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旧情人见面(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三十五章:旧情人见面(二)

…… 秦厉北脱了外套拿在手里,在侍者的引领下,往预定的雅座走去。 刚拐过走廊的拐弯处,便看见了落地窗边的女人,一身黑色晚礼服,高高挽起的秀发,随意地插着几颗白色的珍珠,她听见了脚步的声音,缓缓地转过身来,在记忆中明眸皓齿的女人,神情中收敛了许多的尖锐,反而增添了些许的温柔。 秦厉北将视线落在她的小腹上,之前便听说沈扬诺怀孕,只是一直没有亲眼见到,今天一见,倒是很不一般。 怀孕的沈扬诺,就是不知道,这个孩子出生之后,会给秦家带来多大的丑闻。 秦厉北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地想,到时候秦老爷子一直想要的面子,估计也就是挂不住的了,光是想想,就觉得到时候的场面定然很是搞笑。 沈扬诺简他来了,笑了下,起身迎了上来,软声道:“好久不见。” “也没有很久,除夕的年夜饭,大宅的饭桌上面,我们还见过。” 听见这话,沈扬诺尴尬地笑了笑,不着痕迹地将伸到半空中的手,转而捋起了耳边的碎发,轻巧地转过身去,不经意地寒暄。 “突然听见你恢复了的消息,还以为是假的,没想到你竟然就真的约我见面了。” 沈扬诺拉开椅子坐下,巧笑倩兮:“我真的……厉北……挺惊喜的……” 秦厉北的情绪丝毫没有波澜,随后在沈扬诺对面坐下,双眸冷漠:“能恢复,还多亏了你的电击疗法,否则,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沈扬诺眼眸低垂,神色晦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秦厉北继续道:“如果有机会,邀请克劳斯医生出来坐坐,我还是应该当面好好感谢他的。” 秦厉北一顿,不再继续说下去,继而看向沈扬诺,语气淡漠:“你说,是不是?” 聪明人说话,通常都是点到即止,秦厉北没有说完的后半部分,以及已经说出来的潜台词,沈扬诺自然是明白的,然而现在的她,只能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你呢,去医院复查了么?应该要去医院复查的才对的!”沈扬诺关心道:“毕竟,你之前受的伤,非同小可的,我一直在担心……” “多亏了南南她的照顾,一切恢复的都很好。” “啊,是啊,本来我也是想要亲自照顾你的,但是克劳斯医生那边也是个不靠谱的,我又不注意,让你走丢了,真的是万幸,你没有出大事。” 沈扬诺寥寥几句,便将之前过往种种给撇的一干二净! 秦厉北不耐烦继续虚与委蛇下去,他着急想要试探出,究竟是不是沈扬诺带走了简南那个女人! 沈扬诺继续:“她照顾了你这么久,估计你会觉得她变得很重要的吧?” 他直接打断了沈扬诺的关心,道:“南南对我有多重要,你应该知道,所以如果有人敢动她一根毫毛,我绝不会放过那个人。” 沈扬诺忙不迭地点头,无奈地自嘲道:“我自然是知道的,你连记忆全失的时候,心心念念要找的人,也是她,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沈扬诺幽幽叹了口气,无意识地搅动着手中的咖啡勺,黑褐色的液体,不断地绕着一个圆圈转动,如轮回的圆圈,带着莫名的忧伤。 “当年,我出国读书的时候,你送我到机场,我们还约定好了,以后要再见的。” 秦厉北:“你回国之后,我们不是又再见了。” “是啊,再见了,但是那时候,你身边有了简南,还对她,那么好。” 沈扬诺侧过脸,看向窗外,北城的夜景堪称一绝,灯火霓虹之下,闪烁如碎钻的五光十色,落入她的眼中,透过干净的玻璃窗,能够看见窗户上,倒映的她和秦厉北的影子。 “你还记得,我回来之后,姑姑为我在秦家安排的接风宴么?” “记得。” “那天晚上,餐桌上面有一道蒸螃蟹,我记得很清楚,你从来不爱吃这些带壳的海鲜的,除非是有人帮你剥好了,但是那天晚上,你帮简南整整剥了一晚上的蟹肉。” 回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沈扬诺似乎还能感受那时候心脏被大手攥紧了的无助感,他们坐在一起的两个人,一个剥得无怨无悔,一个吃得开开心心。 沈扬诺浅笑了一下,继而自嘲道:“厉北,你知道吗,若不是从小到大的餐桌礼仪训练,我那天晚上恐怕便会当场失控,那个你,就好像是个完全陌生的人,温柔又绅士,而她就好像是你捧在手心上面的珍宝,我不服气,她凭什么,简南那个女人,凭什么能够那么堂而皇之的享受着你的好?” 沈扬诺看向玻璃幕墙上面秦厉北的倒影,眼神贪婪,语气却是憎恶的:“我们不过是分开三年而已,那么容易,当初说好的誓言,便随随便便就变了。” “我没有答应过你什么。” “不可能!