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丧家之犬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三十二章:丧家之犬

艾淼一顿,继而道:“但我父亲也是没有想到,您竟然会让我二哥在孤儿院待了那么多年,才将人领走,呵呵,真不知道是我二哥见不得人,还是我二哥的母亲,我的姑姑见不得人。” 秦老爷子沉着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了一双狡黠的眸子,清澈与灵气兼具,像一根羽毛,在他心尖上不断地撩拨。 “你这个小丫头,伶牙俐齿,倒是和你姑姑很像,我第一次见你姑姑的时候,她差点把我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艾淼看着秦老爷子笑眯眯的模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虽然眼角眉梢的皱纹看起来显出了岁月的痕迹,然而却平白地添了几许无端端的浪漫出来。 艾淼想,这个老男人是在想谁?她的姑姑吗? 但是想想便能活过来的话,这些年来,她父亲和母亲对于唯一妹妹的思念,恐怕早就令她姑姑死而复生了吧,哪儿还轮得到这个老男人来这里惺惺作态。 “那是自然,我们艾家的女孩子,自然是别人欺负不得,不过,也就是我姑姑那么傻,偏偏让一个负心汉给欺负了个彻底。” 艾淼说话间的语气夹枪带棒,脸上表情虽然依旧乖巧,却是恨不能用眼刀直接在秦老爷子身上挖几个洞出来。 “你和你姑姑有点像。” “呵呵,那是自然的,毕竟,那是我的亲姑姑。” 等等…… 艾淼脑海中灵光一闪,她似乎get到了什么事情,艾淼不由得笑的讥讽:“秦伯伯,该不会这么些年,您一直在找和我姑姑长相举止性格相同的女人吧?” “你和你姑姑一样,很聪明。” 艾淼看着秦老爷子的脸,岁月对待这个老男人还是很手下留情的,在很多他这个年纪的男人都开始秃头啤酒肚的时候,他一身西装,外套着黑色羊毛风衣,带着历经沧桑岁月而来的沉稳气质,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是个一个帅字贯穿了一生的男人。 但是,她却觉得很恶心了,在亲手害死了深爱他,怀着他骨肉的女人之后,再来寻找和她相像的人,这又有什么意义? “那么,请问,秦伯伯,您找到了么?那个最像我姑姑的女人,她也像我姑姑那样喜欢你吗?” 艾淼越想越生气,最后干脆恶毒道:“或者说,她的结局呢,和我姑姑是不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呢?还是,一样的被某个男人害死了呢?” 秦老爷子的脸色晦暗不明,艾淼原本以为自己这样说了之后,秦老爷子会生气暴躁,甚至狂怒,她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被秦老爷子当做靶子狠狠揍一顿的结果了,然而秦老爷子的反应却大大出乎了艾淼的意料之外…… 秦老爷子,沉默了,沉静的眼神,默默地看着艾淼,直把艾淼看的鸡皮疙瘩都要竖起来,时间一点点地溜达,瓷杯上面的茶水蒸汽,渐渐变得稀薄,然后消失,最后只剩下一杯凉透了的铁观音,艾淼默默地将视线从秦老爷子身边移开,在屋内转悠了一圈之后,落在了窗外的冒出一小簇绿色的枝丫上。 真的是很美了,艾淼想着,他们父辈的那个年代,恩怨纠葛,其实和她离的很远,只是这一些事情,从小耳濡目染的,为本该像她一样在家人呵护下,有个完美人生的女孩子,感到可惜而已。 “她是独一无二,就算是一模一样的脸,身体里的灵魂,也不是她。”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哪怕是他和她的孩子,也绝对不可能从他口中听见这些,但是秦老爷子面对着艾淼,这个比任何都要像艾叶的女孩子,却是很平静的认识到了,潜藏在自己内心深处,不愿意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的事情。 艾叶,是真的不会回来了。 艾淼怔住了,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秦老爷子话头一转,却是不愿意再继续将这个话题聊下去,反而问道:“你不会无缘无故地回到北城来,要么是你父亲的安排,要么是厉北的安排,无论哪一种,我都希望,秦家和艾家,这两家人纠缠了大半个世纪的过去,能够就在我们上一辈人的手中,结束掉,而不是,让你们继续落到复仇—被寻仇的怪圈中。” 