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我的英雄(四)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三十九章:我的英雄(四)

路衡手无寸铁,却是凭着一双拳头便跟两个体型和身手都远高于他的绑匪肉搏起来,每一次出手都是狠厉的置人于死地,简南看得胆颤心惊,就连身上仍旧是清凉一片也没有察觉。 这是一场时间持续不长的打斗,路衡最后被老周在远处一枪打中了膝盖,紧接着捡起相机检查了一下照片还完好无损之后,便朝另一边正抽了绳子将路衡五花大绑起来的猥琐男吩咐道:“动作快点,还有那个女人,手脚都给我绑上了,我看这里也不安全,赶紧昨晚赶紧撤。” 猥琐男点头,手底下的动作加快了。 他们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要走了,炸弹是定时的,三分钟之后就会爆炸,但是对于训练有素的杀人机器来说,三分钟早就足够他们逃开这场很可能会给他们带来生死攸关的爆炸。 屋子里面很快就安静下来了,简南不知道外面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情况,三分钟,她的运气没有那么好,她想,所以大抵是撑不到秦厉北来找她了。 就要这么死了吗? 简南不禁想,她的两个小家伙会不会很难过? 白氏集团那边,她还没有为小止的未来铺好路,那些居心不良的,若是打起了小止的主意,那该怎么办? 还有团团,秦老爷子该不会真的要将秦家那一大烂摊子交到他的手上吧,秦厉北会护着他么?但是以后秦厉北应该也还会有孩子的吧,到时候,团团还能从他那里分到哪怕一点点的关心么? 若是以前,她还得担心一下秦厉北傻乎乎的样子要怎么活下去,但是现在不担心,他恢复了,放眼整个北城,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谁又能动的了他? 还有白月笙,她在白月笙的目前发过誓的,要替他报仇,但是现在连艾燊究竟在哪里都照不出来,恐怕这个承诺是无法兑现了。 就是不知道等会儿下了地狱,见到白月笙,还有没有机会跟他道歉,她真的是很没用的啊,连报仇这么简单的小事都做不到。 定时装置上面的滴滴答答响动,吵得简南头疼,她艰难地扭过头,看向路衡,路衡的脸憋的潮红,亦是死死地盯着她,好似要将她拆吃入腹,连毛都不剩下一根的。 “路衡,我还不想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 谁又不是呢,事情怎么机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的,路衡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人生的轨迹,从什么地方开始,就已经彻底地变了质,以至于到现在,挽回的机会都没有。 路衡觉得他的人生中,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后悔到憎恨自己。 他想要留住简南,但那是以他能够全力保护简南为前提的,他至始至终便没有想过要伤害简南,伤害到她的性命。 路衡突然觉得,秦厉北说的没错,他的确是个废物,把人带走,却连好好守着的能力都没有。 路衡不禁想起了秦厉北遇袭的那天晚上,几十个人的围剿,愣是被秦厉北撑着干掉了大半,最后差点搭上一条命,但是最终的结果,秦厉北好歹是将人守住了,没让简南受到任何欺辱。 “阿南,你喜欢秦厉北,是对的。” 简南苦笑了下,现在还谈什么喜不喜欢的?都快死了,情情爱爱的,也就都过去算了。 “下辈子,我们还能不能见面?” 路衡突然这么问,简南刚开始还有些回答不上来,但是后来就想通了,她大概是欠了许多人的债,这辈子还不清楚,要排到下辈子去了。 “路衡,下辈子,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是做兄妹吧,我一定当个全世界最好的妹妹。” 路衡自嘲地笑笑,这辈子的兄妹关系已经是足够让他诟病了,结果这个小没良心的,竟然还想着要下辈子要继续当兄妹? 药性已经彻底地上来,然而路衡却是被制住了额,动弹不得,他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挫败和无可奈何,路衡嗫嚅了许久,简南都听不清楚,但是最后一句,她是却听得明白的,路衡的小手指,轻轻地勾住了她的小手指,动作幅度很小,像是小猫咪的小爪子轻轻地挠了她一下,还有点痒痒的。 “下辈子还会记得这辈子的事情吗?” “不会了,奈何桥孟婆汤,存在了千年的东西,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非要尝尝特殊呢?” 