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旧情人见面(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三十四章:旧情人见面(一)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要不然你这样看着我?” “王琦的电话?” 甄客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是疑问句,却是笃定的语气,再加上他一脸,你敢说不是就是有猫腻的表情,董邵咽了口口水,点点头:“是啊,是王琦,我请他帮忙查查唐嫣然的背景身世嘛,后山那边查出来的资料太过干净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甄客幽幽地盯着董邵,问:“你知道王琦的夫人,是周家的孙女儿吗?” 他自然是知道,周家的人,还有那个虽然时间来的匆忙,但是布置的依旧温馨的婚礼,一堆郎才女貌的璧人,董邵发觉自己心口堵得慌,也就不再去想了,反问甄客:“怎么?” “没怎么,就是突然间,想跟你说说这件事情。” 甄客点到即止,董邵听懂弦外之音,这一切都很简单。 然而甄客却是依旧为董邵担忧,这条路不好走就算了,若是再遇上偏执的,那就真的是完蛋到极点。 下午的时候,王琦派的人就到了,董邵拿着王琦送过来的资料,心里默默地想,他又欠了王琦那个混蛋一个人情,但是,这个人情也是欠的值得的,至少,唐嫣然那边的情况,算是摸清楚了。 董邵拿着资料急匆匆地往书房奔,手心的资料也就是薄薄的一层信封纸的厚度,却像是一块被烫热了的铁块,拿在手里,几乎要将他的手灼伤。 原本以为唐嫣然的背景,他们已经是了如指掌,但是经过王琦的调查,他们还是发现,真的是小瞧了唐嫣然,或者更加准确点地说,是小瞧了当初帮唐嫣然掩盖身份的白月笙。 …… 书房内,董邵大致地将情况说了一下,最后,深深地叹气:“唐嫣然竟然是从澳城那边来的,那么,对于澳城的赏金猎人,她应该是了解的才对,如果要这么说的话,她的嫌疑很大了!” 董邵看向秦厉北,板着脸,难得地收起了笑容,认真道:“秦哥,我带人直接去找她,一定让唐嫣然立刻把阿南给我送回来。” 董邵盯着秦厉北,却是得来了秦厉北的摇头,“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这件事情不可能只有唐嫣然一个,你先派人将谈嫣然带过来,我们好好聊聊,至于其他,继续像往常一样,直到找到南南。” 董邵点头,转身便要出去,谁知却是被甄客给拦了下来:“唐嫣然这么做,无非是因为白月笙对待简南的关系,但是若要说单单是女人的嫉妒心的话,唐嫣然还不会做出这件事情来,她的野心,我们都是知道的,她现在就快要彻底掌控兴和,成为人上人,没必要因为阿南一个人而跟我们对上。更何况……” 甄客看向秦厉北:“阿南北路衡带走的消息,还是她跟我们透露的,若是她有心要掳走阿南,完全可以直接从医院将人带走,这样一来,一旦事情败露,她还可以找来路衡当做替罪羊,承受厉北你的怒火。” 甄客的分析很有道路,秦厉北挥挥手,示意董邵先不要忙着去找唐嫣然,如果不是唐嫣然,那是谁呢.? 甄客无奈地看了秦厉北一眼,道:“这世界上,女人的嫉妒是很恐怖的,我想,除了唐嫣然,周还有一个女人,绝对希望,阿南就此去死!” “沈扬诺!” 董邵惊呼,凭借着沈扬诺和秦哥之前的关系,若说是沈扬诺做的,他也是相信的! “但是,在我印象中,扬诺姐不是会做出这种恐怖的事情来的人,咱们在这里猜来猜去的,是不是不太好啊?”说着,董邵看向秦厉北,试探性地问:“秦哥,或许,你可以去找扬诺姐聊聊?这中间要是有误会的话,解开就好了!” 傍晚黄昏时候,老树昏鸦的搭配,春风和煦,吹着屋外的柳条在风中摇曳生姿,湖面的冰早就化了,水光粼粼,如碎钻的璀璨,在湖边中波光荡漾。 秦厉北看得很是入神,沈扬诺么,如果是她的话,简南怕是会受不少的折磨和痛苦。 “今天晚上,定一家法国餐厅。” 甄客会意,推了董邵一下,董邵立马领悟,着急地去安排了。 …… 艾淼送走了秦老爷子后,转身便给秦厉北打电话,焦急忙慌地吼:“哥!秦老爷子刚刚走了,可是我还是觉得!唉呀妈呀!可吓死我了啊!怎么办怎么办?我现在是不是赶紧挪窝啊?要不然,我去你城南别墅那边住一段时间吧?” 艾淼期期艾艾地问:“哥!我可是因为你才回到北城来的哈,你可不能不管我呢!” 秦厉北正被简南的事情烦的不行,没想到秦老爷子却给他找了事情,前几天因为秦老爷子爽快借出万秦调令印章的好感度,瞬间又降回了最低。 “他找你做什么了?” “……” 艾淼犹豫了下,在脑海里面想好了许多的遣词造句,这才道:“聊了下,年轻时候,姑姑的过去,还有就是,秦老爷子说他后悔了,想要弥补。” 