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爆炸(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十二章:爆炸(三)

壮汉浑身一抖恐惧地盯着秦厉北看,这个男人看起来并不好惹,秦厉北不再看他,对着团团却是不自觉地将声音放缓:“我们等会儿去找医生,让医生给你抹点药。” 团团小手抹了一把眼泪,单手就能把他抱起来的秦厉北,在小家伙眼里早就把他当成了靠山,团团觉得在秦厉北怀里很安全,暖暖的,也没刚开始哭得那么厉害了,点点头:“~嗯~” …… 病房内,简南红着眼睛,强忍着从胃里面翻涌而上的呕吐感,从床上下来一步步挪到白月笙身边:“白少,我会辞职的,然后找工作的事情我也会自己看着办的,很谢谢你,特地来告诉我这些。” 不管是因为什么,白月笙不愿意认她,那就维持现状吧,对所有人都好。 白月笙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嘴角微微扯起了弧度:“你很聪明,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简小姐请好好养伤,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简南强忍哭意:“好,白少慢走。” 白月笙刚走到门边,门却从外面突然被推开了,吴心意冲进来,满脸都是惊慌失措:“团团不见了!我刚才去给你缴费,谁知道接了个电话,转身团团就不见了!” 简南一听魂都快丢了没了,焦急道:“在哪儿不见的?你带我去看看!医院里面应该不会有人贩子吧?” “就在一楼大厅!我嘱咐了团团紧紧跟着我的,都怪我,这可怎么办啊?!”吴心意拽着简南往楼下狂奔。 “我们先去看看,应该不会走远的,也许团团就是看什么好玩溜达过去了!”简南说话的声音都在抖,这年头拐带小孩子的新闻层出不穷屡见不鲜,团团还长得白白胖胖的,一看就是很好卖的样子,简南红着眼睛快哭了,跟着吴心意就往楼下奔过去。 白月笙本来是打算走了的,但是看两个女孩子急得火烧眉毛了,也是好奇团团是谁,便跟着下了楼。 “我整个大厅都找了,但是就是没有找到!” “我们分头找吧!我去楼上,你去外面!” “不,你们两个一左一右上楼找,我叫几个人在外面找,这样更快。那个,团团长什么样子?” 方寸大乱的简南这才注意道白月笙也在,但是这时候也没有什么禁忌了,比起其他的,还是找回团团更重要! “就是,三岁的男孩子,穿着棕色吊带裤和格纹衬衫,小皮鞋,栗色的头发,微卷。” “好,我明白。我们分头找,有任何情况电话联系!” “嗯!”简南和吴心意异口同声,和白月笙互换了电话之后,吴心意和简南二人直冲向二楼,沿着走廊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过去,边找边喊。 “团团!团团!你在哪儿呢?” …… “看清楚了,这位老人家自己摔倒,小朋友做好事还被你们反咬一口,你们可真行。” 壮汉支支吾吾:“我还有,我还有点事,既然都是误会,那就算了!” “算了?”秦厉北不耐,伸手拦住了眼看着就要溜走的壮汉:“我并不想就这么算了。要么向小朋友道歉,要么自己废掉一双胳膊。” “你!你别欺人太甚!我又没有看见这个视频!我看见的就是他拽着老人家!我那时见义勇为!你以为你是谁啊,警察吗?我又没有犯法!你凭什么要我道歉!神经!” 虽然壮汉满口脏话,但秦厉北也不恼,他久居上位,那些人斗来斗去的,表面上却还死死地维持着可怜的所谓的礼义廉耻,哪里会这么粗鄙的说话。 现在听了听,倒还觉得挺有趣的,就是小孩子在旁边,要不然秦厉北可能会放任他继续咒骂下去。 “那是你瞎。” 就这么小豆丁似的孩子,小胳膊小腿的,搬个椅子都费劲儿,能有那个力气大到去推倒一个成年人,那还真就是少年英才天生神力了。 有的人蠢起来,也是蠢得可笑。 正在时候,医生从急诊室出来,摘下口罩说:“谁是病人的家属?病人需要住院治疗,去不努力相关手续吧。” “我,我是……要多少钱啊?”壮汉举起手,支支吾吾的问:“很多钱吗?” 围观的人群里发出唏嘘声,没有了人煽动他们的情绪,有些人突然就明白过来了,这个壮汉刚才就着小孩子不放,他那么做很可能就是要讹诈人家小朋友的家长,路人纷纷不屑,没过一会儿围观群众就散了个干净。 秦厉北一看,只觉得今天这件事就是一场闹剧,如果不是怀里的这个小孩子哭的凄凄惨惨,还是他看见了是吴心意带过来的,他还真的没有兴趣掺和。 “看来,你是选择了第二种,那也好,我也不愿意让小朋友接受你毫无诚意的道歉。” 秦厉北冷厉转身,心中早就有了计较,他把孩子抱到了走廊的开阔地带才放下来,更是纡尊降贵地蹲下来与小朋友平视。 “你叫什么名字?” 团团咬着手指,想了会儿,认真道:“团团!我叫团团!” 这个孩子长得真是可爱极了,他问:“你妈妈在哪儿?我带你去找她。” “麻麻住院了,心心姨姨说,麻麻要后天才能回家。” 秦厉北心中起了疑虑,团团口中的麻麻究竟是谁? 秦厉北继续问:“吴心意是你的什么人?” “唔?”吴心意是谁啊?名字好熟悉哦!团团一直只知道心心姨姨就是心心姨姨,偶尔简南喊吴心意的时候,他也只是听一耳朵而已,现在小家伙对秦厉北的问题不是很理解了,想了好长之间,才不确定的说:“心心姨姨?” 脑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秦厉北一把抓住,压抑着心头火气,循循善诱道:“那你告诉我,你的妈妈,是谁?” “麻麻就是麻麻啊。” 团团觉得这个帅叔叔好笨哦,连麻麻是谁都不知道! 算了,换个问法。 秦厉北:“那么,团团刚才去病房里面探望的人,是谁?” 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团团知道刚才是帅叔叔把他从坏人手里面救出来了,所以现在帅叔叔就是自己人了。团团毫无防备,想了想,皱着小脸认真道:“麻麻受伤了,心心姨姨带团团去看看麻麻!” 秦厉北怔住了,简南是这个小屁孩的妈妈?! 这时,两人身后传来撕心裂肺的一声尖叫。 “团团!!” 简南从楼梯拐角处上来,一转弯便看见了儿子小小的身影,名为理智的神经线咔嚓一下直接给绷断了。 团团顺着声音看过去,裂开嘴傻呵呵地笑了,还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的团团欢呼雀跃地奔向了简南。 “麻麻~~麻麻~~麻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