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我的英雄(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三十六章:我的英雄(一)

“你什么意思?” “我虽然不喜欢秦世勋,但是你这样的做法,我并不认同。, 沈扬诺懵逼了,薄怒道:“你现在是在为你的亲兄弟打包不平吗?那你又知不知道,你的秦兄弟,你口中所谓的,兄弟人伦不可违背,秦世勋早就特么的上了你的老婆!!!” 沈扬诺被秦厉北的推开动作刺激到了,愤怒之下的口不择言,待最后一个字落下,沈扬诺便后悔了,她不应该说出来这些的,若是秦厉北得知此事后,愤而和王瑶离婚,那么很可能秦世勋便也会跟着离婚,到时候,她被秦家扫地出门,沈家也不会愿意再接受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女儿回去! “呵,看来,扬诺,你知道的还是太少了,在秦家那座大宅院里面,肮脏的事情多了去了,你现在说的这句话,还只是其中的一件小事,怎么样,需要我告诉你,其他的,帮你刷新一下三观吗?” 这就是为什么,他会费尽心思地想要从秦家大宅独立出来,也是为什么在秦老爷子说出定下团团为万秦继承人的时候,他会如此反感的原因。 “你!厉北?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沈扬诺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着,秦厉北便转身离开,沈扬诺眼见着秦厉北头也不回地离开,浑身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那般,直接蹲在了地上,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只有她才能配的上秦厉北,从小到大,她就是为了成为秦家的女主人而努力的,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 沈扬诺泪流满面,脚步蹒跚地往桌边走去,手机就躺在桌面山个,沈扬诺站在玻璃餐桌前,看着桌面倒映出的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冷冷地笑了。 简南,都是你的错,如果你没有出现,厉北就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你尽然敢给他下迷药,我一定会让你尝尝,我受过的桶痛苦! 打通无数次拨打过的电话,沈扬诺道:“是我,刚才我听见秦厉北通电话的时候说找到了简南的位置,你把人从仓库移走,要不然,直接带回家。现在虽然整个北城都被秦厉北的人翻了个遍,但是你那里,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他们应该发现不了。” …… 地下车库,秦厉北开门上车,董邵举了举手中的平板,激动万分道:“秦哥,你这招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们现在已经在定位对方的地址,等会儿就可以确定出来,这下子,我们就能把阿南救出来了!” “还有,帮我将手机里面的录音文件导出来,匿名给秦世勋发一个过去。” 董邵疑惑,接过手机后插上耳机,一听便纠结了,秀气漂亮的眉毛甚至都皱成了一团,为难道:“秦哥,这个扬诺姐这么直白,咱们就这么告诉秦世勋,是不是不太好啊?更何况秦世勋本来就对你有意见,现在要是被他知道了扬诺姐说过这些话,我怕会给秦哥你找来不必要的麻烦。” 秦厉北声音沉重:“现在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也不差这一点,还有……”秦厉北犹豫了下,继而吩咐道:“也匿名给秦老爷子送去一份,并且告诉他,注意沈氏药业对秦家的觊觎。” 话落,秦厉北却又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秦老爷子是什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沈扬诺和沈董的目的,他这次恐怕又是多此一举了。 “这些事情都可以放一放,但是最重要的是先将简南的下落找到,对了,路衡那边有消息吗?” 路衡答应会和秦厉北一起联手将简南找到,然而时间过去这么久了,还是一点重要的有效信息都没有,秦厉北开始着急了,路衡没找到的话可以继续找,但是如若是路衡找到了,却隐瞒着他,到时候再次将简南掳走,从此,上穷碧落下黄泉,再也没有她的消息,那又该怎么办? “那边没有消息,秦哥,我们等会儿要将这个消息透露给路总吗?” 秦厉北是不想的,但是多个人出手,总是更加有把握安全地将简南带回来,于是乎他点头同意了,“到时候,让路衡带着他的手下尽快先赶到目的地去接应,我们随后就到!” 正说话间,董邵的电话响了,是后山那边的技术人员发过来的,根据通话ID显示,很可能绑架了简南的绑匪就藏身于渤海湾码头边上的一座自营仓库,而这座自营仓库,是兴和在三年前购买下的,原本打算用来停放货物,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这间仓库被废弃了! “而且……”董邵犹犹豫豫的,欲言又止,秦厉北挑眉道:“什么事情?