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我的英雄(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三十八章:我的英雄(三)

…… 简南被带走了,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被带去了哪里,最后的印象只剩下了路衡不甘又绝望地看着她,而耳边,除了发动机的轰隆声,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浑浑噩噩中,简南听见老周在和猥琐男说话,说的好像是炸弹已经放好了,等老板的电话一来,就直接摁下启动键。 绑匪口中的老板究竟是谁,简南饶是响了这么半天,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不想了,她身上的低烧现在已经逐渐变成了高烧,整个人都滚烫的如开水一般,也烧的迷迷糊糊的了,再来分析眼前的局势,有点不太切实。 只是,路衡呢,他去了哪儿,如果是要弄出个炸弹来的话,路衡也被绑在这里吗? 大概是快死了吧,简南对路衡的那点不理解和恨意,都在突然之间变得那样不是很紧要了,至少她不见了,路衡还来找她了呢。 路衡可能做过一些事情,对不起秦厉北和其他人,但总归,没有对不起她。 简男觉得自己也不是个很有立场的人,总是在打定主意之后,便又会被某人做的某些小事情,改变初衷,不管是秦厉北,还是白月笙,亦或者是现在的路衡。 他们对她好,然后她便不能完全地无视他们给过的好,只记得他们的过错,有时候简南听痛恨这样的自己的,一点都没有坚守底线的节操。 但是现在想想,这辈子也就是这样了,人活一世,哪儿哪儿都不容易,何必苛求那么多呢? 简南身后冰凉凉的,硬邦邦的,估计是一块铁板之类的东西,但是因为看不见,简南想了想,觉得也很有可能是玻璃。 周遭沉静了许久,而后再次听见了老周的声音,男人粗狂的声音中带了点无法抑制的兴奋,似乎即将见到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 简南还未来得及细细想,便又听见了猥琐男问老周,老板什么时候到。 “老板暂时来不了,这次就咱们两个,我告诉你啊,这一票结束了,咱们可就发了,直接回来老家养老去,这种杀人越货的事情,以后不干了!” “那是当然的!不过,外面那些人,等会儿咱们出去的时候,怎么解决?” “看样子,有一部分是万秦的人,但是也有另外一部分不清楚来历,应该是三少那边的,不过没关系,咱们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大不了,还有那边那个男的呢,我看他那个样子,应该也值不少钱!” 简南听着他们的对话,只注意到了老周说的那个男的,应该是路衡,路衡也被抓了? 但是路衡来的时候没有带人来么?单枪匹马?简南快哭了,路衡聪明一世,怎么偏偏糊涂在这一时,来救人,就连帮手都不带的? 简南在这边呕的要死,老周却是又说了:“先开水,把人洗一遍,等会儿拍几张照片!” 拍什么照片? 这是什么意思? 简南几乎是立刻警觉起来,黑暗中,连眼睛都睁不开的简南便知道了他们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因为身后大片大片的凉水涌了上来,浸湿了她的后背,然后很快地,便能清晰地感觉到,水面渐渐上升,似乎有要将她彻底淹没的趋势,拍照片,是要用来威胁谁? 简南想不明白,但随着水面的上升,她全身浸泡在水里,连鼻子里面都呛了好几口,猛地咳嗽了起来,在那一瞬间,简南差点以为自己都要把心肝脾肺肾全部咳出来才算完。 猥琐男骂骂咧咧地将简南给拽了起来,用勺子至二级给她兜头浇了一盆水下来,水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弄来的,冰凉凉的,还夹杂了许多小冰块,冻得简南不住地打哆嗦。 “真是晦气,这么病怏怏的,老周,那男的弄好了没有啊?” “好了,你小点儿声,别把人给招来了,快点把人洗干净了弄过来,咱们赶紧把照片拍了走人!” 猥琐男点着头,直接将人从水里给拽了出来,一路拖死猪似的,给拖到了一处软绵绵的垫子上。 简南被这一通粗暴的洗菜的方式的清理给折腾得,发而是能看清楚眼前的一点点东西了。 然而待看清了绑匪究竟想要做什么之后,简南彻底蒙逼了,她脑子里面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绑匪幕后的老板,究竟是有多恨她,才会在已经要弄死的时候,还想出这种令人死也死得不安生,毫无体面的方法来。 