你明明说过,你会照顾我,你喜欢我笑起来的样子,比钻石还要珍贵,恨不能藏起来,不被别人看见!” 秦厉北本不想说的如此直白,在不确定简南是否真的是被沈扬诺买凶抓走的情况下,今天见面的前提,那便是不惹怒沈扬诺。 这是如果想要从沈扬诺口中套出更多的话来,这话头是必须接下去了。 “沈扬诺,有些事情,我们一定要说的这么明白吗?” “哈哈,先背叛爱情的人,竟然还能问,一定要说的明白吗?”沈扬诺的语气中带上了恼怒:“我的爱情死了,难道不应该死的明明白白的,我难道不能够讨要向杀人凶手讨要一个公道吗?” 秦厉北担心沈扬诺真的将简南带走,将他的过错,怪罪到简南的身上去,万般无奈的选择之下,选择将一切挑明。 “沈扬诺,你真的觉得,我们之间,有爱情存在过吗?” 沈扬诺挑眉,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意思自然是,你和我,两个人都明白的意思。” 秦厉北端起瓷杯,尝了口刚送上来的冻顶雪山乌龙,挥挥手示意侍者可以先下去。 “沈家依仗万秦的盛名,拿到便利还不够多?大妈的存在,老爷子的愧疚,以至于万秦对于沈家的要求,从来是有求必应,所以,恐怕是给了沈董什么误解,觉得嫁一个女儿进秦家,便能继续从万秦拿到予取予求的便利。” 沈扬诺的脸色刹那之间精彩纷呈,她以为,秦厉北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是怎么会呢,那些事情,除了父亲和姑姑,应该是没有人知道的! “不是这样的,厉北,不是你想的那样!”沈扬诺焦急解释:“我承认,我父亲是有过那样的想法,但是我没有,我是拒绝的,我并没有想要像我父亲所说的那样去做!” “没有?”秦厉北反问:“可能是一开始也是没有的,但是后来,谁敢说没有呢?” “当初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并不是秦家的继承人,我若是真的按照我父亲的要求来,何必答应和你在一起!我们一起度过了十年的时光,难道那些都是假的么?我不是演员!” 沈扬诺激动万分,就连声调也不自觉地拔高,幸好今天的见面,餐厅已经提前清了场,否则不知道该会引来多少人的围观。 “我没有那么好的演技!能够对着一个我不爱的人,演出甜蜜恩爱十年!” 秦厉北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他宁愿沈扬诺说的都是真的,但是事实上并不是,不过既然沈扬诺不承认,那就不承认好了,也省的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更何况,这顿饭的主要目的,他还没有达到,但是现在看来,沈扬诺也不像是绑走了简南的样子,秦厉北暗中思躇,以他对沈扬诺的了解,若事情真的是她做的,那么她定然会自负得意,不会是现在这般若无其事。 “厉北!”沈扬诺伸过手来,握住了秦厉北的手,语气温柔得几乎要化成一滩水来:“你是不是听别人说了什么?那些都不是真的,我,我不知道别人跟你说了什么,但是,我们之间十年的相处,难道,是不是真的,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气氛微妙,沈扬诺欲语还休地望着他,明眸善睐,因为即将为人母的母性光辉,盈盈水眸中,添了几许的无法拒绝,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秦厉北抽出手,直接接起了电话,剑眉微蹙,语气凝重地问道:“什么事情?南南找到了?……好,我明白了,你现在先派人过去,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马上过去跟你汇合!” 话音落下,沈扬诺的眸中极快地闪过一丝紧张,但很快便又恢复了原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这点微小的变化,还是被秦厉北看在了眼里,果然是,有点什么的,是么? 秦厉北焦急起身,抱歉道:“我还有点其他事情,先走一步,下次再聊。” 沈扬诺没有给秦厉北直接离开的机会,就在秦厉北踏出第一步的时候,沈扬诺冲上前扑进了秦厉北的怀里,梨花带雨的模样,好不惹人怜爱。 “厉北,别走,你再陪我待一会儿,我很难受,难受极了,我父亲要我嫁人,我根本没得选,我不爱他,我不爱世勋,从始至终,我爱的人只有你一个!呜呜呜……” 秦厉北听了这话,将人从自己的身上推开来一些,扶着她站稳后,这才缓缓道:“我与秦世勋的关系,的确不是很好,但是你别忘记了,他姓秦,他是我的弟弟。” 剑眉星目的男人,微眯着眼,状似无所谓地反问:“你觉得,现在作为弟妹的你,来跟我说这些,合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