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查查唐嫣然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三十一章:查查唐嫣然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三天之后,唐嫣然来邀请秦厉北参加兴和集团的开幕酒会,短短时间,唐嫣然便将兴和社重新规整,弄出了一个规模不小的风投集团来,秦厉北是刮目相看的。 但他没时间搭理这些琐事,便直接喊了董邵过去,董邵还在纠结澳城那人留下来的话,随口嘟囔:“说起来,最痛恨阿南的,唐嫣然也算是一个吧。” 他还记得甄客跟他说过的,关于唐嫣然的过去,一个女人换掉了自己的脸,那得是多大的侮辱,董邵边想边往外面走,却被秦厉北叫住了脚步。 “查查唐嫣然。” 董邵猛然回头,突然明白了些什么,犹疑着问道:“秦哥,你的意思是,唐嫣然?” 是他疏忽了,并没有将唐嫣然放在眼里,刚刚董邵的话提醒了他,的确是有可能的。 现在想想,知道简南被路衡带走的,估计也就是当天在兴和话事人会议上的那些人,而其中与简南有仇,甚至是到了一定要将简南置之死地的,也就是唐嫣然一人。 秦厉北想起唐嫣然来找他谈合作,告诉他简南被路衡带走时候的情况,不免心中升腾起无法抑制的怒火,这个女人,若真的是她,那么他不对女人动手的底线,可能会就这么破一破了。 …… 刀疤和李功的速度很快,查到了那天,兴和下面的一个堂口的小喽啰,出现在医院旁边,而在简南出事之后,这个小喽啰账户上面多了一大笔钱,甚至原本准备要乘坐飞机离开北城。 秦厉北立即下令将人带到他面前,董邵在一边愤愤然握拳,他和唐嫣然也算是有过一段露水姻缘,自以为很了解那个女人,谁知道,距离上次被唐嫣然欺骗给简南传递了错误的信息之后,这次还会被唐嫣然再次设计一次,而这次,简南切切实实地落到了唐嫣然手里头。 “秦哥,我们何必去找那个小喽啰,直接带几个人冲上门,将唐嫣然那个女人抓到,甄哥的审讯技能可不是盖的,把人交给甄哥,我就不信她不肯乖乖地把人叫出来。” 甄客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董邵一眼,无奈地拽住正手舞足蹈义愤填膺的男人,解释道:“既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那必然是做好不成功便成仁的准备,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她,或者说……” 甄客说到这儿,看向秦厉北显得无比落寞寂寥的背影,这才继续道:“她背后还有没有其他人,万一抓住了唐嫣然,却惊动了背后的人,那么我们得不偿失。” 甄客说的很有道理,秦厉北是同意的,所以他才只是去查查唐嫣然,只是这查查的动作,也还是要尽快,否则,简南那个傻丫头,不知道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他最近心很慌,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简南浑身是血地站在悬崖边上,悲哀地望着他,似乎在看一个笑话一样,跟他说,太好了,她终于可以去找白月笙了。 绝对不可以,他已经摒弃了道德和自尊,走到了今天,没有谁能够将傻丫头从他身边带走。 …… 高顿度假村,艾淼撩完一个小鲜肉,得了那人的电话,正美滋滋地提着蛋糕回房间,谁知,却碰上了她怎么也想不到的,会在这里见到的人。 一个她从小便耳濡目染,是艾家最大的仇人,死敌的那种。 凶神恶煞的保镖上来,直接道:“艾小姐。我们秦老爷子有请。” 艾淼从小便被父兄捧在手掌心里面宠着,就算偶尔发脾气,也不会被教训,但秦老爷子就不同了,冷着脸,犹如寒冬腊月大雪纷飞,把艾淼吓得强装做镇定,才慢慢地说出一句话来。 “秦老爷子,您好。” 秦老爷子看了一眼保镖,保镖便安安静静地退了出去,临走前,还不忘贴心地将房间的门关上。 艾淼走到茶几边,将蛋糕放好了,又拿出叉子,安静地切起了蛋糕。 艾淼表面淡定,但实际上,内心波涛汹涌,她来北城的事情,从来没想过能够隐瞒秦老爷子,毕竟秦老爷子在北城苦心经营这么多年了,若是随随便便都能让她一个仇人家的女儿靠近他的地盘而不自知,那么也就不是自己父亲忌殚了这么多年了的秦老爷子了。 蛋糕切好了,艾淼乖巧状端了一块到秦老爷子面前,甜甜地招呼:“秦伯伯,这是我刚买的,还是刚出炉的味道特别好,甜度适中软糯可口,您尝尝。” 说着,天真又单纯地看向秦老爷子,一派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秦老爷子手指微微弯曲,反手扣住了拐杖上的龙头,眼神舒缓开来,认真道:“你父亲,身体可还好?” 