她被猥琐男丢在了一处床垫上,而床垫上面的另一个人,是路衡,不知道被做了什么,软绵绵摊在床垫上一动不动,除了眼睛还能眨之外,貌似和被定住了没有丝毫的差别。 而最让简南郁闷的是,路衡身上,未着寸缕,除了腹部处盖了一条薄毯之外,整个人就是光裸的。 这画面太有刺激性,简南不是很能接受得来,而下一秒,猥琐难的动作,却是让她恨不能现在立刻马上便被炸弹炸飞算了,一了百了。 “你们……”简南用着含了沙子的破锣嗓子,断断续续地问:“想要……做……什么?” “哎呦,给你们照片啊,这可是遗照哦,等会儿笑得开心点哦!” 猥琐男色眯眯地笑了起来,死死地盯着简南的胸前风光,语气不免有些遗憾:“等你们死了以后啊,这些照片会全部上传到网络上面去,到时候,你们就出名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激动,你们的死,可能还会被定性成为为情自杀呢,是不是很浪漫啊?” 去你妈的为情自杀! 简南啐了一口,怒气上涌,拼了一口气地咬牙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雇佣你们的老板给你们多少钱?我出三倍,你放了我们!” “我们虽然是做这种那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事情的,但是我们也很遵守商业信誉的,既然收了人家的钱,自然要帮着别人把事情弄好,怎么能够随便就倒戈相向呢?不可以这样!” 猥琐男振振有词,在宣扬自己的职业道德的时候,就已经顺手将简南身上那件沾满了血迹,脏泞不堪的病号服给剥开来,剩下清凉的装扮。 路衡的眼睛里面都快要喷出火来了,嘴唇蠕动着,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们对他做什么了?” “打了点药水而已,让人安静点儿,怎么,小美人担心了啊?”猥琐男猜测道:“还是你们两个真的有一腿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让你们成为一对野鸳鸯也不是坏事啊,这辈子不能在一起,下辈子就手牵着手一起去投胎呗,投个好人家,那种衣食无忧的,家庭幸福的呗!” 简南反抗的意思从来没有这么高过,她可以死的狼狈又凄凉,但是不能给白月笙的脸上抹黑,她已经足够对不起他了,总不能到了最后,还让白月笙在众人面前担上一顶帽子。 世人总是喜欢看别人八卦的,更何况是北城上流圈子里面这些有钱又悠闲的人,照片要是传出去,再配上几句似是而非的话,估计这件事情便能登顶今年北城的丑闻排行榜第一名了。 而她死了,百口莫辩,将来的团团和小止的脊梁骨,肯定是要别被人戳着长大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自己的孩子为了她的错误而在人生中,添上一笔污迹。 简南环视四周,路衡她是彻底指望不上了,而且他们应该是将她转移了位置,现在这里是哪里,她是更加不清楚了。 就在相机咔嚓咔嚓拍起来的时候,身边的路衡却是突然间抬起脚,撞到了老周,相机一时间摔出去好远,砰地几声甩开了,在地面上跳了好几跳,然后静静地躺在地面上不动了。 绑匪们似乎没想到,被注射了肌肉麻痹试剂的路衡竟然还能有力气扑上来,先是怔愣了会儿后,便疯了一般地冲上来,对着路衡的小腹处便踹了下去,紧接着是一顿毫不留情的你拳打脚踢。 路衡的闷哼声不时传到了简南的耳朵里,简南想要求他们不要打了,但是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见落于下风的路衡被猥琐男拽着直接丢到了她的身上。 路衡的眼神突然一暗,眸子里风起云涌的情欲,看得简南惊心肉跳,这群混蛋人渣,竟然这种事情也做得出来,简南杀人的心都出来了,但是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路衡极富有攻击性的东西,顶着她,然后,便是路衡极为隐忍的抿唇,连与她对视都不敢。 路衡知道她是他的妹妹,自然不会对她做什么,所以才忍下来的吧,简南这么想着,只是,两种药物作用之下,不会有什么更加强烈的副作用吗? “别怕!” 路衡憋了许久,才从齿缝中憋出了这句话,紧接着,在所有人的呃目瞪口呆中,撑着手腕站了起来,饶是看惯了秦厉北那种神人强悍到逆天的战斗力,也不免为路衡所表现出来的,惊讶万分。 “你们这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