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澳城赏金猎人(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三十章:澳城赏金猎人(二)

…… 最近北城人心惶惶,也不知道是因为的什么,所有机场车站动车站,全部开始戒严,还多了很多持枪的制服人员谨慎小心的检查来往旅客,但老百姓们也都没有多想,正值北城夏季运动会召开之际,他们还都以为是因为运动会的缘故,才加强了北城的警戒。 秦厉北在书房不断踱步,弄得以董邵为首的一干人等也很紧张,每天暗暗地搓着手,恨不能来个天使,挥舞着洁白如雪的小翅膀,将简南给送回来。 但是这也就是想想而已,戒严令和搜寻令,已经发下去整整两天了,这两天时间,按照手下那些人的做事速度来看,几乎都已经足够他们整个北城翻过来一遍。 但是,仍旧是没有消息,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们能够想出来的所有寻找简南的方法,都犹如石沉大海,有去无回。 那伙劫走简南的神秘人,突然出现,带走了人,又突然消失了。 秦厉北从落地窗边走过来,顺手抄起了桌边的威士忌,仰头便去了整整一杯,屋子里面的所有人,酒量都是不浅的,但是这种拿酒当白开水喝的喝法,还是令人胆颤心惊。 董邵知道秦厉北现在正在火山爆发的边缘,他自己是不敢去招惹秦厉北的,于是只好看向甄客,不断地挤眉弄眼,示意甄客去说说。 甄客心里是有的那份同理心的,这时候人不见了,那就跟在心口生生被人用刀子挖走了一块肉一模一样,疼已经不疼,全身都是麻木的。 但是现在这样,也的确是过了,更别说,秦厉北还是拖家带口的。 甄客推着轮椅到了书桌边,将桌上的相框拿了,递到了秦厉北面前,淡淡道:“厉北,你难道是想,等我们下次去接团团回来的时候,告诉他,‘对不起,你的父母亲全部都死了’是吗?” 这话说的,太过直白,直接深深地刺激了秦厉北脑袋深处紧绷着的那根线,beng地一声,随之而来的,是玻璃酒瓶砸向墙壁的时候,发出巨大的剧烈撞击声,玻璃碎片四处碎裂,连同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在骤然间下降了好几度。 甄客一点都不怵,继续道:“你自己的身体,只有你自己最清楚,可别到时候,人找回来了,却平白便宜了路衡那人。” 秦厉北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深深地看了甄客一眼,继而扫向站在一边瑟瑟发抖的董邵,还有站的更远一些的刀疤和李功,最后视线落在了相框之上。 良久,久到所有人都以为秦厉北依旧是我行我素之后,秦厉北缓缓开口了。 “通知厨房,把我的药汤拿上来,还有,今天路衡那边传消息过来没有?” 董邵愣了会儿,忙不迭摇头:“没有。” 秦厉北的眼神再次暗淡了下去,一般的绑架案,不管是为仇还是为财,都会打电话过来示威,但是这么久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秦厉北转念一想,若真的是和澳城赏金猎人有关,那么没动静,就是最好的消息。 那群拿钱办事的亡命之徒,一旦解决了人物,便会通知猎物的家人,有点认下那桩人命案子的意思,也是替他们的客户,买家,担下所有罪责的意思。 他派了人去跟澳城那边交涉,只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董邵清清嗓子:“白氏集团的那边的许叔打过几次电话,说是阿南很久没有去集团露面,希望能过去走走,还有今年的几项重大企划案,都需要阿南的点头签字。” “跟他说,南南最近身体不适,白氏集团所有的文件全部拿到别墅这边来,签完之后,再给他拿回去。” 董邵点点头,算是记下了,想了想,又继续道:“上次你说让我们的人去接触澳城那边,今天一大早回了信息,说是买家的信息要保护,他们不能提供,不过,他们的老大说可以看在秦哥你的面子上,说一句话。” 秦厉北眼神一暗,问道:“什么?”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秦厉北与澳城的那人有过几面交集,也出手帮过一次,他们的行规,秦厉北知道,所以现在那人能说出这句话,必然是看在了当日的出手之恩上面。 只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满屋子的大男人一时间都陷入了做阅读理解题目的恐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话说的,再直白一点不行么? …… 当天中午,董邵抱着手机,搜索了一下‘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意思解释,揪着头发老半天,都想不出来,这到底和那伙掳走简南的神秘人有什么关系。 