秦厉北嗤之以鼻,弥补,他从来是不信的。 “那个,秦老爷子,说,我大侄子是他定下来的秦家继承人,是吗?” 艾淼还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便想着跟秦厉北聊聊,在她听来的故事中,秦老爷子对于权力的把控,是很有占有欲的,根本不像是简单便能够将他握在手里大半辈子的权力,就这么交出来。 “如果南南没有坐上白氏集团董事会主席的位置,恐怕这份弥补还要来得晚一些。” 艾淼笑了:“好的,明白了,对了,你找我过来是为了帮你扮演那个外部敌人的,这个计划什么时候开始啊?我今天和秦老爷子聊了一下,发现怼那个老男人,很好玩的啊!” 艾淼搓搓小手,怼渣男什么的,简直就是她的拿手好戏,要是以后能再有这种机会,就好了! 艾淼说完,便听见秦厉北沉默了好一会儿。 “怎么?” “南南不见了,我最近正在找。” 简单的几句话,艾淼便了解了,现在的秦厉北,估计是没有什么空档来搭理她了,那样也行吧,艾淼想了想,说:“那我自己找乐子喽,最近你忙阿南的事情就好了,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那就尽管说话,不要客气!” …… 简南觉得她浑身好热,脑袋晕晕沉沉的,重似千斤,而身上没有一处不疼的,就好像是骨架被人拆掉了好几部分,然后重新拼接了起来,关键是,这个医生的手艺貌似不太好,她疼的都快要升西天了。 尸体腐烂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 会像她这样,疼的说不出话来吗? 还是,悄无声息的,慢慢地,在无人知道的角落,化解为无机物,最后成为一滩烂泥,可能还会散发出恶臭,惹人厌烦。 “哎,你听说了没有,整个北城,海陆空三路出去的,都在查我们!” “我当然知道!这都是秦家做的吧,我以前一直听说北城的秦家一手遮天,没想到还是真的,咱们这次接的任务就是拿命在赌啊!!!” “我听说这次不是秦老爷子出手,是秦家的三少在指挥,那个秦三少跟神经病似的,我之前陪着老大见过那位三少,跟阎王爷似的,一枪一个,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两个绑匪在外面一问一答,简南瘫在草席上,忍着痛动了动手指,抓着手边的铁杆往上爬。 秦厉北在找她,眼镜酸酸的,鼻子忍不住地抽了抽,秦厉北在找她…… 意识到这个,真的是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情要来的令人高兴了,她没有被放弃,有人记挂着她的感觉,真的是很好很好啊。 简南伸手去敲门,用尽了力气大喊:“给我水,我要喝水!” 她得想办法自救,就算不能自己跑出去,也得努力地去缩小,和秦厉北的距离。 “叫什么叫?没水!奶奶的!整个北城都在找人,弄得我们兄弟几个好不容易来一趟北城!首都啊!都不敢出去溜达!还叫什么叫?” 简南正欲再求求他们,谁知另一个尖细的男声,却说:“叫啊!干嘛不叫?就是要叫起来,你听听,这女的声音真好听,我倒是想听听看,叫起来的声音会不会比现在更好听!” 听见这话,简南立即用后背去堵住木门门板,她还记得昏迷前,那个女人说的那些话,而现在,这群人话里的意思,她是明白的。 恐慌如风暴般袭来,简南抓住了门栓,用手指死死地扣住了栓口,外面的人在踹门,尖细的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如恶鬼般令人胆战心惊。 “开门!都落到我们手里了,就一定得尝尝我们这位漂亮的,秦家大小姐的味道啊,你说是不是呢,瘦子?” 简南死命咬着牙,直到将嘴唇都咬出了满口的鲜血,在臭气熏天的小黑屋里面,血腥气渐渐浓郁起来,手腕处被那个女人划伤的地方,已经再次渗出了血迹,粘稠黏腻。 “草拟马的!开门!给我把门劈了,我就不信了,这女人还敢反抗!” 话音未落,便听见有人举止斧头过来了,哐啷啷地敲着门板,一声声地敲在简南的心上。 “臭女人,还敢堵门,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倒是要让你看看,落到我们手里了,还能有你躲的余地?” 简南的胸口很难受,喉咙口也是憋着一股子气,疼的她五脏六腑像极了要被挤压着,挤出来,突然之间,听见咔嚓的一声,门板被破,简南靠在门板上,被踹开了好远,砰地一声撞上了不远处的墙壁,额头磕上了裸露在外的石子,顿时鲜血四流,粘稠的血液糊满了眼睛,眼幕里,全部都是火红火红的一片,简南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