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你究竟是谁?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三十三章:你究竟是谁?

“这么漂亮的脸蛋,划花了,可真的是可惜啊。” 女人感叹着,走上前来,高跟鞋尖锐的鞋跟,对着简南被绑匪摁在地上的手掌心,狠狠地踩了下去,如果说,脸上被蹭破了皮的痛,简南能够硬是咬着牙忍下来的话,那么这个女人用高跟鞋对着她手指踩下来,简南根本承受不住,她几乎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很疼吧?但是,这还不是最疼的呢!” 女人充满着恨意的声音,渐渐靠近简南,一字一句地从齿缝中挤出来:“等会儿,会有更加痛苦的事情发生呢,你会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全身被臭水沟里的垃圾和污水填满,生不如死,简南,我曾经试过的所有的屈辱,这一次,都会一件一件地要你偿还回来的。”。 简南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说,如果说她曾经得罪过的女人的话,那么除了沈扬诺,也没有别人了,只是,这人真的会是沈扬诺么? 简南有些不确定,但是,她可以多测几次,或许,还能够从这群丧心病狂的沈扬诺手中,找出一线生机。 “你恨我?为什么?我应该不认识你才对。” “你不认识我?哈哈哈哈,简南,不对,或者你应该是秦南,你被那么多人宠在手心里,自然是不会记得我这么个小人物的了,但是,就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本来可以得到所有的一切,我也不至于被人像是货物一样的卖来卖去!” 像货物一样? 虽然她从秦世勋那里知道了沈扬诺的身世,但,也没有这个女人说的那般不堪,至少,沈扬诺还是作为沈家大小姐被沈家人精心培育长大的,更何况,作为秦家二少爷内定的妻子,除非不要命了,否则谁敢动她? 简南疑惑了,如果不是沈扬诺的话,那又是谁呢? 简南的思路一时间重新被堵塞,然而那个女人并没有给她继续多想的机会,一桶冰水兜头浇了下来,虽然已经是三四月,气温不低,但衣着单薄的简南突然被冷水浇了一身,还是冷的直打哆嗦,恨不能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都比这么趴在水泥地上来得暖和。 “他那么宝贝你,把你捧在手心里面宠着,恨不能为你建造一座温室,让你无忧无虑你一辈子,你说,要是知道你被人肆意玩弄过了,还会觉得你是干净的吗?” 她的呼吸声瞬间变得紧张起来,这话里的潜台词,她是听得明白清楚的,这个人莫非是疯了,竟然能够相处如此恶毒的招数来,简南顿时没了主意。 这个人实在是太过卑劣,她知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致命的地方,是什么。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么你也一定知道,除非你弄死我,否则等我逃出去,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将你找出来,将我今天所受到的,全部还给你!” “我当然知道,而且,秦厉北要是知道了你经历的事情,也会想杀了我吧?哈哈哈!!!但是那又如何呢?到那时候,你也已经毁了,只要能毁了你,我做什么,都没有关系!” 这人太过疯狂,简南突然间感到害怕了,亡命之徒最可怕,因为他们能豁的出去。 简南哆嗦着问:“你究竟是谁?” 女人桀桀地笑了起来,犹如鬼魅般可怖,简南被她抓住了手腕,能够感觉到,冰冷的铁器放在了她的手腕上,连同血液都在变得凝固。 简南动了动手指,筋骨牵连起来后,疼的她眼角飚出了泪花,她咬着牙,嘴巴里满是血腥气息,身上的生气,似乎也随着女人一刀划下后,喷溅而出的温热血液,在一点点的溜走, 想来也是挺好玩的,简南苦中作乐地想,她的被绑架经验也算是很充足了,只是这次恐怕,没有办法像以往的每一次那样,继续全身而退。 第一次,是她的父亲用生命救了她,后来又有白月笙替她担下了杀人的罪名,第二次被艾燊掳走,也是庆幸有白月笙来救她,以命换命。 现在,白月笙死了,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人,会像他一样,披荆斩棘地来到她面前,救她于水火之中。 “哈哈哈!我想你死,你知道么简南,我想你死,死得越惨越好,最好是遗臭万年,那样的话,我这辈子,也算是没有白活这一次。” 