甄客见他那般纠结万分的小表情,心情波动了下,无奈地劝他先休息休息,不要刚劝好一个秦厉北,又跑来他一个。 董邵刚想点头,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在空荡荡的客厅里,竟然拿还有回声的感觉,待他看清了屏幕上面跳出来的来电联络人的名字时,竟然有点做贼心虚地往甄客那边偷摸摸地看了一眼,这才咻地一声直接奔出了客厅。 “喂?什么事情啊?”董邵没好气地问。 电话那头的人缓缓地问道:“你这是拔迪奥无情?用完就扔?” 董邵被他说的脸一阵阵地红,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随便开有颜色的废料的腔,这一向不是他的人设么?怎么会从王琦那个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口中说出来,简直是要吓死人了! “废话少说,到底有什么事情啊?我忙着呢!” 两人一顿闲聊,说的是关于上次王琦帮了董邵调查简南下落的事情。 临了,要挂电话的时候,董邵突然问:“对了,问你一下,‘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句话如果是用来形容你的敌人的话,那么你会想到什么啊?能从这句话中知道哪些关于你的敌人的消息吗?” 王琦反问:“是关于秦家的那位大小姐?” 董邵惊讶:“你怎么知道?” “你们动静闹得那么大,我能不知道,交通部的部长今天还在我耳边念叨,说以前不知道,现在看来,秦家的这位大小姐还真的是受宠,三少都亲自出面找人。” “别废话了,你要是不知道的话,那就赶紧地闭嘴滚蛋!” 王琦笑了笑,道:“两晚,你要是同意,我就告诉你。” 董邵炼唰地红了,但很快又想起来他结婚时候的样子,啪地将电话挂了。 …… 春日里,万物生,院子里的两只小奶狗因为一根骨头在打架,布满花藤的架子上,两只小蜜蜂扑闪着翅膀飞来飞去,薄如透明的蜂翅上,透过璀璨如钻石的太阳光,亮得屋子里面,趴在地上的女人,不敢再去多看一眼。 隔着一扇窗户而已,外面世界那么美好,甚至在她现在看来,连空气都是更加清新的。 昨晚下了一场大暴雨,屋顶漏水,雨滴还从窗户飘了进来,打湿了整个地面,连同昨晚那个神秘人从门缝那个给小狗留的洞口递进来的大碗里面,还剩下一半的饭菜,都积了一摊水。 她从满地的污水中爬起来,不由地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身上穿着的还是离开医院时候的病号服,布料单薄,现在被早已污迹斑斑,黑与红掺杂在一起,看不出原本的样子来。 她靠着墙壁,慢慢地滑了下来,左手的白色绷带早就被不断渗出来的血液染红,翻外翻出来的肉泛着死灰的白色,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里面传来小虫子一口一口在吃她的肉的感觉。 她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寂静中,属于自己的,不正常的速度跳动着的心脏,前不久的那场车祸,再次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她身边有两个彪形大汉看守着,手上又被绑着,根本没有从车上逃走的可能,就在即将开车上高速的时候,她看见了路边的小卖部,便央求着他们去帮她买点吃的,她很饿。 大概是路衡吩咐富过他们,要照顾好她,司机听下车后,坐在她右手边的那个大汉便下车去了小卖部,而她则是瞅准了时机,默默地从原先彪形大汉坐的地方,将彪形大汉落下的小刀给攥在了手里。 原本她都已经打算好了逃跑的计划,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在几分钟之后,一辆黑色大众轿车,对着他们直直地撞了过来。 幸好她坐在后座,且有安全带,冲击力虽然伤了她的腿,但她感觉应该只是骨裂而已,还能撑下去。 她再次看了眼铁门,路衡的手下应该会将这件事情报告给他的,那么路衡必定会来救她,只是他们如果不知道她在哪儿的话,那又该怎么办? 还有团团和小止,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那么长时间,她消失了这么多天,应该都害怕极了吧…… 她想了很多,最后想到了秦厉北,恢复记忆的秦厉北,现在在做什么呢? 他,会不会来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