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澳城赏金猎人(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二十九章:澳城赏金猎人(一)

这句话,无疑是对秦老爷子的一种挑衅,谁知老爷子却一反常态地丝毫没有生气,起身,慢悠悠地回了房间,不一会儿,又从屋里出来,随手将一枚印章放在了秦厉北面前的桌子上。 “拿走,印信我给你了,至于你能不能让万秦的那些人听话,我可管不了。” 这枚印章,如同古代皇帝亲自赐下来的尚方宝剑,代表的皇帝的威仪,而在万秦集团,这枚印章的含义,远远不止如此,秦厉北没有想到,秦老爷子会如此轻易便拿了出来,他还以为,又是得接受许多不平等条约,才能拿到手。 “赶紧走,别到时候又把过错全赖在我身上。” 秦厉北深深地鞠了个躬,之后将印章收了起来,起身后,犹豫再三,又是对着秦老爷子鞠了个躬:“多谢。” 话音落下,秦厉北便转身往外面走,就在他走到门边的时候,秦老爷子喊住了他,语气中似有悲戚:“路衡怎么算,也是你的兄弟,你们闹闹就行了,别闹出人命来。” 秦厉北头也没有,冷哼:“呵呵,现在知道路衡也是你的儿子?呵,不知道路衡听见了这句话会怎么想,但若是我的话,必然不会愿意接受你的这份所谓的好意,你知道吗,有时候,我恨不得,当年没有被你带回秦家,就在孤儿院,一个人活着。” 秦老爷子淡淡地看了秦厉北一眼,实际上,这才是他的长子,只是等到他知道他有一个儿子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将他对这个世界所有的心软,全部带走。 秦老爷子及时打住了回忆的念头,抬头看向秦厉北,毫不客气地回怼:“如果你不是艾叶的儿子,我也懒得费这个心思。” 这话说的实在是很突然,也很奇怪,秦厉北本想反驳一句,她都被你亲手杀死了,你若是真的忏悔,那就应该一命赔一命,然而他现在全身心地记挂着简南的安危,实在是没有心情和秦老爷子理论陈年旧事。 秦厉北急着要走,团团人小,心思却很细腻,第六感敏锐地感觉到了爹地好像有心事,便很乖乖地自己个儿蹦回了小院子,临走到了院门口,还转过身来,挥着如藕节般白嫩的小手,大呼这:“爹地,早点回来接团团回家哦!” 秦厉北自然是跟着嗯了一声,董邵本想多和粉团子似的小家伙聊聊,但是实在是心虚,简南下落不明,偏偏团团关心自家麻麻,总是问麻麻最近忙不忙,弄得他都不好意思当着小家伙的面前撒谎,有种难言的负罪感。 两个大男人站在院子门口,眼睁睁地看着小家伙蹦蹦跳跳地回了小院落,冲进秦老爷子的怀里,像只小猫咪似的,乖乖地窝在秦老爷子的怀里,玩着九连环。 董邵自言自语:“看来,秦老爷子是真的喜欢团团,上次秦老爷子提过的,要挑团团作秦家继承人的事情,看来不是一时兴起说说而已,秦哥或许可以考虑?” 秦厉北收回视线,边往外面走,边说:“老爷子打的什么算盘,你不知道?” 董邵狂呼:“秦哥,我又没有你聪明,我怎么会知道的啊?” 话音落下,董邵便后悔了,他问了也是白问的,秦哥也不会跟他解释,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秦厉北竟然还真的解释起来了。 “选中团团,无非就是绑定了我和南南为秦家,为万秦集团当免费的劳动力,看门人,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等简南回来之后,团团还是会接回来。” 秦厉北看向董邵,一字一句吩咐:“别被秦家的一切,模糊了双眼。” 董邵自然是忙不迭地点头的,秦厉北的眼神太过犀利,仿佛要透过他的身体看到他的心底,董邵不禁庆幸,自己也就是随口一说,并不是受了秦老爷子的好处来说的,否则,现在秦哥应该就已经把他变成了秦老爷子那边的人。 至此之后,两人再无话,一直走到院门口,车子已经由秦家的保镖开到了院门口来,他们上车后,董邵第一次来秦家大宅,最后要离开前,又是好奇地四处观望。 “秦哥,整个北城上流圈子里,都将秦家大宅传说的跟地狱阎罗殿似的,说而进了秦家大宅,想要再出去比登天还难,咱们就这么走了,还是有点怪怪的。” “秦家大宅不恐怖,恐怖的是现在这栋宅院的掌门人。” 今天的秦哥变得格外有耐心,而这份耐心,却让董邵自然而然地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起来。 “秦哥,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 车子驶过陡峭的山路,路衡的电话适时地响起来,秦厉北接起来,只问了一句话:“人找到了?” “下面的人找到了劫持阿南的那辆车,但是那辆车上面……”路衡稍稍停顿了下,咬牙切齿道:“没有人,应该是抛掉了车子,有人来接应。” 一阵沉默,两人心底各有心事,沿途经过一片小森林,里面有两棵并排的小榕树格外显眼,秦厉北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那是跟十七岁的简南一起种的,植树节的时候,那个小丫头非拉着他为你绿化环境做贡献。 扛着锄头在路边种树,这种事情,他连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做,还是如此的自然而然,至今,他还记得秦家的保镖见到他撸袖子的时候,那个惊讶又不敢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样子。 秦厉北的心,一阵阵地抽着,像极了有人拿着皮鞭子,一下一下地和着辣椒水,抽在他的心尖上,很疼,疼到连呼吸都觉得疼。 “秦家的人手我已经借到了,现在整个北城通往外界的水陆空三种方式,也已经严密监控起来,接下来,路衡,我告诉你,人你弄丢的,现在就算是把北城给我上天入地,都得把人给我找出来。” 路衡几乎要将手机壳捏碎,凛然扫向众人,做了个手势让他们立刻散开,按照刚才分配好的任务,将人找回来。 “这件事情我明白,但,我在车上找到了一样东西。” 如果是普通的东西,路衡不会还特地跟他提起,所以说,路衡究竟在车里发现了什么? 秦厉北半晌无言,只扭过头去看那棵早就消失在山道拐弯处,蓬勃向上生长着的小树,等着路衡继续说下去。 “澳城赏金猎人的铭牌,编号001,秦厉北,这个你,应该不陌生吧。” 他胸腔内那颗急促跳动着的心脏,陡然便沉了下去,那是自然的,不会陌生, 说起来,澳城赏金猎人的历史,和秦家的发家史很是相似,都是从黑道起家,垄断了众多不可言说的,不能搬上台面的暗处的生意,但是这种暗处的生意,做久了总是会招来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闻着金钱的腐朽气,和满地鲜血的血腥气,很容易便被一锅端。 再这样的情况下,通常会有两个选择,要么是彻底的洗手不干,守着已经得来的钱,老老实实地当个普通人,但是还有另外的一种选择,那就是洗白。 秦家和白家是其中翘楚,但澳城,却是另辟蹊径,依凭澳城独特的历史背景,成功在黑道上面一走到底,走到了顶峰,也是便成了亚洲版本的黑手党,而他们的业务中,买凶杀人,就跟平常人上菜市场买棵萝卜一样普通。 澳城赏金猎人的买卖,因而很是火爆,比如之前白月笙找来绑架甄客的那群人,就是澳城的赏金猎人,无所不用其极,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那么,秦厉北满脑子之后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人,会想到联系澳城赏金猎人,来掳走简南那丫头呢? 细细数下来,简南的敌人仇人也不多,来来回回无非就是白氏集团的张股东,兴和曹爷的那部分手下,但这两个人,早在简南对他们动手之后,他就紧跟着派了人过去敲打警告,安分守己,否则在出狱的那天,他秦厉北绝对会送一份名为‘家破人亡’的大礼去祝贺。 他们那些人,应该是不敢再多闹腾的,那么还有谁? 秦厉北根本不怕有敌人找上门,总归会有那么几个人不知天高地厚的,只是,不清楚那人究竟是谁,这才最令人几欲癫狂。 “呵……”秦厉北轻笑了一声:“既然对方肯出钱来解决问题,那么,钱我们也不是出不起,只要能够提供猎人信息的,我按照赏金的三倍给钱,除此之外,如果能提供猎人实际的地址,那就再给三倍!” 董邵惊呼出声:“秦哥!你疯了!” 澳城赏金猎人出动,那就说明,赏金已经超过了百万,现在按照三倍,再来个给消息再给三倍的做法,这花出去的钱,就是直接往千万级别上面飚了啊! “我儿子他妈的一条命,何止千万?” 秦厉北的一记眼刀,外加一个反问句,成功让董邵闭了嘴,看着眉眼间俱是厉色的男人,尽管仍旧冷硬的面部线条摆在他们面前,但是他还是可以看出来,眸底的那一抹担忧。 董邵暗叹,秦哥说的是,设身处地地想想,若是王琦有事,就算是搭上整个东升集团,能见到人平平安安地回来,那又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