秦老爷子看着一脸懵逼的艾淼,继续道:“厉北那边,我会给他一个交代,他母亲的死,两条命,我都会以他最满意的方式来解决。艾小姐,你还这么年轻,现在应该去享受人生才对。” 艾淼的脑海中,很是突兀地响起了她那个老干部左派的大哥曾说过的话,与秦老爷子说的很是类似,然而,她大哥也说过这么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 况且,这一次,她是来帮她二哥的,秦老爷子的心思何其狡猾,艾淼担心自己会被这位年过半百的老男人,给绕到了圈子里头去,到时候被这个老男人卖了,自己还在喜滋滋地帮着数钱,那就真的是不好了。 …… 艾淼采取不说话默默抵抗政策,秦老爷子继续劝说:“我已经打算将整个秦家全部交给我的孙子秦柠,那孩子也是你们艾家的人,这样的安排,我想你父亲会接受的。” 艾淼被这个消息惊讶到了,秦老爷子竟然会有如此出人意料的表现,这个决定,不仅仅牵涉的是秦家的继承人问题,还是艾家血脉,甚至可以说是艾家的势力,重新在北城延续的象征。 她的父亲很多次都想重新回到北城,开拓北城的市场,但奈何万秦集团的狙击每次都太过彪悍,愣是让她父亲投鼠忌器,一个想回家的心,想了三十几年,直到现在仍旧只能在梦里面想想便算了。 “秦伯伯,您这样突然,我内心的波动还是很大的,我二哥知道这件事情么?” 艾淼不是个笨的,在心中计较了一番之后,最后得出结论,秦老爷子的这个计划,秦厉北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他却是半点都没有向她透露过对于此事的决定。 秦厉北在北城待的时间比她多多了,必然是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儿,才会讲这件事摁住不表,那么她最好也是跟秦厉北扎在同一条战线上,闭紧嘴巴才是王道。 “厉北自然是知道,但是他对于我的这个决定有些误解,我想,你这次回来,或许跟这个误解有关,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 终于说到主题上面来了,艾淼看了眼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她和秦老爷子的这一场谈话,来来回回地互相试探和指责,到了现在这个时候,秦老爷子说明来意,反而令她很是无措。 “如何帮忙?” “说服厉北,回到秦家,接手整个万秦的生意,为秦柠日后的上位做准备。” 这特么的就是完全将她二哥当做为枪手在使儿啊,这是亲爹?真不带这么玩的,艾淼为秦厉北默哀了三秒钟,果断道: “秦伯伯,我实在是很想要帮你的,但是你也知道,我们艾家,从来是女人负责花钱,男人负责赚钱,这些事情,我实在是做不了主的。” …… 月明星稀的晚上,简南被一肥头大耳的男领到了另外一间房间,房间里面很暗,简南的眼睛在昨天晚上试图逃跑的时候被打了两拳,现在肿的只剩下了一条线,眯着眼睛,就只能看得到眼前模模糊糊的一道人影。 看起来,应该是个女人,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分外清晰,但是那人似乎不想让简南听出来她的声音,说话的时候,用了变声器,简南只听到了尖细的女声,在不远处,冷漠到极致的问:“疼么?” 疼么? 身体上面的疼痛么? 简南动了动肿得跟猪头有的一拼的腿,胸腔里面应该也有些受伤了,呼吸的欺负都伴随着难以忍受的细碎的痛苦…… 当然是疼的,都快疼死了。 但是在敌人面前,怎么能表现出来呢? 简男冷笑了声,道:“你呢,高兴吗?见我落到你手里,随便你拿捏。” 那个女人笑了笑,笑声狂妄:“当然高兴,接下来,还会更加高兴的。等到我将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传送到网络上面去,所有人都会知道,北城秦家的大小姐,风光无两的白少夫人,沦落到了现在这幅丧家之犬的样子。” 这种羞辱,对于简南来说,并没有多大的震慑力,她本来便没有将自己定位成那些高高在上受人观瞻的千金小姐,也无所谓,自己是以什么样子出现在大众视野,反而,简南突然兴奋起来,若是真的要拍照上传的话,那就苦快点儿的吧。 她相信,若是路衡看见了照片,定然能够通过照片上面的背景,或者是发布照片的ID找到她,简南一想到这两种可能,坚持下去的欲望便又增强了几分。 简南想要抬头,再仔细看看这个女人是谁,然而还未等简南从地上爬起来,便有绑匪一把将她摁在了水泥地板上面,粗糙的地面摩擦着她的侧脸,留下鲜红的划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