路衡浅笑了下:“那你多喝点,把这辈子我对你的不好全部忘干净,我呢,就不喝了,下辈子找到你,赎罪去。” 倒计时不知道还剩下多久,这种无知的等待是最折磨人的,像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死亡的过程,不过,等会儿爆炸之后,巨大的威力所带来的死亡的痛苦,应该是短暂的吧。 简南苦中作乐起来,望着结满了蜘蛛网的天花板,认真地喃喃自语:“下辈子,我会比任何人都先找到你,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让你成为我的妻子。” …… 屋子里面没人,但是显然不久之前还是有人在的,而且路衡刚刚进来,他们的人就守在门口,既没见到人出来,那么人是从哪儿离开的? 秦厉北让手续爱到处搜查,然后转身,面色狰狞地去找沈扬诺了。 沈扬诺缩在车子的角落里,见秦厉北一把拉开车门,拽住了她的手腕,眼眸一挑,目光里的刀子锋利地级糊要将她千刀万剐,及此,沈扬诺对简南的怨恨便又往上面了一层。 “你把人转移到哪儿了?” 沈扬诺冷冷地看着他,一点也不怕秦厉北会对她做点什么的样子,她现在是个孕妇,而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就是她的免死金牌,她太了解秦厉北了,哪怕这个男人冷心冷情到了什么都可以牺牲的地步,但是孩子的性命,他是绝对不会碰的。 沈扬诺不知道这是哪儿来的怪癖,但是现在对她来说,就是一种天然的仰仗。 想到这里,沈扬诺抬起了她的下巴,不屑地笑了笑,反问道:“你知道简南背着你和路衡在一起的事情吗?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她还去路衡家过夜,一去就是一整个晚上,凌晨才从路衡家里面出来,还有你以为,你眼中的简南就干净的像个天使一样吗?我手上不干净了,简南手上,可是比我还要脏!” 秦厉北皱眉,他很是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提起简南有多么不好,好不好的,别人说了不算,他喜欢的那个傻丫头,本来也早就见识过了她的狠戾。 这样倒是挺好的,至少能保护自己不被人伤害,她是他一手教出来的,再坏也是他的人。 “沈扬诺,你再不说实话,我不打女人也不伤害孩子,但是,我不保证在简受伤害之后,还会对沈家手下留情。” 秦厉北松了手,转身拿手机打电话,“准备一下,全力狙击沈家药业。” 甄客讶然,秦厉北这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打法了,哪里还是那个伸手多事运筹帷幄,知道怎么做才是对大局最有利的男人。 沈家药业现在是处于颓势不说,但总归沈家在北城经营了这么多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打垮的,更何况,沈家和秦家还是姻亲,到时候这中间牵扯出来的事情,只会闹得满城风雨,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秦厉北竟然会做,甄客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还是那种万千分贝的那种,他想要出声阻止,但是看到秦厉北目光中射出来的刀子,还是安静地闭嘴了。 将心比心,权利财富事业都可以再赚,但是人没了,可就是真的没了。 “你!!” 沈扬诺气的说不出话来,但是秦厉北那冷漠至极的眼神底下,她知道自己只能是强硬起来,好歹跟了秦厉北那么多年,秦厉北的软肋,该知道的她还是一点不落下的知道的。 从始至终,只有简南一人。 不,现在或许还有他们的那个孩子,那个光是听见名字就能让她恨的想要亲手撕碎的孩子。 现在反正秦厉北已经是知道了绑架简南的幕后黑手就是她,那么也没有什么还藏着掖着的了,就是她,那又如何? “简南的下落只有我知道,秦厉北,你要是敢动一下沈家,我一定会让你下半辈子活在痛苦之中,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绑架简南还不是我最终的目的,我要的,是让简南身败名裂,一个情人的女儿,靠着自己母亲勾引男人的上位,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贱种就是贱种,她母亲勾引有妇之夫,她也是不甘寂寞的!” 秦厉北的理智几乎是在这一刻全部灰飞烟灭,甄客想要出声阻拦已经是来不及,秦厉北掐住了沈扬诺的脖子,如丛林中阴暗角落处吐着信子对着猎物虎视眈眈那般,眼睛里的杀意毫不掩藏。 “别以为你和沈家的那些破事我不知道,沈扬诺,你最好现在就告诉我,简南的位置,否则,我想,你请澳城的赏金猎人出动,应该是出了不少钱的,否则他们怎么敢冒着被万秦和城南别墅合力追杀的危险,来北城动人?”