直接说!” “这间仓库,就是七年前,属于简家的那些海港码头,去年的时候,因为码头经营不善被拍卖,买家是兴和的曹爷!” 秦厉北瞬间将手握紧,难道他们一开始的猜测方向就是错的? “让李功带人去找唐嫣然,还有,派几个人将沈扬诺那边的情况监视起来。” “秦哥,找到唐嫣然之后,我看也不用再带回城南别墅了,直接带到仓库那边去跟你汇合,我想,这件事情,或多或少还是跟唐嫣然有关系,就算她没有参与其中,但是幕后主使人的信息,她是一定知道的!” 秦厉北点头,手机震动起来,竟然是柳璃的来电。 “你是什么意思?不是说不愿意接受老爷子的提议么?为什么现在还要将那两个孩子放到大宅里来,你现在是反悔了吗?” 秦厉北嘴角冷笑着,眼神阴郁:“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以如此的态度对我说话?” 阳台上,柳璃气结,微怒道:“这就是你对待长辈的态度?我是你的母亲,你现在就是用这种态度对我说话的?” “母亲,我怎么不记得我的母亲还活着?秦太太,你要不要去问问老爷子,看看他现在是不是还承认,你是我的母亲?” 对于秦厉北的提议,柳璃自然是不会去做的,即使她和秦老爷子心知肚明,但是两个人为了各自的某种目的,暂时还不愿意将两人中间最后的这块遮羞布给掀开来。 更何况,柳璃现在还需要靠着秦老爷子对她的愧疚感,为她的亲生儿子路衡,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我好歹,苦心地为你在秦家大宅里经营了十多年,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厉北,我以为,我们还是有亲情在的。” “这笑话,我觉得一点儿也不好笑,秦太太,你今天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的话,那么我的回答是,孩子和爷爷在一起,没有问题,至于继承权,我说过的话,从来不是说说说而已。” 秦厉北一顿,继而问道:“秦太太,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秦家有多乱,你应该知道,奉劝你一句话,还是早点将两个孩子带走比较好。”柳璃无声地笑了:“秦逸是怎么死的,我想,你不会想知道的。” 指尖一紧,秦厉北被激怒了,每个字都沁着狠辣:“秦太太,你最好日夜祈祷两个孩子平安无事,否则,两个孩子伤到一点,我都会百倍地算到你头上去。” 柳璃一时气结,正欲发火的时候,却已经被机械的嘟嘟声告知通话结束。 “敢威胁我?别忘记了,你还有把柄在我手里头握着,年轻人呢,就是沉不住气。” …… 另一边,路衡接到了消息,吩咐手下赶到仓库后,自己则是一个人开车到了海湾边的小镇,他在简南身上装的报警器,一但察觉到简南的心跳和血压低于正常水平的话,便会直接给他发信息,就在刚才,他手机上面收到了报警器传来的讯息,而定位的地点,在渤海湾旁边的一处小渔村。 据他所知,这里民风淳朴,而且与世隔绝,基本上很难会有人查到那边去,估计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派出去那么多人,在北城找了那么久的人,却是什么也找不到。 “路总,需要我跟过去吗?” 路衡将子弹上上膛,藏在裤腰带上,又看了眼手机上面的消息,吩咐道:“你继续元北的那些股东谈,等我回来之后,我希望能见到股权转让协议摆在我的桌上。” 助理忧心忡忡地点头,又嘱咐了路衡几句,这才从驾驶座位上面退开来,看着路衡自己开车往小渔村的方向去。 …… 肥头大耳的油腻男人冲了进来,简南双手抱住了自己,往墙角落缩过去,油腻男人的浑浊眼睛在简南身上来来回回地打量,几乎要透过眼神将简南身上的衣服扒下来似的,黏在了她的身上。 简南不断地往后躲,绑匪却是一步步地往前面来,蹲在了简南面前,堆起来满脸的肥肉,诡异地笑着,他伸手捏住了简南的下巴,认真地欣赏着,感叹道:“有钱人家养出来的女儿啊,就是水灵灵的,你看,老周,这模样,好看的很呐!” “你要的话,就快点的,咱们等会儿还有其他事情要办!” 老周喊了一声,绑匪呵呵笑了起来,猛然靠近了简南,简南甚至还能闻得到他嘴里发出来的恶心的口气,一时间胃里翻江倒海,几乎就要吐了! “放……放手……” “哈哈啊,还挺好玩的嘛,但是放手的话,你先让玩玩,等我玩完了,自然就会放开你了!” 说着,绑匪便对着简南的唇低下头来,简南心中大惊,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抬起脚便揣在了那人的命根子上,绑匪惨叫一声,抱着那儿便开始哀嚎了起来,简南听着他杀猪似的叫声,顾不得身上的伤口,便直直地往门外冲出去。 “你这个小贱人,想去哪儿?” 老周一把拽住了简南的头发,将人往面前一拖过去,直接过肩摔摔在了地板上,钻心刺骨的痛苦传来,简南猛地吐出一口血来,整个人再也没有爬起来。 “还敢跑?贱女人,你以为你跑得过我吗?”绑匪抱着被简南狠踢了一脚的地方,再次靠近简南,简南默然,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混和着甜腥的血液,在口腔里化开。 简南想要逃,却被老周钳制住了,困在地板上,如同待宰杀的羔羊那般,任由蹲在她面前的小痞子模样的绑匪,贱兮兮地凑过来,猥琐地笑着,伸手从领口,开始解她的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