艾淼内心顿时一阵吐槽,我父亲当年拜你所赐,子弹直接穿过胸口,差点没命,你现在 过得精神奕奕的,还敢问我父亲的身体好不好? 艾淼保持微笑,点了点头:“托您的福,还不错。” “那就好。”秦老爷子似乎很是感慨,艾淼摸不透秦老爷子今天来这里是来做什么的,只好安静地继续摆弄她的茶具,她这次回来的目的本就不纯,若是被秦老爷子套话套出来点什么,影响了她二哥的计划,那就真的是死都不足以谢罪了。 这么想着,艾淼赶紧地起身,借口洗手间的空档,给秦厉北发了条短信,很快短信就显示已读,然后秦厉北的回复就过来了,艾淼一看,顿时全身血气上涌,秦厉北的回复,给了她无限的勇气和力量!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不用装成乖乖女了,她从小听到大的,关于她姑姑的故事,秦老爷子跟本就是可以凭借着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经历,在渣男界称王了,她为自己的姑姑打抱不平好久,今天秦老爷子自己送上门来,她一定要好好地问问,萦绕在她心头的许多问题。 “怼回去,有事我担着。” 再次看了眼秦厉北发来的短息,艾淼小声地念叨着,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父亲一直说,她和她姑姑长得很像,起先还是不太相信的,但是后来在父亲和秦厉北见面的时候,她也跟着看到了她姑姑的照片,的确是像的。 艾淼洗了把脸,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给自己默默打气之后,这才重新回到客厅,这时候,秦老爷子已经靠着沙发垫,微眯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秦伯伯?” 艾淼走过去,试探性地问,秦老爷子嗯了声,继而缓缓地睁开眼睛,见到艾淼的那一刻,神情有些恍惚,这个小姑娘,年轻有朝气,大概是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受过任何的委屈,眉宇间神采飞扬,无论如何看,都是如明珠般的璀璨。 或许这世间的血缘,真的是如此微妙,眼前这个小丫头片子,和最初见到的艾叶,真像。 但是还是有些不同的,记忆中的那个小姑娘,面对他时,从来没有害怕过,哪怕到了最后,毅然决然离开他的时候,有难过,悲伤,甚至是绝望,但仅仅没有害怕。 这个小丫头片子,害怕他,只是,他真的那么吓人吗?他记得自己长得也不是那么不好看,相反的,还有蛮多的说他一如既往从年轻帅到现在,所以又不是阎王爷的狰狞面孔,为什么这个小丫头片子,看见他的时候,眼里划过明显的怯意。 秦厉北那小子跟这个小丫头片子说了什么了?难道是诋毁了他的形象? 秦老爷子不禁问:“什么事?” 艾淼不着痕迹地退回了距离秦老爷子一个茶几的距离,继而问道:“秦伯伯,我呢,性子比较急躁,您今天来,应该不仅仅只是为了来看看我这个远道而来的小辈吧?” 不知道对方所来的目的,那么就直接开门见山好了,省的来来回回的兜圈子,弄得她头疼的不行。 秦老爷子不慌不忙,“小丫头,你觉得,我这次来,目的是什么?” “秦伯伯有多厉害,我从父亲那边听说了,我可不敢胡乱猜测,更何况秦伯伯,您是长辈,我们作为晚辈的,自然是不好随便揣测您的意思的。” 秦老爷子淡淡一笑:“我不是那么迂腐的人,你但说无妨。” “秦伯伯,咱们国家怎么说也是千年的文明古国,虽然窝在国外出生,在国外长大,但是尊老这件事情,我父亲还是耳提面命过的,而且来者是客,您还是先来吧,您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艾淼维持着礼貌的笑容,心中不由得将等会儿要问的问题从最重要到可有可无,安安静静地排了个序号,以期待自己能够最大限度地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那好。”秦老爷子缓缓道:“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和厉北联系上的?” 秦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口气很随意,像是突然想起来,突然对这件事感到好奇似的。 “可能是命运的安排吧,机缘巧合之下,就碰见了,秦伯伯,血缘这种东西,很难说的,当初我父亲想要将二哥一起带走,您用了那么强硬的手段,将人留下了,我父亲也是没有办法,毕竟您是我二哥的亲生父亲,大概不会让我二哥受委屈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