却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秦厉北抬眸,再次逼近路衡,所有人都屏息以待,生怕下一秒钟就听见枪声响起的声音。 “路衡,带走南南!你特么有什么资格?!” 路衡没有躲避,嘴角噙着嘲弄的笑意,正欲再说些什么,电话却又再次响起,与此同时,路衡挣扎着便要去拿电话,但是哪儿有那么快,他被秦厉北掐住了脖子,秦厉北的力气大的惊人,一下子变将他的手机抽走。 紧接着,路衡眼睁睁地看着秦厉北接起了电话:“说。” 那边的路衡手下太过着急,没听清声音便哭着喊了出来:“我们把人跟丢了,路总,他们人太多了,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下高速路的时候,我们追上了相同的一辆黑色大众,但是里面根本没有简小姐,那是烟雾弹,我们被骗了!” 秦厉北握着手机的指尖,恨不能就这样将路衡的骨头捏碎,那边的手下还在哭嚎,问路衡该怎么办,警察已经来了,估计很快便会找上门来问是怎么回事! 秦厉北边拿枪抵着路衡的头,边压抑着怒气,问:“你们人在哪儿?” “在北广高速上!……等等!你是谁?我们路总呢?!” 秦厉北咬牙切齿:“不管你是谁,现在听我的,立刻按照最有可能的那条路线重新追上去,还有,把引你们走错的那个人给我带到城南别墅,记得,别让人死了!” 手下瑟瑟发抖,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听着这些吩咐,貌似还有点从路总手里头挽救自己一条命的可能,自然是急匆匆地就去办事了! 秦厉北将手机直接丢给一旁站着,试图拦着他别让他做傻事的董邵,难掩的怒气直冲太阳穴,原本便一直幽幽做疼的脑子,更是如装了一台搅拌机那样,嗡嗡嗡地叫着,吵得人不得安宁。 “路衡,你若是带走简南,能护她安宁一世,我也就认了,可现在呢?”秦厉北质问:“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我告诉你路衡,她要是伤了一根毫毛,我都算在你头上,你都得给还回来,一个也别想跑!” 秦厉北一把放开了路衡,往前走了几步,众人都以为这场令人胆战心惊的对峙就快要结束了的时候,秦厉北却猛地转过身来,对着路衡便是一拳挥了过去,拳头的落点奇准无比,刚站起来还没来得及站稳的路衡,踉跄着往后面倒去,砰地一声巨响,后背狠狠地撞上了墙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