女人下刀的手法很是刁钻,让简南的血越流越多,却是不会伤及要害,她见着简南的力气变得越来越小,也不再挣扎了,便摁住了出血口,冷冷地吩咐绑匪:“给她止血,先别把人弄死了,还有,等她醒过来了,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女人蓦然起身,就像是踢一团烂肉似的踢了简南一脚,而后嘴角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来。 “这可是北城白家的少夫人,还是秦老爷子的女儿,这具身体可是极品,你们要好好珍惜才是。” ……“能帮我查查唐嫣然吗?” 董邵实在是没办法了,尽管后山那边调查的技术很高,但是总有些东西,在相关部门的资料库里,很难拿得到,但是庆幸的是,这个相关部门,和王琦还有那么点关系,他只好厚着脸皮来问。 王琦挥挥手,让聚集在他办公室的属下先全部离开,待门关上,王琦不紧不慢地问:“你就那么乐意颠颠地跟在秦厉北屁股后头?” 董邵哼道:“要你管?这个忙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给个干脆话,我不想跟你聊其他的。” 王琦倒也不生气,跟逗猫似的,继续以不紧不慢的口吻说:“我原先觉得秦厉北还算是个人物,但是他现在为了男女上面的那点破事儿,将自己折腾成这幅德行,恐怕未来在北城会很难走。我这边有个助理的位置,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过来上班。” 当个安安稳稳的公务员有什么不好? 就在他看得见的地方,安全又舒适地活着,他现在已经可以护着他了,这个傻小子什么也不用怕。 “呵呵,撬墙角啊?我告诉你啊,秦哥对我很好,我很可以跟在他屁股后头转悠,您还是别费心思了。” 感觉王琦是不会告诉他了,董邵气呼呼地便要挂电话,但电话那边的王琦却话锋一转,直接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唐嫣然的资料,我现在就能给你,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你说。” “回学校去读书,你闹了这么久了……”王琦叹口气:“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而且,学校里面的环境更加适合你。” 董邵觉得自己要被气笑了,王琦现在是在做什么?扮演知心好兄长么?不要闹了! “是我唐突了,只是阿南对我很好,我不想失去她这个朋友,才会贸然找你帮忙,王琦,以后不会了,我会时刻谨记你的叮嘱,将你当成普通的路人。” “这样的安排对你最好,为什么不愿意接受?” “你以为我不清楚?只要我同意回学校去,就会被永远困在大洋彼岸,离开北城,永远不能再踏进这里一步,这样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你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继续做你的王部长,是么?”董邵咬牙切齿:“我为什么要如你的愿?” 电话啪地一声,直接挂断了,董邵顿时被深深的无力感包围,他想帮秦哥的忙,但是现在似乎并不行,正颓废着,电话却又响了起来,是个陌生来电,董邵犹豫了。 “为什么不接电话?” 甄客推着轮椅过来,问:“谁的电话啊?哎,你怎么失魂落魄的,怎么回事?” “没什么。” 董邵洗在心底默默地将自己嘲笑了一遍,王琦那个人,骄傲得都快上天了,怎么可能会纡尊降贵地在被他挂了电话之后,再次打过来,根本是笑话! 董邵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拿起电话,温和道:“喂,你好?” “资料等会儿会有人给你送过去,还有,你记得,这是你欠我的第二个人情,要还的。” 董邵心尖一动,最近的王琦变得很是奇怪,他都差点要认不出来了。 “……” “不用谢,还有,虽然这个圈子里大家早就默认‘逢场作戏’,但是,你告诉秦厉北,我们王家也是要脸面的,他在外面怎么玩,我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别把事情闹大了,我记得那位秦小姐,是秦家嫁出去的大小姐吧,也是白家的遗孀,别让整个北城看了我们秦王两家的笑话!” 董邵点头,他自然是知道的,这一次在北城范围内搜寻简南的下落,秦厉北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虽然已经是明白地下了命令,必须降低影响,暗地里面进行,但是世界上面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情,多多少少已经有人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我明白了。拜拜。” 结束通话,董邵正欲去外面等送资料过来的那个人,结果却是被甄客直勾勾地看着,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